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越轨》

拂晓晨风 收藏 1 112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简介:这是一部关于婚外恋及官场纷争的小说。主人公刘小菁是个外科医生,知识分子,骄横跋扈还有点惟利是图。丈夫李赟明是机关干部,从心所欲不逾矩,志存高远但疲于官场应付。由于生活环境、理想和追求的各不相同,二人结婚七年,矛盾日益激化,激情日渐不再,最终在物欲横流的城市中迷失了自我。后来生活的转折点出现了,夫妻二人均遇到了生命中不可逃避的激情。在痛苦的交错纠结之后,最终罔顾后果双双的事,放弃了对爱情的信仰,以求获得某种解脱和自由。

遗憾的是,婚外恋带给他们的非但没有丝毫的慰藉,反而是深深的厌倦、疲惫和绝望。道德的松驰和性的放纵只能与爱相去甚远,这是他们没能预见的。经过灵魂审视,自觉反省,二人均意识到自己才是这场失败婚姻的罪魁祸首,是自己的越轨造成了对方的放纵,是自己的叛逆促成了对方的不忠。痛定思痛,重修旧好,爱情得到回归。

结尾看似喜剧,实则悲剧。男主人公挽救了自己的婚姻,却摆脱不了命运的捉弄,青春已逝、理想破灭、不再有梦……无论他怎么调整自己,都无法在官场纷争中杀出一条血路来成全自己。回首往昔,他终于醒悟到命运和上帝一样是牧羊人,自己就是羔羊。尘埃拂尽,心如止水……这是结尾有意安排的一种隐喻。

《越轨》不是独角戏,不是婚姻教科书,更不是生活指南,而是借文字展现了一代人对婚姻、理想丢失信仰的无奈,对现实进行批判和抨击,这是这本书真正想要表达的内容。

让我们忠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希望这句话是一种安慰,谨此纪念我们卑微的生命!




本文内容于 2011/9/20 20:30:08 被aningxinyu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第01章


打开QQ,坏蛋们都在,李赟明和他们一一打过招呼之后开始在网上胡折腾。论坛上胡敲了一通,纵横恣肆得连他自己都被自己逗乐了。网络真是个宣泄的地方,不必拐弯抹角,不必温文儒雅,就算使用最粗鲁,最极端的字眼,哪怕进行最露骨的人身攻击也不会有派出所的跑来抓你。正在胡作非为,一个女网友要和他聊天,李赟明说我他妈累的要死不想聊,同时严重警告:上回有个娘们儿跟我聊天,回家就怀孕了,生了个双胞胎,一个我的,一个她老公的。女网友回复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说这玩笑太邪恶,你娃不做流氓真是浪费了。李赟明打了一个喷嚏,喉咙干涩生疼,头也有些晕。也许是昨晚盖的太少,感冒了。他起身去倒水,找感冒药,重新回到电脑前坐定,见名字像女的就问你漂亮吗?想不想要*?问了五、六个都说不漂亮,心情更加落寞……窗口开的太多,OA系统、网页、WORD簇拥在一起,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其中某个窗口里面是“芙蓉姐姐”永恒不变的婀娜身姿,他有意恶心一下自己,没有把她关掉,结果被办公室的肖大姐看到:

“你老婆好福态啊。”

李赟明无语,关掉电脑,溜出单位匆匆赶去兰玫瑰见张昊。他在车上给张昊打手机,说半个小时赶到。张昊说你半小时内不到,以后咱们就谁也不认识谁。

车从解放大道拐出来,挤过十字路口,满大街跟吃了泻药打下来似的,一路上都是车流滚滚。恍如隔世啊,不光是数量,档次也提了上去,什么劳斯莱斯、法拉力、兰博基尼、保时捷、悍马,等等等等,就差没开着坦克去赶集了。看看这么多资本家开着私家车耀武扬威横行霸道,不让人BT也得让人变性。收入分配严重不平衡,你撒泼撒娇通通没用。扳指头一算,自己出道也快十年了,想起当年大学毕业时不知天高地厚的张狂,曾对亲朋好友夸下海口,吹嘘好男儿志在四方,声称“不破楼兰终不还”的万丈豪情,再对比如今灰头土脸的狼狈,真的让连死的心都有了。十年弹指一挥间,真是南柯一梦啊,一觉醒来大家都窜前头去了,而自己还在正科这个位置上原地踏步攻防退守,真是悲剧加惨剧!就这,一听说衙门招人,大量高校毕业生还都疯狂地想挤进这个行列,以为这是高端饭碗,纷纷来抢。也不想想,奋斗了半辈子终于为能混出个人样悲喜交加的时候,你那点小工资,够人家一顿饭钱吗?要不人家怎么会说,养个公务员比养个情妇便宜得多?

