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忆攻打济南:动员50万民工 1.8万大小车辆

战场雄鹰 收藏 2 290
导读:核心提示:战役期间,华东解放区各级党政领导机关及支前委员会,共动员了五十万支前民工,一万四千副担架,一万八千辆大小车,筹粮一亿四千万斤,为战役提供了有力支援和雄厚的物资。参加支前的广大民兵和民工,在作战中表现了高度的组织性和革命热情,他们的实际行动,给我军士气以很大鼓舞,为战役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文章摘自《粟裕战争回忆录》 作者:粟裕 出版:解放军出版社 十九日晚,吴化文率三个旅约两万余人起义,将飞机场及周围防区移交找军。使王耀武的西部防区防线出现了一个缺口,我西兵团接

核心提示:战役期间,华东解放区各级党政领导机关及支前委员会,共动员了五十万支前民工,一万四千副担架,一万八千辆大小车,筹粮一亿四千万斤,为战役提供了有力支援和雄厚的物资。参加支前的广大民兵和民工,在作战中表现了高度的组织性和革命热情,他们的实际行动,给我军士气以很大鼓舞,为战役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文章摘自《粟裕战争回忆录》 作者:粟裕 出版:解放军出版社


十九日晚,吴化文率三个旅约两万余人起义,将飞机场及周围防区移交找军。使王耀武的西部防区防线出现了一个缺口,我西兵团接替了吴化文的防区,乘机疾进,至二十日拂晓,把商埠西面的外围阵地全部占领。我即电告宋时轮、刘培善同志:“应乘机向商埠及城区猛攻,以扩大战果。”与此同时,东兵团攻克了燕翅山等要点,主力迫近外城之下,积极准备攻城。


至此,王耀武宣称可防守半个月的外围防御地带转经四天就被我全部占领。


打到济南府,活捉王耀武


“打到济南府,活捉王耀武”这个口号是我和谭震林同志在战役动员令中提出的,并经总政治部复示同意。此时到了实现这个口号的时候了。


我军的神速进攻和吴化文部队的起义,引起敌人内部极大的震动,王耀武坚守济南的信心动摇了。他分别致电蒋介石和徐州“剿总”司令刘峙说:“吴化文部投共,济南腹背受敌,情况恶化,可否一举向北突围。”蒋介石回电令其“将阵地缩短:坚守待援”。刘峙也电令“固守待援’。


二十日,我电告许世友,谭震林,宋时轮,刘培善:“吴化文既已起义,且我军已完全控制商埠以西(包括机场)以南,西南及城东和东南阵地(仅千佛山。马鞍山,四里…等地仍有故固守),则战局可能迅速发展,望令各部就现态势以三、十及十三纵并力迅速向商埠攻击,得手后,则全力攻城”。当晚六时,我西兵团使用第三、第十、第十三纵队及鲁中南纵队(四个团),从南,西.北面对敌基本防御地带之第一线阵地--商埠,展开猛烈攻击。敌稍加抵抗后即向东后撤,据守坚固楼房,企图进行顽抗。我四个纵队并肩前进,与敌展开激烈的争夺楼房之战,战至二十二日中年,将商埠之敌两万余人全部歼灭,抵近外城西门。与此同时,东兵团已扫清了城外敌人的地堡群,准备攻城。


我占领商埠之后,王耀武判断我军至少需要三至四天的准备,才能攻城。于是又调整部署:仍以一部兵力坚守城外千佛山,马鞍山、齐鲁大学.花园庄四处要点,同时把第七十七旅、第二一三旅、保安第三旅及第六旅置于外城,把第十五旅,第十九旅、第五十七旅集中于内城,积极加修工事,准备顽抗。


为了不给敌人调整部署和加修工事的时间,我军乘敌人惊慌和调动混乱之际;对外城发起攻击。此时,攻城以西线为重点的目的已经达到。适应这一情况,我在战役指挥上,强调充分发挥东、酉兵团的钳形攻势的作用,实行东西对进。我东、西兵团二十二日十八时三十分,向外城发起总攻。经过一小时激战,从多处攻入外城,与敌展开巷战,战至二十三日,我占领外城大部,逼近内城。


