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当晚谁最先殉难?张学良卫队旅连长

2野劲旅 收藏 2 380
导读:“九·一八”当晚他第一个抗日殉难   时年25岁的张占元是张学良卫队旅的连长 身中三弹牺牲 1931年,日本侵略者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强占东三省,继而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国人民永远忘不了“那个悲惨的时候”, 忘不了日本侵略者的罪恶,更忘不了前仆后继为国死难的14年抗战。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国难当头、匹夫操戈,他们从田间炕头赶来,他们在山林水畔战斗,他们用血肉筑成了新的长城,“不做亡国奴!”是他们用生命发出的最后的吼声。他们的名字叫“义

“九·一八”当晚他第一个抗日殉难

时年25岁的张占元是张学良卫队旅的连长 身中三弹牺牲

1931年,日本侵略者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强占东三省,继而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国人民永远忘不了“那个悲惨的时候”,

忘不了日本侵略者的罪恶,更忘不了前仆后继为国死难的14年抗战。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国难当头、匹夫操戈,他们从田间炕头赶来,他们在山林水畔战斗,他们用血肉筑成了新的长城,“不做亡国奴!”是他们用生命发出的最后的吼声。他们的名字叫“义勇军”,他们用锄头、镰刀,用一切可以战斗的武器守护着国、守护着家、守护着民族的尊严。

在武装到牙齿的敌人面前,他们最终失败了,辽宁30万义勇军犹如历史幽暗长河中泛起的一缕血花,绽放着凋谢了。“宁杀贼以致死,不委屈以求全。 ”他们高昂着头颅、挺着胸膛,用生命和鲜血告诉世人:不抵抗的屈辱不属于东北三千万中国人!他们没让祖宗蒙羞,没让子孙汗颜!

八十年过去,这一年的纪念请留给这些最早起来反抗侵略的中国人--东北义勇军。当国歌声响起时,请记得这首歌叫《义勇军进行曲》,请在国歌声中向这些先烈致敬,向不屈的民族脊梁致敬。

人物简介

张占元,字冠一,锡伯族,世代居住在今沈北新区北四家子村,生于1906年。自幼好学,为人豪爽,勇敢耿直。其父张德恩以务农为生,妻子张卢氏,生有五子三女。张占元为长子。

昨日,在“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召开发布会,一个令史学界无法回答的问题有了答案:“九·一八”爆发之夜,第一个主动抗击侵华日军而英勇殉难的人已被找到,他叫张占元,是张学良卫队旅的连长,事发时驻扎北大营东侧。他身先士卒率部直接进攻入侵日军,身中三弹,当场牺牲,时年25岁。

张占元也是沈阳人,他的家人至今仍住在沈北新区北四家子村。昨日,张占元89岁的弟弟张殿元也来到现场。

亲历者:30多名士兵受伤

张占元的发现者是沈阳著名收藏家詹洪阁。他说,张占元是张学良卫队旅五连连长(上尉军衔)。“九·一八”当夜驻扎在北大营东侧500米旧无线电台院内。

说起发现的过程,詹洪阁说,之前妻子曾向他透露了一段家史。“她告诉我,爷爷有五个兄弟,大哥叫张占元,毕业于东北讲武堂,后来在'九·一八'当夜阵亡了。家里还留着他的照片。”

詹洪阁说,起初也只是随便听听,并没特别在意。但随着今年“九·一八”事变80周年的到来,他在准备展览、收集相关史料的过程中,张占元的名字再一次出现在视野中。

詹洪阁向记者出示的一份名为《9·18记实(第三十一辑)》(辽宁人民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文史资料,内有曾任张学良卫队步兵总队(旅)二队(团)二营五连排长的赵明义的一段回忆。五连连长就是张占元。

赵明义回忆说:“九·一八”事变的当时我是卫队步兵总队(旅)二队(团)二营五连排长。部队驻沈阳北大营东侧500米无线电台院内。事变前一天就听说日本人要捣乱,为避免冲突,天不亮部队即得令出发。北行50华里到辉山一带躲了一夜,认为没事了,18日晚又回到了原驻地,团营级军官也大多回家去了。岂料晚上10时许,旋闻北大营方向有爆炸声。

营长杨春煜立即命令全体官兵,紧急集合,搬高桌架长凳,在围墙上架起机枪准备抵抗。上校队长汲绍纲(兼东北军学生队队长)在家中得到电话,匆忙赶回部队。这时北大营的部队已陆续向东陵方向撤退,我们也随即撤出沈阳东行百里,行进中有日机2架在头上低飞侦察,我部队一边走一边射击,在日军俯冲扫射时,我们连有一个排长被打伤了,当时无法治疗,只好令其化装返回沈阳,说是被土匪打的。

