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电影小说完整版 第一章 血染黄花岗 第三节 温生才从容赴大义 3

纪念一百周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8.html[/size][/URL] 面对这样的犯人,番禺县官还能说什么?只能将他解送到总督衙门,由两广总督张鸣岐亲自审理。 张鸣岐生于1875年,字坚白,号韩斋,山东无棣县段家村人。光绪二十年(1894年)中举人。因在广东布政使岑春煊家当私塾先生而被赏识当了官,从署理两广总督岑春煊的总文案开始,短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8.html


面对这样的犯人,番禺县官还能说什么?只能将他解送到总督衙门,由两广总督张鸣岐亲自审理。

张鸣岐生于1875年,字坚白,号韩斋,山东无棣县段家村人。光绪二十年(1894年)中举人。因在广东布政使岑春煊家当私塾先生而被赏识当了官,从署理两广总督岑春煊的总文案开始,短短的四五年间,一直当到署理两广总督。

一看温生才那气宇轩昂的样子,张鸣岐就明白,这是一条好汉。

“温生才,”张鸣岐按照惯例一拍惊堂木,“你好大的胆子,为何要暗杀孚琦将军?”

“哈哈哈哈,”温生才仰天长笑,咬文嚼字地说,“我温生才,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开枪射杀,此乃地地道道的明杀,岂是暗杀?你是举人,又出身教馆,难道连这明暗也分不清吗?”

张鸣岐就像个被老师训斥的学生,愣怔了半晌。

“凭你一人如何有这般胆量,快将你的同党从实招来!”张鸣岐回过神来,大声喝问。

温生才大笑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何来同党?如果说真有同党的话,那么十八省皆有,以广东最多,遍地都是,只不过他们的额头上无字,所以无法识别罢了。”

张鸣岐为之气竭,又问:“你们这些孙文乱党,为何屡次与朝廷作对?更有甚者,竟出了你这样的泼贼,胆敢当街刺杀朝廷大员!”

温生才目光如炬,说:“昔日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曾写檄文,‘忍令上国衣冠,沦于夷狄;相率中原豪杰,还我河山’。今日堂上的诸位大人,除了满人外,也都应该有驱除满洲鞑虏的责任,慎勿忘之。”

张鸣岐叹息了一声,道:“一广州将军死,自有一广州将军来,你冒险干下这等祸事,于事何济?”

温生才慷慨激昂地道:“满清无道,日招外侮,杀掉一个孚琦固然无济于事,却可以借此开天下之风气。”

张鸣岐闻言又怒道:“你可知皇上已经下旨,要将你凌迟处死!”

温生才冷笑:“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张鸣岐知其志不可凌,于是也不再多问,恶狠狠地吐出一个字:“剐!”


温生才凌迟处死的地方,特意安排在了他刺杀孚琦的现场。

温生才被牢牢捆缚,全身袒露,施以剐刑示众。

围观的观众露出惊恐的目光,但是却又不愿移开他们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刽子手手中那柄锋利的剐刀。

温生才见人头攒动,乃大声疾呼:“近日我代同胞复仇,同胞务须发奋做人才好!”

刽子手一刀就把温生才的前胸乳头部肌肉剐下,甩到地上青花瓷的大盘上,肉带血迹粘在瓷盘上。

温生才忍着剧痛,大声叫喊:“痛快——”

这一声叫喊顿时引来围观者一阵哗然,叫好声四起,也不知道是在夸温生才好样的,还是在骂他被剐得好。

“许多事我一人担当,快死快生,再来击贼!”随着温生才一声声厉叫,刀剐下的肉片连皮带血落在盘内。

人群中有一人赞道:“这黑厮还真是一条好汉!”

另有一人却不以为然地道:“哼,简直是自找死路,皇上岂是随便能反的?”

混在人群中的徐宗汉、林觉民、罗辉眼里喷着怒火,紧紧地握着拳头。尤其是罗辉,他深知若不是为了救他,温生才绝不会落得如此悲壮的下场,一双虎目之中热泪隐隐。

温生才惨笑了一声,犹自高喊:“驱除……鞑虏……革命……万……岁!”

喊罢,声断气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