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九一八,评郝伯村的真假抗战

田园风光201008 收藏 5 1887
导读:作者:肖新民 前不久,友人发来一篇《真假抗战之辨──谁是抗战的真正领导者?》,说供我参考,作者郝伯村,是台湾元老级的党国要员。全文附后。 我尊重郝柏林在反对台独、促进两岸交流作出的贡献,既然要辨“真假抗战”,我就要问郝伯村几个问题。 (一)“九一八,沈阳陷”,不抵抗的罪责,蒋介石政府一贯将其全部赖在“当地军阀”张学良身上。我有幸于20世纪末参观了长春的伪满皇宫。看见了南京民国日报1931-9-19的原件和放大的照片,赫然写着“日军昨占沈阳北大营等处

作者:肖新民


前不久,友人发来一篇《真假抗战之辨──谁是抗战的真正领导者?》,说供我参考,作者郝伯村,是台湾元老级的党国要员。全文附后。


我尊重郝柏林在反对台独、促进两岸交流作出的贡献,既然要辨“真假抗战”,我就要问郝伯村几个问题。


(一)“九一八,沈阳陷”,不抵抗的罪责,蒋介石政府一贯将其全部赖在“当地军阀”张学良身上。我有幸于20世纪末参观了长春的伪满皇宫。看见了南京民国日报1931-9-19的原件和放大的照片,赫然写着“日军昨占沈阳北大营等处,沈阳沦陷”“国人不得惊扰恣事,政府自有处置良策”之类的内容。原来张学良是无奈地“奉命”不准抵抗啊!


(二)退一万步讲,不抵抗是张学良一人之罪,他是东北军阀,蒋介石调不动他。那么,1935年7月与日寇梅津美治郎签订《何梅协定》的何应钦难道不是蒋氏的亲信?这个协定对日寇要求华北自治并在华北驻军的要求“全面承诺之”,将冀东(河北东部)与察北(原察哈尔省北部,现分别划入内蒙与河北)拱手献敌,还将在察哈尔积极抗日的冯玉祥逼走,甚至将收复察哈尔重镇多伦有功的冯部军长吉鸿昌(共产党员)杀害!也正是这个协定,使得日寇能在宛平城南“合法”驻军,并挑起卢沟桥事变!日寇侵占全中国的野心是蓄谋已久的,卢沟桥事变只不过是日寇侵华棋盘上的一步棋而已,与西安事变毫无关系。从九一八事变、长城喜峰口之战、一二八淞沪抗战,到冀东与察北“自治”,正是蒋氏一系列卖国行为,助长了日寇的嚣张气焰。郝氏能视而不见吗?!


至于“七七”之前屠杀中共北上抗日先遣队及其领导人方志敏,1941年屠杀抗日的新四军(皖南事变),那就别提了!因为,郝氏认为,那是共党的“武装暴乱”,即使抗日也该“杀无赦”!


郝氏至今不忘鼓吹“我们拿什么来抗日”的亡国论,说国军嫡系只有十个师(按其建制,共有10~20万人),然而却在九一八之后,有能力每次都出动30~100万正规军对赣南红区进行五次围剿。


(三)毛泽东当然没有领导“全国”抗日。至少,蒋氏集团不受其领导。


共军集中抗日的战役,了不起就是歼敌几万的百团大战,还有不忘吹嘘的平型关,其实不过毙敌千人;和国军的几万、几十万的大会战根本不能比。这是歪曲抗日历史的郝伯村之流以及大陆某些“精英”的基本观点。


但是,他们却不提另一更根本的事实:国军总兵力始终多于200万,任何一次会战的结局却都是损兵失地,直到日本投降,国军几乎没有从日军手中收复过一寸国土;共军“游而不击”(蒋氏集团的一贯用语),却积小胜为大胜,在敌后摧毁无数日寇炮楼、封锁线,军队由1937年的约3万人发展到1945年的近100万人,人口约1亿;而且,只有敌伪顽(顽,实际就是国军)联合剿共之事(黄桥事变、特别是皖南事变是其最重要者),决没有共军袭扰国军及其防地的任何事件。至于双方历年抗击日伪军的比例,那就更不必说了。


从1944年下半年起,苏军大规模反攻,其他盟军战场也节节胜利,中国敌后战场的共军也多处开展“局部反攻”,从日寇手中收复失地、壮大自己。国军却节节败退,长沙沦陷、日寇打通粤汉铁路、控制湘桂线,西南一片恐慌……


所有这些,郝氏之流应该如何看?


