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46章:刀宫薛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何冰水回到山寨后独自一人来到后山,她站在一棵古柏下思绪着去与留的问题,她心中很是烦扰,犹豫不决。她在想如是脱离了五毒圣教靠自己的力量定不能为父母亲及夫君报仇,但五毒圣教又并非按自己的教义行事,却笼络了一帮山贼恶霸骚扰普通百姓,辱虐、杀害妇孺,特别是以‘林中散花’最为淫毒,何冰水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这时,何冰水忽听几名教徒‘嘻嘻哈哈’谈论声而起,故闻声前去查看,走近时这几名教徒还没有发现她,躲在一山壁后继续谈论着让他们几人高兴的事情。何冰水不语悄悄站在山壁侧面,想听清楚这几名教徒到底高兴个什么事!


只听一名教徒又提道:“我们坛主真是知我们兄弟心思,每次行完事后都将那小女子送与我兄弟享乐,这次的这名女子样貌俊俏,身段妖娆迷人,刚才我提着她看着她那玉胸一波一波地动弹,比起那些农妇可乃绝世佳人。”


说到这,何冰水侧眼一看只见说话教徒一副意淫之态,看得她恶心憎恨,拔出匕首就要冲之过去。突然,又一名教徒行来,何冰水瞟眼一看原来这人却是教主的传令使者,故又止住脚步再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使者道:“你几个小子躲在这里啊!害我好找,快去告诉你们坛主,教主说弄死了这名女子后速将尸体抬到他的密室。”


说完使者就要转身离去,不过他又站住了,没有回身又补充说道:“陈贵,弄死小女子前先通知我,本使者也想沾沾她的甜头。”


交接清楚后‘哈哈’大笑着才举步离去,几名教徒面着使者的背影哈腰点头,一副淫徒之像。何冰水看准时机,忽一转身闪进山壁之下,待几名教徒回头看到她时不由吓了一跳,刚要开口问好,何冰水手持匕首一刀划过,这名叫陈贵的教徒当即喉断毙命,剩余教徒见状举步要跑,何冰水一刀横刺,刺翻一名教徒;又迅速一脚勾踢,踢翻另一名教徒,一刀而下直插心脏。


何冰水拔出匕首,却见还有一名十七八岁的年青教徒吓得不能自持,缩在山壁下瑟瑟发抖。何冰水向他走将过去,忽听滴水声响起,乍眼一看原来是这小子吓得尿了裤子。


年青教徒结结巴巴地求道:“何坛主,何姐姐,我错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求你了我家里还有父母亲,还有一个妹妹,他们还等着我回家去团聚,放过我吧!”


何冰水听后再看他那熊样,不语,只是点了点头退身站于一旁,年青教徒慢慢举步靠着山壁向外行出,移过她的身旁时转身刚要想跑,却被何冰水一把掀翻,又用膝部在他胸前一顶,年青教徒猛一口气而出,在他张开嘴的同时,一颗紫色药丸被送进了肚里。何冰水随即起身离去,而年青教徒一副痛苦的样子挂在脸上,忽一下脸色通红,血脉涌动,气喘嘘嘘,不时气绝身亡。


以此同时,昏迷中的张素素只感有人在抚摸自己,迷迷糊糊中又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一件件脱去,突然吓得惊醒了过来,只见一名白面书生样的男子伏在床角,正在解自己的裙带。张素素吓得一声惊叫,起脚就踢男子面部,可是没有武功的张素素在一阵乱踢乱蹬后,却被白面男子狠狠抓住了双脚,张素素立即想起身反抗,但发现自己的双手还在被捆绑着,又被白面男子一推重又倒在了床头。


张素素惊道:“你要干什么?你是什么人?”