汲队长(上校队长汲绍刚)随即下令,不准对日军胡乱射击,以保留子弹,准备对付地面日军,违者处死。我们连长张占元同我走在前头,绕过敌军的阵地向西走。张占元对我说:“铁路上的敌军不多,我们攻击他。 ”随即张占元带头率部向敌人猛冲,距敌百米时,日军发现铁路西侧有我军攻击其背后,遂发出惊呼并开始射击。

激战中,我们几次进攻皆未得手,我们连排长同时负伤,只得放弃进攻撤出战斗。当退出20里外的阿吉堡子时张占元因伤势严重来不及抢救死去,大家沉痛地将他换便服入殓,并责成当地区长派人到沈阳六王屯他家中送信,说是“土匪打的”。这次战斗中,我们死连长1人,伤排长2人,另有外连一司务长受伤,士兵也有30多人受伤。

专家:丰富了“14年抗战”的论点

在昨日发布会后,詹洪阁告诉记者,“九·一八”事变当夜,当时沈阳主要兵力包括王以哲(东北军重要将领之一)的第七旅、总部卫队、张学良的卫队营、讲武堂学兵和黄显声(九。一八事变时的辽宁警务处长)的警察部队。

事变爆发的时候,王以哲和两个团长都不在部队,第七旅苦苦等待命令,最后等来的却是-不许抵抗,任其占领营房缴械。该部靠下级军官自发组织才勉强突出重围,损失惨重。各部只有黄显声部和讲武堂兵(张占元等部)主动进行了抵抗。

19日凌晨3时,在日军坦克的攻击面前,只有轻武器的警察部队被迫撤离。讲武堂学兵五连连长张占元主动要求断后。黄在撤退时嘱咐警察和公安队官兵尽量携带武器弹药撤退,连夜经过新民向锦州集中待命。但由于准备充分,沈阳警察部队撤退到锦州是动作最快,损失最小的。断后的五连连长张占元在掩护主力撤退的过程中,身中三弹,英勇殉国。他是“九·一八”当夜主动抗击日寇殉难的第一人。

昨日与会专家也发表了各自看法。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副会长、中共辽宁省委党校教授王建学说,战争的形式有进攻、保卫、突围等多种,张占元属于主动进攻主动反击的。这是很难得的,在当时已经下令不抵抗,一些像张占元的中下级军官是冒着抗命的危险反击入侵日军的。

他说,张占元事件丰富了“14年抗战”的论点。“九·一八”事变不仅是日本法西斯武装侵略中国的开端,也是中华民族14年伟大抗日战争的起点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辽宁大学教授邢安臣表示,以前,每当谈起抗日战争,许多人习惯称之为“8年抗战”。但在20多年前我们就提出了“14年抗战”的主张,而且我们这一代人有责任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著名作曲家邬大为说,张占元的名字我是第一次听说,听到他的事迹,我很感动,我觉得应该给予足够的重视。“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馆长井晓光说,争取在临时展览以及巡回展览时,把张占元这段历史加上去,让更多的观众了解。

家人:他本可撤退为救战友牺牲

张占元高小毕业后,考入东北讲武堂步兵科,于1929年讲武堂第九期毕业(授中尉军衔),时年23岁。同期毕业的还有我军著名高级将领、开国中将万毅。 1930年进入张学良卫队旅任五连连长。张占元虽已结婚,但无后人,其妻张鲁氏在他牺牲后也一直未嫁。

昨日,张占元的四弟张殿元及其家属10多人也来到现场。

张殿元回忆说,张家世居在现在沈北新区北四家子村,原是本地一个大户人家,“我大哥各方面都很优秀,他考上东北讲武堂之后,成了家乡人的骄傲,从那以后,两三个月才回来一次,平时都是在部队里。 ”

他说,大哥抗日牺牲后,好多人都传说,那一仗打死日本鬼子100多人,还打了装甲师。家族流传的说法是,张占元当时本来是可以撤退的,但是发现上校队长汲绍纲被日军包围,当即前往营救,汲绍纲顺利逃生,张占元却牺牲了。

张殿元的长子张学忠说,张占元去世后,家中曾留有一本厚厚的讲武堂同学录后来被烧了,时至今日,只剩下一张他毕业时一身戎装的照片。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