(四)七七事变之后,蒋介石的确曾有豪言:“牺牲已到最后关头”,“人无分老幼,地无分南北”,皆有抗战守土之责。但是,具有讽刺意义的事实是,直到日本制造了珍珠港事件(珍珠港当地时间1941年12月7日凌晨,日寇突然袭击美国的太平洋海军基地珍珠港,将珍珠港的飞机、舰艇几乎全部炸毁,史称“珍珠港事件”),美英等国立即对日宣战,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紧跟美国,1941年12月9日才对日宣战!古今中外,有第二个这样荒唐的政府吗?这真是蒋介石及其国民党政府强加给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郝氏之流对此应该如何看?


至于战后“四强”之类,算了吧,蒋介石政府,除了仰美国干爹的鼻息之外,究竟值得几分钱?


(五)1938年6月9日的花园口决堤、1938年11月20日的长沙大火、1941年6月5日的重庆防空隧道窒息惨案,并称中国抗日时期三大惨案。这里只说花园口,它在郑州市北部、黄河南岸。原有国军薛岳部(蒋氏嫡系)20万人驻守黄河以南,与日寇(不过几万人)对峙,如果打起来,薛部实力不差。蒋介石却强调“读书要花学费,做生意要出本钱”,命令集团军司令商震决堤放水,以阻止日军向西、向南。结果,中国平民89.3万死于非命,391.1万人侥幸逃生,1250万人受灾,事后造成5.4万平方公里的黄泛区,导致淮河也连年淤塞、水灾,直到解放后才把黄河、淮河治理好。


不少共产党人,从大局出发,认为花园口国军决堤、长沙国军纵火烧城,首先要将罪责记在日寇身上。但是,也严肃批评蒋介石政府不该不发动群众支持,不组织群众疏散转移。视千万老百姓的生命为儿戏,这就是“民族至上”“国家至上”吗?这和共区的军民团结、生死与共的政策、风尚、实际后果,可说有天壤之别。然而,郝氏之流还好意思将积极要求抗日的青年学生讥贬为“无知”。郝君知否,还有并不年轻的沈钧儒、邹韬奋等七君子,因为宣传抗日而被捉入牢狱,如果不是“国母”宋庆龄亲自作保,恐怕早就成了委员长的刀下鬼了,如果不是西安事变,委员长被迫抗日,七君子也不可能恢复自由。


(六)综上所述,倒要请郝伯村之流扪心自问,当你们满口礼义廉耻、人类文明的时候,你们自己知道多少“耻”,还有多少“文明”,编了多少“好听的”谎言!


附:以下为友人发来的郝柏村的原文。


真假抗战之辨──谁是抗战的真正领导者?·郝柏村


·毛泽东曾表示「共赴国难」,但抗战全期,国军三个正规军和游击队,均被共军所灭。就利用抗战反蒋战略而言,毛泽东成功了,但说抗战是他领导,完全是谎言。


---------------


作者前言﹕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中华民国政府派军令部长徐永昌,代表参加密苏里舰的日本受降仪式,因此实际对日胜利日为九月二日。今年九月二日抗战胜利六十六周年之际,我特撰《真假抗战之辨》,也作为王文(原邮件缺1字)将军编着(原邮件错字)的《中国抗日战争真相》一书的序。


九一八事变时,我小学毕业。来年,淞沪战役发生,十九路军浴血抗日,其中翁照桓旅长,国人誉为民族英雄。其时,《生活》杂志常登邹韬奋的文章,鼓吹全民抗日,爱国的情绪,有如怒潮澎湃。


十几岁的少年,因此义愤填膺。纯洁而无知的青年,受其鼓动,在京沪铁路上卧轨,到南京请愿,羞辱教育部长蔡元培先生,却完全不知道,我们拿什么来抗日。


指责不抗日的目标,就是蒋委员长。


当时,国民政府虽号称统一全国,其实,除了中央嫡系黄埔军队约十个师外,其余如东北军、晋军、西北军、青甘回军、川军、滇军,仍在割据状态。此外,中央币制尚未统一,兵役制度亦未建立,可谓百废待举。


