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火玫瑰 正文 第一章 特殊任务

魏笑宇 收藏 0 18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2.html


“勇士”吉普快速而准确地一个急刹,停在两辆军车之间,车门打开,龙卫矫健地跳下车,像勘测员一样仔细注视着三辆车之间的距离,又前后看了看,对自己停车技术的精准很满意。整了整腰带,直奔不远处的一座三层水泥楼。

“哟,狼王来啦?”楼门口,刚刚下楼的小干事王朝冲着龙卫笑,“内刊上看见你的照片了,帅!这回找老婆算是不愁了。”

两天前,龙卫和他的五个战友刚从J国的“国际特种反恐集训营”回来,捧了个综合成绩第一名,龙卫自己又拿到了这次集训设立的唯一一枚“战神”勋章,总部特意给他们召开了庆功大会,刚回到部队没多一会儿,就接到特战处的紧急通知赶了过来。

“别扯淡。”龙卫笑着给了王朝一拳,指着楼上问:“老马在吗?”

“等着你呢!一会儿你请客啊!”王朝神秘地笑笑,走出大楼。

“请客?我欠你的?”龙卫愣了两秒,蹿上楼。

“报告首长!血狼大队一中队长龙卫奉命来到!”办公室门外,龙卫瞪着眼睛一通吼,也没等办公室里的马全林发话,自己先嬉皮笑脸地跑了进来,一屁股坐在首长对面,先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软包红塔山来,撇着嘴说:“老队长,差不多就别朴素了,人家地方军分区的司机都抽精装玉溪了。”

马全林是血狼大队出来的,当年当中队长时龙卫就是他手下的排长,副大队、大队长时龙卫是中队长,现在他虽然已经是总参直属某特战处的副处长,军衔加了两级了,但龙卫这没大没小的毛病是没改了。

“我就好这口儿。”马全林随手把打火机扔给龙卫,伸手接过龙卫点着的一根烟,又看着龙卫自己抽出一根来点上,这才笑着说:“怎么样?总部的庆功大会开得还可以吧。”

“恩,还行,还行,吃得挺好。”龙卫抽着烟说,忽然想起来,这才看着马全林问:“老队长,你找我什么事?”

“有任务呗,没事我找你干什么?”马全林依旧笑眯眯的。

“任务?”龙卫一下子精神了,烟也不抽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马全林,“什么任务?有任务你还不着急?咱们上简报室啊!”

“你小子怎么还这毛病啊?一听任务就跟火上房似的。”马全林皱着眉头说:“我说任务,就非得是作战任务?”

龙卫懵了,不作战找血狼大队的干什么来了?总不能又让他参加什么集训吧?他可是刚回来!

“坐下,坐下。”马全林指着椅子,等龙卫坐下了,这才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来,递给龙卫:“自己先看看。”

龙卫疑惑地接过文件,映入眼帘的几个大字是“女娲特种部队组建方案“,先笑了起来:“哈哈,总部首长这几年是越来越没文化了,什么蓝剑啊,血狼啊,刀锋啊,多好听啊!这回整个女娲部队,干吗?补天啊?再说了,这女娲娘娘终归是个女的,特种部队起这个名字……”

“你小子往下看看再说!”马全林抽着烟,注视着龙卫。

龙卫漫不经心地翻了两页,很快,脸上的笑容没有了,眼睛越睁越大,最后猛的合上文件,直勾勾地盯着马全林,显然,他预感到了什么,急着问:“老队长,这是女子特种部队啊?”

“对呀,所以才起名叫女娲部队嘛,怎么样,总部首长有文化吧?”马全林说。

龙卫没回应,急着问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老队长,这什么女娲部队,跟我……没什么关系吧?”

“关系大了去了!”马全林严肃了,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炯炯地看着龙卫,郑重地说:“龙卫同志,经总部党委研究决定,这次组建女娲女子特种部队由我负责,由血狼大队担任部队首期集训任务,经血狼大队党委研究并推荐,决定暂由你担任女娲部队大队长兼集训教导大队大队长,具体实施部队的组建和集训、选拔工作——我找你来,是先给你透个风,具体的调令和通知马上就到!”

龙卫就感觉眼前一阵发黑,不由自主地坐回到椅子上,显然,马全林绕口令似的一系列研究决定让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女娲部队,女子特种部队,大队长,我?

