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犯称遭李刚伪造证据并逼供 省高院提14个疑点

木易若晨 收藏 3 334
导读: [img]http://img2.itiexue.net/1371/13716314.jpg[/img] 环球人物杂志201111期封面 2011年3月底,一条爆炸性新闻迅速占据各大门户网站的重要位置:一位被判刑13年的石家庄青年王朝,在监狱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他身负的“抢劫罪”,完全是被“栽赃陷害”的,而陷害他的人就是时下网络流行语“我爸是李刚”中的主角李刚。作为河北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李刚是王朝案的主要负责人。王朝还坚称,李刚与人合谋陷害他,并在预审时多次对其进行残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疑犯称遭李刚伪造证据并逼供 省高院提14个疑点

环球人物杂志201111期封面

2011年3月底,一条爆炸性新闻迅速占据各大门户网站的重要位置:一位被判刑13年的石家庄青年王朝,在监狱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他身负的“抢劫罪”,完全是被“栽赃陷害”的,而陷害他的人就是时下网络流行语“我爸是李刚”中的主角李刚。作为河北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李刚是王朝案的主要负责人。王朝还坚称,李刚与人合谋陷害他,并在预审时多次对其进行残酷的刑讯逼供。而另一方面,李刚称“我保证这案子不存在造假”。近日,保定市公安局负责人也表示“如果查实办案人员有违法违纪行为,将严肃追究责任,决不袒护”。


这条新闻所提到的一个“背景材料”也同样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自2009年3月至2010年底,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先后三次驳回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北市区法院对王朝案作出的终审裁定和初审判决,并发回北市区法院重新审判,目前该案仍在审理……这些事实,再联系起王朝对李刚的种种“指控”,让人陷入一起“案中案”的重重迷雾之中。


那么,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请看本刊这组报道。


刚了结车祸案,又陷入新麻烦


上回是儿子,这回是老子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张建魁


李刚的“出名”,是因为儿子李启铭制造的那起“河北大学车祸案”。用时下的一个流行语说,完全是“被出名”。


此前,除了河北保定北市区公安分局系统,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李刚这位副科级公安分局副局长。


2011年3月28日,河北法制报专门刊登了一篇题为《“我爸是李刚”是怎样炒起来的——李启铭交通肇事案的前前后后》的长篇报道,不仅梳理了李启铭车祸案前前后后的过程,还对李刚的“出名”过程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2010年10月16日晚9时许,保定社会青年李启铭醉酒驾驶轿车,在河北大学内将女生陈晓凤和张晶晶撞伤,在逃逸至校门口时被保安和学生拦住。第二天,伤者陈晓凤因抢救无效死亡,伤者张晶晶脱离生命危险。随后,肇事者李启铭被依法刑事拘留。


在有关部门对这起车祸案按部就班处理的同时,互联网上对该案的关注和报道也开始火爆起来。


据河北法制报记者调查,事发当晚11时50分左右,就有人在百度贴吧发帖“报道”了这起车祸,并在随后的跟帖中称:“保安让他(肇事司机)下车,他说‘我爸是李刚’。大家努力转载啊,搜索李刚,人神共愤,力灭其嚣张!”


第二天,即10月17日11时36分,保定本地网站“莲池论坛”又有人发帖称“河北大学两女生被撞飞,肇事司机却扬言不怕告”。该帖迅速引起网友注意。下午4时,“天涯论坛”一网民发帖:“惊!!!河北大学富二代校内醉驾撞飞两名河大新区女生,竟称‘有本事你告去,我爸是李刚’。”该网帖很快掀起网上点击高潮。网民迅速对李启铭和李刚启动“人肉搜索”,并公布了很多搜索结果。


10月18日,北京一家媒体的网站依据上述帖文发表了题为《河北“官二代”大学内撞飞2名学生后接女友(组图)》的报道后,各大新闻门户网站纷纷于第一时间在醒目位置进行了转载。