此时,王耀武认为我军经过七昼夜连续作战.“伤亡重大”,“疲惫不堪”,至少进行三至五天的休整,才能进攻内城。他打算利用这一空隙,调整内城的部署,加修巷战工事,并用炮火猛轰外城,破坏我军进攻内城的准备工作。


蒋介石一面严令徐州集团加速北援,一面令空军出动大批飞机,对我占市区日夜进行轰炸,并投掷大量燃烧弹。炸毁和烧坏了大量民房。


为了乘胜迅速全歼敌人,并减轻敌人对城市的破坏,发挥我军特有的不怕伤亡,不怕疲劳,善于连续作战的特长,我们决心立即于当天<二十三日)晚上,向内城发起总攻,彻底消灭顽抗之敌,结束济南战役。总攻的部署是:东兵团从东面突破城垣,消灭内城东半部守敌;西兵团从西面突破城垣,消灭内城械西半部之敌;十纵队为总预备队;东、西兵团的山炮和野炮进入外城,直接支援突击部队作战;榴弹炮配置于外城之外,压制敌人炮火和杀伤其有生力量。


内城是济南敌人的核心阵地。城墙高十二米,厚十至十二米,护城河宽五至三十米,水深二至五米。王耀武妄图依托这一核心阵地,作最后挣扎。


二十三日晚六时,我各炮群一齐开火,经过一个小时猛烈射击,各突击部队在护城河上架桥,扑向城墙,守敌拚命抵抗,战斗异常激烈。我东兵团第九纵队第七十九团一部首先从东门南侧登上城墙与敌肉搏,但因架设在护城河上的桥被敌炮火打断,后续部队中断,巳登上城墙的部队,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全部壮烈牺拄。西兵团十三纵队之第一o九团,也于同时从西南角突破,两个营奋勇登上城头。


与敌人反击部队在突破口展开激战。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拼搏,除第三连与第九连冲入城内,占领少数房屋抗击敌人外,其余部队大部分伤亡,突破口又被敌人封住,第一次攻城受挫。


在此紧要关头,我攻城集团的指挥员冷静、沉着地分析了敌我情况。当时,敌人四道防线已失,内城之敌十分慌乱,我攻城集团许多团营建制尚为完整。于是毅然决定组织第二次攻击。各级指挥员和政工人员分别到主要突击方向,进行深入有力的政治动员.帮助基层干部调整战斗组织,对突破点的情况做了反复研究,并重新作了部署,更严密地组织了炮火、爆破、突击三者之间的协同和后续部队的跟进。


二十四日二时二十五分,东兵团九纵队之七十三团,首先突破成功,占领了城东南角,巩固了突破口,把“打到济南府,活捉王耀武”的旗帜插在城头东南角的气象台上。拂晓时,东兵团主力进入城内与敌展开激烈巷战.西兵团十二纵队第一一o团,在一o九团在城内坚持战斗的两个连的接应下,从城西南角再次突上城墙,控制了突破口,掩护西兵团主力源源进入城内。


我入城部队东西对进,直逼伪省政府。王耀武见失败已成定局,把指挥权交给参谋长罗辛理,自己化装潜逃。黄昏时,我军攻占伪省政府,全歼内城守敌。济南战役胜利结束。


在攻城外战中,我军始终控制着强有力的预备队,用轮番使用兵力,边打边准备,边打边补充,连续突击,猛打猛追,不给敌人喘息和整顿的机会,并使敌人判断错误,措手不及,指挥失调。


徐州北援之敌,虽经蒋介石一再严令督促,但他们察知我强大打援兵团严阵以待,又慑于豫东之战区寿年兵团被歼之命运,迟迟不敢推进与我打援集团交战,至我军攻克济南时,敌第二兵团方进至城武、曹县地区,第七、第十三兵团尚在集结中。我军担任打援的这八个纵队,便成为打下一个战役的生力军。由济南化装逃走的王耀武、绥区副司令牟中珩、国民党山东省党部土任委员庞镜塘,都被我地方武装及民兵捕获。


