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引子

205x年的某天,陈捷一个人在家里,慢慢的睡了过去,想到小薇,陈隽还有陈杨都那么争气,心里觉得非常高兴,慢慢的睡着了做了一个梦。

自己在一个很美丽的山间走路,见到一个老者,陈捷问:“这位老哥,请问这里是哪里?”老者说:“这里是阴界和阳界的中间地带,过了这座山,你就脱离人间了。”陈捷说:“不会吧,我就这样死了?”老者说:“你这一辈子过的很顺了,自己运气好,儿女啊,身边的人都对你很好,你应该了无遗憾了啊。”

陈捷说:“谁说的,这辈子尽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在自己眼前离开自己,好朋友,爱妻,爱徒,还无遗憾啊。”老者说:“哈哈哈,我知道你说的是谁,爱妻说的是张筱,好朋友说的是卓衍,爱徒说的是祝云飞吧?”陈捷说:“嘿,你怎么知道?”老者说:“那,给你一次穿越的机会,你愿意改变一次吗?”陈捷一愣,说:“怎么改变?”老者说:”你选取一个穿越回某个年代的时间段,让你现在的潜意识进入那时的你的头脑里,改变一次历史事件,了却你的遗憾。”

陈捷闻听大喜,说:“那好啊!”老者问:“那你愿意回到什么时候?”陈捷想:“姐姐是最先死的,然后是卓衍,小筱是10年,云飞最后,我去最前的吧,后面的小筱和云飞我一样能够救到。”老者似乎知道他所想,说:“你别以为历史进程会和以前一样,你改变哪一次都会导致牵一发而动全身,也就说后面的历史和经历不会按你现在的来,人和事情都会大相径庭,明白吗?也就说后面的事件不会按你现在人生的时间表来发生。”

陈捷才不管呢,他有他的如意算盘,就按最早的来,老者一再问他:“你真不后悔?”陈捷说:“快点吧!”老者拿出拐杖,开始施法,一阵光晕过去。陈捷就觉得眼前一黑….



当陈捷现在的意识附在当时的大脑中时,他醒了,问清楚情况,知道是陈隽刚被绑架,也是陈曦独自出去查找结果出事的前一个小时,于是他马上冲出去,来到那个地点。正好赶上陈曦被那个钢丝杀手勒住了脖子,陈捷连忙开枪打在那人身上,那个人负痛送开了陈曦,陈曦贵在地上,连连咳嗽,那个人趁机和高科等人一起逃了。

陈捷过去扶起陈曦,说:“姐姐,不要紧吧?”陈曦摸了摸脖子,说:“妈的,一时大意,差点着了他的道,幸亏你来了不然我就没命了。”陈捷想:其实你这次是没命了,越发觉得自己这次穿越的有价值。陈曦说:“走,我们追吧!”陈捷说:“没事,我现在心里有数了。”

陈捷按照记忆顺利找到了高科的藏匿点,并采取行动解决了这次事件,救出了陈隽,连东方茉这次都没受伤,然后时间推移到了当时和那个天龙高手比武的时候。

那人说:“来吧,我们比一场!”陈捷想:就是比武耽误的!于是说:“大哥,请等一等好吗?我有要紧的事情,我们改日再比,真的!”说完头也不回的冲出了车间。

陈捷冲到外面,正好看到高玮伦在卓衍和张筱背后掏出枪来,而卓衍发现了高玮伦的企图,和她抢枪,陈捷心急如焚飞奔过去,无奈卓衍还是腹部中了那一枪,不过陈捷终于来得及在高玮伦补那两枪以前一个飞扑扑倒了高玮伦,把她的手一拉,把枪夺了下来。

这时候陈捷只觉得又是一个眼前黑,继而感觉自己飞到了天空上,老者说:“好了,随我回去吧。”陈捷说:“怎么?没我事了?”老者说:“你先回去看看你那边子女怎么送你吧。这个空间历史已经被你改变了,以后我可以让你看到进程。”陈捷郁闷的回去了,看到陈隽在自己的病床前哭天抢地,心里很是不自在。过了阵子,老者把陈捷带到一个地方,对着一面镜子说:“你看看吧。”陈捷看到镜子里的景物回到了2009年,看看这个历史改变以后的空间故事。

陈捷看到地上痛苦翻滚的卓衍,连忙过去把她抱起来,说:“车呢,车在哪里?”张筱连忙过来招呼他们,把他们往车上带。

正在陈捷抱着卓衍准备把她放上车的时候,这时候突然串出来一个警察,手拿着一把匕首准备往陈捷的后脖上刺,张筱看见了,毫不犹豫的挡在了刀前,当陈捷回过头来的时候,张筱已经身重数刀倒在了血泊中。陈捷回过头一看,顿时怒发冲冠,去追那个高科安插在警署里的卧底。

