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五回

凡夫小子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第五回、对练 八郎是第一次和人对练,以前他只是常看哥哥们互相对练,因为他太小,没人愿意和他对练。嫂嫂们又都是女将,根本就不和他一起练武,也没机会。八姐九妹不是跟太君练武,就是跟排风一起练,本来他还想找八姐跟他一起练的,可是老杨洪的故事,又让他望而却步,不敢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第五回、对练


八郎是第一次和人对练,以前他只是常看哥哥们互相对练,因为他太小,没人愿意和他对练。嫂嫂们又都是女将,根本就不和他一起练武,也没机会。八姐九妹不是跟太君练武,就是跟排风一起练,本来他还想找八姐跟他一起练的,可是老杨洪的故事,又让他望而却步,不敢再找八姐了,从此他知道了男女有别,更不敢跑到其她嫂夫人那里去胡闹了。更让他难过的就是知道了自己不是令公和太君的亲生儿子,而后因为心里极其自卑,再也不肯出来和太君、令公同桌吃饭了,每餐只是让排风给他送饭。此时在他心里,排风倒是他最亲最近的人了。虽然都是太君收养的孤儿,排风却是自认下人,而八郎事先不知,现在知道了,本来也想做个下人的,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和太君、令公说。

晚上饱餐之后,八郎是一宿好睡。他太累了,毕竟他只有十岁,和他动手的可都是他的哥哥。

第二天下午,老令公点卯之后,开口说道:“为将帅者,不但要勇猛过人,还要会排兵布阵,仅有万夫不当之勇,也只是匹夫之勇,难以率兵取胜。今后诸将不但要勤练武功,还要熟读兵书站策,为将来能够建功立业多做准备。大郎,今后每天,你要带领诸位弟弟习文练武。上午是一起到大书房来读兵书,下午排练之后各自把所学默写下来,交到大郎手中,大郎再交给为父来看。剩下是早晚两遍功,也要到大练武场来练。八郎,今后不许你在房中独自一人练习,一定要和兄长们一起练才是,你可听见?”

八郎连忙出队答道:“是,八郎听见了。”

老令公又道:“每日吃饭,你也要出来和爹娘一起吃,你可明白?”

八郎道:“启禀父帅,小将有下情回禀。”

“你说。”

八郎脸色通红,犹豫半晌,终于鼓足勇气说道:“禀元帅,小将自知身份低微,实在不配与令公和太君同席吃饭,还请元帅收回成命,让小将与下人一起吃罢。”

老令公怒道:“胡说八道,你如何身份低微了?哪个让你和下人一起吃饭了?”

八郎怯懦答道:“没人让我和下人一起吃饭,是我自己要和下人一起吃饭的。小将能够在杨府做一下人,于愿已足,不敢再贪。”

老令公道:“胡说!放着大好的公子你不做,为何却要做名下人?”

八郎跪倒于地,哭着说道:“元帅,我已经知道自己的出身了,本来应早日请求,可是一直没有机会,见不到元帅。今日总算有机会和元帅说话,正好说出心中所求。我本是元帅收留的外姓子弟,如何赖在杨府,却还要做什么公子?求元帅慈悲,让小将做回本份,当一名普普通通的下人吧,我已经是心满意足了。我本当离开杨府,自寻生路,可是这么多年来的养育之恩,不容不报答。奈何我现在却无甚本事,难以回报,只好请求留下做下人,当牛做马,我也心甘情愿。”

老令公脸色一沉,说道:“谁告诉你的?哪有这么一回事儿?”