这次战役,共歼敌十万四千余人(包括起义二万人),活捉国民党将领二十三名,缴获各种炮八百多门,坦克和装甲车二十辆,汽车二百三十八辆。济南解放后。荷泽、临沂、烟台等地敌军便仓皇弃城而逃.山东境内除青岛及南部边沿少数据点尚为敌占领外,其余全获解放。


战役期间,华东解放区各级党政领导机关及支前委员会,共动员了五十万支前民工,一万四千副担架,一万八千辆大小车,筹粮一亿四千万斤,为战役提供了有力支援和雄厚的物资。参加支前的广大民兵和民工,在作战中表现了高度的组织性和革命热情,他们的实际行动,给我军士气以很大鼓舞,为战役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争取更大胜利


在济南战役以前,我就考虑攻下济南后的行动方向。当时军委赋予我们的歼灭整编第五军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预期在攻济引援中将该军歼灭,然后再遵军委指示实现渡江。我还反复思考,认为济南战役结束后,还是兵出徐蚌线以东为宜,因为;如回师与中野会合,寻战于徐州西南,则我军处于蒋军的武汉集团与徐州集团之间,战斗一开始便将和优势之敌决战。如兵出徐蚌线以东,攻占两淮(即准阴,淮安)、高邮、宝应,则可暴露津浦线.并迫使敌人退守(至少要加强)津浦沿线与江边,以减少其机动兵力,便于我恢复江边工作,为将来渡江创造有利条件,也便于尔后华野全军进人陇海路以南作战时能得到华中人力,物力的更大支持和运输车辆供应的方便。为此,济南战役前八月二十三日我们请示军委调苏北兵团北上打援时,就提出“两个月以后,我们即可举全力沿运河及津浦南下,以一个兵团攻占两淮及高邮,宝应.则苏北局势即可大大开展”。


在济南战役过程中,敌援兵未来,歼灭整编第五军的设想未能达到,我又进一步考虑到攻取两淮及高宝时,也采用攻济打援的战法,以苏北兵团并加强一个纵队担任攻城任务,全军主力应置于宿迁至运河车站沿运河两岸,以歼灭可能自徐(州)海(州)线来援之敌,如敌不援或被阻,则第二步以三个纵队攻占海州、新浦、连云港。


九月二十四早晨,济南城内巷战正烈之际,我将上述诸考虑向军委报告请示,并将下一步举行的战役定名为“准海战役”。次日,在济南祝捷声中,接到军委复示;“我们认为举行准海战役,甚为必要”。刘伯承、陈毅、邓小平也来电赞同举行淮海战役。同时,军委估计济南战役胜利后敌情的变化,指出:“黄百韬兵团将回至新安镇运河车站地区。你们第一个作战,应以歼灭黄兵团于新安,运河之线为日标”,“歼灭两淮高宝地区之敌为第二个作战”,


“歼灭海州、连云港.灌云地区之敌,为第三个作战”。果然,济南战役结束后的第三天,即九月二十七日,蒋介石就命令黄百韬兵团仍回新安镇阻我南下,于是,我军在济南解放后,随即挥戈南下,开始了准诲战役的准备上作。


九月二十九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给我们发来贺电;“庆祝你们解放济南,歼敌十万的伟大胜利.你们这一勇猛.果敢、敏捷的行动,并争取了吴化文将军所率九十六军的起义,证明人民解放军的攻坚能力已大大提高。胜利影响动摇了蒋介石反动军队的内部。这是两年多革命战争发展中给予敌人的最严重的打击之一,尚望继续努力,为歼灭更多蒋军,解放全华东人民而战。解放济南战役中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经刘少奇、周恩来司志修改后审定的新华社社论《庆祝济南解放的伟大胜利》中指出:“这是证明人民解放军强大的攻击能力,已经是国民党军队无法抵御的了,任何一个国民党城市己无法逃脱人民解放军的攻击了”。果然,此后锦州、长春、沈阳、徐州、天津、北平、南京,上海纷纷落入我手。在淮海战役后期,杜聿明手中虽有三个兵团,但不敢坚守设有坚固工事的徐州,他们害怕徐州成为第二个济南,是一个重要原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