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第七回、身世


这一日晚饭后,老令公在屋中品茶,对老太君道:“太君,你看看桌子上这些纸,都是他们哥八个默写的兵书。”

老太君拿过来后,翻阅了几张,问道:“嗯,写的挺好,没见有什么错误,真是难得。”

老令公气得一哼鼻子,说道:“都是你养的好儿子,你也不管管!”

老太君纳闷道:“他们这不是挺好的吗?你让我管什么?你怎么不管?却让我管?”

老令公一拍桌子道:“我哪有功夫管?白日又要上朝,还要四处查看京城守卫,你以为我这个京畿护殿帅元帅是吃白饭的吗?就是夜里,还要经常出去查看岗哨,哪来的功夫?皇家的恩宠是那么好拿的吗?要知道朝中有多少人眼红?我们不兢兢业业的能行吗?你看看这些默写的兵书,全是一个错字都没有,你不觉得奇怪吗?”

老太君道:“你发什么火呀?没错字不更好,说明他们上进了呗。”

老令公道:“好什么好?若是四郎、八郎没有一个错字我相信;但是三郎、五郎、七郎也没一个错字,谁能相信?谁不知道他们三个最讨厌读书了,尤其是七郎,就是给他书抄,也未必能全抄得对,他哪有那个耐心?三郎、五郎字虽然是他们的字,但我猜他们肯定不是默写的,一定是出去买书回来抄写的。七郎的字虽然很乱,但是却越写越好了,也越来越不象他的笔体了,肯定是找人替他写的了。至于二郎、六郎,一天不错我还相信,日日不错,那也有猫腻在里面。我这么忙,你怎么不替我看着点他们,别让他们偷懒耍滑。不行,明日有功夫我一定要他们当着我的面默写,看他们到底怎么样?看我不好好归拢他们!”

老太君道:“你就知道打,孩子都多大了,你还打?就差老七、老八没成亲了,你让那些弟兄在媳妇面前的脸往哪儿搁?每次你都是一点情面不留,真心实意的打,做娘的能不心疼吗?每次你都是狠狠的打,尤其是七郎,你更是往死里打。我就是看出来了,还敢告诉你吗?孩子好象就不是你的骨血一般,各个都与你有仇似的。”

老令公道:“高处不胜寒的道理你不懂啊?杨家满门的恩宠,就是三岁孩童都食国家俸禄,七尺之丁都是有品阶的,京城里还有哪个府第是如此的?你莫要以为是皇家的俸禄多的没人要了,才给我们杨家的。咱们在北汉还是因为屡立战功,但在大宋却是寸功未建,杨家若是再没有定国安邦之能,岂能坐享如此富贵?这就是我要严格要求他们弟兄的最主要原因。要知道富贵得来不易,守成更难。不严点要求他们,杨家后世子孙当如何?朝廷还会世代给我们杨家如此殊荣么?你怎么不好好想想呢?”

老太君道:“道理我也懂,可是我也是母亲哪,对孩子毕竟下不了手。”

老令公道:“你这是妇人之仁!惯子如杀子,若不严,富贵难出三代。让我怎能不下辣手教训他们?”

老太君道:“毕竟我们还有四郎和八郎呢,你就不要责备求全了。”

老令公脸色稍霁,缓了一口气,摇头道:“诸子之中,我还是最满意大郎,毕竟他是长子,也有长子的表率。四郎最是体弱,兵书读得再多,上阵杀敌却不是所长,本该让他做个文官,可是我们杨家乃是武将世家,朝廷哪会用武将家的人来当文官?那不是杨家要权倾朝野了?看来他今生只能为将为帅了。八郎虽然面面俱强,但他毕竟不是我杨门中人,早晚是要离开杨家的。我定要想方设法助他,成全他恢复本姓,这样九妹的婚事也有了着落了。八姐的婚事是没指望了,眼看着姑娘一天天长大,真是愁人。”

老太君道:“你就别愁了,等八姐长大一点,我们就给她另外再寻门亲事好了。倒是八郎,不知你注意没有,你看他现在虽然每天都出来和咱们一起吃饭,可是他从来不曾抬头看人,只顾着低头吃饭,连菜都不夹,吃完就跑。”

老令公诧异道:“八姐怎能再订亲?谁不知道我杨家忠义满门,怎能做得出对不起人的事情来?此事以后休提!你说八郎,我还真没注意,每天吃饭我也是草草吃过,还得忙着更换朝服,哪有空观察这些?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这孩子心思太重,有些事儿是得跟他好好说说了,他现在也长大了。今天也不算太晚,才二更不到,他应该还没睡呢,我们去看看八郎,把他的身世应该我们告诉他。走,这就去。”


夫妻二人来到了八郎的小院子里一看,只见八郎还在一个人练枪呢。一个人在练枪挑香头呢,这个可难练,硕大的枪头,每次要给香头挑落那么一点点的香灰,稍一不慎,就会将香头挑断了。八郎的周围点了一圈的香火,故意摆放得高矮不一,用沉重的虎头金枪接二连三的挑着香火,为的就是练习手上有准。

