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二回

凡夫小子 收藏 0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第二回、八郎


八王道:“且看六郎的枪法。”

六郎提着蟠龙金枪领命而出,施礼后,就舞动了起来。金枪在手,如同蟠龙上下翻飞,金光片片。四郎的枪法就够快的了,六郎的枪法比四郎还要快,而且比四郎可是枪沉力猛得多。四郎枪快,但是虚招多;六郎枪快,就是要以己之快,带动敌人更快,以快制敌。

还没等六郎练完,众位王爷就已经纷纷喝彩叫好了。

高王爷道:“老六的枪法果然不同凡响,当奖,当奖。真有股锦马超的味道,枪法又紧又好看。”六郎也是回到了枪法的根儿上,还原出了马超境界,就是所骑白马,手持蟠龙金枪,更胜马超银枪一筹。

其他王爷也是一口同声。只有老令公微微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七郎见六郎回归本队之后,也不待吩咐,就自己提着丈八蛇矛出来了,急不可待的抱枪施礼后,就练了起来。

七郎是七位少令公中个子最高的,枪也最长。兵器中有一寸长,一寸强之说。七郎的枪可是比普通的枪长多了。丈八蛇矛在他手中,更是相得益彰,也是快如闪电。

曹王爷道:“别看老七年岁小,老七的枪法不比老六的差,尤其是他丈八蛇矛比老六的枪还长、还重,要是等老七长大了,应当是老七的枪法为最了。”

高王爷道:“老七这身打扮和兵器,无不象足了张飞,正好我那里有一匹乌骓马,正好给他,以后他可就是十足的猛张飞了。哈哈。”七郎的枪法也的确回到了张飞的路数了。

老令公道:“高王爷客气,七郎怎能要王爷的宝马呢?王爷还是留着自己骑吧,七郎已经有了马匹了。”

高王爷笑道:“那有什么关系?本王说给就给了,老令公休要客气,这乃是看枪的奖赏之物。我等若是不说有奖,老令公怎肯给我们开眼界呢?谁不知道你醋老西抠门、小气呢?”

此时七郎也练完了一百零八路枪法,回归本队了。


几位王爷见七位少令公都练完了,就开始品评了。

八王爷道:“七位兄弟,是一个又比又个强,最强的当属七郎延嗣了。如此猛将本王最喜欢,本王说话算数,七郎赏两坛御酒,余者一人一坛。你们想怎么赏赐呢?”

余者尽皆赞同八王观点,纷纷给出要奖赏之物。只有老令公微微摇头,不发一言。

正在这时候,演武厅突然闯进来一个毛头小孩来,手里提着一杆梨花枪进来,向着众位王爷和老令公喊道:“还有我呢?要奖赏怎不算上我呢?”

众人一起把目光对准了小孩身上,只见他也就八九岁的样子,还梳着鬼见愁的抓髻,一跑一颠的过来了。

老令公见了,赶紧喝道:“延顺,没有叫你,跑出来作甚!这里是大人在说话,哪有你胡闹的地方?还不快些回去!”

小孩一听见老令公吆喝,撇了撇嘴,就想哭,可是又没敢哭出声来,只好一转身,提着他的小梨花枪就要回去了。

呼王爷连忙阻止道:“别走,别走。这不是小老八吗?既然来了怎么能走呢?老令公也真是的,孩子这么小,吆喝他干嘛?小老八,过来给呼叔叔看看。”

八郎果然听话,停住了脚步,又转身回来,向着呼王爷走了过去。

呼王爷笑着问道:“小老八,几岁了,告诉叔叔,叔叔给糖吃。”

八郎听见有糖吃,不禁破涕为笑,说道:“呼叔叔,我八岁了。我不要糖吃,我也要酒。哥哥们都赏了酒,怎么没我的份儿呢?我也会枪法的,不信,我练给你们看。练好了,也奖给我酒好吗?”

呼王爷笑道:“老七才十一岁,刚才我们还在说呢,是否应该给他酒喝呢。怎么你小不点也要酒喝?你该不会是小酒鬼吧?杨家枪你练会了多少路了?说来听听,一会儿你练好了,可是给你糖吃,不是喝酒。”

八郎摇头道:“那怎么行?哥哥们都是赏酒,怎么唯独不给我赏酒?我也要酒。我可是一百零八路枪法全会了,不信你看。”说完,八郎抱着小梨花枪,就跑到演武厅中间,一个人单练起来。

诸位王爷这回可是纯粹是要看热闹了,再也不把他当作是绝艺来欣赏了,端起茶碗,一边喝茶,一边笑容满面的看着八郎演练。

可是看了一会儿,大家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就连老令公也是满脸的诧异神情。为什么?因为场中的八郎一上来练的就是大郎的枪法,演练到三十多路的时候,又突然变成了二郎的太平枪法,练了十几回合,又变成了三郎的霸王枪,练了十几回合后又变成了四郎的鬼神枪,再变五郎的玩命枪,接着是六郎的蟠龙枪,七郎的夺命枪。每个人的枪法模仿的无一不是神韵十足,和本人练的是一模一样,不差分毫。

