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山腰的”水区山庄”,雄立于三面绝壁一面深涧之上,楼阁连云,其实宏大.

这时,夕阳下山,卷鸟归林,夜神之翼,向无边的苍穹伸展…

猛的..

水区山庄的门前的山涧上,飘来一叶扁舟,一个身着黑布儒衫,乱发垂肩,满嘴胡子拉碴的年轻小伙子.舒舒服服的躺在扁舟之上,任由它到处飘荡.

此兄自下山投入花花铁血世界的小熊也.

那日使个巧计摆脱猪头宝与胖大头的跟随,兴奋之余.可也烦愁今后将如何生活.只因他身上没多少金金,这天在水区的河边发现系在树上的小舟,懒性又起,索性四平八稳的躺在舟上,任它随风飘荡,随冥冥中的主宰安排今后的命运..

斜目瞟见山庄门顶的四个金色大字”水区山庄”小熊心中泛着嘀咕:

水区山庄?铁血四大世家”影视大棚”,”社会大笼”,”军事大院”,”水区山庄”

其中水区山庄最具威名,震慑铁血达数年之久,却于十年前覆亡,全庄上下数百口,全遭杀害.这段公案乃谜中之谜,十年来无人能得知其仇家到底是谁?能在外人赶来支援前,顷刻灭门了水区.

侧头瞧了如今”水区山庄”数眼,小熊迷惑更深:

看着光景哪像十年无人居住的模样,莫非山庄已经易主?或是给别的版区霸占?何以旧名不改?

须知小熊乃懒性子,一来遗传所至,二来自小与他为伍的猪头宝,胖大头懒惰最重,耳渲目染,不免学会能偷懒绝不勤快的绝招.其实他本性刚烈,办事绝不吞吐或是裹足不前,与他懒散的外表大相差异,实际上,这何尝不是一种很好的掩饰?敌人摸不透他底细,活命机会也就自然大一些.

若说小熊是懒人,胖大头与猪头宝就是地道的懒鬼了.

在好奇心的趋势下,小熊也顾不得尊亲平日耳提面命少管闲事的忠告,下了扁舟,系好缆绳,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向水区山庄的大门走去.

大门上有一了望楼,十年前必有数名大汉轮流守望.今非昔比,早已人去楼空,大熊一摇三摆走近大门,但见庄中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桥廊水仙,九鹤雕栏,就凭着气派,铁血总部也不过如此,难怪能称霸铁血数年呢.

只是楼阁曲桥均朦上一层厚灰,显然多年无人打扫,从外看来却又不像无人居住,小熊不禁犯了嘀咕.

这时…

忽然传来一阵歌声,语音神采**,不可一世.

铁血无大将,网络做先行,实无英雄…..歌毕,又传来一阵长笑,只是充满童音.

歌声一出,小熊不由微一颤,他深知一般铁血豪客,各区异士的狂傲,都有他狂的理由和依据,只是这人未免狂得可以,真有,数铁血英雄,舍我其谁,之气概.

…呸呸呸,几声童音传来,

还没分出胜负,你就摆出威风了,哼!也不嫌早?

先前狂傲歌者气得吼道:

大哥不在,你就得听我的,要不小心我拿家法,爆你菊花!

我呸~那小子显然胆大包天,吼得更凶:

你的命令合情理,我当然接受,反之,我才懒得理你这癫子呢:如非当年在娘肚里你抢先出来,我悲天伶人让你半刻钟,如今二哥是我,而非你!!!

大熊这时听出原来二人是双胞胎,而且是最不合作的双胞胎,忍不住想见他们庐山真面目,顺着争吵之声寻去.

大熊转入栋小楼之中,此楼与前面积满灰尘的楼阁大不相同.

这楼四面环水,前面有座小桥,桥下水深没腿,游鱼可数,楼门上有个小匾,上书”平阳虎阁”四个镏金大字.

大熊不禁一想,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句俗话他是知道的,将自己比做平阳虎,莫非有重大冤屈.

大熊上了平阳虎阁,,登堂入室,只见一张大得吓人的雕花床上,面对面坐着两个十三四岁的小童,都梳着辫子,二人明知有人闯进,兀自吵个不休,理也不理大熊,看来非闹出胜负,两人是不可能停的.

大熊走到床边,打量二人半晌,发现这两个孩子几乎长得一模一样,都是大大的眼珠,翘挺的鼻子,红润的双唇,圆圆的脸蛋,唯一的差别,一个肌肤略黑,从他们叫骂声中,得知一个叫,反恐,另个肌肤稍白的叫特警,二人均有张快嘴.

吵个不休,大熊也不打扰,落座床侧一张大椅,以欣赏的眼光打量二人,这对从小孤寂的他来说,无疑是种新奇的享受.

特警圆圆大眼瞪着反恐,气咻咻的道:

秀才遇到兵,有理所不清.

放屁, 反恐忍不住骂道:你特警越大越爱跟我作对,自命”赛骨折”,平时没事就爱去灌水…

特警气得满脸通红,手指差点搓到反恐的鼻上,道:你呢,自命比博尔特跑得快,但每次都还不是被我追到,还狡辩说让我,简直皮厚赛城墙!