八郎道:“小子早已心知肚明,何必他人相告?老太君和老令公无不对我另眼相看,从不轻易惩罚我。无论我有天大过错,都是一笑而过。而其他兄长,稍有差错,就是家法侍候,从不轻饶。穿衣吃饭,都是尽拣好的给我,七哥他们无论是想要什么东西,老令公和老太君却是不肯轻易答应,而我无论是想要什么东西,无不照准。老令公和老太君对我的溺爱,早已超过其他兄弟姐妹了,小子如何不知?如小子继续赖在杨府,做少令公,就是贪图富贵,留恋奢华。故此小子才有如此所请,愿老令公照准。”

老令公道:“也罢,为父也知道早晚隐瞒不住你,既然你知道了,为父也就告诉你罢。的确是如你心中所想一般,不过你的生身父亲却是我的结拜兄弟,大家如何还能轻视于你?况且你也是太君的奶水哺育的,虽然你不是我和太君所出,却和其他兄弟姐妹一样是一母同胞,还分什么彼此?为父知道你不是贪恋富贵之人,才不认为父的,为父也不与你计较,你还是做你的少令公。就算是你生父活着,为父想要把你讨要过来,也无不准的道理,你可明白?”

八郎道:“小子若是不知道身世,再做少令公本无不可,如今小子再做少令公难免被人看不起。大丈夫若是不能自求富贵,有何颜面立于当世?还请老令公收回成命,待小子今后能有所斩获之时,再认老令公和老太君为父母爹娘罢。”

久未说话的老太君道:“儿呀,你这不是难为爹娘吗?爹娘把你同样看做是身上掉下的骨肉哇,你如何还不知好歹来让爹娘生气啊?是哪个多嘴多舌,胡说八道,看为娘不把他扒皮抽筋,为你出气。”

八郎道:“禀告太君,小子谁也不想惩罚报复,只是自觉无甚颜面。想要富贵,理应自求,何必要仰仗祖上余荫?待小子求得功名之后,再来拜认爹娘。苟富贵,莫相忘。”说完向上叩了九个头,起身要走。

“站住!”老令公喝道,“少令公也是你想当就能当的,想不当就不当的?那可是皇封的。你现在一走了之,那是害死杨家满门了!你可知道,你现在不做少令公了,皇封怎么办?那可是欺君之罪,要株连九族的,你想害死杨家不成?”

八郎从未想过事情如此严重,不由怔在那里。

老令公平抑了一下胸中怒火,又说道:“老夫也想你不姓杨,能够认祖归宗。你若是觉得杨家亏欠你太多,你就走吧。我们杨氏父子,自负双手,到金銮殿上去认罪伏法。”

八郎一听这些,哪里知晓?于是赶紧再次跪倒在老令公面前,放声哭道:“爹爹,孩儿错了。孩儿还愿再做少令公,请求爹爹恩准。”说完不住向上磕头。

老令公掸了一下眼角泪花,说道:“起来罢,从今而后你还是杨府的八少爷。但等将来有机会,杨府能有功劳。为父愿将功折罪,为你开脱,恢复你王姓。你还是先姓杨吧。”

八郎道:“谢过爹爹。”

老令公环视四周道:“在场诸人,又胆敢妄言八郎身世者杀无赦!”

诸人连忙答道:“是!”

老令公又道:“今日还要继续昨日的比武,杨延平!”

大郎连忙应声而出,“末将在!”

老令公吩咐道:“你与八郎动手,比试一下枪法。”

大郎领命和八郎动起手来。大郎枪法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攻多守少;八郎仍是谨守阵脚,中规中矩,防守中寻隙反击。

场下六郎,经常和大郎对练,对大郎的枪法是再也熟悉不过的了,今日一见,才知道为什么父亲唯独欣赏兄长的原因了。看来平时大哥和自己对练的时候并没有倾尽全力,昨日八郎看来也是一样没有全力施为。

其实,他们也一样没有出全力,怕伤到了小兄弟八郎。

老令公看二人已经大战了一百多回合了,于是举手示意鸣金收兵。

大郎、八郎兄弟二人听见锣响,各自跳出圈外,抱枪施礼后,向老令公缴令。

老令公笑着说道:“你们现在可服气了?谁若不服气,可以出手一试。”

众人见老令公不再严肃了,也放松了许多,于是私下议论起来。

大家正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八郎在场地中间却相当的不好意思,尴尬的立在那里,不知所措。