八郎看见爹娘过来,连忙停下了手中枪,过来给二老请安。

老太君看着汗流浃背的八郎,心疼道:“延顺,你怎么不早点歇息,你看你累的。走,进屋跟爹娘说会儿话去。”

八郎连忙用袖子擦了一把脸说道:“爹、娘,我不累,没事儿。”说完就放下金枪,拉开房门,请二老进了屋里。

落座后,老令公道:“延顺,爹娘是跟你说你的身世来了。一直以来,爹也是忙于军中之事,没空和你说。既然你已经捕风捉影知道了一些,爹爹就把事情的全部经过告诉你吧。本来爹娘也没打算瞒你的,只不过想等你长大之后再说的。现在告诉你也不晚,十几年前,北汉有四大令公,分别是杨继业、王怀、杜天之和王子明,他们结拜为异姓兄弟。其中王子明是你的生身父亲。杜天之的女儿和延嗣订的娃娃亲。王怀的女儿和你六哥延昭定的娃娃亲,他的儿子兰贵也和八姐订了娃娃亲,为的就是亲上加亲。可惜,他的儿子不幸早夭,王家还没来得及商讨退亲,就赶上了大宋攻打北汉,北汉被攻陷了,王家和杜家一起音讯全无。你本比八姐小了三个月不到,生你之时,为父正好因主张与大宋议和,被睿宗弃用,被迫离开京城太原,避居在火塘寨家中,当你满月的时候,本应到京城你家之中给你去庆祝,可是由于没有旨意无法进京。你父母却带着你来到了火塘寨,给我们看你,因为还要看望同在襁褓之中的八姐延琪。太君一见你,万分喜欢,爱不释手。你父母也十分喜爱延琪,但她早已许配给了二弟王怀之子,于是就说道,若是杨家再有女子,可订了婚约。没想只住了几日,就有太原来报,大宋有兵来犯,你父亲就只得返回京城,敌御宋军去了。又因为路途之上,兵荒马乱,只得留下你母亲和你。你父亲回到京城后,阵前活捉了潘仁美,却被宋将呼延赞给救了回去,后来被潘仁美定计,在两军阵前把四弟王子明杀了。消息传到你母亲耳中,她痛不欲生,就病死在杨家,临死前她把你托付给了老夫。可惜当时你还未满百天,正在吃奶,于是太君就断了八姐的奶水给你吃。你虽不是我们夫妇所出,却也是吃的太君奶水长大,而你又是我四弟子明夫妇的骨血,老夫夫妇如何做不得你的爹娘?”

八郎闻听之后,早已泪流满面,连忙跪倒磕头道:“爹、娘,儿子错了,再给爹娘赔礼认罪。”

老令公道:“罢了,你且先起来,听我把话说完。你父亲死后,同是后汉的四大令公的王怀、杜天之,也是你的两位异姓伯父,又苦苦坚持了数月,北汉皇帝睿宗见不能胜,只得又下旨召我入京,把宋军退了。太祖皇帝爱惜为父的才学,想要招降为父,为父非但不从,反而杀得宋军大败。太祖皇帝就在为父尚未投降之前,在汴梁修建了天波杨府,以示恩宠。北汉皇帝闻说,以为为父已有降意,就冷落了为父。后来宋太祖皇帝驾崩,太宗皇帝继位。太宗亲统大军,御驾亲征北汉,为父在前方抵挡,奈何太宗皇帝在前是虚应故事,实际上却派了潘仁美分兵偷袭了太原府,王、杜两位贤弟先后为国捐躯。王家父子俱亡,只有母女二人下落不明,杜家也是下落不明。北汉皇帝睿宗先于为父投降了,为父里无粮草,外无救兵,又于宋兵僵持了两年之久,最后只得突围。为父无处可去,只得回到了火塘寨家中,闭门不出。太宗皇帝倒也仁义,仍按太祖皇帝的策略,多次派人前来慰问,告诉为父东京汴梁的天波杨府仍为杨家保留,并不逼迫杨家。杨家已经没有了可以尽忠的主上,只得投降大宋。太宗皇帝,为了彰显对杨家的恩德,把杨家老幼无不登记造册,进行封赏。而为父知道你生父子明与前来颁旨的潘仁美有仇,潘仁美世人皆知其气量狭小,怕他报复,故此就谎报说你是杨门之子,排序为八。为父只盼望潘仁美有朝一日失宠,或者杨家有了功劳之后,也可以将功折罪,把你再恢复原来身份。只是杨家这些年来,屡受皇恩,却无法报答,没有任何的功劳可言,只得把你的事情是一拖再拖。潘仁美却是一再得宠,如今已经升为当朝太师了,并且女儿还当上西宫娘娘了,也是富贵无比。唉,为父也是万分的无奈。”说完不断的摇头,唏嘘不已。

