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 第一卷 龙潜 第二十四章 打你没商量

ld6365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URL] 想到这里,李想觉得不能再犹豫了。马上下令召开省政府特别会议,军、政、商各厅局要人都来参加。 会议伊始,李想首先向大会作了检讨,说自己被一年来和平安定的环境冲昏了头脑,忘记了“好战必亡,忘战必忧”这句警言,造成杜峪口血案的发生,眼下西安城兵力单薄,形势危急,与自己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


想到这里,李想觉得不能再犹豫了。马上下令召开省政府特别会议,军、政、商各厅局要人都来参加。

会议伊始,李想首先向大会作了检讨,说自己被一年来和平安定的环境冲昏了头脑,忘记了“好战必亡,忘战必忧”这句警言,造成杜峪口血案的发生,眼下西安城兵力单薄,形势危急,与自己疏于备战有很大关系。望诸公各尽其职,为陕西的安宁出一份力。

此时西安城已经开始谣言四起,说刘镇华统十万大军,要和李想算当年驱逐陈树蕃的旧帐,李想听了冷笑一声,无论谁和自己算这笔帐,也论不到他刘镇华。

可眼前的困局是必需要解决的。

政府参议刘允丞愤然道:“李省长,这是刘镇华擅起战端,同室操戈,我们要以省府的名义,发电全国共讨之。要他交出凶手,下野谢罪。”

李想点了点头,道:“好,那就麻烦刘老了,请您起拟电文,尽快发出。”

教育及文化厅厅长晏阳初道:“我们可以发动报社媒体,宣传反刘驱刘之要务,发动学生支前,修建工事。必要时,我们也可发动学生参军。”

李想摆的摆手,道:“前两项可以,第三项就免了,学生是中国的未来,我们不能饮鸩止渴。”

龙海也说话了:“我们修造厂刚试制成100口径野炮。我们可以支援十二门,另外从德国进口的配件装好了三十余辆拖拉机,也可以派上用场。让他们尝尝重炮的滋味。”

杨竽笙也道:“省长放心,我想出一种秘密武器,只要他们敢来,保证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他现在可是西安城里的风云人物,西安城里大到硝酸生产,小到一块肥皂,没有他不知道的,没有不受他指导的,可以说,任何一种产品的开发,都能看见他的影子,由于陕西成立了知识产权局,好象就为他一个人设计的一样,短短一年,他的专利足有上百项,财富也直线飞升,加之单身一人,是西安城里的第一王老五,有人甚至说他可以和民国四大公子一比。虽然对他来说,这些化学知识只是他高中水平,可在这个年代,只能用神奇来衡量。

西北高等军事学院教育长于水兴接道:“我想可以把军校组织起来,我们和士官学校加起来,可以马上成立一支五千人的支队,龙厂长那里有足够的武器,我想我们这支部队可以机动出击,不能坐等刘部各个击破。”

“不错,这也是我的想法。”李想接道,“我们必须主动出击,一则不能让他各个击破,二则西安城不稳定的话,对经济建设影响很大。你们回去作好安抚民众的工作。就说我们已经组织了一支五万人的讨逆部队,我们西安工业实力已初具规模,有足够的装备和辎重打赢这一仗。”

其它人陆续离场,只留下了龙海、杨竽笙、于水兴、王守身、杨杰。

李想一脸严肃,道:“西安城的困局还在其次,我们有还一定的力量可能周旋,现在蒋世杰、高敬部在回陕途中遭到伏击,大部被歼,残部退守华山,粮弹缺乏,不知还能坚守几天,这是我们陕军部队的精华,我们必须把他们救回来。”

看着地图,几个人都犯起了愁,华山离临潼尚远,就是离渭南两军交界处,也有上百公里,这么大的纵深,大部队作战要好几天,何况他们现在手里能动的部队只有不到一万人,除去守城部队,就只有五六千人可以动用,这点兵力去进攻,怎么打,对手可是有四万之众。

李想小时候常听评书,青龙山岳元帅八百破十万的故事倒是听过,刘秀救昆阳的故事也听过,可自己没有亲见,倒底靠不靠谱,未知数。

杨竽笙看着地图,无柰的说了一句,这么远,除非飞过去。

“飞过去,飞过去。。。”李想沉思起来,要是在他那个年代,很简单,直升机补给,直升机运回,都没问题。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李想兴奋的一挥手,道:“好,就飞过去。”

“飞过去?”其它几人想都没敢想,陕西就几架民用飞机,能干什么,杨竽笙倒是想了想,也想不明白,奇道:“我们就几架飞机,都是民用型,能干什么?既不是战斗机,也不是轰炸机。”

“你说的不错,我们条件不足,可敌人就更想不到了,我们只有十架布雷盖飞机,可这些飞机在一次世界大战时期,都是正宗的轰炸机,更重要的是,镇嵩军根本没有防空武器,用单发步枪打下飞机,基本上是神话,马克沁没有专用三脚架,只能是摆设,所以,只要我们的飞机飞出去,不在乎我们往下扔什么。”李想顿了顿,问龙海:“布雷盖性能如何。”

龙海想了一下,道:“载重半吨,航程900,时速178,升限6000。”

又问王守身:“你们空降训练了吗?”

