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菲日及越印在南海抱团对抗中国难成气候

维克托维尔 收藏 19 3220
导读:近来,南海棋局又有新动向。菲律宾、日本举行首次副司局级磋商,探讨东海、南海海域主权问题。越印两国联系日益紧密,日前越方更是全力支持印度参与开采南海油气资源。菲律宾联合日本,越南拉拢印度,东南亚小国积极展开外交纵横,拉拢“第三方”介入南海争端。昨日,外交部重申,未经中国政府允许,任何国家或者公司在中国管辖的海域从事油气勘探活动,都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和权益,是非法和无效的。那么,这种“抱团”能否长久?中方如何应对?本期我们邀请3位东南亚问题专家,就近期南海局势进行深入解读。   菲越走“平衡外交

近来,南海棋局又有新动向。菲律宾、日本举行首次副司局级磋商,探讨东海、南海海域主权问题。越印两国联系日益紧密,日前越方更是全力支持印度参与开采南海油气资源。菲律宾联合日本,越南拉拢印度,东南亚小国积极展开外交纵横,拉拢“第三方”介入南海争端。昨日,外交部重申,未经中国政府允许,任何国家或者公司在中国管辖的海域从事油气勘探活动,都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和权益,是非法和无效的。那么,这种“抱团”能否长久?中方如何应对?本期我们邀请3位东南亚问题专家,就近期南海局势进行深入解读。

菲越走“平衡外交”路线

阿基诺三世9月3日结束访华,为菲律宾带回130亿美元的投资和2000万元人民币的无偿技术援助;然而同一天,菲政府即宣布将从美国购买巡逻舰部署在南海。9月7日,又决定将49.5亿比索(约合1.17亿美元)用于购买直升机、军舰等,加强“保卫”南海海域油气资源。

9月6日,中越双边合作指导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在河内举行。关于南海问题,双方强调要从中越友好大局出发,加强深入沟通,有效管控分歧,妥善处理敏感问题,共同维护南海稳定。一周后,印度外长访越。印度国有石油天然气公司计划进入南海争议海域开发油气资源,越南表示“全力支持”,中国强烈反对。

南方日报:怎么看待菲律宾、越南这种“两面派”的外交政策?

汪新生:与其说是“两面派”,不如说是实用主义。菲律宾、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外交特点是“平衡外交”,和其他的大国相比,对外政策相对均衡,不会完全倒向某一方。一方面反映出他们两面都要依靠的外交战略,另一方面也体现各大国都在这个地区施加影响。越南、菲律宾借助西方的力量,其主要目的是想拉拢“第三方”进入南海地区从而制衡中国的影响力。

韦民:当今东亚国际关系的一大突出特点是政治、经济的分离互动。一方面,菲律宾、越南力图维持和发展与中国的经贸关系,从中国获取经济利益;另一方面,试图在政治安全方面维护既得利益,甚至不惜破坏与中国的外交关系。中国以经济发展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的策略,可能会促使这些国家在政治安全方面强硬,以作为外交筹码获取来自中国政府的经济援助。由此来看,“两面派”绝非难以理喻,而是一种精确的政治算计。

喻常森:我同意前两位专家的观点。菲律宾、越南实行“大国平衡”战略,希望拉拢印度、日本、美国来制衡中国,但不是对抗中国。

菲律宾作为一个小国,只能依靠外交手段维护自身利益,一方面和中国搞好关系,从经济上获得一些利益;另一方面,和美国、日本等国家建立军事安全合作。越南做出这样一种姿态,一方面是找一些“朋友”,另一方面也是给中国施压。我觉得在南海争端问题上,中国的立场和态度应该更加强硬一些。当然,要把握分寸,做到有理、有利、有节。

日菲、越印“抱团”靠不靠谱?

本月9日,日本与菲律宾两国政府举行了有关亚洲地区海洋安全问题的首次副司局级磋商,把如何应对中国在东海和南海海域主权主张作为磋商的一个主要议题。

印度外长克里希纳14日访问越南。印度国有石油天然气公司计划进入南海争议海域开发油气资源,越南表示“全力支持”。

南方日报:怎么看待“菲律宾联合日本、越南拉拢印度”这种“抱团”行为?您看好这两个合纵连横吗?