自此,“我爸是李刚”迅速成了一个特指“仗势欺人、骄横跋扈”的符号语言,并最终被媒体评为2010年10大网络流行语之首。


媒体和社会持续广泛关注“我爸是李刚”这句话的结果,使得这起车祸的肇事者李启铭被抛在了背后,而其父“李刚”则成了众矢之的。


在对李刚进行“人肉搜索”后,有人爆料称“李刚家在保定有5套房产”,而且对5处房产的具体位置都讲得明明白白;还有人爆料说“李刚的岳父是河北省副省长”等等。河北法制报的文章称,保定市公安局曾对这些爆料进行过调查,表明“李刚有5套房产”、“李刚岳父是某副省长”等说法均系谣言,但所有的调查结果都未向媒体和社会公布,因为他们认为“任何一个澄清都将招致更猛烈的嘲讽和谩骂”,“不回应”倒是暂时平息社会舆论的唯一选择。于是,河北法制报公布了自己记者调查的结果:李启铭虽说过“我爸是李刚”的话,但从未说过“不怕告”或“有本事你们告去”之类的狂言;网上说的李刚家的所谓“5处房产”没有一处能对得上号;李刚今年50岁,他80多岁的岳父系上世纪90年代原保定地区土产公司离休干部,“李刚岳父是某副省长”一说纯属谎言。


李刚本人在此事件中也一直表现得颇为诚恳和低调,甚至显得有些“被动”。2010年10月21日,即在车祸案发5天后,李刚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对儿子所为表示“很痛心、很内疚”,并向受害人及家属鞠躬道歉。接受采访中,李刚“多次哽咽不能自已”。在随后的事故处理中,李刚对受害者家属积极赔偿,共赔偿死者陈晓凤家属46万元,伤者张晶晶9.1万元,也取得了对方的谅解。


2011年1月30日,河北省望都县人民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李启铭有期徒刑6年,因被告在法定上诉期没有上诉,此案判决已经生效。


3月底,当人们正将视线慢慢移开此案时,相关媒体又曝出惊人新闻:李刚再次陷入办理一起入室抢劫案的质疑漩涡——河北石家庄青年王朝称其遭李刚“栽赃陷害”,2007年被保定北市区法院以“抢劫罪”判处13年有期徒刑。


4月中旬,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赶赴保定和石家庄等地,对这桩扑朔迷离的刑事案及“栽赃”情况进行了采访和调查。


声称无罪,被判13 年


王朝:“李刚给我上夹棍”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张建魁 张雷


蒙面抢劫案


2011年4月14日,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来到保定市北市区华电小区采访,这里就是当年石家庄青年王朝“作案”的地方。


这是一处只有几栋六层板楼的旧式小区,传达室门口有几位老人正在悠闲地下棋。提起5年前的这桩入室抢劫案,多数人都已记不起来了。记者多方联系,找到了当年被抢者陈英茹。这位50多岁的女士却不愿再谈给其留下沉重阴影的往事。但记者在一些热心居民和公安部门提供的“案情记录”帮助下,很快“还原”出那起抢劫案。


2006年8月11日,星期五,中午异常炎热。12时30分许,北市区公安分局接到报警:华电小区发生抢劫案。值班民警第一时间报告给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李刚,他立即指示相关民警赶往案发现场。


不到10分钟,民警就来到陈英茹家,一边询问事情的经过,一边勘验现场。


陈英茹说,她中午从303路公交华电小区站下车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表:12点零6分。


她家离小区大门不远,不到5分钟,就站在了5楼的家门口。


几乎就在陈英茹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从六楼冲下来一个人,用力将她推进屋,并关上防盗门。这一切来得太突然,陈英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陈英茹定了定神,才看清站在面前的“是一个戴着大口罩的青年男子,身高1米7多,中长发,两只眼睛不大,还拿着一把手枪”。


这是陈英茹第一次看到真实的手枪,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这把枪上。她清楚地记得,这名男子冲地上“啪”地打了一枪,更是把她吓得够呛。


接下来,男子用黄色胶带缠住陈英茹的嘴和手脚,然后逼她说出家里放钱和首饰的地方。陈英茹知道自己遇到了劫匪,心情才稍稍稳定了一点。她的嘴未被缠紧,支支吾吾地告诉了男子。除了13000元现金和几件首饰,男子还抢走了陈英茹一部红色翻盖三星手机。