白面男子其实就是‘林中散花’薛亮,他听张素素一问,嬉皮笑脸地将她的双脚抬起,凑到自己的鼻子旁闻了又闻,轻轻一拨将她的一只绣花鞋弹了下来,随即用力一口咬在她的脚趾上。


张素素痛得又一声尖叫,她骂道:“你这淫徒,你这变态男,修要辱我。”


薛亮却不依不饶,提着她的双脚用力一摆,将她整个人翻转了过来,张素素扑在床上双手又被捆着,想起身也不可能,只感这厮在退自己的裙襦。


张素素再次大声惊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就在这时,何冰水一脚将房门踢开,薛亮回头一看原来是她,故转过头对着她淫笑不止。何冰水走将上来,怒骂了他一通后,持起匕首就想刺他,而薛亮以为何冰水也只是如以前一样吓唬、吓唬他,没有回避继续脱张素素的裙襦,低着头还不时意淫何冰水几句。


张素素见到她后也是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大声求道:“姐姐救我性命,求你了!”


‘啊’薛亮一声惨叫,顿时鲜血从下体流出,何冰水猛将匕首抽回,一把将他从床上拉了下来,迅速又将捆在张素素手脚上的绳索解开,说道:“快穿好衣服,我带你下山。”


薛亮却捂着下体疼痛不止,只见他在地上不停地打着滚,他不时抬起头骂道:“何冰水你这贱人,老子迟早也要将你收拾了。”


见她们两人行出房间,薛亮大声唤着自己的教徒,意想阻止她们逃跑,可是却无人前来,这也怪薛亮自己做这种安脏之事,和教主卯继仙一样都设有密室房间,其他教徒是不敢来的,薛亮无奈只有忍着疼痛爬了出来,边爬边大声呼喊着。


而在五毒圣教的寨子外面,张督头已经引路带着段正兴、阿巴石两人前来,他们悄悄潜伏在了山洼里,观察着寨子里的情况,商议后由张督头等几名衙役虚张声势佯攻寨子,引开众教徒注意,段正兴和阿巴石两人从寨子侧面迅速而入,先行张素素。


突然,‘咣咣咣’寨子里锣声响起,几人还以为是不是暴露了,哪知却见寨子里乱将了起来,教徒们纷纷将寨门关闭,喊杀声传来。段正兴和阿巴石立即改变了原来计划,带着张督头等衙役直冲寨门。近时,才见得那晚女子正在和五毒教徒拼杀,身后紧跟着的正是张素素,但见她衣着凌乱,精神惶恐。


阿巴石以为她受了侮辱,顿时大怒异常,冲到寨门下面,双手紧紧抓住两扇寨门用力摇动着,张素素忽见阿巴石他们,立即高声呼救自己的郎君。阿巴石闻之,猛然一声大吼,用力向外一拉,即刻两扇寨门被他拉倒了下来,又举起一道寨门狠狠投了出去,正好打翻数名冲向自己的教徒。


段正兴也是内气压于指间,带领着张督头等数名衙役,直杀寨中。众教徒不能敌之,顿时大乱了起来,几人事不宜迟也是准备先救了张素素她们,立即带着何冰水回桂州府救阿林妹,哪知冲到山寨门口,忽然两声虎啸而过,猛地两只大虫串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再回头一看,教主卯继仙亲自又带着教徒们杀了过来,而他身前站着一副快要腐烂了的男尸,皮肤也呈现紫黑色,流着一些浓浓的体液。


何冰水一见,大声叮嘱他们道:“两为英雄小心这是毒尸。”


卯继仙闻听何冰水放风,更加气愤,他责备何冰水见义忘利,是五毒圣教的叛徒,命令众教徒要将她诛杀,故操毒尸向着何冰水袭来,段正兴立即使出一阳指击杀,经过第一次和卯继仙的交锋,他已经吃过邪尸的亏,这次他灵活多变,专攻邪尸的腿跟,在何冰水攻击保护教主的喽啰时,段正兴一跃而起直攻卯继仙,让他不好自由地操纵邪尸。


卯继仙大声唤道:“袁老二,快帮我杀了他们。”


