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六回

凡夫小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第六回、阵法 八郎从此后,再也不能闭门不出了,每日上午是到大书房中听大郎给大家讲解兵书战策,下午就要到练武场去排兵布阵。 众兄弟都觉得老令公如此安排,让人感觉不自由,不象之前,各房在各房自己的小院子里练功习文,花前月下是分外的惬意,现在可是一点惬意也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第六回、阵法


八郎从此后,再也不能闭门不出了,每日上午是到大书房中听大郎给大家讲解兵书战策,下午就要到练武场去排兵布阵。

众兄弟都觉得老令公如此安排,让人感觉不自由,不象之前,各房在各房自己的小院子里练功习文,花前月下是分外的惬意,现在可是一点惬意也没有了。练武之人,大多坐不住板凳,杨家兄弟也多是如此,最难受的就是七郎,习文练武还都凑合,但他最头疼的就是排兵布阵,回去后还要把大郎所讲的默写下来。因为大郎讲课的时候,他都是在打瞌睡,没有注意听讲,所以轮到他排兵布阵的时候,可是一点招也没有,还好老令公不在场,还能对付。但是要默写的兵书可是有点难,但也没有难得住黑七郎,他找到了八郎,又是许愿,又是笑脸相求,使得八郎总算答应了下来,帮他默写。但怕老令公看出破绽,认出笔体来。八郎只好用左手来模仿七郎的字体,替他默写,八郎的左手字写得歪歪扭扭,正好和七郎的字很象。

虽然七郎每天都交了差,但还是避免不了挨大郎的训斥。大郎道:“老七,你对兵法是一点也不上心,对于将帅之道,你一点都不懂,将来你如何上得战场?”

七郎道:“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当一名先锋官就行了,我一个人拼杀就行了,至于让我独挡一面,我也不感兴趣,我只感兴趣上阵厮杀。再说了,咱家就是人多,有哥八个呢,我不当元帅,不还有你们呢?有父帅在,还轮到我们了?除非你们都死了,我可只要喝酒就行了。除了喝酒,我别的都不感兴趣。只要大哥别告诉爹爹就行了,省得爹爹打我,爹爹打我可是从来都下死手的,一点都不留情的。”他可是没想到一语成谶,杨家后来只剩下他和六郎了,最后连他也殁了,只剩下六郎了,再之后就是杨门女将,十二寡妇征西了。

其他兄弟听见七郎如此说,也纷纷感觉很有道理,暗地里偷起懒来。

诸兄弟之中只有八郎和四郎是最用心。四郎是天生的体弱,也更喜欢读书,若是不认识的人看见他,还以为四郎就是弱不禁风的书生呢,他的外号就是玉面书生。正由于他经常躲在屋子里看书,脸色更白了,人也更显得文静和漂亮了。八郎最初用功是被逼的,因为他还要替七郎默写呢,如果不用心,拿什么交差呢?每次老令公来抽查的时候,都是四郎和八郎出来排兵布阵,应付老令公和老太君的检查。八郎虽然苦些,每天都要默写两遍,但也不无好处。他可是要比其他哥几个,背得更扎实,理解更深刻。每次下午排兵布阵的时候,只有四郎和八郎编排准确无误,其他哥几个,则是草草应付了事,尤其是七郎。

七郎倒也义气,每天晚上都要给八郎偷些好吃的来,当然他自己可偷的是酒。八郎此时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正缺营养,七郎正好给补上了。

八郎可是认真坚持老令公的吩咐,一天早晚两遍练功。每天都是闻鸡起舞,早早的起床开始练习自己的虎头金枪,一直练到了天光大亮,要吃饭了才罢手。每晚吃过晚饭后,八郎又开始一个人在自己的小院子里练习枪法,一直坚持到繁星满天,快要三更才罢手。白日里,上午听大郎讲解兵法,下午在校军场先连排兵布阵,然后练习骑射。他现在可是不敢再象之前一样,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到处乱蹿。尤其是不敢再到有女眷的后院,无论是老太君的房间,还是之前再也熟悉不过的八姐九妹的房中,他都是一概不去了。