“抢劫时,男子十分放松。”陈英茹记得,“他还用手机接了三四个电话”,手机是“灰色、翻盖、方形的”。


随后,男子把被捆着的陈英茹放到卧室的床上,到厨房拿了两瓶酒,又回到卧室门口望了望她,离开了。


开始,陈英茹不能确定抢劫是否结束,就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静,她才从床上挣扎着站起来,双脚跳着来到卧室门口,看到地上放着一瓶酒,“应该是男子手里的其中一瓶没有拿走”。


由于手脚被缠,陈英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外门打开。她先跳到四楼,敲门没人应,又跳到三楼,使劲地挨家敲门。


终于门开了,一个小男孩探出头来,惊讶片刻后,回屋拿来一把剪刀,把捆绑陈英茹的胶带剪开。她迅速赶到大门口的传达室拨打了“110”。


由副局长李刚亲自牵头,很快展开了案件侦破工作。两个月后,他们将嫌疑人锁定为石家庄29岁的青年王朝。


“酷刑太可怕了”


2011年4月14日,环球人物杂志另一路记者来到石家庄市,见到了王朝的母亲杨惠贤。


今年58岁的杨惠贤,已经为儿子王朝的事奔波了好几年,岁月的风霜非常明显地刻在脸上。她拎出一个很大的手提袋给记者看,里面满满的都是上诉材料:“这些资料我天天看,上面的文字我几乎能背下来。”


杨惠贤说,改变她家庭命运的日子是2006年10月31日。当晚外出给客户送货的王朝一夜未归,且手机一直无法联系上。她以为儿子可能被人绑架,很快就报了警。直到10多天后才知道,王朝被保定警方抓走了。再次见到儿子,是在次年的2月中旬。她通过熟人打听到王朝正在保定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就设法见了儿子一面,才知道所发生的一切。


刚被抓的时候,王朝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我是开车在石家庄外的公路上被警车逼停的。他们先是把我带到了一家小旅馆,让我好好想想犯了啥罪。后来,进来一个戴眼镜的长脸男人,有人介绍说他是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李刚副局长。他告诉我要好好交代问题,可我交代什么呀?”


王朝告诉杨惠贤,第二天他被带到保定。“晚上,他们开始打我,李刚第一个动手,给我上夹棍,夹手腕。他一动手,办案的人也跟着动手。当绳子抽紧的时候,我疼得大叫:‘我的手断了!’酷刑太可怕了。”王朝说,他后来还受过很多酷刑,在被电棍电击时,自己都闻到了糊味,身上留下了一片片淤黑的伤,警方不得不把他送医院治疗。在送看守所时,法医认为伤势过重,依法拒收。王朝又被送到保定市医院抢救了11天,于11月13日送回看守所。


“看守所拒绝接收王朝,可见他被打的严重程度,这就是证据。”杨惠贤说,为了拿到儿子被打的证据,没少往保定医院跑,但都被拒绝了。


杨惠贤告诉记者,王朝收到的第一份起诉书,罪名竟是贩毒,但很快被收了回去,第二份起诉书的罪状是抢劫。“听了之后,我当时心里踏实了不少。如果罪名是贩毒,或许是王朝结交了坏朋友,还可以理解。但说他抢劫绝不可能,我儿子的生意做得也不小,每次收入都有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他2003年就买了车,平时爱穿名牌,怎么可能去抢劫呢?”


为了给儿子讨公道,杨惠贤自2007年起就到处写材料告李刚和保定北市区公安分局。起初,李刚还托人打电话“警告”她,说根本没对王朝进行刑讯逼供,还要反诉她。杨惠贤说:“我正巴不得让他反诉我呢。我那会儿都疯了。即使反诉,我也得告。”不知为何,李刚始终也没有反诉杨惠贤。


杨惠贤说她与李刚总共见过4次面,3次在王朝案庭审时,1次在保定北市区公安分局。2011年3月22日,李刚在办公室里,告诉前来“讨公道” 的杨惠贤:“我们分局刑警大队办理的大大小小案件每年有几百起,没有一起错案。”。


杨惠贤认为李刚说的都是“鬼话”,她要一直告到底。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