听到命令,又闻一阵刺耳的笛声响起,门口两只猛虎逐向段正兴袭来,阿巴石抬头向着笛声传来处看去,只见一名壮实的男子躲在一颗高大的树上用笛声操纵着两只恶虎。


见老虎袭来,阿巴石奋不顾身一跃而出,靠着自己的蛮劲横冲两只恶虎。


‘嗷呜’一声嘶鸣,两只恶虎居然被阿巴石撞了出去,扑腾一下后,一只恶虎先站了起来,面对着阿巴石呲牙咧嘴地短哼着,猛地张开利爪向着他扑来,阿巴石没有躲避,也迎面向着恶虎再次冲去。近时,靠着他天生的脚力猛然跃起,居然越过了恶虎的身躯,阿巴石一把抓住恶虎尾巴,一揪一扯将恶虎拉了回来,跳上它的背脊猛击恶虎头颅。


袁老二见势不妙,立即又吹响短笛,另一只恶虎调转方向,吼叫着从阿巴石身后咬来,张素素躲在何冰水身后,见到老虎冲来,大声提醒阿巴石道:“夫君,还有一只大虫!”


阿巴石回头一看,另外一只恶虎正从自己身后扑来,危急关头,阿巴石一声口哨吹响,一条碗口粗的红鳞大蟒从林中树上腾空飞来,恶虎没有发现,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阿巴石,不料被空中飞来的红磷大蟒缠住,摔在了一边。


红磷大蟒死死地缠住了恶虎的身躯,不时扭动着收缩蟒身,恶虎顿感气息不畅,拼命挣扎着,不时张开大口想咬红磷大蟒,可是却被红磷大蟒一个劲地扭动,带着恶虎在地上翻滚。袁老二见到顿感阿巴石也非常人,既能控制蟒蛇,身上又有一股神助之力,一只猛虎居然不能将他甩下身来,袁老二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里暗暗对阿巴石产生了畏惧。


再看段正兴,他加快脚步、移动四周使出一阳指猛击邪尸脚跟,片刻后本来就已经腐烂的邪尸,脚跟一歪居然被一阳指内气击断,邪尸拖着一只脚一颠一破地扑向他们,但速度明显慢了许多,加之这尸体腐烂故不能跳跃,卯继仙随即操纵邪尸双手乱摆,而邪尸身上的毒液随即洒开,被毒液沾到的人迅速被毒液蚀透皮肉,两名衙役捂着脸痛苦地在地上扑腾着。


段正兴立即跃起,纵身飞上树梢股股一阳指内气再次击向邪尸双臂,卯继仙见之忽然操纵邪尸转攻于他,但邪尸无法攀爬上树,只在树下朝段正兴抛洒毒液,他身旁树叶无不被毒液侵蚀。


段正兴大声喊道:“张督头,时机也到速浇油点火。”


张督头闻之,和几名衙役速取出准备好的油瓶,点燃火后立即砸向邪尸身体,猛然邪尸被大火烧身,一股臭味而出,一声声‘滋滋’烧肉的声音响起,听得众人心里恐惧、恶心无比。


以此同时,一声低沉的虎啸传来,只听‘嗷呜’声由强变弱,长长地拖了一陈后乍然而止,阿巴石愤怒地举起恶虎尸体,举过自己的头顶,又狠狠地砸向正在燃烧着的毒尸,随后两具尸体撞在了一起,恶虎尸体重重地压住了毒尸,卯继仙怎么使劲也不能让毒尸爬出,而被红磷大蟒缠住的另一只恶虎早也气绝,阿巴石再次吹响口哨,手指卯继仙等人,只见红磷大蟒脱开恶虎尸体,如蛟龙一般直袭他们而去。


也就在这时,山下传来民众的喊杀声,桂州府百姓自发组织的义军正杀向山寨。袁老二见到想必大势也去,悄悄跃下树来找到已经被何冰水手刃残废了的薛亮,带着自己坛下教徒抬着他向后山逃去。而卯继仙也是抛下还在为自己舍命的众教徒,仓惶夺路而逃,阿巴石正要追赶,却被段正兴拦住。


