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龙狂 第一卷 第 十 五 章 甘心受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


已成为俘虏的日军医疗队队长的江崎大佐,以为井方霖要杀掉他的部下,急忙求情,愿意以己身之死换取部下的生存。

没想到,井方霖微微一乐道:“我根本没打算杀死他们,更没打算杀死你。”

江崎感到奇怪了哦了一声道:“咦,为……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军医,更是东京医科大学的首席教授,日本甚至世界上非常出名的外科医生。”

江崎震惊了“你……,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江崎是日本保护级的科学家,征入军队是个秘密,即使在第二十二师团对于江崎的身份也是十分保密的,可眼前的中国人对他的身份竟如数家珍。

井方霖见江崎大惊失色,知道已经又一次震慑住了他,就又笑道:“用不用我把你的主要成就,或是家族背景说一遍让你验证一下啊。”

“不、不用了,你的太可怕了。将军阁下,您的用意我明白了,请您吩咐吧,重压之下我不得不效力。”

“好,还算痛快。”井方霖收起笑意,一指张振汉道:“这位是八路军独立大队大队长张振汉,他的部队没有军医,唯一的一个卫生兵也战死了。”

“啊,将军阁下,我愿意为他效力。”江崎表态急了一点儿。

井方霖有意强调道:“你听我说完,独立大队要在双牛山一带建立抗日根据地,你的任务有三项,第一是为独立大队建立一个完整的野战医院;第二是为根据地建立一座功能完善的综合性医院;第三是筹建一所医科学校,并为独立大队培养出大批的野战救护兵。”说到这儿,井方霖加重了语气:

“我不是威胁你,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为了保密,我将毫不犹豫的杀死你们。”

井方霖那阴狠的表情和语气令江崎不寒而栗,他知道,这个专杀日军的魔王是绝对会做到的,他急忙再次表态道:“将军阁下,我不怕死,答应你是不想让他们死,好,这三项任务我都能做到,只是有些设备在中国怕是难以搞到。”

“这你不必担心,所有的设备都有我来提供,只要你拉出清单,就没有我搞不到的,而且还是最先进的。”

“将军阁下,我会竭尽所能,希望在中国、嗯,在根据地有所建树,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

井方霖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不过他还是从怀中掏出一个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小瓶子道:

“江崎教授,这里装的就是你研制的那种毒剂,不过我们已经改成了延时毒药,本来是准备给你们七人服用的,用它来迫使你们留在根据地,现在,我与张振汉队长相信你的人格,咱们就订个君子协议,你们在根据地的工作期限是三年,期限一到,你就可以带队离开。”

井方霖的话令江崎激动了,他连连的道:“谢谢,谢谢将军宽宏大量,我们只有竭力做事才能报答。”

井方霖笑道:“到时恐怕你和你的部下都不想走了,因为一个崭新的、现代化的城市足以吸引住你们。不过我警言在先,如果你们不履约,就是逃回了日本,我也有能力把你们抓回来处以极刑,但愿你们不要以身相试。”

江崎的脸都憋红了,叫屈的道:“请相信我的人格,我最崇拜中国的那句名言,君子之约千年之履。”

“好,我相信了,江崎教授你应该自信,你为我们工作不是在屈辱的活着,而是为了正义。”井方霖哈哈笑道:

张振汉也面露笑容,伸出双手道:“江崎教授,我代表双牛山根据地欢迎您。我将尽力为你的工作创造条件。”

“多谢张大队长的新任。”江崎握住张振汉的手道:

“好,江崎教授,你们去吃饭吧,让你的人吃饱点好赶路。”井方霖道:

“嗨咿。”江崎敬礼后离开了。走了几步又突然回头问道:“将军阁下,您认为日本会击败中国吗?”

“不会的,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够击败中国,尽管中国还十分虚弱。眼下中国人民受难但不会亡国,而日本不但国民受伤害还会因此而走向灭亡。”

“唉……。”江崎深深的叹着气走去。

“振汉同志,请你相信,这个江崎不会违约的,你的根据地需……?”井方霖的话还未完就被打断。

“让敌人为我们服务这可能吗?八路军是不会与敌人同流合污的。”声音来自身后,似乎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

“李树铭,谁让你来的?”张振汉眉头一皱,略带不满的道:

“啊,大队长,是这样,我看你们都谈了两个多小时了,我们也该出发了,所以就过来看看。”

“你回去吧,让战士们继续休息,等待出发的命令。”

“不,队长,我反对利用鬼子的医疗队。我……?”

