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199师出征老山前线A

s13356374821 收藏 3 45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那年1月19日晚上8点多,199师596团2营营区和往常一样都在自由活动和学习。突然全营响起了急促的“紧急集合”的号声,短促的号响震惊了营房的每个角落。



瞬间营区象开了锅的水沸腾了起来,“紧急集合”的口令声处处响起,五分钟之内我们整齐的站在操场上,喧哗、嘈杂的营房一下静了下来,静的只能听见自己匆匆跑来的呼吸声。在各连例行的报告后,营长拿出手中的电报纸宣读:“命令——步兵第199师赴滇作战。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简短的几句话,使肃静的队列气氛更增加了几分凝重。当听到“解散”的口令之后,这时侯我们的头脑才清醒过来。



我们陆陆续续各自回到班里,议论的都是“这下真的要打仗了”。没有多一会,连里通知召开连务会。要求各排班掌握战士的思想动态,防止其他事故发生,做好有“问题”的战士思想工作,那天晚上每个人的心情都很复杂,我也是久久不能入睡,真是一个“不眠之夜”啊......



其实,对这场战争去年我在教导队集训的时候也有耳闻了。教导队——是培养部队骨干的摇篮,被送进教导队的每一个人都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信心。每个连队军事素质最好的士兵送去培养。这是一个士兵提干的唯一通道,也是一个年轻军人改变一生前途的唯一途径。教导队集训原本都是每年一期,可那年却是开了二期,第七期就集训了三个月,我是第八期学员,是正常的六个月的集训,也就是说加了一个第七期的短训队,另外,我们的武器也从原来的67-2式重机枪改成了12.7高机了,当时学习的科目也改变了好多,在教材里我们上课的语言也提起“越军”。第八期集训结束后,教导队就解散了,原来的那些教员都回到了自己的连队了,在这期间教导队里也在传着“可能要去打仗了”



步兵199师是甲级编制,下属各部队都是全年训练单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史上,199师是一只英勇善战的部队,有着很强的战斗力,先后涌现出各种“大功连队”和“战斗英雄”。在解放战争时期所向无敌,蒋介石声称199师是毛泽东的“看家狗”。在新中国成立的开国大典上,第一个走过天安门的步兵方队,就是我们199师。在我们的日常训练和生活中,要求都是非常之严格的,是一只正规化建设的部队。



在接到命令之后,我们的训练就有了针对性,战士们对训练的态度和自觉性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训练的科目从原来的多元化,转变成以班排进攻、防御和单兵战术上,重点加强单兵的体能训练。



在1984年底受大环境的影响,很多老兵退伍,而留在部队的几乎都是新兵,以85年兵较多,这样给我们的训练就带来了一定的困难,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野战训练科目,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在针对性的训练中,我们主要是对射击、投弹、班进攻、防御、地图作业、战场自救互救、和体能为重点训练科目。上级要求我们练成“二虎上老山”----爬山虎、夜老虎。



“政治思想工作时刻抓”,是我军的传统,每周二课政治学习不能少,主要是讲:我军的光荣传统,越南霸权主义穷兵默武,残暴边疆人民的罪行,牢牢树立“祖国在我心中、战士为人民而战、发扬不怕牺牲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当时我们团里经常来放电影,主要的都是《英雄儿女》《南征北战》《董存瑞》等,这也算是战前的教育课了,在全连的誓师大会时,我在父亲给我的手帕上,我咬破手指写下血书“坚决完成党交给的任务”;其他班排的战友也都相继的写了血书、请战书、保证书, 以示对党的忠诚……



在离出发前一个多月的日子里,在我们的人员、武器装备上,都有了一定的调整和补充,班长以上的干部都发了56-2式冲锋枪,每个人都要照相片、验血型,把个人的名字和血型都写在领章上和衣服口袋内侧,把部队的番号和个人的编号用黄线绣在军装的左口袋的上面和裤腰上。战士们的士气非常高昂,生活方面更是有了很大的改善,每餐都有三荤一素四个菜,连里养的几头大肥猪也杀了来犒劳我们。部队的领导对我们更是关怀倍至,在这期间安排了很多战士回家探亲,时间虽然是三、五天,但是,能在开拔前和家人团聚,对我们来说也是很欣慰的事。



我在连队里也算是老兵了,由于工作的原因一直没有回去探亲。此时,我也知道自己是骨干,肩上的担子重,所以,我没有向连部提出请假探亲的要求,天天都在努力的工作和训练中。有一天中午下课,我把部队带回到连部门口时,连里卫生员陈大勇说:胡国庆你父母亲来了,我们已经接回来了,安排在驭手班值班室休息呢。听完后十分高兴,队列解散后,我立刻跑向驭手班值班室,看到了几年没见的父亲、母亲,我象小孩子一样扑向他们的怀里……。炊事班的战友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放在我们面前,激动的我衷心的感谢连队领导,对父母亲们的热情周到的安排。



我的父亲、母亲和其他战友的父母亲一样,虽然都是带着对儿子的思念和牵挂的心情来到部队。内心异常的痛苦难过和不舍,但是在脸上都没有表现出来,嘴里还是说出嘱咐我的话语“上前线后要英勇机智、要灵活,说完从包里拿出几个小瓶-----云南白药,每小瓶里都有一粒小丸子,那是救命丸,关节时刻吃下去,还有就是要带一点盐装在身上,口渴时可以放在嘴里含着解渴,要平平安安回来,我们在家等你的立功喜报。”由于训练的时间紧任务重,我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他们,只在部队住了三天,他们就含着眼泪回了老家,那天我没有去送他们.....



3月12日是我们离开第二个故乡,赴老山前线的日子,这天我们没有进行正常的出操和训练,是在休息中整理个人小包袱,留下的物品要写好自己的名字和家庭地址收件人,打进战备包,带走的就是一个被包和换洗衣物以及个人武器装备。班里的床铺也要统一尘封在饭堂里,实有一副“人走房空”的凄凉,待一切准备完毕后。晚饭我们吃的是水饺,饭后所有人员不许走动,在各自的班里休息,静静的等待着集合的命令。



夜晚23点营里又一次响起紧急集合号。我们动作迅速的背好背包、携带武器装备出去集合,操场上营长简短的几句注意事项后,一声“按四、五、六、机、炮出发”的口令,在夜幕下全营徒步走在离火车站有八里路的乡村小路上,天空中一片漆黑,只有天上的点点星辰,伴随着我们的行军队伍,没有锣鼓鞭炮和老百姓的欢送,只有沙沙的脚步声,在夜色里静静的回荡......


此时我们的心情真是又激动又留恋我们的营房,可能我们一去就不复返了牺牲在祖国的南疆。看到我们的战友的父母为了见到自己的亲人一面夜里赶来站在营房的门口,眼里含着泪水和自己的儿子摆手,恋恋不舍。我一般很少流泪汉子,此时也不由地眼泪夺眶而出。再见吧亲人,再见吧妈妈,儿子要出征了,等我凯旋回来再喊一声妈妈吧。




5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