喻常森:这些国家有共同的利益,他们的合作,是担心中国的潜在威胁而做出的一种防范姿态,并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抱团”。越南和印度事实上有很多的利益的纠纷,不可能形成一个强大的军事同盟,且印度的主要精力放在印度洋,东南亚只不过是它的一个延伸的地带。日本受宪法的限制,不能行使集体防御权。对日本来说,最大的威胁来源于国内政局不稳定和地震海啸后遗症的治理。在对外安全威胁问题上,最大的威胁来源是北朝鲜,其次是俄罗斯关于北方四岛问题上的挑衅。

韦民:东亚国际关系中的若干重大问题,实质上与中美两国密切关联。换句话说,中美关系是界定东亚国家关系、决定东亚政治经济未来走向的基本背景。这些国家借南海问题造势,搞一些相互呼应、合纵连横的小动作,各自展示一下自己的外交筹码,意在让中国不可小觑他们,他们是有办法应对中国的“强硬”的。此外的政治意义恐怕就不大了。周边国家结成一个针对中国的联盟?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汪新生:越南和印度的合作,从时间点上看正好处在中越召开双边会议的节点上,这引起很多人的密切关注。但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无需过度敏感。不要高估越南同印度甚至美国等国的合作。越南这个国家,它的独立性、自主性还是比较强的,还不至于为了和其他国家结成同盟,而出让一些自身的国家利益。它们的合作是有限的,甚至有点“机会主义”的味道在里头。当然,对于越南和印度的军事合作,中国还是要有所警惕。

南方日报:日本的目的是什么?日本把南海问题和钓鱼岛问题结合起来,意欲何为?有媒体称两个国家此举有联手对抗中国的企图,您认同这个观点吗?

韦民:日本是“中国威胁论”的始作俑者,在国际舞台上宣扬中国威胁颇为积极。日美两国的对华强硬派极力主张以“日美同盟”为平台,介入东亚安全事务,甚至防范、遏制中国。朝核危机时将朝鲜半岛、台海危机时试图把台海纳入日美同盟防务范围的“新指针”和构想,恐怕就是这样的战略设计。现在,呼吁将日美联手干预南海问题,其战略思路也如出一辙。日本涉足南海必须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

汪新生:在军事、国防安全方面,日本把中国作为第一位的潜在对手。我认为,日本和菲律宾的军事合作,会做一些预先准备,但有一定节制。刚刚经历大地震,日本国内问题还没解决,在对外问题尤其是对华政策上不会太过激进。

喻常森:日本的作用是受到严重限制的,它至多能提供一些海上扫雷和补给等后勤保障工作,不能参加军事行动,不能派遣地面部队和海上作战的战舰参与作战等。从外交上和心理上看,说日本有联合菲律宾共同对抗中国的企图,是有道理的。但这得有一个前提:即在美国的号召、领导和统一部署之下。如果没有美国的介入和牵头,日本和菲律宾两个国家成不了什么太大的气候。

美国是幕后大佬?

6月,美国联合菲律宾、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等6个东盟国家,在马六甲海峡等海域举行联合军演;紧接着又与菲律宾在南海进行海上演习;还联合日本、澳大利亚在濒临南海的海域演习。7月,美国与越南举行海上演习。8月,美国航母“乔治·华盛顿”号高调访问越南,这是越战结束36年来,美国航母第二次访问越南。

南方日报:美国才是南海争端问题的幕后“老大”?“日菲磋商、越印合作”背后和美国有无关系?