透过车窗,城市在夕阳的余晖中显得特别壮观。一大片高楼雨后春笋似的林立起来,连绵不绝,其繁华就像张艺谋拍的城市形象宣传片。说实话李赟明一点也不喜欢这座城市,因为他不小心被这繁华给边缘化了。但是你有什么办法呢?人生在世,世事难料,往往都是屁股决定脑袋,哪有脑袋决定屁股的?不服气行吗?“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很多变迁,你根本无法掌控。从车窗外面涌进来的风没有轮廓,也没有重量,他甚至无法将它留在自己身上,深深的无力感从心底袭来,仿佛跌入万丈深渊,他知道,他不小心被挤在了这些楼群之外,再也钻不进去了。百无一用是书生啊,一纸文凭苦撑半个人生,想当年那些满腹诗书,那些激扬文字,现在有什么用呢?

从出租车上下来,掏给司机一张十元的票子,李赟明朝兰玫瑰走去。这点他跟刘小菁不同,如果是刘小菁,她会让车停得远远的,任何人都不会看到她是打的来的;他不,他就觉得十元钱比自尊心要实惠得多。

兰玫瑰这儿人不少,放眼望去,光Q7就有四辆,丰田霸道能有个六、七辆,还有什么奔驰宝马,别克商务和君悦奥迪等等。车的主人都是一些本地重量级的人物,他们既不种地也不革命,当然了,GDP增长方面却功不可没。

“李赟明!李赟明!这边!”刚踏进兰玫瑰,就有人高呼他的名字。

李赟明循声望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张昊,丫还是老样子,油光满面,肥头大耳,毛衣外挂着韭菜叶粗的栓狗链子闪闪生辉。搁过去早扣上帽子批斗去了,现在人家是招商招来的香饽饽,政协委员,优秀青年企业家,全球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也无可奈何。

上天从来都是不公平的,所以才会给予某些人太多的优势,比如张昊。这厮绝对是个走运的男人,脚下的路简直可以用平步青云四个字来形容。大学毕业不到十年,入党、升职、分房子,样样没落下。后来下海经商,仿佛一夜之间就富得流油。这让李赟明非常不快。李赟明不是不喜欢张昊本人,而是不喜欢成功的男士。老婆刘小菁经常拿他来跟张昊这样的成功人士比,说他胸出大志,永远都是个小公务员的命。久而久之,成功这个词成了压在李赟明心头上的一块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来气。

什么是成功?有钱、有房、有车、有女人,这就是成功吗?李赟明过去经常跟刘小菁在成功的概念上争吵得面红耳赤。一论成功,刘小菁就以同龄人某某如今发达了、某某又赚了大钱相鞭策,鞭得他白天神思恍惚,夜间辗转反侧,最后成功了,成功走火入魔了。

按你的意思,什么是成功?刘小菁冷笑。

成功实际上只是一种感觉。李赟明进一步解释成功的概念。满足的感觉就叫成功。我现在就很满足。

当个小公务员,一辈子按部就班领工资,这就是你的感觉吧?

这样不好吗?每个人都得放平自己的心态,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我虽然做不到名利上的成功,但能做到人格上的成功就行了。

你倒有自知之明!刘小菁一句话差点把李赟明噎死。

从“成功论”的回忆中出来,李赟明一眼就看到了张昊搂着的女孩。女孩长得挺漂亮,但打扮得像个鸡,妖里妖气的还抽烟,看样子没打算往良家妇女方面发展。以前这妞是徐继伟的马子,现在居然就跑到了张昊手里,事情突然得让他反应不过来。心想你娃的新欢,还不是别人的破鞋?

“换人了?”李赟明小声问张昊。“不怕谭丽?”

“我离婚了,你不知道?”张昊笑嘻嘻地递烟。

“我哪儿知道啊?”李赟明摇了摇头,佩服张昊真能折腾。“为什么离婚?”

“什么为什么,现在离婚还需要理由吗?”

“你准是又有新欢了,把人家谭丽给甩了。”李赟明说完下意识看了看旁边的女孩,陡然伤感起来。他至今记得张昊结婚那天的致辞: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进入婚姻,你一下子有了两位父亲两位母亲,关心你爱护你;进入婚姻,你有了一位比翼齐飞、琴瑟和鸣的好伴侣,你的快乐有人共享,你的忧伤有人分担;进入婚姻,你的生命有了延续,你既做着儿子,又当着爸爸,生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饱满与丰盈……想当年天作之合的一对儿,谁曾想现在说散伙就散伙了,李赟明觉得这玩笑开得太大了。七年的婚姻,开始于隆重,结束于草率,难道“无理由离婚时代”真的来临了?