“怎么了?突如其来的肥差落到你小子身上,有点惊喜过度了吧?”马全林故意提高嗓门说。

“哎呦喂我的老队长,老祖宗!”龙卫一脸苦相,鼻子眉毛快挤到一起去了:“这叫肥差?啊?丢人啊!丢大人了!我龙卫英明一世,这回算毁在党委会上了。女子特种部队,我当大队长?我男的女的?再说了,不就是一个女子特种部队吗?现在各大军区都有不是?随便抽调一批优秀的女教官不就行了?走走形式的事儿,至于让我去吗?”

龙卫牢骚了半天,见马全林坐在那里不动声色,又站了起来,凑到马全林跟前哀求:“老队长,算我求你了,换个人吧。我是你带出来的兵,你还不了解我吗?打仗拼命我在行,再艰苦的任务我都赶上,国际特种兵集训我也凑合,保证不给国家丢人,可是让我去训女兵,这……这不扯淡吗!”

“龙卫!”马全林火上来了,瞪着眼睛冲龙卫吼道:“你小子哪儿都好,就他妈的贫嘴改不了!看看你刚才这套屁话!让你去带女兵你就丢人了?你小子自己就没把女兵放在眼里是不是?你当老子派你去组建个花瓶部队,预备着应付表演啊?派你去,就有派你去的道理,你碎嘴唠叨什么?”

龙卫不敢说话了,他熟知马全林的脾气,平时没大没小的无所谓,可一旦马全林发火,再发牢骚就是自己找不自在了。不发牢骚不代表他愿意接受这个任务,龙卫心里一百个不乐意,坐在椅子上闷着。

马全林吼了一通,见龙卫不说话了,这才止住,坐了回去,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除了不许说不去,其它有什么问题,讲!”

“除了不想去,我也没别的问题了……”龙卫嘀咕了一句,低头翻那叠文件。

马全林这次没发火,换了个语气,平和地说道:“龙卫,你是我带出来的兵,我是了解你的。其实,我也知道你不想去的原因。 女子特种部队这个名词儿,在咱们军队里说新不新,说老不老,现在各大军区都有了,如你所说,无非是赶赶时髦,走走形式,给外人看看精神面貌而已。但是,这次总部要我们组建的女娲部队,和那些完全是两码事。严格意义上讲,女娲部队才应该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陆军第一支女子特种部队!部队起名为女娲,也是根据女娲造人的历史传说,意喻着起始。”

龙卫猛的抬起头来,望着马全林严肃的表情,有些惊愕,忍不住地问:“既然各军区都有了,这女娲部队怎么还算是第一支呢?”

马全林提高了声调,严肃地说道:“因为我们这次组建的女子特种部队,一不搞演习表演,二不搞形式主义,和我军的女子海军陆战队、武警女子特种部队一样,是要建立一支真正能打仗,能上战场的女子特种部队!女娲部队不做花瓶,而是要和你所在的血狼大队一样,是一支真真正正可以和罪犯、恐怖分子浴血厮杀的反恐利刃!龙卫,上级把这样的任务交给我们,应该是我们的荣誉,而不是你所理解的耻辱啊!”

“可是,女子特种部队在战场上,能有什么优势呢?”龙卫问,刚刚听完马全林的话,他已经对这次任务没那么反感了。

“优势?”马全林说道:“她们的优势是你给的啊!你作为女娲部队的首任大队长,作为第一批特战队员的集训大队长,你把她们带多强,她们的优势就有多大!要不然,我们还派你去做什么?你这个血狼部队的狼王、国际特种兵集训营的战神去给她们做集训,这不就是最大的优势吗?”

龙卫听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马全林没理会他,跟着严肃地说道:“龙卫,我告诉你三句话,这也是总部首长告诉我的,你只要记住这三句话,就先成功了一半儿。第一,不要把她们当成女人,而是要把她们当成战士。第二,现有的成功经验表明,优秀的女兵除了完全具备和男兵一样的坚强果敢之外,还更多了一分坚韧和谨慎,这是特种兵必须的两样基本素质。第三,一支优秀部队的组建成功,不仅仅需要优秀的战士,更需要一位优秀的有责任心的部队长,他自身所具备的勇敢,顽强,坚韧,智慧等等一切优点,都将全部植入到自己的部队中,成为这支部队永远不变的军魂!龙卫,这第三点,才是我们决定派你去的原因,这是总部对你极大地信任,也是我们对你极大地期望,我们有理由相信,你会圆满地完成这次艰巨的任务,为我军的女子特种部队建设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龙卫听着马全林的话,再不笑了,刚才的一切情绪和对女子部队的轻视态度都在顷刻间化为乌有,此时,他更多地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重担。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还有什么问题没有。”马全林看着龙卫。

龙卫这次没有让他失望,啪地一个立正,郑重地说道:“请老队长放心,龙卫坚决完成任务!”