喻常森:南海问题上,能起决定作用的,除了中国以外就是美国。随着中国军事实力的增强,美国陷入中东无法自拔,南海呈现一种对中国比较有利的态势。当南海问题涉及到美国亚洲盟国的一些利益需要时,美国必须要做出一些姿态。所有亚太地区的安全机制的建构过程都离不开美国的力量,南海问题的关键就是因为美国插手。

韦民:在战后相当长历史时期里,美国在南海虽有军事存在,但对南海争端基本上是保持“中立”、“不介入”的态度,但奥巴马政府的南海政策则有了本质性的变化,明确站在东盟国家一边,与中国叫板。南海作为新的战略筹码,是美国对付中国的切入点。南海海域争夺涉及国家众多,通过在南海争端中打入一个“楔子”,美国可以直接影响中国-东盟关系,削弱和限制冷战结束以来中国在东盟地区不断上升的影响力,甚至达到笼络东盟国家的目的,在中国南部形成一道美国主导的防范中国的国际阵营。

汪新生:我不太赞成幕后“老大”的说法,美国和菲律宾是同盟关系,比较亲密,所以前者对后者的影响力比较大。但菲律宾也不至于受别国指使,肯定是优先从自身国家利益出发考虑问题。

中方如何接球?

最终能有效解决南海争端问题的还是双边谈判。应当尽可能采取一种简单、有效、符合各方利益的方式进行谈判。总之,南海问题的“牌”目前仍掌握在中国手里。

南方日报:中方如何应对菲律宾这样的“两面派”做法?

汪新生:中国在此前就已经开始部分接受在多边场合讨论南海问题。我认为多边的讨论是有意义的,但是最终能够有效解决南海争端问题的方法还是双边谈判。南海问题涉及多个国家:越南在南海问题上声张全部主权,菲律宾主张部分,而马来西亚和文莱只是一小部分,有些甚至不是主张对南海岛屿的主权,而只是要求获得附近海域专属经济区的权益,可见这些国家的利益诉求是不一样的,如果混在一起谈,问题容易复杂化。我认为应当尽可能采取一种简单、有效、符合各方利益的方式进行谈判。最近越南、菲律宾极力主张把南海问题提交海牙国际法庭,中国要尽可能避免这种结果,尽可能争取双边谈判。有些人会觉得中国在经济方面和越南、菲律宾达成合作协议是一种“示弱”的表现,事实上这在外交政策上可以理解为一种“交换”,我国希望通过这样的“交换”把南海问题放在双边谈判的轨道上。需要明确的是,中国是有“本钱”的,如果另一方不接受善意的方式,一味地采取强硬态度,说一套做一套,那么中国一定会采取一些更强硬的方法、策略。

喻常森:中方需要两手准备。简而言之,就是“胡萝卜加大棒”。一方面同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家继续保持长期的睦邻友好、经济互利及推进自由贸易区的建设,这个大局不能变。另一方面,对菲律宾的一些过分的做法我们要提出一些警告,展开外交斡旋,同时在军事上做出一些姿态。总之,南海问题的“牌”目前仍然掌握在中国手里。

●本期嘉宾

汪新生

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副院长

韦民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喻常森

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副教授

主持人

南方日报见习记者 赖竞超

■观点PK印度会不会跟中国翻脸?

南方日报:印度会不会撇开和中国的利益关联完全站到中国对立面?

韦民:印度当然不会站到与中国翻脸的对立面。原因是地缘政治因素决定的,与中国对立、对抗并不利于印度的国内稳定、经济发展,也有损于印度的国家安全。印度与日本、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外交动作大体上与其在南亚地缘环境、中印边界争议上的考虑有关。

喻常森:对这个问题我有不同的看法。首先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印度肯定是希望来介入南海事务的,印度目前已经加入了亚太经合组织、东盟地区论坛,正在逐渐“往东看”。第二,印度和越南有着比较好的经济、军事合作传统。据我了解,印度向越南出售了一些武器,同时还提供对这些武器的零部件安装、升级、换代等。那么印度希望不仅在印度洋,同时在东南亚也发挥一定的作用。至于印度与越南达成联合勘探开发南海石油的举动,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表明印度下决心卷入南海争端,中国应该做出明确有力的反击行为。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这种专家纯粹是鸟叫,都是专家的误导才把中国引上今天的道路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