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丽影 第一卷:关山万里护宝行 第六章:有惊无险带电台

王大三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URL] 本来不当回事儿的事儿,也许就往往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贺家开业宴席散席三天后,贺云麟带着妻子林若梅启程乘火车从太原回北平了。 头天,贺云麟已经顺利的将张思睿交给他的电台带回了家里。行装中多出了这么一个皮箱来,林若梅自然不会不知道,她问贺云麟道:“云麟,你这箱子里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


本来不当回事儿的事儿,也许就往往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贺家开业宴席散席三天后,贺云麟带着妻子林若梅启程乘火车从太原回北平了。

头天,贺云麟已经顺利的将张思睿交给他的电台带回了家里。行装中多出了这么一个皮箱来,林若梅自然不会不知道,她问贺云麟道:“云麟,你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啊?哪儿来的?”

“哦,是个山西的老朋友带给他北平亲戚的一些衣物,让我这次回去帮着捎上。”

贺云麟出于组织秘密,是不会告诉林若梅真相的。这一是不想多有节外生枝的事儿,二也是对爱妻的一种保护,免得出了事她跟着里面受牵连。

而伦敦医学院留学生出身的林若梅却总有自己的心里判断,她不大相信丈夫的此话,因为这箱子她拎过,那个重量显然不是衣物的分量,所以她心里有些发愣,难道丈夫参与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事情里了?因为他明显的没说实话。

不过,林若梅却不会像其他女人那样纠缠不休的非当场问个水落石出才行。既然丈夫贺云麟不肯说实话,那想必是有他的难处,自己既然对这个丈夫依托了终身,那么信任就是第一位的。她对贺云麟在婚前多有考量,最后认准了这个男人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为人正派,行为严谨端正,做事一丝不苟,绝不是那种干得出坏事来的男人。现在贺云麟不想告诉自己这只箱子的实情,那就证明这里一定有难言之隐,自己再追问下去只能让丈夫陷入为难的境地里,这样的事情不是林若梅这样有着高素养的姑娘能做得出来的。


说起林若梅来还挺有点意思,她父亲林川武是北平税务总局的督察长,是个监督税收有权减免和增加税赋的官员,这个官儿可不小了,北平的上层各政要都要巴望着林川武的税收督察总队能在局长的带领下多收罗一些税赋,增加财政收入也就可增加政府官员的薪水收入了,这年头手上有钱的就是爷。而那些工厂商户人等就巴望林督察长手下能多留点情,现在连年的军阀征战才过去,压在人们头上的税赋已经让他们是叫苦连天的了,能少征收一点那手上也就多一点活钱好使了。

而此刻的阎老西还并不了解贺家的这个大儿媳妇林若梅的这个家庭根底,要是知道了的话他阎老西也就会另眼看待了。


因此别看林川武只是个收税官,但所处的却是肥的冒油的地位,上下都吃香的很,家境也堪比大商贾之家,甚至远远超过了他们。

有意思的是南京的林家和太原的贺家都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不同的是贺家的贺一珊在家排行老三,而林若梅在家排行老二罢了。

林川武平时对人并没人们想象中的那种架子,在家虽说家长作风还是挺盛的,但对下人都能善待之。当时家里的保姆陈嫂的女儿成雁南跟着母亲在林家帮着打杂,和林家的宝贝千金林若梅处的相当不错,被林川武和夫人看在了眼里,于是送成雁南也读了中学,让陈嫂一家感动的不得了。而更让陈嫂感动的是等林家大小姐林若梅去英国读医学院的时候,林家竟然出资让学习成绩优秀的成雁南陪着林打小姐一起去了伦敦,后转到利物浦的赫尔姆文学院攻读语言学,三年后顺利拿到了学士文凭后,和林若梅一起回了国。并且林若梅还在英国收获了自己的爱情,认识了比自己大八岁的贺云麟,彼此相亲相爱,约定回国后征得家人的准许后成亲。

而成雁南因为留学归来,学习成绩又很优异,被北平师范学院相中,聘请她去北平学校教书了。

巧得是,燕京大学考古系的柳振清教授正需要人手,多次向刚回国的贺云麟发出邀请,请他进入燕大的考古系从事考古研究,贺云麟经过再三考虑答应了下来,此后就携新婚妻子林若梅来到了北平。这样,家在太原的贺云麟和家在南京的林若梅便集中在了一个L型连线的拐弯点的位置上北平定居了下来。

而林若梅也没凭着家庭做后盾找任何关系,而是靠着自己的医学技术顺利的应聘,在北平著名的仁济医院当了一名外科医生。


林若梅对丈夫的信任和理解并不代表她可以失去自己的好奇心,对于这只皮箱里的东西她还是很想看上一看,至于要证实自己的推测:丈夫没做什么违法和违背道德伦理的事儿。

于是,趁着当天晚上丈夫在客厅和父亲及弟弟说话的空隙,林若梅悄悄打开了这只皮箱,这一看不要紧,紧张的林若梅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因为她看到了在衣服的包裹下呈现出了一部崭新的电台来。

“我的上帝啊,难道云麟他背着自己参加了什么秘密特工组织?否则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那,他不会是共产党吧?”