当政者如何以军阀割据的形势,贫穷落后的社会,对抗一个维新近七十年的世界强权?当然需要时间,有所准备,故以安内攘外为决策,和平未绝望时,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至最后关头,决不轻言牺牲,争取时间,充实抗日的国力。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基本策略,是压制柔弱的中央政府,并与地方割据势力互通声息,其对国民政府步步进逼,使无喘息机会。民国二十一年淞沪停战后,次年长城各口战役展开。塘沽协议签字后,接着制造冀东伪组织,以及华北特殊化,并与内蒙德王勾结,而江西共产党的武装斗争正烈。


此际的抗日呼声,其实有两种心态,一种是纯洁的爱国情操,一种则是假抗日以倒蒋。民国二十五年的两广事变和西安事变,便是后者。西安事变落幕后,蒋委员长的民族领袖地位更加巩固了,日本帝国主义不能再等待了,六个月后即发动七七事变。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十七日,蒋委员长在庐山,发表「牺牲已到最后关头」,展开全面抗战。日本此时的战略是「速决」,盼以三个月时间,击灭蒋委员长的中央嫡系部队,一面与割据势力相通,即可达成征服中国的梦想。


针对日本的速决战略,当时陆军大学代校长蒋百里将军,即明示「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与他讲和」。亦即蒋委员长发扬民族精神,以空间换取时间,坚持抗战到底的持久战略。


为击破日本「三月亡华」的战略,以中央部队为主力的国军,仅在上海就血战了三个月,粉碎了日本速战速决的妄想。然而,地方军头仍心存观望,意图保全实力者所在多有。京沪沦陷后,徐州会战开始,山东省主席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韩复 (榘,原邮件缺字),擅自放弃阵地,捕送汉口处决,才激醒了割据军头真心抗战的意愿,而导致台儿庄大捷。


武汉会战后,德使托德曼依日本授意谋和,蒋委员长坚持,恢复七七以前态势为先决条件。汪精卫在七七事变时,大声疾呼中国将要亡了,力主抗日,此际信心动摇,甘受日本利用,透过云南龙云的协助,出奔河内,投靠日本,充当头号的汉奸。


民国二十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毛泽东亦发表「共赴国难宣言」,然而亘抗战全期,除了平型关战役,以及反扫荡的所谓百团大战外,其抗日战绩不及国军九牛一毛。尤有甚者,在敌后地区的国共摩擦中,国军三个正规军和游击队,均被共军所灭,三个省主席被赶走,共军可谓战绩辉煌。就利用抗战反蒋夺权的战略而言,毛泽东是成功的,但说八年抗战是他领导的,则是百分之百的谎言。


抗战胜利的主要因素,是中华民族的气节,透过蒋委员长抗战到底的坚强意志,凝结起来所发挥的精神力量,二者缺一不可。在最艰危的时期,蒋委员长坚持宁败而亡,绝不降而亡,他才是取得最后胜利的唯一领导者。


蒋委员长领导抗战,成果是取消了一百年来的不平等条约,终结了四百年来的殖民主义,创建了联合国,光复了台湾,使中国的国际地位,升为四强之一。否则,沦为日本附庸,在二次大战后列为战败国,其悲惨后果,则不难想象。


八年抗战,三千万以上军民的死伤,四亿以上人民的苦难,其规模之大,范围之广,牺牲之惨,痛苦之深,写下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悲壮光辉的史页。但是,由于大陆剿共失败,真抗战的历史被掩盖了,假抗战所编造的故事竟取而代之。


毛泽东虽然在内战中获胜建政,但是不能窃取蒋委员长领导抗战的地位,以现代信息之发达,谎言若能取信于人,实为文明的耻辱。


我呼吁,两岸立即举行抗战历史学术研讨会,还原真相。这是两岸军事交流唯一优先的事项,既无损于中共当局现在的地位,更有利于两岸和平发展,我期盼有生之年,能够参与此会。


我很欣慰,未及投身抗战的王文(原邮件缺1字)将军,投身于抗战史研究,编着了《中国抗日战争真相》,简明扼要而完整,是了解抗战历史的好书,故乐为之序,以嘉其贡献。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