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火玫瑰 正文 引子

魏笑宇 收藏 0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2.html

血色的残阳浸染着原始丛林,吞噬着一片片的绿色,整个山谷都弥漫着一片死亡的气息。这样的场景让人窒息,就连那些久不谙世事的飞禽走兽此刻也全都像得到某种来自地狱的指令一样,或蛰伏不出,或干脆远远地逃遁。

此刻,唯一活跃着的生物就是那十几个鬼魅一样的恐怖分子,他们大口地喘着粗气,呲牙咧嘴地忍受着伤口的剧痛,挣扎着在闷热的丛林草莽中间穿行,手中的武器原本是他们耀武扬威的工具,此时唯一的作用,也只能是当成拐杖来支撑着伤痕累累的躯体。

这些残兵已经走了两天一夜,不停地走,没命地走,没休息也没吃喝。他们不愿意再走了,很想躺下来好好休息一会儿——哪怕是一小会儿,但是现在没人敢想这件事儿,因为,死亡的恐怖感还在,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强……

阿姆格绝望的目光漫无目的地扫视着前方的丛林,一身丛林迷彩已经被灌木划成了碎布条,肮脏的脸上被子弹划开的血口还在渗着血,拖着的一条右腿缠着绷带,黑色的血渗出来,散发出难闻的恶臭,狼狈到了极点!看着自己仅存的十几名手下,比他强不了多少,确切地讲,他们连强弩之末都已经算不上,更像是一群丧家的野狗,或者是一群即将被黑暗地狱吞噬的野鬼冤魂。

这有些不尽人情,也他妈的太不讲理了!他在那个支持他们组织的世界军事强国里接受了一年的丛林特种军事训练,学习地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丛林杀人技巧和战术。可是,那些专家们从来没教过他该怎样对抗根本看不见的敌人以及在被敌人像围猎一样虐杀的时候该怎样逃命。

假如说被人追杀是件恐怖的事情,比这更恐怖的就是根本看不到杀手的影子。有的时候,恐惧比子弹更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

“头儿,休息一下吧,就……就一小会儿……”一个头上扎着肮脏的绷带的兄弟小心翼翼地凑近阿姆格,绝望地请求着,“他们一整天没追来了,咱们……走不动了。”

“休息……”阿姆格喘着气,心里同样涌起了一丝渴望。

那些人的确一整天没追上来了,早上七点的时候死了五个弟兄,他带着剩下的人拼命地跑到现在,的确没再被袭击。心里一直被恐惧感包围着,直到现在他才算有了一点侥幸心理:是啊,再走就出了中国国境了,那些该死的人应该是放手了吧?

“休息……休息一会儿吧……”阿姆格说完,自己先瘫在了地上。

十几个恐怖分子像得到了大赦,全都瘫倒在草丛里,伸长了脖子拼命地喘着气。

“他妈的!全都躺下可不行啊!”阿姆格气恼地骂,“阿拉卡,吉马,你们俩到那边去放哨!”

阿姆格指着五十多米外突起的一个小土包,阿拉卡和吉马敢怒不敢言,只好挣扎着爬起来,走向小土包。

一群人喘了足足十几分钟的气,总算是缓过一点来,开始有人挣扎着在四处寻找着,几天的亡命逃窜,带着的水和食物早就吃了个精光,现在可以让他们维持生命的,只有草根、树皮、昆虫甚至是腐烂的伤口上的蛆。

悉悉索索之后,恐怖分子们开始安静下来,连续的疲劳早已经榨干了他们身上的体能,这个时候,哪怕是睡上一分钟也好啊。

阿拉卡和吉马有些怨恨地看着土包下死尸一样躺着的同伴,两个人机械地端着枪,疲惫地在土包上转悠着,不时地脚下一软瘫倒在地,又挣扎着站起来,这个时候,活着真不如死了好。

两道黑影像从地底下钻出来一样,闪电般地跃了起来,只有两声极其细微的轻响:嚓——嚓——,阿拉卡和吉马听得很真切,也很快判断出了那声响的来源,那是利刃划开皮肤时发出的特有的声音,那样的恐怖,那样的让人心寒!他们听见了,也看见了,却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因为那两个声响分明就来自他们自己的喉咙。利刃将他俩的咽喉连同颈部动脉一起割开,断裂的气管只发出一连串嘶嘶的声音,带着泡沫的血喷射出来,和他们的尸体一起摔落在草丛中……

土包下,十几名恐怖分子已经进入了梦乡,丝毫没有发现土包上的动静。又是几道人影闪过。

阿姆格是第一个被惊醒的,毕竟接受过世界上最严格的军事训练,疲惫中睁开眼睛,他本能地朝土包上望了一眼,刚刚还站在那里巡视的两个手下现在连个影子也不见了。而惊醒他的,是那一连串的金属声响,他不是外行,自然知道那是枪栓拉动的声音。接着,就是枪声!