反恐猛的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神气道:

好啊, 特警,你竟敬酒不吃吃罚酒,大哥面前我总是让你,你道我怕你?这么着!我们来比划比划.

特警也不服气的站了起来,得意道:再比可以,但要找个公正人!

免得到时候你耍赖.

二小这时才停了争吵,打量起舒舒服服坐在大椅上的陌生人,瞧他那副闲适懒散的样子,两人不禁大觉有趣.

反恐以手碰了碰特警,细声道:

大哥出门前说有客人上门该怎么办?

特警摇头晃脑答道:瞧这人年纪比大哥轻,却好象没有骨头似的,我看这种人就是混饭吃的,没出息的样儿.摆在椅子上又不为这屋子增添色彩,一点用处也没有,不如将他丢出去吧!

大熊听了哭笑不得,被两个毛头小子品头论足还不说,还被当作铁血银子般的没价值,该如何辩驳呢?

反恐却捉住把柄似的教训道:

大哥说了,以貌取人,不可取也!你全当耳边风?我倒觉得这人蛮有性格的.

特警讥笑一声,跳下床前后打量着小熊,突然搂着腰大笑道:

反恐眼瞎瞎,错将懒散比性格,心不服,乱盖一通强压于我.

反恐可笑,大哥疼我赛于你,任你告状偶心宽.

兄弟三人,特警最小,兄长对小的自然多心疼些.

反恐顿时跳下床道:

铁血之大,奇人辈出,岂能以外表,工分小瞧于人?

特警明知他说得没错,偏不服气道:

他脸上又没刻着铁血之人,你怎知道他是混铁血的?

反恐戏谑道:

平常人敢独自来水区山庄闲逛?你可真越来越笨了.

可不是,特警不胜感慨摇头道:

再聪明之人,成日与笨人为伍,难保不受影响,这就叫近朱者赤啊!你说是不?

大熊忍不住扑哧笑出来,反恐气得脸都红了,特警拍手哈哈大笑,不时看着反恐,一副小人得志的样.

反恐一时气不过,张大双手,整个身子扑向特警,二人滚做一团,却不出拳踢脚,只是使出吃奶的力量把对方压在下面,翻来滚去..一时难分胜负.

大熊大感新鲜,认真瞧了半会,才说道:

令兄何时归来?给他瞧见这情形没关系吧?

这话一针见血,两小刹时分开,瞧着一身衣裳,叫道:

完了,完了,大哥知道我们又打架,不生气才怪!

两小忙奔进内室,不多时均换了身新袄出来.

反恐不忘嘱咐弟弟道:

特警,打架之事绝不能在大哥面前露出马脚哦!

特警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喃道:

都是你爱逞强,害我也跟你倒霉.

彼此,彼此!反恐贼笑一声,突然好象看到鬼似的,吓得脸色发青,道:

糟了,偶们刚才打架,吵闹的情形都给这人看个清楚了,万一他向大哥告密,我们的屁股可就惨咯.

特警虽然没那么怕,但也有点心慌慌,细声说:

我看不如将这人丢出去,一了百了.

两小虽离大熊远,又小声细语的,但大熊听得很清楚,叹口气,懒懒说:

猪门中人从不多管闲事,两位小兄弟尽可放心.

两小互望一眼,特警笑眯眯道:

这人本来挺不顺眼的,听了他的声音,倒觉得蛮可爱的.

反恐倒了杯茶,送了过去,笑道:

大哥听看得顺眼的可以请他喝杯茶,老兄不要客气.

大熊笑着接过茶,他心知肚明两小子并非真的喜欢他,而是慑于他的功力不弱,没把握将他丢出去,只好巴结.

杯子举道唇边,欲饮,突然打住,凝神一听,一阵步履声传来,轻盈得有如鬼魅一般.

两小顿展欢颜,边迎出去边叫道:

大哥回来了!

小熊暗自吃惊,就凭两小听觉之灵敏,似不在他之下,以他的功夫,几乎可以听到蚯蚓翻泥声,不想两小也同时听到,不禁暗自警觉,心想:

这家人与水区山庄是何关系,十来岁就有这份功力,显然是名家调教所出,会是水区山庄遗孤?

思绪飞转间传来一阵阵欢笑声,步履之声越来越近,只见门外走进一人,年约二十出头,容貌不俗,双目如电,长眉入鬓,论人品可算是人中之龙,只是眉宇之间,有一抹难以捉摸的抑郁和寂寞之气.

双臂各抱一小,看看这又望望那,愁眉顿展,笑道:

我出去这些时候,你们俩没闹翻天吧!

反恐惟恐被抖出率先攻击特警之事,忙道:

没有,没有,只是偶尔拌些嘴而已.

这谎可扯得巧,以两爱闹的性子,若说乖乖坐着等他回来就是骗鬼了.

那人打量两小衣着.好象不胜欢喜道:

是么?难得你们两人不用我催促,懂得自个去换下衣服,倒也是收获呀。

….

贵客上门,你们还不下来,成何体统?

两小心喜兄长放他们一吗,双双跃下.

那人缓步走来,宛如玉树临风,大熊只好起身拱手道:

在下人着一辈子,又名小熊,路过山庄,未得主人许可,贸然闯入,尚请赎恕罪



----------------------------------------

(本文中涉及人名,请勿对号入铁血ID座。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