可怜那个人哪里跑的过陈捷,没几步就被追上,三拳两脚被陈捷打翻,陈捷眼露凶光,一把掐住他的脖子,说:“你是什么人!”那个人脖子被掐住,想说什么都听不清楚,也许是坦白也许是求饶。旁边不明就理的其他警察纷纷举枪对着陈捷,汪剑知情,连忙让同事们放下枪,同时让陈捷放下那个人好审问。

这时候的陈捷已经听不到任何话,只听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那个卧底的人脖子顿时软软的耷拉下来,原来陈捷就凭一只手掐着脖子举起了他这个人不说,还捏碎了他的喉骨。

接下来就是混乱,陈捷被抓回警署,张筱,陈隽和卓衍全部被送进医院急救。陈捷在警署里还在发怒,4,5个刑警按不住他。刑警组的组长发了脾气,说:“你杀人还那么嚣张啊!”这时候陈曦来了,说:“你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吗?还不是你们的人里有内奸,把他的老婆刺成重伤,现在还在医院抢救呢!”刑警组长说:“陈组长,你帮着他是因为他是你的堂弟吧?”陈曦说:“他是我堂弟,怎么,是亲戚就不能公正的帮帮了吗?”刑警组长说:“按照惯例,这案子你要回避,其实本来也不归你们巡警管。”陈曦没办法,气呼呼的走了。

真正帮到陈捷的是红狼部队和赵兰,调查清楚以后法院给陈捷定了个防卫过当的罪名,服刑两年。

看到这里,陈捷(前)说:“不会吧,这样一改,变化这么大,我老婆受伤了,我坐牢了。”老者说:“我不妨告诉你,她死了。”陈捷(前)说:“什么!小筱还是死了,她不是在第二年的战争中才牺牲的吗?”他准备2010年设法让张筱不去参战的,可没想到。老者笑道:“是你说要改变的,因为你这次小的改变,造成了这个空间的历史牵一发而动全身,有些事物没变,但是很多人和事物都和你曾经经历的不一样了,甚至可以说更加不好或者变的离奇了,要知道改变历史是不好的,我当初还问过你是否后悔,你现在无法再介入了,只能当看客了!”陈捷(前)郁闷了,只好慢慢的看下去。

正如老者所说的,张筱伤到内脏,不治身亡。法院法外开恩,总算是让他们夫妇见了最后一面。

陈捷一进到病房,见张筱呼吸器什么的都没有,双眼睁的大大的看着他,陈捷不禁一喜,走过去拉住张筱的手说:“小筱,你快康复了吗?”张筱说:“没有了,我,我时间不多了。”陈捷马上意识到是回光返照,一个1米85的大汉泪水禁不住的流了下来。

张筱用手抚着陈捷的脸说:“哥,别哭,别人会笑话里的。”陈捷说:“别离开我好吗,小筱。”张筱一听这话,自己眼泪也马上出来了,说道:“我,我也不想,真的不想,我们约定过,互相陪伴着一辈子的!可是….”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张筱抽搐的说不出话来,陈捷连忙紧紧握住她的手,张筱这时候冷汗淋漓,脸色煞白,嘴唇抖抖的说:“哥,你…你答应我,要…要照顾好隽隽,把,把她养大成人,还….还要她有出息!”陈捷点了点头,张筱摸着他的脸,慢慢的闭上了眼镜,陈捷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张筱嚎啕大哭起来。在场的护士医生无不动容,就连坚强的陈曦和常涛眼圈也红了。

张筱为保护陈捷而死了,而不幸中的万幸陈隽只是虚弱,恢复一阵子就好了,卓衍伤也不轻,幸亏没伤到要害和内脏,过了一阵子也康复出院了。

卓衍出院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望陈捷,得知陈捷已经被关在了狮子山监狱,她非常吃惊,去问刑警组的同事,同事说:“那个当兵的太厉害了,一只手就把人给掐死了。”卓衍急了,说:“我没问你这个,为什么要关他!”那个刑警说:“他杀的虽然是卧底,但是好歹也是国家公务人员啊,何况当时那个人已经威胁不到他了,很多人都在劝他可是他不听。”

卓衍激动了:“你知道那个混蛋杀害了他的妻子吗!胡闹啊!”刑警说:“我说你这人怎么向着当兵的说话,我们警察还被当兵的欺负的少啊?告诉你,他本来官司吃大了的,还不是一层层的抽丝最后只说是个防卫过当,关两年而已了!”卓衍不想废话了,马上出门去了狮子山监狱。

