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国内外媒体记者的一封求救信

孙悟空aaa 收藏 2 435


致国内外媒体记者的一封求救信


致国内外媒体记者的一封求救信


致国内外媒体记者的一封求救信


致国内外媒体记者的一封求救信


致国内外媒体记者的一封求救信


致国内外媒体记者的一封求救信


致国内外媒体记者的一封求救信


致国内外媒体记者的一封求救信


致国内外媒体记者的一封求救信


致国内外媒体记者的一封求救信

致国内外媒体记者的一封求救信

我是广州市花都区8730部队三级转业士官。1989年3月从湖南省、涟源市应征入伍,2002年转业。但广州市花都区民政局以我档案不符合安置条件为由,拒不执行有关安置政策,至今没有安置,也没有发给我自谋职业一次性安置补助金。

2002年至2004年,我一直在省市两级部门上访,但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2004年12月到北京上访,之后花都区负责转业安置的相关人员被查处。从此,当地政府开始对我进行打击报复。

2005年4月,广州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以“扰乱社会管理秩序”为由,将我劳动教养一年。出狱后,我继续上访维权。

2008年7月奥运前夕,作为广州市重点维稳对象的我被给予特别“关照”。花都区政法委派人到我老家,送去现金1000元,明确告知不许去北京上访,并口头承诺安排我在花都区殡仪馆工作,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事后,我得知这只是政府的惯用伎俩,安置补偿是空话。

2010年3月和5月,我两次到北京上访,广州驻京办主任李建明派人将我押送回广州,之后我被非法关押在花都区救助站和紫霞山庄长达30天。

今年3月两会期间,我再次到北京上访,被广州驻京办雇请的黑保安毒打一顿后,押送回广州,后被非法关押在花都区救助站8天。

2011年8月5日,广州市花都区政法委书记姚志雄采取行贿的方式,指使林炉优等7人到我湖南老家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共18天,他们给我4500元现金和500多元的礼品,他们不准我去北京上访。他们口头承诺给我一套廉租房,按今年转业士官的标准补发给我自谋职业一次性安置补助金约20多万元,并安排我到花都区殡仪馆上班,但至今没有兑现。

当地公安机关多次对我出租房进行骚扰,并多次对房租老板施加压力和威胁,不给我们租房。(花都区赤坭镇下剑岭新村4号和新华街信兴楼A栋西梯404房)。

当地公安机关多次对我妻子欧阳爱英的工厂(花都区赤坭镇和宝陶瓷厂和狮岭镇极地手袋厂)进行骚扰,并多次对工厂负责人打招呼,被工厂辞退,现已失去经济来源,9年来我投诉无门,无依无靠,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

转业军人祈盼国内外有正义感的媒体记者到湖南采访报道,为军队转业人员和弱势群体讨回公道,深表谢意。祈盼大家网上谷歌搜索“部队会抛弃你_新浪博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