通常武林中人练武是拳脚和兵刃一起练,练累了兵刃就练拳脚。而马上战将练武,却只练习兵器,不练怎么练习拳脚,但也是练习重兵刃累了,再练习轻兵刃,如刀剑等。而八郎则是在这方面比较“傻”,他可是从头到尾只练习他那支笨重的金枪,绝不释手。诸位试想,如此勤奋,他的力气能不大么?枪法能不娴熟吗?故此,他很快就超过了其他几位兄弟,直追三郎了。

就是白日在书房讲解兵书的时候,八郎也是不肯放过练功。别人都是坐在椅子上,他可是在那里蹲马步,椅子只是在他的屁股下面虚应故事,根本就不着力。书房之中不能再用手端枪了,他就用一只手端面前的长长的大八仙桌。这张八仙桌可太大了,比一般人家的八仙桌大多了,也长多了,更是沉香木所制,怕不有千斤重才怪。八郎正好在末端,执着一条腿,运气往起平端,如此沉重的桌子,在加上杠杆的原理,就是有万斤的臂力也不一定端的起来,八郎当然也是端不动了。就因为端不动,才不会被大家发现,于是他一边腿上蹲着马步,手上端着桌腿,一边听大郎讲解。别人只是专门习文,他可是真正的文武双修。

寒来暑往,不出一年,大郎已经把三韬六略,两部孙子兵法,吴子兵法,司马兵法等兵书无不讲解了一遍。


又是一年新春佳节,十大王爷又到杨府来聚会,酒席过后,呼王爷说道:“老令公,按照往年的规矩,又该几位少令公出来和大家见礼了。今年的红包可不能白给,还得让咱们长长见识,开开眼咱才能给。听说小老八练枪有成,今儿个咱得好好看看。”

老令公笑答:“呼王爷,杨家枪虽然有名,但不及杨家的忠义有名,诸位还是别看了,只要将来朝廷但有用到杨家父子的时候,大家再看好了。”

高王爷笑道:“老令公就是小气,生怕咱们学了杨家枪去。哈哈!”

老令公脸色一红,答道:“高王爷见笑了。杨家枪也不是什么不传之秘,就是诸位想学,让诸位少王爷来学也没什么。只是让诸位王爷如此吹捧杨家枪法,下官实在汗颜。杨家其实要说可以上得数去的,首推忠义,其次兵法,枪法乃是最末。我劝诸位王爷还是不用再看了,反正大家以前都见识过了他们的枪法了,五郎之上都已经练到了枪法极致,难以再有所突破了,只有六郎、七郎还有些微进步,但还是原来的风格,何必再看?只有兵法,诸位王爷还没看过,倒不妨看看。”

曹王爷道:“嗯,此言非虚。那大郎、二郎、三郎当初就和你一起上过阵,统领过军马,确有将帅之才,不知道后面几位少令公兵法怎样?”

老令公面有得色,说道:“四郎他们虽然没有上过阵,但兵书读的却是不少,未必不如前面的三位哥哥。此时,虽然是新春佳节,他们兄弟仍在书房用功,咱们就不要打扰他们了吧?”

郑王爷道:“都过年了,老令公还不让诸位少令公歇歇,真是可见一斑。那咱们就更要见识一下好了,也长长见识。”

八王道:“要说延平、延定兄弟可以为帅,本王深信不疑,但要说后面的几位少令公也都是帅才,我有些不大相信,老令公莫非是吹嘘不成?今日咱们可得见见。”

老令公笑道:“行军布阵之法,多是纸上谈兵,那也得等将来到了战场上才能证明,现在大家顶多就是见识他们兄弟能把一些兵书熟背而已,这个咱们就不用看了,难不成大家还都想过把教书先生的瘾,让他们兄弟背书不成?”

曹王爷道:“只背书本,那有什么用?既然老令公敢如此和咱们说,那杨家兄弟一定是真的可以率兵,独挡一面才是。古时孙武能用宫女排兵布阵,天波杨府家丁上千,还都是久经战阵的精兵良将,还不能给咱演练一下么?”