林若梅捂着自己的胸口在想。自从南京政府在上海四.一二政变后,国共两党就翻了脸,国民政府对共产党人的政策就是赶尽杀绝,一旦发现了共产党在活动,被他们的特务宪兵发现抓住,不管你出身什么样的高官家庭,都注定是要格杀勿论的,在这点上南京政府的蒋介石是丝毫不含糊的,要是贺云麟正是共产党那可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怎么办那?林若梅一时没了准主意,她得好好的想一想是否需要和丈夫谈谈。

想到这里她赶紧将箱子恢复了原样放好,然后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坐在沙发上看起了当天的《晋中日报》来了。而报纸上的一条消息更让林若梅担起了心来,上面报道的是太原警察署和宪兵司令部近期抓获了二十多名中共地下党员,并于四天前依照南京政府的意思,给予全部处决了,特地在报纸上发布了此项公告。

林若梅心里忐忑了起来,不管怎么样,自己一定要帮助丈夫先度过危险,协助他将电台带到北平去,然后再说了。


果然在第二天的火车上,不仅在进站的时候遭到了严查,连在火车行进中也有特务宪兵在车厢里进行行李检查。

进站还没问题,因为贺家在太原城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加上才认了干姐妹的阎锡山的四姨太江梅进站送行,那些复兴社的特务和宪兵头儿都认识,毫无阻拦的就将贺云麟夫妇送上了火车的软卧包厢里了。

而当火车几小时后到达绥东站的时候,上来了一伙属于北平冯大帅宪兵司令部的人进行起了逐节车厢的检查。而为首的正是出卖了老主子马继武,后又加入了杜原山北平宪兵司令部便衣特务队的小队长许孟奎。

上司给许孟奎的任务就是在车上搜查违禁物品和搜索可疑人员。这正是冯大帅根据南京政府的指示,围剿各地共产党人的行动之一。

刚才这帮家伙已近查完了前面的硬座车厢和硬卧车厢,抓了好几个所谓的“嫌犯”,等完了这些,特务们请示许孟奎是否要搜查软卧车厢,按照以往的惯例,对于有钱人才坐得起的软卧一般是不进行检查的,就是检查也都基本上属于敷衍了事的走走过场。

而刚进了北平宪兵司令部不多久的许孟奎,正想立功在杜原山面前表现一下自己那,再说又有冯大帅的尚方宝剑罩着,因此有些有恃无恐,他对手下们说道:“查,怎么不查那!管他娘的是有钱人没钱人那,有钱人投奔乱党的也有的是人在。不能放过软卧车厢,说不定还能抓着大鱼那。”

于是,他亲自带着人进到了软卧车厢里来了。半个小时后,他们查到了贺云麟夫妇住的这间包厢里来了。

贺云麟和林若梅睡的铺对面是两个北平的商人,是去太原做干货土产生意的,今天也是要返回到北平去。


便衣特务们一敲开包厢的门,就对里面的四人喝道:“身份证都拿出来,另外把你们所有的行李都打开,我们要进行检查。

门外还站着两名端着枪的宪兵。

这时候,别人都无所谓,唯独贺云麟有些紧张了,那部电台真是来之不易的珍贵物品,共产国际从苏联弄过来不知道牺牲了多少同志,万一在自己手上被特务截获了,自己牺牲是小,但就辜负了上级的期望了,也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特务们先检查着那两个山货商人,看看也没什么毛病,便转到了贺云麟夫妇这边来了。

其他三个箱子和行李包裹都检查完了,终于只剩下那只装着电台的皮箱了。因为这只箱子被放在了卧铺拐角的小茶几下,一开始特务们并没发觉。贺云麟也想能尽量的糊弄过去,但没想到还是被站在门口监视着的许孟奎看到了。

他踢了正起身想结束搜查小特务一脚:“混蛋,茶几下还有只箱子那,你眼瞎啊,拿出来搜!”

小特务们这才看到了那只棕色的皮箱,让贺云麟打开来检查。

贺云麟还沉着的说:“这个箱子里都是我内人的衣物,不方便看的吧?”

许孟奎冷笑一声道:“什么内人外人的,一律都要检查,现在我们是在奉大帅之命在搜查乱党,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东西都要仔细搜查,否则就抓起来告你妨碍公务。”

说着,他便示意小特务开箱检查。

这时候,林若梅拦在了前面:“怎么,非要检查吗?”