忽然,女将之中走出三位女将来,一起躬身施礼道:“禀告元帅,我等三人技痒难耐,很想见识八弟枪法,望元帅恩准。”

老令公一看,谁呀,原来是三嫂、四嫂、五嫂三人,于是说道:“你们三位也要凑个热闹么?还是算了吧。”

三嫂道:“禀元帅,我等自知一人难是八郎敌手,故此我等三人一起请战,要同战八郎。望元帅恩准。”

老令公望了望老太君道:“太君,男不与女斗。你就劝她们罢手了吧,不要再难为八郎了。”因为儿媳归婆婆管,所以他才对老太君说,没有直接说。

老太君对三女道:“男女有别,你们就不要比试了吧?”

三嫂道:“禀告副元帅,八郎尚属年幼,哪有什么男女之防?再者上阵杀敌,又何分男女?杨门女将也是日夜操练,不曾丝毫懈怠,为的也是杀敌建功,可不是单等女子来犯境才出敌的。”

老太君又接着说道:“八郎刚刚练枪,还未曾多有对练,恐怕手下难有轻重,伤了你们不好。”

三嫂道:“身为武将,哪还怕什么伤亡,即使真的八弟收手不住,我们也决不怨他。”

老太君见无法阻止她们,就说道:“既然你们不怕,伤了你们,可不要有怨言。那你们就试试吧,不过手下要把握好分寸,不要伤了八郎。“

三女将见老太君终于答应,分外高兴,一起来到了场中心,把八郎围在了中间。

三嫂使的是方天画戟,四嫂使的是双枪,五嫂使的是三尖两刃刀。这三件兵器的用法独特,各有不同。

方天画戟似枪不是枪,似斧不是斧,用起来既有枪的挑、刺等用法,又有斧子的砍、劈用法,更有独有的勾、挂用法,没有一定的力气是无法使用得了的。三嫂也是女中霸王,气力十足,因此才能和三郎在自己的庭院之中对练。

双枪是更难习练的一种武器,要知道单枪就够难练的了,把单变成双就更难了。双枪也是在单枪的基础上,化单为双,基本使用方法还不外乎是枪的套路,但由于是双枪了,更便于防守和进攻了,可以一枪防守,另一枪进攻,就如同是把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一样。四郎枪法虚实莫测,神鬼难防,四嫂却能够天天陪着四郎对练,可见双枪上的功夫也是相当了得。

三尖两刃刀虽是刀的一种,却已经和春秋大刀截然不同了。春秋大刀以劈砍为主,大开大合的招式,而三尖两刃刀因刀身修长,瘦小轻便,又可以当作枪来用,招式却以小开小合称雄。因此三尖两刃刀既是大刀,也是长枪,但刀招比大刀轻巧,比枪更猛一些。五郎枪法凶猛,若是一般兵器还真是难以招架,五嫂用的三尖两刃刀刚好能够应付五郎的暴风骤雨似的玩命枪法。

四人施礼后,就动手比了起来。

三女好胜心极强,听老令公夸耀八郎,不是自己的丈夫,心里分外的不服气。但她们也心里再清楚不过,别看平时自己和丈夫也能打上个数百回合,那还不是丈夫让着自己,要是当真动手,哪能还用那些回合?但她们自信也还是能坚持个百八十回合不成问题的。故此,她们才敢挑战八郎。本来她们想独自一人的,可是心里也没底儿,于是就打算再找一个帮手,结果一找,却找出来两位,三人不谋而合,于是这么着就出来了三位。

三女虽不尽以气力取胜,但是却人多势众,而且招式施展更快。尤其是四嫂和五嫂,由于兵器上占便宜的缘故,更是难以抵挡。

本来八郎还想谦让一番,不想以力气取胜,只想着应付数招,老令公也就鸣金收兵了。可是三女的四件兵器太快了,实在是难以招架,最后也只得施展出浑身解数,蛮干起来。无论是哪件兵器,只要是碰到虎头金枪,都险些飞出手去。八郎是把金枪越舞越急,把自己浑身上下,无一不笼罩在金枪之下。但面对如此快速的四件兵器,却也无暇腾出手来,反戈一击了。

