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电影小说完整版 第一章 血染黄花岗 第五节 不自由,毋宁死 1

纪念一百周年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8.html[/size][/URL] 温生才刺杀孚琦事件发生后,广州的形势骤然紧张,全城戒严。再加上美洲筹集的起义款项和由日本购买的军械未到,因此,原定4月13日起事的日期不得不推迟。 1911年4月23日这一天,春光明媚,煦风拂面,守在从香港通往广东的关卡上的清兵却严阵以待、如临大敌,高度戒备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8.html



温生才刺杀孚琦事件发生后,广州的形势骤然紧张,全城戒严。再加上美洲筹集的起义款项和由日本购买的军械未到,因此,原定4月13日起事的日期不得不推迟。

1911年4月23日这一天,春光明媚,煦风拂面,守在从香港通往广东的关卡上的清兵却严阵以待、如临大敌,高度戒备地搜检着过往的行人。

远远地,有两抬花轿热热闹闹地从香港方向趟土扬尘而来,第一乘花轿前面的轿夫正是黄兴,不过此时的他就算是熟人也很难认出来了。

把守关卡的清兵小头目看到这样一支队伍,于是立刻上前拦住了花轿,喝道:“站住!打哪儿来的?”

黄兴一面顾着肩头的轿杆,一面作揖道:“官爷,我们是从香港摆花街来的。”

“要到哪儿去啊?”小头目扫了黄兴一眼问。

“广州城里的河南溪峡。”黄兴回答。

“放下,把轿子放下!”清兵小头目命令道。

“落——轿——”黄兴大声冲后面的人喊道。

轿内,一双戴玉镯的手,迅速将手枪藏于座椅之下。

两抬轿子轻放在地上,轿夫和随行的人们神色肃然地等待着。

后边抬轿的是同盟会会员喻培伦,他虽然不过二十五六岁,却已经参加革命多年了。在一次制造炸药的试验中,他的右手被炸断三指。自此他潜心钻研,成功制造出一种威力强大而又安全的新型烈性炸药,以及通过化学发火、电发火、钟表定时发火引爆的各种类型的炸弹,被同志们尊为“炸弹大王”。

喻培伦听到黄兴的声音,遂将藏于轿杠内的子弹,往里面塞得更深一些。

清兵小头目走上前去,得意扬扬地撩开轿帘,准备好好勒索一番。没想到当他看到端坐其中的徐宗汉,不禁被其高贵的仪表、威严的气势所震慑,估计是有背景的大人物的家眷,勒索的话自然是没敢说出口,连语气也格外客气起来:“夫人,您这是……”

徐宗汉从容镇静地瞥了他一眼:“回娘家。”

清兵小头目轻轻咳了一声,一抱拳道:“夫人,请您先下轿歇息。”

“胡说!还没到地方,下什么轿?”徐宗汉狠狠地瞪了小头目一眼。

“我们奉命在此……搜,搜查革命党……”清兵小头目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

“搜查革命党是你们的事,与我有何相干?怎么,我——像是革命党吗?”

“那……自然是不像。夫人……您真会开玩笑。”清兵小头目尴尬地笑了笑。

“那还不快让我们过去?”徐宗汉诘问道。

“没办法,上峰有令,打这儿经过的都得检查。”清兵小头目执拗地说。

“我——也得检查吗?”徐宗汉语气硬了起来。

“您也不能例外。”清兵小头目坚持道。

现场气氛陡然紧张,众人目光注视着黄兴。

黄兴暗暗地将手插入腰间,注视着清兵小头目和他下属的一举一动。

徐宗汉迅速走下轿来,冲着那小头目,抬手就是一巴掌:“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