“想明白了?”马全林故意问。

龙卫大声说道:“想明白了!这事儿,挺有挑战性的,我喜欢!”

“好嘞!”马全林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你们张大队交给我的任务,我算是完成了。”

“张大队?任务?”龙卫又愣了。

“对呀。”马全林笑道:“研究这事儿的时候,老张就担心你想不通,让我这个老队长做你的思想工作。我就跟他说,龙卫这小子我最了解了,只要他觉得这事儿有挑战性,愿意做,这工作就没个做不好。”

“官官勾结害死人啊。”龙卫又恢复了刚进门时的状态,苦笑着嘀咕了一句,又想起来什么似的,问:“老队长,我去是去,可是这么大的事儿,总不会就我一个人去吧?一大帮大姑娘,就我一个男的?”

“你想得美!”马全林笑道:“具体方案我已经跟你们张大队讨论过了,你回去以后,他会详细跟你讲。我跟你说个大概:部队集训队员的抽调工作由特战处牵头从各军区选人,部队用于选拔集训的营区地址也选好了,部队起始的领导班子兼集训教官队伍,全部由血狼大队出人,你是大队长兼教导大队长,教官队伍你自己选人自己组建。另外,总部会给你派过来一个女政委,负责新组建部队的政治教育和队员生活管理工作,毕竟是女子部队,你们一群大老爷们总有不方便的时候。”

“我选人啊!”龙卫得意起来,“行,这回那帮小子有事儿干了。”

“别光有事儿干,得把事给我做好。”马全林说道:“你现在就回去忙这事儿,先把那份文件好好看看,再准备一下训练大纲,要报总部审批的。事件紧迫,最多一个月,你小子就得开训。”

“请你放心吧!”龙卫郑重地敬了一个军礼。

马全林站起身来,回敬了一个军礼,语重心长地说:“龙卫,你记住。无论是男兵女兵,带什么兵都不丢人,丢人的是你没把兵带好!你是上过战场的人,在战场上不管是什么部队,军魂不散,战旗不倒就是好部队!女娲部队的成败,就是你龙卫的荣辱!”

“是!”龙卫怒吼。


七天后,座落在群山环绕中的血狼大队驻地,龙卫和四个兄弟围坐在简报室的椭圆大桌前,远处作训场震天的吼声隐隐传来,几个人全都紧锁着眉头将注意力停留在大屏幕上,大屏幕上刚刚过了一遍“女娲特种大队训练大纲草案”。

“都说说都说说,有什么意见看法建议什么的,全都提出来,改好了就得上报了。”龙卫的目光挨个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

龙卫总共从血狼大队抽调了二十多名队员,组成了女娲部队的教官队伍,这四个人是他精心挑选的四个得力助手,当然也全是和他一起上过战场的生死兄弟:

尤大海,绰号“棕熊”,东北人,军龄7年,人如绰号,生的人高马大,壮硕异常,力大无穷,“专业”是重机枪手,血狼大队有名的“火力之王”,经典之战是在某次由血狼执行的秘密任务中,凭借一挺从缴获的步战车上拆下来的勃朗宁M-2HB12.7mm重机枪和一把M249轻机枪,将一百多名由恐怖分子组成的亡命徒压制在一个狭小的山谷中一个小时之久,到大部队赶来围剿时,小山谷中死的活的恐怖分子全都趴在地上,没一个敢抬头的……

包春林,绰号“秃鹰”,湖南人,军龄8年,进入血狼大队第一次执行任务时遭遇恐怖分子的化学武器,满头黑发脱了个干净,连眉毛、胡子都受到影响,绰号由此而来。巧合的是,在特种部队,人们往往将狙击手称作“鹰”,秃鹰恰恰是一名狙击手,因此常常感慨命运弄人,上天注定。这次参加“特种反恐集训营”,血狼大队出了两个人,一个是龙卫,另外一个就是秃鹰,最终考核时狙击科目单项第一,连集训营的狙击手教官都扯下贝雷帽让他签了名,连呼最有资格做教官的应该是秃鹰。