段正兴欠道:“好兄弟,还是带何冰水速速回桂州府,尽快给阿林妹解毒。”


阿巴石听后理解大哥之意,两人逐将清缴五毒圣教山寨一事交给了张督头后,立即带着何冰水、张素素两人下山而去。


隔日夜里,四人回到了桂州府,不敢怠慢直奔客栈,当段正兴一步踏进客栈时,只听楼上客房间乱作一团,四人立即冲将上去,却见阿林妹面红桃花,只系肚兜围裙,两名妇人一人拉住她的胳膊,一人抱着她的腰肢。


妇人见段正兴他们回来,立即说道:“解药带来了吗?这姑娘受情毒作用,春病又放现在已经不能自控。”


段正兴听罢上前将阿林妹一指点翻,扶到床上躺下后,叫何冰水前来解毒。何冰水走了过来,取出一粒红色药丸放进杯子里搅化,递给了他。


段正兴正要喂之,阿巴石一把拉住,问道:“何冰水,我们能信任你吗?”


何冰水听问,举得这世上没有相信自己的人了,不做解释举步就要行出房间,阿巴石气愤填膺,举拳就向她打来,这次何冰水没有还手,却迎着他的拳头而上。


一旁还在惊魂未定的张素素无奈地大叫道:“何姐姐不是那样的人,就是她救了我,要不我早被淫徒糟蹋了。”


何冰水闭起眼睛,一股热泪泊泊而出,她心中也有一段难以磨灭的伤痛,仇恨使得她走进了五毒圣教,又使得她练就了一手制毒之术,然后五毒圣教也是让她更加心痛的地方。


阿巴石将拳头收了回来,回头对着段正兴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继续给阿林妹喂药,随即段正兴在两名妇人的帮助下,将一碗红色的汤药慢慢喂进了阿林妹口中。


情花开似桃花红,少女情思为君牵;


万里寻他千百度,只为朝夕坦诚言。


图雅也是去了燕京,可是寻遍了整座城池,也没有找到他的卢大哥,但执意的图雅出了城后,想了许久决定入关中原,她想可能卢大哥寻不到自己的妹妹,难说进了中原寻找丐帮去了,因为他以前和自己说过,出谷一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妹妹和母亲,二是完成师傅的遗命,故图雅一路南下,不想尽到了大宋京师开封(汴京)。


图雅身为蒙兀族少女,其性格刚直豪爽,住不惯客栈的图雅这日行出客栈,她也想在这繁华的城市之中逛上一逛,同样是女孩子的她也有爱美之心,见到汴京城中无数女子身着华丽的服饰,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图雅寻到汴河旁,蹲下身看着河中的影像,忽然明白了那些女子为什么要看自己了。很简单现在自己深入了中原,但着一身蒙兀骑装,不免就显得自己和那些女子格格不入。


图雅看着河中的自己想了想,忽然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就去打听汴京城中的裁缝店。她想如是自己换上一身汉人衣裳,也不失得蒙兀族女子的气质,要是寻得卢大哥让他第一眼就见到自己美艳的身姿,定会欣喜的吧!


隔了几日,图雅付了银子,取到了自己的第一件汉人衣裳,她急不可耐地拿回客栈试了又试,这是一件窄袖衣装,白衣白裙,红腰带,衣边秀着朵朵桃花。图雅穿好后坐在铜镜面前,慢慢将自己梳成无数小辫子的头发解开,她用木梳沾水一一将发辫梳直,披于肩后,又用剩余头发编成两束麻花辫子,坠于胸前。


自己看了再看,满意后穿上一双绣花鞋举步踏出了房间,她学着汉人女子小步而行,下到楼口后,一向不正眼看他的店小二以为是那家大小姐,忙施礼相让,店小二抬眼瞟了一眼,一看惊愕异常,尽抬起手来指着她说不出话。


图雅一步跨出客栈大门,店小二才惊呼道:“你是那蒙兀族女子!”


图雅听罢微微一笑,没有回头径直走进那嘻嘻冉冉的街市之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