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95章 授权

亦浩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从某个侧面来看,义田和川崎是有着共同点的,就是两个人都对战争充满着反感或者说憎恶,但是,两个人还是有很大差异的。 川崎已经从狭隘的民族利益中摆脱了出来,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反对战争,是反对任何形式的对于人类的各种残害,这或多或少是受到了任智和妮子的影响的结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从某个侧面来看,义田和川崎是有着共同点的,就是两个人都对战争充满着反感或者说憎恶,但是,两个人还是有很大差异的。

川崎已经从狭隘的民族利益中摆脱了出来,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反对战争,是反对任何形式的对于人类的各种残害,这或多或少是受到了任智和妮子的影响的结果;而义田只是反对对人的直接杀戮,但是,通过另一种形式的战争获取民族利益,义田还是不反对的。

而根植于日本国民中的大日本帝国的精神,其精髓永远流淌在义田伍男这些人的血液里,这一点上,川崎显得更加的高尚和纯净,追求一个全人类的平等自由,是川崎里俊中尉高尚的精神所在。在川崎的心目里,不存在任何国家党派民族的偏见,他只追求人与人之间的自由平等。

在明白了此行的目的以后,川崎里俊想到的是,这是一个可怕的且长久的战略计划,如果军部的这个计划得以顺利实施,那后果是可怕的。未来的世界真的可能就是日本的了,而以日本军部那帮没有人性的官僚们的做派,很难说,以后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再将这种生物技术滥用,那结果将是不堪设想的。

这样想了以后,川崎不禁觉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太可怕了。

他想,这事应该马上报告给中共那边,或许他们会设法阻止这个计划至少是揭露他们的做法,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办法做到和那边取得联系,电台还不在他手里。

他想,得先和“狸猫”通一下气,看看他有什么主意。

义田大佐和川崎的谈话最后落脚在保密原则上。

义田大佐说,“川崎副官,我对你所讲述的这一切,都是限于你一个人知道的,你明白吗?”

“嗨,大佐,我明白,感谢大佐的信任。”

“喔,这样就好,”义田在房间里踱着步子,来回走了几趟。

义田的房间不是很大,也就二十平米,除了他的床铺,还有一张桌子,一对沙发,已经没有多大空间了。义田沉思了一会,说,“川崎副官,我可以赋予你更大的权利和自由度,你需要吗?”

川崎明白义田说的权利和自由度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不能表现的过于积极了,于是他说,“大佐,如果您说的这种权利和自由度对此次航行有利,那么我愿意为大佐您分担一些责任。”川崎这话说的很圆滑也很圆满,得到了大佐的认同。

义田说,“那么好吧,从今天起,你可以进入驾驶舱了解航行的情况,你也可以和船上的任何人,包括昨天夜里上船的那些个专家们,进行交流,当然也是为了安排他们的饮食起居的事情。”

川崎敬礼道,“是,大佐,我明白。”

和“狸猫”的接近其实并不容易,毕竟,“狸猫”只是一个准尉中国人,他们之间没有工作上的必然联系,也就没有直接接触的理由,甚至不像张天福。川崎对张天福是可以随时招呼的,一个是副官一个是勤务兵,都是为义田服务的,这很容易理解,但是,和狸猫就不一样了。没有直接对话的必要。

机会只能是慢慢的寻找了,天天在一个船上,机会总是会有的,川崎这么想着,心里就安定了很多。

川崎可以进入驾驶舱了,这是好事,从上船这么多天,川崎天天都想进到驾驶舱的,在驾驶舱开一看到海图,可以和驾驶员甚至船长谈话,就能知道他们航行的情况。这在之前是不被允许的,川崎又几次走到驾驶舱门前,看到都有士兵在把守着,虽然这些士兵也都是归川崎管的,但是,进入驾驶舱必须要有大佐签发的通行证,这些士兵也是执行公务认证不认人的,川崎也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川崎现在想想也是因为自己前段时间的恪守纪律才得到大佐的进一步信任,加上这些人上船以后,大佐的事情更多了,所以,赋予川崎更多的权利和自由,以减轻他的工作。

船长佐佐木,北海道人,地道的渔民出身,世代以打渔为生常年漂泊在海上,佐佐木喜欢抽烟喝酒,烟酒都是那种最烈性的人,而且从来不醉。

佐佐木去过世界上很多著名的渔场和港口,也是个经历风雨见过世面的人。

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他被征入伍任船长,授大尉军衔,他的职责就是驾驶这条运输船在各个航线行驶,运送兵力和物资,从军以来,他已经多次往返于本土和中国菲律宾台湾等地,这次执行的是航程最远的任务。

在此之前,川崎只和佐佐木有过两次照面,相互致敬,并没有交谈,那是违反纪律的。虽然,川崎和佐佐木都知道对方在这条船上肩负重要使命,但是,个人的职责不同,各自履职而已。

