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江上激流好竞舟——追记战略型科学家江上舟

天天蓝蓝天天 收藏 0 25
导读:  2011年6月27日,江上舟走了。   像扁舟远行消失在地平线尽头。沿着他劈波斩浪之后的水路,他生前关注、筛选、扶助、投身的一个又一个国家重大科研专项,百舸竞渡。   像夕阳西下隐没在遥远的天际。落山之前留下一道最绚烂的光霞,幻作恒星永垂心宇,那是一名科学家不灭的爱国热忱、不灭的学术良知、不灭的创新精神。   像一首余音绕梁的歌,纵然春去秋来,仿佛仍在吟唱。   春晖篇:绿叶对根的情意   江上舟的求学路是纵有坎坷亦要向前的“接力跑”:因“文革”被迫中断在清华大

2011年6月27日,江上舟走了。


像扁舟远行消失在地平线尽头。沿着他劈波斩浪之后的水路,他生前关注、筛选、扶助、投身的一个又一个国家重大科研专项,百舸竞渡。


像夕阳西下隐没在遥远的天际。落山之前留下一道最绚烂的光霞,幻作恒星永垂心宇,那是一名科学家不灭的爱国热忱、不灭的学术良知、不灭的创新精神。


像一首余音绕梁的歌,纵然春去秋来,仿佛仍在吟唱。


春晖篇:绿叶对根的情意


江上舟的求学路是纵有坎坷亦要向前的“接力跑”:因“文革”被迫中断在清华大学的学习,恢复研究生招生后才又重新考回母校。一番失而复得,愈发激起他的求知若渴。


江上舟的留学路是跑到天涯也要回“家”的“长跑”:在瑞士联邦苏黎世理工学院的8年求学,让他眼界大开。1987年获得博士学位后,40岁的他没有在瑞士做任何停留,毅然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海归”,勇立潮头。


——作为海南建省后首批拓荒者,江上舟1991年出任三亚市副市长,1993年出任洋浦经济开发区管理局局长,发布“最小行政干预、最大经济自由”的“洋浦宣言”,成为“第一批上《东方之子》的政府官员”、“新中国第一位博士市长”;


——作为科研战略产业布局领军人物和浦东开发开放践行者,他1997年起历任上海市经委副主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上海决策咨询委员会专职委员、国家科技中长期发展规划重大专项组组长、中芯国际董事长、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理事长,力推上海工业改革转型,力促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发展。


有人说他敢想,敢说,敢为;有人说他看得比别人远,走得比别人快;有人说他不守陈规,爱管“闲事”;有人说他开风气之先,创概念之新……种种说法背后,是江上舟的智慧和眼光使然,也是他对国家的赤诚、对事业的热忱、对人生的激情使然。


10年前,江上舟被查出罹患肺癌。病重之后,他去了趟井冈山,爬两步停一停,坚持爬到山顶。他的坚持,是对父辈足迹的缅怀,是对自身信念的砥砺,更是对大好河山的致敬。


10年间,和病魔赛跑,他忘我工作,为国家筛选出大飞机、集成电路制造、新能源汽车等重大战略专项,为上海布局半导体装备、太阳能、第三代移动通讯等重大战略棋子,促成一个个战略性新兴产业“零”的突破。


10年后,在他生命的最后日子里,他仍在等待一个消息,“益科博”聚焦光热发电厂项目并网发电的消息。为了这个项目,他去年4月亲自带队赴海南争取支持,却也就在这个4月,癌症转移到了肝。“他就是在拼命!”“益科博”董事长项晓东两次去院探望,每次都带去项目最新消息,“这就是最好的礼物”。前次带去的项目资料,一周后再探望时,发现放在床头的资料,已翻得卷边了。就这次,江上舟反复叮咛中突然哽咽了,失语了,落下泪来,最后他说:“可惜我看不到了……”弥留之际,他噙泪叮嘱秘书:“一定代我去看看这项目。”


他一遍遍对一批又一批探望的人说:“一定要薪火相传,一定要把事情做下去啊。”江上舟的遗愿,是哪怕生命终止都终止不了的牵挂。


当我们眷恋他的眷恋,他似乎并没有走远,犹在身边,一如绿叶对根的情意——因为反哺,所以茂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