八郎练完之后,见大家惊奇的眼光看着自己,又不见有人鼓掌喝彩,终于忍不住小孩子的天性,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刚才他可是偷着看见每位哥哥练完之后,诸位王爷都是一起鼓掌喝彩的。现在没人鼓掌,那就是自己练的不好,没有奖赏了。

八郎一哭,大家倒是一愣,不知道他为什么哭了。

呼王爷见是自己让八郎练的,惹他哭了,分外尴尬,于是赶紧站起来,抱着八郎道:“小老八,别哭,别哭。呼叔叔给你买糖吃,别哭。叔叔这就叫人去给你买。”

八郎听他说给买糖吃,哭得更伤心了。

当着这么多贵宾面前,老令公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过来训斥道:“不让你出来,偏不听话,一会儿家法侍候!赶紧进去,不许再出来了。真是丢人!”

呼王爷连忙拦阻道:“别,别打孩子。你这不是打我吗?孩子是我让他练的。对了,小老八,你因为什么哭?快跟叔叔说说。”

八郎一边抽泣,一边说道:“哥哥们都练好了,有奖赏,我没练好,没奖赏。”

“哈哈!哈哈哈!”众人闻听之后是轰然大笑。

八郎呐呐的看着众人,不敢吭声。

笑过之后,呼王爷道:“小老八,谁说你练的不好?没有奖赏了?”

“哥哥们练完之后,你们都鼓掌喝彩了,我练完之后,你们一声未吭,面无表情,当然是练的不好了。”八郎答道。

“哈哈,没喝彩就是不好了?今天练的最好的就是小老八,怎能是不好呢?我们是惊奇你这么小年岁,居然练得如此的好,都忘了鼓掌喝彩了。快,大伙儿给小老八鼓掌喝彩!”说完,呼王爷当真带头鼓掌喝彩。

其他几位王爷也笑着鼓掌喝彩。八郎见了,这才收了眼泪,露出了天真的笑容。老令公见八郎不再哭闹了,也就作罢了,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等大家稍微肃静下来之后,呼王爷对八郎道:“小老八,你练的好是好,不过就是还有一点不足。”

八郎问道:“哪里不好?”

呼王爷道:“你七位哥哥,每人都有自己的枪法,尽管招式相同,但是用法却截然不同。刚才我看你的枪法,无不是模仿你七位哥哥的,没有你自己的路子,因此也算不得出奇。再就是你现在人小,气力还没长成,要是你也有哥哥们的力气就好了。”

八郎听说后,小脸一红,道:“呼延叔叔,你说对了。我是把七位哥哥的枪法都学全了,的确没有我自己的路子;我力气也没有哥哥们的大。算不得好,奖赏我不要了。”说完提着梨花枪就跑了,这回却是没有再哭闹。

大家见八郎跑了,无不莞尔,又开始喝起茶来,评论七位少令公的枪法来,各有各见解。

呼王爷道:“大家别争了,且听听老令公是如何评价?咱们都只是看,没有动过手,哪能品评得好?”

老令公道:“他们七个的枪法,只有老大是正宗的杨家枪法,其余的都不是杨家枪法,让他们都给练走了样了。这就是我的看法。”

曹王爷道:“变成什么样了?还不都是杨家枪?有甚分别?我倒觉得走样了也挺好。”

老令公道:“杨氏乃是先隋后裔,枪法原名叫帝王枪,更有人以帝王枪来形容杨家枪举世无二。就因为枪法名字不好,容易遭人非议,杨家才多用刀,甚少用枪,就是我也一样,后改用了金刀,不敢用枪。但是犬子却各个都喜欢用枪,我也就让他们练习了,不过我只想让他们练个准度也就中了,将来还得改成用刀,或者其它兵器。要知道兵器最难的就是个准度,只有枪练熟了,手下才有准儿,再练骑马射箭可是好练多了。还好的是他们兄弟管自己的枪法都不叫帝王枪了,二郎枪法叫太平枪,三郎是霸王枪,四郎鬼神枪,五郎玩命枪,六郎蟠龙枪,七郎夺命枪。他们六个都已经缺少了杨家枪原来那种从容不迫,潇洒自如的特色,故此算不得是杨家枪了。”

呼王爷道:“老令公,你可别让他们哥几个再改换兵器了,谁不知道月棍、年刀、久练枪。练枪最吃功夫了,好不容易练出来的功夫不用,那不是太可惜了?”

