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越南不断挑衅-----中国忍无可忍(上)

s13356374821 收藏 1 3904

为维护祖国的主权、打击越南地区霸权主义者的嚣张气焰,保障我西南边陲安全,我边防部队继取得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后,又于1984年4月至1989年10月,集中优势兵力,经过5年多磨战,成功地进行了收复和坚守老山、者阴山的作战,再一次显示了我军的雄厚实力和我军将士的英勇无惧精神。

老山——位于我云南省麻栗坡县西部,其主峰海拔1422.2米。在山顶可以鸟瞰云南至越南西北边境重镇河江市的咽喉要道及附近地区。1979年,我边防部队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回师后,越军抢占老山主峰及边界线我方一侧的有利地形,建立了四个军事据点区。

者阴山——位于云南麻栗坡县杨万地区边缘,1979年3月越军非法侵占了者阴山5个高地,1981年收缩了3个高地的兵力,重点加强了1250高地和1052.4高地的防御力量,并在这两个高地上修建了永备工事和半永备工事。

自1979年3月16 日我边防部队全部撤回我国境内以后,越南当局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正告,在我边防部队撤走的情况下,侵占了老山、者阴山,并越境构筑工事,埋设地雷,把整个老山、者阴山地区变成蚕食中国领土和进行军事挑衅的前沿碉堡。5 年来越军以“两山”为基地不断进行挑衅。1979年3月至1984年3月,向麻栗坡县境内开炮690多次,发射炮弹2.8万余发,打死打伤我边民300多人,炸毁民房上百幢,对我境内安全造成严重威胁。迫使边民离开家园穴居岩洞。致使31793亩土地难以耕种和管理,数十万橡胶无法收割。52 所学校被迫停课,学生不能上学读书。边疆各族人民强烈要求边防部队严惩越南侵略者,保卫祖国领土和边疆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为保卫边境安全,捍卫国家主权,我边防部队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收复老山、者阴山地区,以正义的力量驱除野心家的侵略。

1984年4月2日——27日昆明军区陆军第14军(35201部队)对入侵老山、者阴山的越军进行炮火打击,接着在4月28 日、30日和5月15 日连续作战,一举收复老山、者阴山。并于7月12 日打退越军一个师的反扑,坚守到8月5 日撤离阵地,共计4个月。

老山、者阴山地处亚热带地区,山岳连绵,山势陡峭,海拔一般都在500米左右,坡度都在30—60度之间。各高地山脊狭窄,两山之间多为深沟峡谷,谷深达数十米至数百米,道路稀少。这里植物种类繁多,生长茂密,多数高地被森林和杂草覆盖,自然洞穴很多,每洞能容纳几人或几十人。该地区河流密布,雨多雾大高温高湿。整个战区地势险要,环境恶劣,易守不易攻。越军凭借有利地形和对这里气候适应的有利条件,企图长期霸占我领土,威胁我安全。我边防部队受领任务后,认真研究了敌情、地形,决定在作战第一阶段,首先集中所有炮兵,突然、猛烈、灵活、和持续不断的火力,给敌人以毁灭性打击,为以最小的代价夺回老山和者阴山创造有利条件。

1984年4月2日凌晨,老山、者阴山地区万籁俱寂,作恶多端的越军此刻做梦也没有想到我边防部队的几千门各型重炮正缓缓地昂起打击侵略者的臂膀,夜暗中,边防战士一双双复仇的眼睛,在急切地注视着天空,等待着惩罚敌人的信号。突然,3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划破夜空。霎时间,我边防部队炮火似闪电、像霹雳,一门门火炮喷射出愤怒的火舌,几十万发炮弹飞向越军阵地、指挥所、仓库等目标。顿时,敌人阵地火光冲天、硝烟弥漫,被击中的弹药库二次爆炸声响彻山谷,经久不息。越军被我军打的晕头转向。我边防部队集中炮火先后对越军1600个重要目标进行了猛烈的火力突击,尔后转入持续而有重点的炮击和反炮击作战。到27日止,历时26 天的第一段作战行动结束,全线炮击强有力地震撼和打击了越军,为收复老山、者阴山创造了条件。

在炮击作战即将结束时,我攻击部队开始向出发阵地秘密开进。为达成攻击的突然性,我边防部队连续利用三个晚上部署。在敌人的严密监视下,几千人未发出一点响声,未露出一丝光亮。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雨夜,有的战士摔到很深的山谷里也不一声不吭,摸索着爬上来,又继续前进。战斗打响的前一天,部队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占领了进攻出发阵地,潜伏在老山半山腰的丛林里。潜伏中,面对肆虐的蚂蝗和一叮一个包的蚊子,战士们咬紧牙关,纹丝不动。战斗打响前十多个小时,越军向我隐蔽地域发射了十多发迫击炮弹,五个战士负伤,但将士们不惧流血牺牲,一动不动。我军收复老山后,有个穿着裤衩就当了俘虏的越军沮丧地说:“你们真是天兵天将,不知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是从地下钻出来的,睁开眼我就当了俘虏。”因为,盘踞在我境内高达1400多米的老山主峰的越军,可以通观我方二三十千米的纵深,其观察台昼夜不停地监视着我方的情况,竟未发现我边防部队早已布下的天罗地网。

1984年4月28 日第二阶段收复老山、者阴山的作战行动拉开帷幕。凌晨,正当越军的老山和东山观察点同时向上级报告“一切正常”时,潜伏在敌人鼻子底下的我边防部队突然发起猛攻。老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有些地方炮火也难以上去。因此进攻时我军是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攻陷老山,战斗打得很惨烈,有些团打得仅仅剩下几个人,(时任班长的战斗英雄史光柱就是在老山攻坚战中双眼负伤失明的)。我边防部队一部在炮火支援下,仅用9分钟就攻占了662.6高地。另一部从左右两翼向老山主峰实施向心进攻。在4个多小时的激战中,担任右翼主攻的某部第二营,攻上老山主峰表面阵地后又被敌人压了下来,主峰阵地几度易手,争夺十分激烈。该营果断投入第二梯队,对敌再次发起进攻,终于一鼓作气,与第三营一起攻占并牢牢控制了主峰阵地。连场的激战,我军终于踏上“血流成河、白骨累累”的老山主峰。

4月30日凌晨,在者阴山,49师在师长廖锡龙带领下,以阵亡不到百人的辉煌战绩,占领者阴山全线,前推松毛岭一线,全歼敌两个连,毁灭性打击敌二个营,击溃敌三个团,敌伤亡数字不详,(者阴山之战所以损失轻微,主要是在总结79年之战后,加强了步、炮之间的协同,因此越军大部分有生力量均被我炮火吞没,以致血肉横飞,尸骨无存,导致战后无法统计越军伤亡数字)。

5月15 日,我边防部队又收复了八里河东山。至此,经18天激战,我边防部队收复老山、者阴山,第二阶段作战行动遂告结束。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