三女若不是人多势众,早已被八郎各个击破了。但现在也只能是围而不攻了,实在是无法下手了,因为只要自己的兵刃碰到八郎的金枪就有被磕飞的危险,故此她们只盼望八郎是虎头蛇尾,几招过后若是没有了力气,自己也就有机可乘了。

八郎可是舞动开了虎头金枪,越舞越急,手中枪越使越快。若在平时,八郎可是一站马步桩,就要站一天的,那还要一手端着大枪,一手端着桌子的,腕力若是没有千斤力气,大枪可是平端不起来的,就是桌子也要八九百斤的力气才成,所以他是没有丝毫的感觉到累。可苦了三位女将了,只有不停的往后退,圈子是越来越大,三女都快成了看客了,没有丝毫的下手机会。八郎见自己稳住了阵脚,也不再逼迫,减缓了枪势,使得三女不再是苦不堪言了。三女虽然不再是看客了,但也无法取胜了。

老令公见八郎已经是胜券在握了,就摆手示意杨洪鸣金收兵。四人归队,三女犹自气喘不已。

老太君面露笑容,说道:“你们三个可是见识过小老八的厉害了?服气不?”

三嫂喘着粗气道:“只凭力大取胜,不算好汉。”

在场中人无不掩口窃笑。

三嫂不解,问二嫂道:“你们笑什么?”

二嫂道:“平时不都是你们夫妇力大欺人,今日也总算有人比你们力气大了,你怎么就说别人以力欺人的道理来。嘻嘻。”

最严肃的莫过于老令公了,也不禁莞尔,问老太君道:“太君,你看如何?”借着说话,遮掩脸上的笑意。

老太君道:“小老八是胜在兵器上,他的兵器似枪又似镗,比枪和镗都难练。要想把镗当作枪来练,可比镗更花力气。没有足够的腕力和臂力是耍不开这杆枪的。”

老令公道:“今日就到这里吧,散了吧。杨洪,今晚再准备酒宴,给八郎庆贺一番。另外,明日要加紧习文练武了,今天是大家伙儿最后放松的一天,也给大家好好吃一顿。”

众人听说聚将结束,不由得一起嘻嘻哈哈起来。纷纷过来打趣八郎。

七郎道:“老八,爹说你的枪法最强,你干脆就叫金枪无敌好了。”

八郎连忙说道:“那怎么成?爹是金刀无敌,我怎敢也称无敌。七哥,你别嘲笑我好了,我还不知道是诸位哥哥让我的?”

六郎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老八虽然是谦虚,却也是实情。我们是真的打不过你,但大哥、二哥、三哥你要想胜过他们还早呢,好好努力吧。争取早日超过他们罢。”

八郎连道是。

三郎道:“小老八,给三哥好好看看你的金枪,到底有何不同?哥的铁枪可是让你没少偷着练,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老七动我的枪呢,练完也不给放回原地去,害得我好找,找老七算账,他却说是你动的,我还以为是他赖账呢,现在我可知道了,果不其然是你。哈哈,哎呦!比我的大铁枪还沉,更比大铁枪难用多了,也就是你鬼灵精怪的,能想出这么怪模怪样的东西来,我是用不了。不信,你们哥几个试试看,咱们打赌,谁能用得了,谁赢了,谁少喝三杯。”

七郎道:“我直接认罚,罚我多喝六杯好了。”

五郎道:“你个酒鬼,见酒你就不要命了。哈哈!”

众兄弟拿着虎头金枪,四郎是只耍了三招,就停下耍不动了;六郎是只耍了十多招也耍不动了;五郎、七郎耍了二十多招也耍不动了;大郎、二郎都是耍了三十多招,也是罢手不练了;只有三郎把六十四路杨家枪练完了,却也面红耳赤。大家是一起摇头,用不了虎头金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