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电影小说完整版 第一章 血染黄花岗 第二节 徐宗汉请战五羊城 1

纪念一百周年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8.html[/size][/URL] 容貌端丽、体态婀娜的女人徐宗汉提着开水壶走了进来,默默地给大家的茶杯续水。 徐宗汉原名佩萱,1876年出生在上海一个买办兼茶商家庭,原籍广东珠海市北岭村。祖父辈徐钰亭、徐宝亭、徐荣村等兄弟早年到上海闯荡,不久成为洋行买办、商业巨子。父亲徐润是商海奇才,而且是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8.html



容貌端丽、体态婀娜的女人徐宗汉提着开水壶走了进来,默默地给大家的茶杯续水。

徐宗汉原名佩萱,1876年出生在上海一个买办兼茶商家庭,原籍广东珠海市北岭村。祖父辈徐钰亭、徐宝亭、徐荣村等兄弟早年到上海闯荡,不久成为洋行买办、商业巨子。父亲徐润是商海奇才,而且是李鸿章倚重的洋务官员。徐宗汉十八岁时与两广总督洋务委员李庆春的次子李晋一结婚,几年后丈夫病逝,生有一女一子。在大姐徐慕兰的影响下,她经常参加胡汉民、马君武等人在广州女医师张竹君设的福音堂里的每周聚会,慷慨援助张竹君兴办的医院和女学堂。后来,她应二姐徐佩瑶之邀,到马来亚槟榔屿协助侨校教学,同年加入刚成立的同盟会槟城分会。1908年,她回到广州,与高剑父、潘达微等组织同盟会分会。1909年秋冬,她在香港缝制青天白日旗,广州新军起义前夕携带军火、旗帜到广州。1910年2月11日,广东炮一营左队三排长倪映典率领新军起义,徐宗汉按约定在宜安里纵火,起义失败后回到槟榔屿。

“徐宗汉是我的同乡,两个孩子的妈妈,”孙中山呷了一口水,话题一转,指着徐宗汉说,“这一次她也要求加入选锋队。她并不是不想尽母亲的责任,而是希望能给孩子一个更美好的将来、一个民主自由的新国家,只有在这样的国度里,孩子才能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成为国家栋梁之才。”

“不说我了,”徐宗汉平静地问,“孙先生,举事的时间定下来没有?”

孙中山笑了笑:“这个要问克强兄。”

黄兴敲一下烟斗,说:“初定于辛亥年三月。因为我们的资金、军械和同志都还没有到位,所以没有定下确切的时间。”

孙中山补充说道:“初定,用我们医生的话说,就是预产期。”

胡汉民呵呵笑道:“怎么跟生孩子扯上了?”

孙中山不以为然,解释说:“宗汉生过两个孩子。我呢,接生过许多孩子。我们此时此刻的努力岂不都是为了生孩子?这一次广州起事就是革命的分娩,要阵痛,要流血,要割断两千年的封建脐带。我们接生的这个孩子,就叫做中华民国!”

黄兴站了起来,衔着烟斗,带头鼓起掌来。大家也都跟着鼓起掌来。

就在掌声将歇之际,众人隐约听到外面似有争吵之声。

孙中山示意徐宗汉出去看一看。

徐宗汉来到柑子园的院门口,看到门卫王伯与两个马来亚警察吵成一团。

徐宗汉走上前,轻声问道:“王伯,发生了什么事?”

王伯见到徐宗汉,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说:“他们想要进去找孙先生!”

徐宗汉不禁皱起了眉头,正要开口,一个马来亚警察走上前来,递上一纸公文,严厉地说:“孙文是大清国通缉的要犯,槟城当局奉大英帝国的命令要驱逐他出境。”

徐宗汉接过驱逐令看了一眼,冷静地说:“孙先生是清国通缉的要犯,可并没有违反槟城的法律,你们凭什么要驱逐他?”

递上驱逐令的警察看了一眼院子里面,说:“这是上峰的命令,我们是奉命行事。”

“你和她啰嗦什么!这是总督的命令。”另一个警察凶巴巴地喝了一声,又对徐宗汉道,“快点!让孙文马上收拾行李,限他即刻离开槟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