“等一下,你叫李树铭?是什么职务?”

“我是八路军独立大队的作战参谋兼政工干事。”李树铭有意强调政工干事四字。

井方霖眉头也是一皱:“作为一个军官,有事连喊报告都不知道吗?”

“在我们八路军,上下级都亲如兄弟,不讲究这些,对你没这个必要。”这个李树铭,戒心和身份使他狂的过分了。

“李树铭,你在胡说什么,你……?”张振汉急忙喝止他。

可李树铭粗暴的打断道:“作为政工干事,我有权知道他们的身份和你们谈话的内容。”

张振汉也生气了,刚要发作,井方霖一摆手打断了他。然后用严厉的目光盯着李树铭道:

“我不管你是八路军总政治部派来的,还是延安中央社会部派来的,就是康生来了也无权知道我们的身份,也得在一边儿呆着去。”井方霖最反感这样极左势力,这样说是有意激怒他,好杀杀他的威风。

果然,自恃身份特殊的李树铭暴怒了,大叫道:“什么?你敢蔑视我们的康部长,我毙了你。”他竟然敢伸手拔枪。

可他的手刚刚抓住枪把,井方霖的参谋就一脚将他踢翻,随后一个虎扑擒拿卸下了他的枪,一手扼住他的脖子道:“嗨,小子,你竟敢对我的首长动粗,赶快赔礼道歉,否则我就捏碎你的喉咙。”

这个参谋看上去文文弱弱的,那想到竟有那么大的力量,任凭个子大很多的李树铭拼命挣扎,那手却越捏越紧,再加上参谋那逼视的目光,李树铭终于撑不住了,断断续续的道:

“我……,我错了,我……道歉。”参谋并没有松手,而是将手薅住他的脖领子,一把就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拍拍手站在一旁。

李树铭站在那里,脸色红白交替着,刚要说话,井方霖冷冷地道:

“你用不着道歉,只是你要记住,你是个共产党员,你的身份特殊不等于奋斗目标特殊,对待同志自己人,凡事不要做的过分,你去吧。”

“谢首长的教诲,我记住了。”李树铭的话可是话中有话。

井方霖岂能听不出,一怒道:“站住,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们的身份,那我就告诉你,我们是中华佑卫使,其使命是护卫中华民族的安全,对侵略者我们要斩尽杀绝。对待内部祸害中华民族的,危害八路军的人,不管他是共产党内部的极端分子也好,还是国民党人也罢,也会毫不犹豫的除掉。还有,对我们的出现必须保密,报告给八路军总部也不行,一经发现,我们将以叛徒论处,决不手软,哼。”

不知是被井方霖的气势吓住了,还是自知自己太冲动了,李树铭泄了底气,低声道:“我明白。”从一旁参谋的手里接过手枪讪不搭的离开了。

一个情报参谋赶来,看着李树铭背影对井方霖和张振汉道:

“首长,这个人是八路军总政治部下派的,有点根基。很可能是延安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系统的,今后恐怕他是个麻烦,会对张大队长有所不利。

不待张振汉表态,井方霖剑眉一竖冷峻的道:“胆敢妨碍《东方龙狂》计划的人就坚决除掉他。”

《东方龙狂》计划?,张振汉心中多了一份狐疑,井方霖解释道:“《东方龙狂》计划就是我们中华佑卫使复兴中国的计划,不是由我们出头,而是辅佐抗日力量。”井方霖没有直接说出是帮助延安。

“张队长,对于李树铭这种人,你在今后的工作中要暗自防范,要害部门不要让他掌管,不是我危言耸听,这种极左的人过头了就会倒向敌人,这样人带来的破坏远比敌人严重。”

“首长,我明白。”张振汉如有所思的道:

幸亏李树铭这时的一闹和井方霖的提醒,张振汉对他有了特别的注意,后来李树铭是思想来了个急转弯,不但没有给根据地造成损失,反而成了张振汉的一员干将。

“首长,基地对独立大队根据地的位置评估出来了。”情报参谋道:

“啊,好哇,位置基地赞成吗?”

“基地建议西移,我们还是到指挥机上去看吧。”

来到Z-15B指挥机上,张振汉彻底的傻眼了,巨大的空间里,到处都是从未见过的仪器,到处都有红绿的亮点在闪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