老令公点头道:“曹王爷所说极是,他们兄弟每日上午讲解兵书,下午就在杨府的校军场里排兵布阵,倒也可以演练。不过,看那些虚架子有什么好看的,徒增人笑尔。”

八王一皱眉头,说道:“既然老令公敢夸海口,那定然不会错了。今日就给大家见识一下也好。”

呼王爷最是性急,听八王同意了,就跑到聚将鼓前,拼命的敲了起来。

老令公本来还想拦阻,但已经无济于事了,只得叹气道:“诸位王爷,既然要看他们兄弟,何必敲鼓聚将?”

呼王爷笑道:“这面鼓总也不敲,难免府中将士久了懈怠,本王这也是替朝廷考验一下杨家的应变速度。”

老令公无奈道:“诸位王爷,既然聚将鼓已经敲过了,那么就请诸位到杨府的校军场去看杨家将点卯聚将吧。”

老令公和诸位王爷来到校军场,只见老太君已经在副帅位置就坐,下面的八位少令公和女将已经披挂整齐,分列两厢,就等着老令公点卯了。

老令公让家人又给十位王爷设了座,开始点卯,点完之后,说道:“今日十大王爷要来观看杨家将,望诸将莫让诸位王爷失望才是。诸位王爷,现在杨家子弟悉数在这里了,不知王爷们想看什么?”

呼王爷道:“先看枪,一定要看小老八的枪,你不是把他给吹到天上去了吗?说他的枪法是诸位兄弟当中最强的,我们就看看小老八的枪法,如何当得起最强之说?”

老令公道:“下官都已经说了,枪法杨家可是不敢为最,兵法还凑合。咱们还是先看他们排兵布阵,最后再看枪法好了。”

八王道:“既然老令公说杨家是兵法厉害,那么咱们就见识一下。延平、延定、延光都上过战场,而且大家都已经知道了,那咱们就看一下不知道的好了。咱们先看四郎的,可好?”

老令公道:“好,那咱们就叫延辉出来给大家排一回阵法,诸位王爷请上眼。杨延辉!”

四郎赶紧抱拳而出,应声道:“末将在,不知父帅有何吩咐?”

老令公道:“诸位王爷要看你等兄弟阵法,你可排一阵法,给诸位王爷观看。”

四郎道:“小将遵命,只是小将要排练何种阵势,王爷和父帅可有要求?”

老令公问诸位王爷道:“诸位王爷,不知大家想看哪一阵势,也好叫延辉排练。”

高王爷笑道:“隋唐之时,靠山王杨林的一字长蛇阵很是有名,正好也是杨家的阵法,就让延辉也排一个一字长蛇阵好了。”

老令公道:“杨延辉,你去排一字长蛇阵给诸位王爷看。”

四郎接过令旗,到了下面,挥舞令旗,杨家家将随着阵旗指点,布成了一字长蛇阵。演练了一会儿,四郎又把令旗一收,众家将散了大阵,又还原到原来阵型。四郎缴回令旗,躬身退了回去。

老令公道:“诸位王爷,延辉的阵法如何?可还能瞧得进诸位的法眼?”

八王捻须微笑道:“不错,延辉果有大将风度,指挥得宜。”

老令公道:“既然八王爷还能看得过去,那就叫延德来排兵布阵好了……”

“且慢!老四的阵法的确不错。不过老令公你要是把后面的四个少令公都叫遍了,那还不天黑了?谁等得起?你就实话实说,他们哥八个当中,谁的阵法最烂,咱们看那个最差的,也就知道杨府的兵法如何了,剩下时间大伙儿好看枪法呢,你可别磨蹭得没工夫了。又让你给敷衍过去了,那我们可是又白来了。”呼王爷道。

高王爷也道:“正是,我们是来看枪的,阵法么,看看也就算了。”

老令公点头答应道:“也好,诸子之中,唯有七郎的兵法最差强人意,下官就叫七郎给大家布一阵法好了。杨延嗣!”