八郎早已是泣不成声,只顾着在那里哭泣了。

老令公缓了缓神,又道:“太宗皇帝为了笼络杨家,把前朝的公主,也是八王的异姓妹妹,嫁给了六郎。四郎、六郎是杨家相貌最俊美的,四郎已经成亲,六郎的未婚妻子王兰英却下落不明,生死两难知,本来为父是万分的不愿,想要让六郎继续等待王兰英。却奈何圣旨下来,只得成亲了。唉,为父也一样的对不住六郎,愧对王家。因此,八姐只能一生守寡,不再另嫁他人了,也算是对为父的二弟王怀的一个交代吧。至于你和九妹的缘份,只看今后的机会了,若是杨家有功,就可以成全你们;若是无功可得,为父只好让你另娶他人,不能断了王氏的香火。毕竟杨家是名门,不能同姓婚嫁,只能等你恢复了王姓再说。你可知道了?现在大宋四海未靖,不愁没有机会。”

八郎道:“顺儿知道了。只是我实在不配九妹,我愿意退掉婚姻,可以让九妹安心另嫁。”

老令公愁苦着说道:“此门婚姻,乃是你父母所定,岂是你自己想退就能退的?你就不要多想了,你还是安心的习文练武吧,有朝一日恢复了你的宗姓之后,还要靠你自己顶门立业呢。”

八郎答道:“是,八郎知道了。”

老太君道:“顺儿,以后你在杨家要自然些,不用客气,更不用谦让。每次吃饭的时候,该怎么吃还是怎么吃,不要吃饭连个头都不敢抬。不管你是否恢复王姓,你现在就是杨府的八少爷,少令公。你和八姐、九妹还要一如既往,虽然你大了,只要不越礼,该说笑还要说笑的好。娘也不喜欢你整日愁眉苦脸,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你可别忘了,你和她们还是一奶同胞。”

八郎答道:“是,顺儿记下了。”

老令公道:“要知道功名富贵来之不易,每天都要努力,不可懈怠。今日就先早点睡了罢,明日早起,好好练武。”老令公说完起身要走。

八郎连忙道:“爹爹稍等片刻,顺儿还有事情。顺儿受杨家大恩,无以回报,只得把杨家枪法整理出来,编撰了一本册子,愿交给爹爹,稍偿恩义。”说完,就拿出一本书来,交给了老令公。

老令公一见,封面上写的是《杨家枪》,就随手翻开一看,说道:“这是你整理出来的?”

八郎红着脸道:“是我整理出来的,前面是原来的杨家枪,后面的是二哥他们每个人的枪法,最后我也把自己的枪法补了上去。”

老令公一听,惊奇道:“噢,我倒要看看你的枪法是什么。”说完就从后面翻看了起来,越翻越慢,渐渐的竟看得入了神。

八郎在一旁呐呐说道:“写的不好,让爹爹见笑了。”

老令公道:“好,很好!真是难得。怎么你又补了七十二招?这么多!现在杨家枪已经有一百八十招了,真是了不起。”

老太君也是十分好奇,抢过书来看。

老令公道:“你怎么给补了那么多招数?比你四哥的招数还要多。”

八郎低头道:“我是根据自己的虎头金枪创出了一些招数,可能一般的枪不太管用,但我还是写了上去。希望杨家后世子孙中有能用的起来虎头金枪的,把这些招数也练会了。就是虎头金枪太重了,一般人练不起来,连三哥都不愿用它。”

老令公笑道:“练武是各凭资质,勉强不得的。虽然是一样的招式,在你几位哥哥手里施展开了,味道可是完全不一样。同样一招,高三分与低三分就有很大差别,紧三分与慢三分又不相同。你的资质与众不同,但是这些招数却是好的,希望将来有人能用得起来。太君,还给八郎吧。留给你自己的后世子孙吧,杨家就不用了,这可是你辛辛苦苦想出的招数。”

八郎红着脸道:“顺儿是学的杨家枪,却无以回报,想把这些招式用来抵数,既然爹爹看不入眼,那我就先拿回来了,等我以后想出更好的招式,能让爹爹满意了,再交给爹爹好了。”

老令公笑道:“如此招数,已经是世间罕有了,哪里还有更多的招式能让爹爹满意?只不过爹爹以为这是你千辛万苦想出来的,杨家怎么能不劳而获,要你的招式呢?”

八郎一听这话,不再害羞了,抬头说道:“既然爹爹也认为是好的,那爹爹就收下吧。我已经会了杨家枪,我的子孙不难创出另外的招式来用,杨家枪他们是不必学了。十八般兵器,他们还可以用别的兵器么。”

老令公笑道:“你小子就是小心眼,杨家枪也不是什么不传之秘。你的子孙爱学就让他们学好了,这本书爹爹也就不客气了,拿去给其他杨家子孙学了。不过杨家下一代却人丁稀少,现在仅有宗宝一人,还没满月呢,先留给他好了。太君你收好了吧,这可是八郎的一番孝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