“婚姻可是人生大事,怎么就这么随便呢……”李赟明替张昊感到惋惜。

“婚姻现在还是人生大事吗?”张昊打断了他,“那不过是生人的一道手续而已。”

李赟明望着张昊,本想继续开导一番的,可想想皇上不急太监急个啥?环球网去年不是有过报道吗?北京的离婚率39%,上海的38%,深圳的36%,广州的35%,厦门的34%……全世界都在离婚,他张昊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想想也是,如今离婚这事儿算个鸟啊?过去是悲剧,现在只能算是喜剧。

正想着,陈卫东来了。陈卫东跟李赟明是同学,在市工商局上班,法制科科长。此人长得跟猪头一样,屁本事没有,就知道拍马舔菊玩阴的,李赟明徐继伟他们几个都不喜欢他,用李赟明的话说就是“在中国,不要脸也能达到最高境界”。上学那会儿他就爱捉弄李赟明,女同学过生日,他串通四人每人给女同学写一纸条,每张纸条上是“生日快乐”拆开后的一个字。李赟明领到了第二个,结果发现只有他自己将纸张送给了女生。不过这厮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扎堆时能活跃气氛,权当娱乐了。

陈卫东一坐下,笑话就开播了:说一个女领导夜归,突被二男架上车,一男威胁说:“老实点,劫色的。”女领导闻言笑骂道:“他爹的,这么愉快的事,搞得这么紧张,吓我死了,俺还以为被双规了呢!”

话音刚落,张昊像被拔掉了塞子,狂笑喷薄而出。

陈卫东接着讲:男女同事驾车出游,停车亲热,被警察查,问男:“你的车?”男人答:“单位的。”警察又问:“你老婆?”男人答:“也是单位的。”警察叹:“狗日的啥单位,福利这么好。”

又是一阵哄笑。

陈卫东第三个笑话:说一个女人坐火车,例假来了,卫生巾没地扔,情急之下,打开窗户就扔了出去!正好打在一路人脸上,路人摸了摸脸,说:“我靠!火车提速就是快,扔张纸就打得我满脸是血!”

张昊笑得嘴歪,李赟明也笑岔了气,其他人彻底抽了。这一笑让李赟明暂时忘记了张昊与谭丽的婚变,一切不愉快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哥,我先敬你一个。”菜还没上来,张昊先把酒倒上了,举杯的同时调动起了一脸的笑意,一副有求于人的恭谦。“茅台,不委屈您吧?”

“啥时候还学得这么文明礼貌?内弟跟姐夫,用不着这么客套。”李赟明打哈哈,抓起茅台瓶子看了起来。

“去你妈的,谁是小舅子?”张昊骂。“你把瓶子放下吧,绝对真货。你们工商局的都职业病,啥东西都先看看真假。”

“一上茅台准有事!说吧,亲戚之间不用客气。”

张昊说的没错,茅台是真货,李赟明抿了一口,立刻尝出了茅台酒独特的味道。

“你娃有进步,确实有事找你。”张昊替李赟明满上。

“有屁快放!”

“我们的货被你们局公平交易科给查封了。”张昊说,“能不能带我找找你们局长……”

“局长不是咱儿子,更不是咱孙子,工商局也不是咱的祖业,你说我这么一丁点的小人物,在工商局算个啥?”李赟明当场就回绝了。心说屁大的事就去找局长,至于吗。送礼也得看脸面,没脸面礼送过去谁敢要?再说他也不想利用这个关系,因为利用关系也是一门学问。俗话说好钢要用在刀刃上,用在刀把子上有什么意义?关系不是聚宝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它也是一种有限的东西,这就好像森林资源,总有用光取完的时候,你得抻着点儿,不仅不能乱砍滥伐,还得经常植树造林。

“用多少钱你只管说。”张昊从怀里掏出两捆钞票,少说也有两万。“不行咱让鬼推磨。”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

“那是人的事?局长也是人养的,也吃五谷杂粮,我就不信他刀枪不入。”

“这个你内行。”李赟明笑,“你是政协委员,商业名流,全市的局长你认识的有八成,还用得着我带你去?”

“你们那是新局长。”张昊说,“我跟他还不认识……”

“县官不如现管,有些事找局长可以,有的事找局长效果未必就好。”

“你的意思是直接找公平交易科科长?赟明,这事你可得帮我。”

“公交科岂能是好说话的?”对于公交科科长张凤山,李赟明心里确实没底。跟他有过几次交往,找他办事,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付出得太少办不成事,但付出的太多就划不来了。

“赟明。”张昊说,“咱同学到现在二十年了,虽然你在工商局上班,但我从来没有求过你。”

我试试吧,李赟明说。



本文内容于 2011/9/20 20:30:42 被aningxinyu编辑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