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我们到达了周村火车站货场站台,闷罐列车早已静静的等候在那里了。“原地休息待命”连长发出了命令。经过一夜的徒步行军我们都感觉到有点疲劳,那个时候部队条件艰苦,基本上都是“肩挑背扛”的,我们的武器弹药都比较重,虽然在行军的过程中,弟兄们互相帮助,交替换扛还是感觉很累。营连干部也是走在队列之中,有时候也抢着帮我们扛武器,充分体现了官兵一致的军队作风,炊事班的兄弟更是辛苦,锅灶、粮食、盆盆罐罐都是放在独轮手推车上,跟在队伍后面走。此时没有送行的队伍,没有送行的老百姓,我们部队出发是秘密进行的。三月份的北方天气夜里寒气袭人 。我们个个被冻的哆哆嗦嗦,有的慢慢地坐在冰冷的土地上睡着了,但大部分的战友都是在各自想各自的心事。想自己的年迈的父母,自己的亲人。都是那种人在临时前的那种恋恋不舍的心情样子。 天渐渐的亮了,没有多会连长叫醒大家,宣导上车的方法和要求,1,此专列火车有我营和炮营二个单位乘坐,步兵在前炮兵在后,我连有三节车厢,所以,以排为单位各排一节,每节有连干部带队,2.上车后要将物资、武器弹药放于车厢的前半部,人员在后半部休息分二边排列,将个人背包打开按营房内务条例执行,干部、骨干在外侧战士靠里边。当时我们排有连部的副指导员和陈大勇跟随。随即我们整理物资按连长的要求进入车厢,我督促战士搞好一切,要求兄弟们服从上级命令,遵守行程规定,在车厢内要注意的事项,搞好内务卫生等等。这个时候天已经大亮了,站台上也陆陆续续的多起了人,都是一些干部家属和当地的热心人士来为我们送行的。


记得,有一个老干部拄着拐棍走到我们车厢门前问:“是哪个单位的”我说;“是596二机连的”老首长又说:“哦、二机连好,是一支英雄的连队,我以前在二机连干过指导员”他还说:“战友们上前线后,要英勇杀敌,严惩越南小霸,保卫祖国领土完整,我等你们凯旋归来”说的时候老人家已是很激动了,接着又说:“我要是年轻二十岁就和你们一起去并肩战斗了……保重小伙子们”说完后他又向其他车厢走去,看着老人家离去的背影,仍然有一股军人的气概……


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们在车厢里等待着出发,都在和外面的人打着招呼。这时连长就问司务长,“弟兄们都辛苦一夜了,能不能搞点吃的”混蛋的司务长说“现在去哪里搞?”连长孔岳飞马上发火了说:“要你司务长干吊,去哪里搞是你的事情,你去想办法,不行,老子一枪毙了你”司务长当时吓坏了,马上跑去搞吃的东西了。这是老孔的原话,我估计他自己已经忘记了,可这些事情却深深的留在我的脑海里。那天早晨我们吃到了面包和豆浆……


8.40分火车一声长鸣,缓缓的离开了站台,我们站在车厢的门口、窗口向站台上认识和不认识的父老乡亲们都挥手告别,轰隆隆的火车载着我们奔向了那炮火连天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