七郎赶紧答道:“末将在!请元帅将令。”他可是暗地里挠头,生怕对付不好,众位王爷一走,自己又要挨鞭子。

曹王爷道:“老令公,天下最难的阵法莫过于八门阵,其中大将曹洪的八门金锁阵,曾让刘备挠头不已,就让七郎排个八门金锁阵好了。看看杨家是否也会曹家的阵法。”

老令公点头道:“杨延嗣,你去给诸位王爷排个八门金锁阵好了。”

七郎捧着令旗来到了下面,对着家将低声嘟囔道:“你们可别看我的令旗,平时四哥和老八他们怎么排的,你们就怎么跑好了,千万别让我丢人、挨打。”说完,就胡乱的挥舞起了令旗。

杨家子弟兵早已随着大郎、四郎、八郎演练熟了,不用看令旗就已经知道该如何跑位了。故此大家早已习惯不看七郎的令旗了,就按照以往的方位跑了起来。之前他们哥几个可没少拿这招糊弄老令公,使得大家少挨了不少的打,今日也不例外,故技重施,给诸位王爷演练了一回。

诸位王爷都想好好看一看这最难的八门金锁阵到底是何模样,因此大家都是紧盯着众家将的阵势变化,倒是没人太注意七郎手中的令旗如何挥舞了。

众家将等所有的变化都演练过了,就自己停了下来,又恢复成原来队列。七郎见大家都停了,就回来交令。

八王笑道:“老令公真是谦虚,如此最难的阵势,让七郎给指挥得井然有序,竟还不能让老令公满意,真不知道老令公要把诸位少令公要练成什么地步才算满意?纵然此时七郎算是最差的,但还是因为年纪尚幼,无法追得上诸位兄长,再过些年恐怕也就不差什么了。其实上阵杀敌,能够列出大军阵势,能够斩帅夺旗就已经足够了,老令公真是要求太过苛刻了。若依本王来看,杨府的诸位少令公,是一个又比一个强,各个都是将帅之才,真是难得。”

曹王爷也道:“嗯,老令公说是七郎最差,连最差的都会这么难的阵法,那最强的还了得了?无非是老令公自己涂脂抹粉罢了,大家别信七郎是最差的。他们哥八个应该都差不到哪里去,就是随便找一个就可以为帅了。哈哈!老令公这是假谦虚,耍滑头,实际上是向咱们炫耀呢。”

老令公是知子莫若父,哪里不知七郎乃是应付出来的?于是谦逊道:“王爷过奖,要说他们兄弟,的确是都可以为将,但要是为帅,有几人还是差了一些。下面下官就让八郎延顺给大家演练阵法好了。”

呼王爷拦阻道:“老令公,你可别老拿阵法来搪塞我们,我们可是来看枪法的。我们相信诸位公子都可以为帅就是,但咱最感兴趣的却是枪法,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俺们是不感兴趣,你还是省省吧。”

老令公道:“诸位王爷何必急于一时呢?还是先看了阵法,再看枪法吧?”

高王爷苦笑道:“咱们要是能看懂阵法,也就看了,可惜咱们都不懂,只有你们杨家才搞这些古灵精怪的东西,咱们只认得枪法,你还是给大伙儿看枪吧。直截了当岂不是好?”

老令公点头说道:“杨延顺出列,你到下面去给诸位王爷演练一趟枪法。”

八郎应声而出,到了下面练了一遍虎头金枪,诸位王爷可都是名将,其中大多也用枪,见了八郎的枪法,大家眼睛可都看直了,张大了嘴巴,乐得合不拢嘴。

等八郎练完枪法,呼王爷最先鼓掌道:“鼓掌、鼓掌,快鼓掌!上回咱们就是忘了鼓掌把小老八给逗哭了,这回可别再逗哭了。”诸位王爷听呼王爷这么一说,一起拍手大笑,把八郎笑得小脸通红的回去了。

八王道:“八郎枪法果然又与前面七位兄长不同,就是我这不练枪的,也都看明白了,你们可看出门道了?”

诸位王爷纷纷点首称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