八王爷道:“叫帝王枪又有何妨?只是枪法而已。不过其他六种枪法理所应当还是杨家枪,都是杨家子弟辛辛苦苦研创的招式,不是杨家枪又是什么?若依本王所见,其他六种枪法也不比原来的杨家枪枪法差,杨家枪天下称雄也不足为怪。本王观赏枪法之后,有所感悟,做得几首绝句,待本王吟咏给诸位王爷听听。”

杨家将

杨家将,好儿郎,如狼似虎八杆枪。

八杆枪法各不同,四平八稳见真章。

帝王枪

大郎枪法比帝王,气势恢宏将敌伤;

金枪舞动风雷疾,如同蛟龙在翻江。

太平枪

二郎手使烂银枪,恰似君子好肝肠;

只守无攻不争强,泼风不透把名扬。

霸王枪

三郎镔铁皂缨枪,力大无穷赛霸王;

兵器不飞已罕见,若遇延光唯避让。

鬼神枪

四郎一杆烂银枪,轻巧奇妙处处防;

亦真亦幻炫目乱,虚实难辨招架忙。

玩命枪

五郎大耳玩命枪,只攻不守太嚣张;

开合之际寻拼命,若是胆小逃命忙。

蟠龙枪

暴风骤雨梨花落,蟠龙金枪是六郎;

气定神闲惊鬼神,回马一枪把敌丧。

夺命枪

七郎丈八蛇矛枪,长枪之强再加长;

杀法凶狠胜张飞,猛将枪法更是强。

无敌将

老有金刀杨无敌,少有八个好儿郎。

杨家父子忠心在,赵氏江山万古长。


八王爷吟咏后,诸位王爷一起鼓掌喝彩。

七郎站在那里嘟囔道:“怎不给八弟也做一首诗呢?他也练了枪法呀。”

老令公训斥道:“小孩子家,胡说八道什么?”

七郎被吓得闭口不言,再也不敢多言多语了。

八王爷笑道:“七郎的话也不无道理,只不过本王是说七杆枪法的不同,八郎还没有练出属于他自己的枪法来呢,等到他也有了自己独具一格的枪法后,本王再来给他补上。不过小家伙现在的枪法可也不赖,就是人小点儿,力气小点儿。再过两年准是功夫了得,不下于七位兄长的。本王回去就把御酒派人送来,你们是不是也把你们许诺的奖品给送过来?”

老令公赶紧阻止道:“诸位王爷,千万不要送奖品了。尤其是酒,可不能让他们喝酒误事儿。另外他们也都是有俸禄的,衣食无忧,还要什么奖赏?”

高王爷道:“本王答应给老七的乌骓马是一定要送的。至于别人是否还送,本王可是不管了。宝马送良将,乃理所应当。”

呼王爷道:“本王答应的兵器也是要送的,不知几位少令公缺少什么兵器?不论贵贱,本王都派人给打造就是。”

老令公道:“他们都有了趁手的兵器了,就不需要了。”

呼王爷道:“既然他们都有了兵器,也都还不赖,那本王就送他们每人一套铠甲吧。这总不能再推辞了吧?等本王打造好了,就派人送来。”

老令公道:“杨家乃是为忠君报国,日夜苦练,乃是份内之事,已经有了国家的俸禄,如何再好意思要各位王爷的赏赐?再者,杨氏满门富贵,太祖皇帝在位时,杨门尚未归降,就已经建好了天波杨府,如此豪华府第,乃是京城第一府第。太祖皇帝以恩义立国,杨门受此不世殊恩,杨氏父子敢不以死相报?”

八王爷道:“要得,如何要不得?杨家满门兢兢业业,日夜勤学苦练,世间罕有,无日不思忠君爱国,要知报效朝廷就是报效诸位王爷。大宋不存,诸位王爷的富贵何来?哈哈,老令公就不要推辞了。”

老令公见推辞不掉,只好谢道:“如此多谢诸位王爷厚爱,杨家父子多谢了。”


转瞬既到了除夕佳节。

七郎、八郎欢天喜地的拿着红包往自己的房间走。

杨府只有七郎、八郎和八姐、九妹没有成婚,成婚的都有俸禄可用,没成婚的尽管也都有俸禄,但是都由管家统一掌管,只有到了过年的时候才有红包可以作为零花钱。

八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数着手里的银子,心里在不停盘算着。

突然七郎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一把抢过八郎手中的银子说道:“老八,还数它作甚?给七哥买酒好了。”

八郎叫道:“不给,拿回来,我还有用呢。”

七郎笑道:“你小孩子能有什么用?还是给七哥买酒好了,你要是想吃糖,七哥去给你偷些来,保你有的吃不就完了。”

八郎道:“我不吃糖,我还要干别的用呢。你往年就把我的银子都借去喝酒了,今年我不借了,我自己要留着用呢。”

七郎道:“你能干什么?你穿衣吃饭又不花钱。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也要买酒喝?看我不告诉爹,打你屁股!小孩子喝什么酒?”

八郎道:“你告诉好了。你都喝几年酒了?你也就比我大三岁,这五六年的压岁钱还不都是让你给借去偷着买酒喝了。看我不告诉爹,打烂你的屁股!我可没说要买酒喝。”

七郎道:“还说不买酒喝呢!那前些时候,几位王爷来看枪法的时候,你干嘛也要奖赏,还专门要御酒?”

八郎道:“我是想要御酒奖赏的,但可不是留着我自己喝的。我打算留着过年的时候,拿来跟你换银子的。谁知道,却没有我的奖赏,也换不成银子了。我自己的银子还不够用呢,你又不还我前几年的压岁钱。”

七郎好奇问道:“你不买糖吃,要银子干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