川崎第一次拜会佐佐木船长,是经过精心安排的一个时间段。

船上有一个小小的军官餐厅,那是在这批军官上船以后,川崎请示过义田大佐以后,特意安排的。军官餐厅并不大,一次也就能容纳十几个人。好在船上的军官不是太多,错时就餐还是可以解决的。

几个马尼拉上来的女人其实就是妓女,由她们充当了服务员。

也许,因为有这几个女人的出现,军官餐厅成了军官们愿意前往的地方。不值班军官们即使不是就餐时间,也可以到餐厅里调戏一下女人和女人逗逗乐子,打发无聊的航行时间。

川崎通过张天福告诉佐佐木,说要请他喝茶,中国茶。

本来川崎是没有茶的,栗原医务官带有茶叶,所以,他便来了个借花献佛了,用栗原的茶请佐佐木喝。

严格来说,佐佐木和川崎不一样,他并不是军人,可这满船的人都是军人,佐佐木很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义田已经通过电话告诉他,川崎可以进入驾驶舱的决定了,那他作为船长就有必要和义田的副官搞好关系了。佐佐木一听是川崎副官请他喝茶,很高兴。

佐佐木来到军官餐厅的时候,川崎和栗原已经到了。

佐佐木还没到餐厅他的声音就传过来了,“川崎副官请喝茶,那怎么好意思啊。”

看到栗原医务官也在,佐佐木就说,“哎呀,栗原医务官也在啊,那么说,除了义田大佐,这条船上的重要人物全部到齐了,哈哈哈。”几句话就显出佐佐木的粗犷的性格来。

等佐佐木落座以后,川崎让服务员给斟上茶。

“佐佐木大尉……”川崎刚说到这里,就被佐佐木打断了。

“川崎君,你还是叫我船长或者干脆就叫佐佐木,什么佐佐木大尉我听着别扭。”佐佐木说。

“哦,这好像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的,我已经和大佐说了,等这趟航行结束,我就回我的北海道,还是打渔去,不当这个什么大尉,哈哈哈。”

“那好,船长,我呐,知道船长喜欢喝酒抽烟,可是,我和栗原医务官是不抽烟不喝酒的,也没有烟和酒,只好请船长喝茶了,这可是栗原医务官从中国带来的上好的龙井茶啊。还请船长笑纳啊。”

佐佐木客气道,“哪里哪里,川崎君栗原君,这让我怎么好意思啊。”趁着女人倒茶的时候,佐佐木顺手在女人的RuFang上捏了一把,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女人并不反抗,只是扭转了一下身子,把一个身体的侧面给了佐佐木。

佐佐木看上去有40岁的样子,其实,他没有那么老,是长年的海上生活,令佐佐木显得比同龄人更加沧桑,脸上的纹路像是刀刻的一样深刻。他没有穿佩戴军衔的军装,只是穿了一件背心和短裤,打着赤脚,十个脚趾像蒲扇一样分开的,这样有利于在晃动的船上站稳,走起路来,脚掌拍在地板上,“呱嗒呱嗒”响,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渔民的特征。他是唯一被义田大佐批准可以不穿军装不穿鞋的。他本来就不是军人,一个渔民而已,就连他自己也没把自己当成军人。由此可见,其实大佐是很关怀部下的,而不仅仅只是对川崎。

佐佐木端起茶盅,呷了一口,“嗯,好茶好茶啊。”川崎注意到,佐佐木喝茶的动作显得很文雅,完全和他粗狂的性格不相符合。

栗原拿着茶叶桶,里面还剩有半桶茶叶,说,“既然船长这么喜欢,那这点茶就送你了,没事的时候,自己沏一杯,还是不错的嘛。只是,茶实在是少了点,不成敬意啊。”

佐佐木接了说,“栗原君,这太不好意思了,既然栗原君这么有意,我也就不客气了。”

两杯茶下肚,栗原问,“船长,有多久没有回北海道了?”

“哦,算算大概快有两年了吧?”

“家里还好吧,还有什么人啊?”

“有老父亲,妈妈去年死了,还有三个儿子。”

“敢问太太呢?”

“哦,栗原君,我们不说这些吧?喝茶,川崎君,喝茶啊。”佐佐木招呼着,就像是他请两位喝茶一样。

栗原还不知道川崎已经被义田授权可以进入驾驶舱了。

栗原怀着好奇的心情,问,“船长,那我们的航行还要多长时间?要去哪里啊?”

佐佐木看看川崎,说,“这不好说,你还是问川崎君吧。”

别看佐佐木显得很粗鲁,但是,在关键时候还是很清楚的,关于到哪里去,是谁都不能说的,只有到了才知道。

栗原见佐佐木这么说,也就不便再继续问下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