王守身搔搔头皮,不好意思道:“由于经费限制,我们只有二十名队员接受过跳伞训练,五人合格,我没通过。”

“杨院长,你们所里重油项目进展怎么样,有没有办法制作一些易燃的武器。”

“这正是我刚才说的,我们虽然作不出凝固汽油弹,可我能让汽油变的难以熄灭,只要加入一些苯类添加剂,就可以实现。”

“太好了,那我们就表演一次真正的八百破十万。”李想道。

“火烧连营!好办法。”杨竽笙也叫了起来。

一天以后,一个睛朗的下午,一架布雷盖民用客机从西安起飞,向河南飞去,由于经济的发展,几乎每天都有一班飞机飞向河南,镇嵩军并没有在意,只是,这一次机舱里坐着的不是普通乘客,而是五名全副武装的战士,穿着迷彩服,背着伞包,杨杰背上还背着一个神奇的东西,这是正儿八经的穿越物,二十一世纪的班用单兵跳频电台,李想指挥部也开通了一部,他要用二十一世纪的信息技术,打一场这个时代的立体战。

五人四支冲锋枪,一支狙击枪,每人一支柯尔特M1911,可以说是这个时代中国军队最强装备了,飞过镇嵩军防线后,飞机立刻降低高度,在八百米空中,五人陆续跳伞,

五人顺利着陆后,掩埋伞具,踏入茫茫林海,飞机即时返航。路经华山时,向中峰上留守的蒋世杰指挥部空投了一个小邮包,指明了下一步的行动方案(大规模的固定翼飞机在山地空投是不可能的,就是二十一世纪的美军也办不到,除非采用直升机空降),

镇嵩军柴云升部近二万人将华山围的水泄不通,构筑了三道防御阵地,华山固然很险,易守难攻,可由于下山的路只有一条,柴云升并不笨,也就是说,防御的重点也只有一个,他将三个主力团八千余人布置在下山的必经之路,形成一个你下不来,我上不去的困局。

由于未能迅速歼灭蒋部,刘镇华无法现实集中兵力进攻西安,必其功于一役的战略意图。山上的蒋世杰缺兵少弹,就更熬不起了,尤其是返陕时,并未带多少辎重,三天之后就得断粮了。柴云升耗不起,蒋世杰更加耗不起。面对镇嵩军铁桶一样的围困,蒋世杰也是无计可施。

五名120大队的队员,在杨杰和林慕瑾的带领下,渐渐接近了镇嵩军后方辎重屯集地。为什么通过训练的五人中会有林慕瑾,很简单,伞兵是技术兵种,对文化知识的要求很高,偏偏林慕瑾是整个大队中学历最高的,在美国上过大学,见过,也坐过飞机,自然熟悉的最快。还有一个就是年龄较小的刘乐宝,他的沉着天赋让他很容易就适应了跳伞的心理压力。

由于这时无线电短波通信还没有在军事上得到应用,他们的通话根本不用担心被窃听,对照地图,林慕瑾很快就弄清了大致方位,当然不可能做到和后世一样精确,但低空飞机是完全可以找到目标的。经过近一天的侦察,五人弄清了华山正面三个主力团的后勤补充基地位置,当天夜里还抓了一个舌头进行了讯问,由于这时的飞机还没有夜航能力,所以攻击定在第三天凌晨。

第二天后半夜,五人悄悄潜入镇嵩军的弹药补给基地,将一枚枚定时炸弹安放在军火库房。哨兵的防守很松懈,在自己的大后方,敌人来袭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哨兵们只是呆在原地抽着大烟,一点儿也没有警惕性。五人的迷彩起了很好的掩护作用,顺利的完成了任务。

天色渐明,当第一缕黎明的曙光划破长空,一阵阵轰鸣声从远处传来,声音很快由远及近,这时候的飞机还是稀罕物,就在镇嵩军士兵都在抬头看飞机飞临头顶时,军营里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120大队放置的定时炸弹响了,一声声的爆炸夹着一团团的火光,在里曦中格外醒目。

十架布雷盖立刻降低高度,打开机舱,不过,它投下的并不是炸弹,由于是民用型,没有炸弹舱,更没有机翼挂架,杨竽笙和龙海就在客舱里放了个数个大油箱,一半直接推出舱门,一半打开开关播洒,借着地面弹药的殉爆,这些添加了各种苯类等易燃化学品的半成品重油,立刻猛烈燃烧起来,镇嵩军的基地一片火海,基地内士兵被烧得焦头烂额,无处躲藏。投向其它营地的重油,也被从飞机上投下的照明弹点燃,镇嵩军的阵地,到处都是火海,由于没有对空火器,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飞机肆虐一翻,摇摇翅膀飞了回去。

华山上,早已埋伏在山路上的两个连士兵立刻冲了下来,用步枪、冲锋枪、手榴弹无情收割着镇嵩军将士的生命。

三道防线,此刻已然溃不成军,到处是受伤后无助的士兵和烧焦的尸体。柴云升被警卫从指挥部里架了出来,看见自己的阵地一片火海,一片狼藉,气的直跳,他却不知,九百米外,一支冰冷的枪口正瞄准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