杨胜,绰号“青兽“,军龄8年,山东梁山人,因自诩自己是青面兽杨志的后裔,脸上又没青胎记,因此得名。杨胜是血狼大队最好的突击手之一,熟练掌握使用世界各国枪械武器,无论是手枪冲锋枪还是自动步枪,没有他不知道的,也没有他用不熟练的,算是轻兵器专家。枪法超一流,军事素质超一流,进入血狼大队以来多次跟随龙卫执行各类作战任务,无往不胜。在血狼大队,论单兵作战能力,这小子除了龙卫谁也不服。

雷锐,绰号“蜘蛛”,贵州人,苗族,军龄7年。雷锐参军前就有个家传的绝技:徒手攀岩。那是生活在云贵高原的苗人独有的一个技艺,百丈高的悬崖峭壁在他脚下如履平地。入伍后,雷锐自己研发了一套训练方法,将自己的特长从攀援拓展到特种部队体能训练的各个方面,算是血狼大队里的体能强人。在执行任务时,雷锐经常作为“斥候”,行进在特战小组的最前面担任侦察工作。

四个兄弟看完了龙卫的训练大纲,皱着眉头琢磨了半天,又相互对视了一会儿。终于,尤大海先说话了:“我说吧……这个咋说呢……那个……”

“有完没完?直说!”龙卫瞪了他一眼。

尤大海清了清嗓子,鼓足勇气说道:“要我说吧,咱们这回训的是女兵,不是大老爷们儿对吧?可是我看了狼哥这训练大纲,怎么看怎么眼熟呢……”

“棕熊的意思是说吧……”杨胜谨慎地说:“你这大纲,不就是去年咱们大队新队员集训的大纲吗?没见少,还多了几项……”

包春林试探着说:“都是女孩子嘛,是不是过于严厉了点儿……”

雷锐:“单说体能这一项,估计就够呛。”

尤大海:“扛不住!肯定扛不住!去年咱们大队那帮小犊子半个月不到,累趴下多一半儿,六十多个就剩下二十六个。”

“都说完了?”龙卫笑呵呵地看着四个人,大伙儿不知道龙卫心里怎么想的,全被他笑得发毛,齐刷刷地看着他。龙卫喝了口水,轻描淡写地说:“跟你们哥儿几个交个底,就这个大纲,我也就是做给上面看的。实际操作起来,我还得再加上一些科目,大纲这个东西,太死板,不灵活……”

四个人全傻了。就这份大纲,也就是在血狼大队还不算太骇人听闻,这要是放到普通特大都够吓死人的,龙卫居然还要加科目?

“狼哥,咱是去集训,还是去虐人啊?”杨胜问。

龙卫笑笑,指着桌子上一叠厚厚的资料说:“各军区选拔上来的队员名单都看了吧?”

“看了。”杨胜说:“都是精中选精,基础挺不错的。”

“数数儿了吗?”龙卫问,“一共多少个?”

“226个呀。”尤大海说。

龙卫点点头,把身子坐直了,目光灼灼地看着这几个人,说道:“你们知道上级交给我首批留队的队员名额是多少吗?30个!也就是说,这226个女兵里边,三个月之后,要有197个被淘汰!女娲部队是要打仗的部队,不是组建文工团,我们最终要的是能上战场的战士,宁缺毋滥!”

四个人全不说话了,226个留30个,这是血狼大队淘汰率的6倍!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就只有两个字:残酷!

龙卫起身,严肃地说道:“你们四个都是咱一中队的骨干,也全都是跟着我龙卫上过刀山趟过火海在阎王殿大门口儿抽过烟的人,战场是什么样?战场上需要什么样的兵?你们和我一样清楚。我们今天对她们进行残酷的选拔和集训,说到底也是对这些姑娘们负责。这两天老他妈的有人说咱们这回去带娘们部队了,老子不在乎。是不是娘们部队,跟性别无关,战场上见!这副担子我龙卫带着大伙儿挑了,就得挑好挑稳,咱不干拉稀的事儿!”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