许孟奎道:“对,非要检查不可,夫人除非心里有鬼,不然的话就请你老老实实的打开箱子。“

林若梅杏目圆瞪道:“你是什么东西啊,和我说话请你客气点儿,否则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你是什么人,说话敢这么放肆?”

那两个土产商人中一个岁数大点儿的说:“老总啊,您可能有所不知,这位小姐是阎锡山阎会长的干妹子,从太原上车的时候,是阎会长的四姨太亲自送上车来的。”

这一下许孟奎有些发懵了,作为西北人他非常知道阎老西的名头,按理这个山西王一点不亚于他曾伺候过的西北二马。虽说他现在投靠了北平的冯大帅,但凭着实力,冯明德也是不敢去招惹阎锡山的。眼前这个女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惹的主儿,她要真是阎老西的干妹子的话,自己还真不敢太过鲁莽,弄出什么事儿来的话,冯明德肯定不会罩他这样的小喽啰的。

于是,许孟奎说:“哦,是山西阎大帅的干妹妹啊,在下失敬了。请小姐见谅,我这也是奉命行事,不得已而为之,还望小姐不要见怪哦。”

林若梅又是冷笑一声:“这位长官,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既然都来了,那还是看一下吧,免得你心里犯嘀咕。”

说着,她就解开了箱子上绷着的皮带,一按搭扣打开了箱子,箱子上面是两件旗袍,还有两件女式内衣。

“长官,您请检查吧,我自己动手您恐怕还是不大放心那。”

说完,林若梅站起了身子。


现在知道了内情的许孟奎那里敢去翻阎大帅干妹妹的女人衣物那,连说:“不敢,不敢,小的看过了,确实没有问题,请小姐和先生见谅。小的叫许孟奎,在北平先兵司令部公干,以后若是有需要的情随时招呼小的。”

说完,他对着两个小特务一挥手:“走,我们继续往前面去查。先生,小姐,告辞了,祝你们一路顺风。”

就这样,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在巧不巧的就被化解掉了。

一位对面铺上的北平客商说:“贺先生,您头上一头汗啊,是不是包厢里太热了点?”

“哦,还好,还好。我刚才是为那些便衣着急,我担心他们要是得罪了我内人,会打起来那。”

贺云麟掩饰着自己内心的紧张情绪说道。

林若梅则偷偷的想发笑,心想你这个贺云麟啊,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死要面子那。

这样也算好,这列火车在车上被反复查过之后,到了北平站后就没再遇见盘查的了。小夫妻俩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两人进了家门后,已经是夜里的三点了。

林若梅放下了行李,一边整理着床铺一边对贺云麟说:“云麟啊,你箱子里的东西要抓紧送走,我想那东西不是你自己用的吧。”

“哦,那不都是你的衣服吗,我那里用着到啊。”

贺云麟还在和妻子打着马虎眼。

林若梅微微一笑:“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勤快了,把我的衣物主动装你箱子里了?我的意思是衣服下面那东西放在家里不安全,你该尽早的送走才是。”

“若……若梅,你知道了?这……。”

贺云麟不由的心里一愣,这才想到在火车上林若梅为何那么镇定了,并且翻动上面的衣服后没再继续往下翻,否则非当场露了馅不可。

林若梅这时候没心情在保持镇定了,她严肃的说:“云麟,你正在从事着掉脑袋的事情,我想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不该瞒着我,我们俩是夫妻,你该相信我才是。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别和乱党再有来往了,这太危险了,眼下政府军在江西将他们的根据地已经团团围住,在全国各地也都在大肆搜捕他们的人,我真担心那天灾难会降临这我们这个幸福的小家庭里来了,这是我不想看……看到的事情……。”

林若梅说着眼泪不自主的流出了眼眶。

贺云麟上前一把抱住了妻子道:“若梅,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该如何对你讲,准备日后慢慢的和你沟通。有些道理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马上说清楚的,今后待我慢慢的告诉你好吗,总之你得相信我,你的丈夫是一个对国家对民族负责任的人,不会干出对不起良心的事情来。”

他拿出手绢来轻轻擦去了林若梅眼角上的泪珠儿。

林若梅说:“算了,我也不想知道什么,这个乱世里还是越安生越好,什么主义理想的那都太危险了。你打算什么时候送走箱子里的东西,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助你送走。”

“哦,不用了。”

贺云麟说:“明天傍晚的时候有人会来取走的,若梅,这次我要对你说声谢谢了。”

两人随后就都没再提及到这件事情,只是做了一点夜宵吃了,就都进了被窝,因为旅途的劳累,他们很快就都进入到了梦乡里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