来到了监狱,她探视到了陈捷,半天两个人没说一句话,卓衍实在忍不住了,说:“大哥,嫂子她….她是为了救我…”陈捷淡淡的笑道:“美的你,她是为了救我而死的,你又想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啊?”卓衍眼泪掉下来了,说:“大哥,你那么爱嫂子,你这段时间是怎么过的啊?”陈捷说:“还能怎么样呢?我再愤怒再悲痛,她也没法复活不是吗,她临终前说要我好好照顾隽隽,把她养大成人。”

卓衍说:“对啊,你不在,隽隽怎么办啊?你父母带吗?”陈捷说:“我妈妈走了,我爸爸现在身体也不好,不想劳烦他了,让他回故家,那里还有亲戚,隽隽交给我姐姐帮我带了,你要是有时间去看看她也可以,麻烦你了。”

卓衍拉着陈捷的手哭着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啊!你救我的命都救了三回了,别的忙就不说了,还和我谈什么麻烦?”陈捷说:“可是,当有人要害你嫂子和隽隽的时候,你不也扑上去了吗,还差点丢命,你真的够义气了!”

卓衍正准备问陈捷为什么不把陈隽交给她来带,时间却到了。卓衍当时气的不行,找监狱那边的人说:“我也是警察,我就不能多探视嫌犯一会吗?”那边的语气很坚决:“你是警察更要执行我们警方监狱的规定!”

卓衍想了想,到陈曦家去了。一进门正看见陈隽和陈曦的儿子常博在玩,陈隽看来心情还可以,把个2岁的小家伙逗得哈哈笑。陈曦说:“也是可怜隽隽了,这么小就没了妈妈啊。”卓衍说:“陈姐,你有时间来照顾隽隽吗?”陈曦说:“哎,正犯愁呢,你也知道我事情多,他爸爸又是那个….说是我照顾她,其实就是管个饭,很多时候小博还要她帮忙带呢,隽隽真是懂事。”

卓衍想了想:“陈曦姐,不如让隽隽跟着我过吧,我事情没你多,而且,家里人多,即便我不在也有人照顾她。”陈曦显然在犹豫,半晌问卓衍:“你知道为什么陈捷他不愿意把隽隽托付给你照顾吗?他跟我打了招呼,我照顾不过来的话让大吴帮忙都不让我找你。”

卓衍心里一沉,说:“为什么?他那么讨厌我?”陈曦说:“我理解是他关心你。”卓衍问:“这从何说起?”陈曦说:“我当时说可以让你帮个忙,他说你一个未婚的女孩,带着个孩子,对你影响不好,要我一定不要找你。”

卓衍小声说:“你到底把我当什么?”然后抬起头说:“姐,反正他也进去了,你不对他说,我反正把隽隽带走,交给我了,相信我!我一定会把隽隽带好的!”

陈曦看着卓衍秀丽但是又坚毅的面孔,说:“我以前把你当废材,其实,你这人很聪明,也很坚强,只是身体条件的确是差了点,通过你这几年的表现,你的确让我慢慢的对你刮目相看,你认定的事情是一定会做好的,我相信你,我没意见,但是要看隽隽本人愿意不愿意。”

卓衍说:“没问题啊,隽隽可喜欢我了。”走过去问陈隽:“隽隽。”陈隽的确喜欢卓衍,因为卓衍对她一直很好,从来没说过她,还经常给她买玩具和好吃的,一看卓衍叫她,陈隽连忙甜甜的回答:“卓阿姨!”

卓衍弯下腰摸摸陈隽的头,说:“隽隽,想和卓阿姨一起住吗?”陈隽一下问楞了,因为爸爸交代是跟着姑姑住,她看了看陈曦,陈曦微笑着点点头。陈隽还在犹豫,虽然她喜欢卓衍,但是毕竟不是她家的人,卓衍就说:“隽隽说卓阿姨漂亮吗?”陈隽说:“嘿嘿,漂亮哦!”卓衍说:“你跟卓阿姨住一起,我就教你怎么变漂亮,隽隽长大以后也是个小美女哦,还有,阿姨还可以教你弹琴唱歌,你喜欢吗?”陈隽说:“喜欢!”卓衍说:“还有喜欢吃什么喜欢玩什么都可以的。”陈曦说:“行行,打住,你把条件开的太优厚了,不怕宠坏孩子啊。”卓衍说:“你和陈大哥一样,都不知道,女儿要富养知道吗?”

一番诱惑之后,陈隽答应去卓衍家去住,收拾好东西以后,陈隽上了卓衍的汽车,她还是第一次进这样的好车里(虽然卓衍的车并不算太好),兴奋的到处摸摸,看看。卓衍看着好笑,说:“有时间卓阿姨也教你开车哦!”

在路上,卓衍趁堵车的时候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说她要接个小女孩在家住,先也不说为什么就威胁爸爸说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搬出去。卓一飞被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弄的哭笑不得,说我答应你可以,你先回来让我看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