至少有一半的人是在睡梦中下了地狱的,剩下的惨叫着爬起来,惊恐地四散逃窜着,很快又在硝烟中被子弹击中,重新倒下,无声无息。

枪声、惨叫声、骨骼碎裂声,硝烟、血腥味……这样的声音和味道混合在一起,很容易使人再也没有任何想活着的欲望。

阿姆格惊恐地躲闪着,手中的自动步枪漫无目的地射出全部子弹,他已经下意识地发现,自己这次再也没有了可以逃脱的机会,对手跟了他们一整天之后,已经抓住了眼前这最好的机会,子弹来自四面八方,他被彻底包围了。阿姆格打完了子弹,绝望地闭着眼睛等死。

枪声忽然停了。

阿姆格奇怪地看着四周,硝烟弥漫中,横七竖八地躺着支离破碎的尸体,除了他,一个活人也没有留下。他愣了几秒,接着,像一头丧心病狂的疯狗一样冲着四周狂吼起来:“X你妈的!你们是谁?是谁?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想杀我,来呀!开枪啊!让老子看看你们到底是人还是鬼!出来跟老子单挑吧!该死的!”

夕阳还剩下最后一丝光亮,刚刚经历杀戮的丛林此时连风声都没有了,只有阿姆格因为恐惧和绝望到了极点之后的怒吼声,连硝烟都逐渐散去的时候,阿姆格的对手们终于出现了。

一个、两个、三个……十二个!

十二名解放军特种兵个子普遍不高,此时将身材魁梧高大的阿姆格围在中间,像是群狼围着一头残喘的蛮牛。

阿姆格怕到了极点,反而就从容了许多,不管怎么样,他总算是看到了对手,从五十多个人一直死到剩下他自己一个人,对手总算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对手是全副武装的解放军,一色的丛林迷彩,披着足可以乱真的吉利服,手中端着各式的自动武器,迷彩色涂满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

“你们……只有这些人么?”阿姆格惊讶地看着对方,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自己这五十多个弟兄,好歹也是组织派出来的精英分子,难道就是这十二个小个子中国军人覆灭了他们?

“你希望是多少人?”其中一个人轻蔑地说。

“你……你……你是……”阿姆格忽然像被蜂蜇了一样身体猛地一顿,一双眼睛快瞪出眼眶,他浑身战栗着,脸上的表情极度扭曲,尽可能地压制住自己的惊愕,“你……你是女人??”

“我们是中国军人!”又一个声音响起,依旧是冰冷的女声。

阿姆格像是遭遇了世上最诡异的事件,他死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败在女人手里。问题是,解放军的陆军特种部队里,怎么会有女人?怎么会有这样恐怖的女人?

“不……不可能!”阿姆格歇斯底里地喊:“女人?你们居然是女人?我……我居然……败在你们的手里?”

第一个声音再次响起:“阿姆格,别自吹了。若不是我们的任务指令中需要你活着,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么?放下武器,双手举过头顶,你被捕了!”

“啊——”阿姆格忽然疯了一般地将枪砸在地上,拔出一把雪亮的刺刀,嘴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嘶吼,刀光一闪,朝着自己的心脏扎了过去!

一个身影闪电一般地扑到阿姆格近前,抬起一腿将那刺刀踢飞了出去,接着反身一肘砸在阿姆格前胸,阿姆格硕大的身躯就像遭受了重锤一样,整个人横飞出去三米多远,整个动作快速、准确、力道十足!

按压、反拧、捆绑,封嘴。后面的两个女兵熟练地将阿姆格控制住,狠狠地摔到地上,阿姆格再也无法挣扎,惊恐地眼睛望着她们,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嘶吼。

直升机越来越近,悬停在土包上,落下,十二名女兵押解着阿姆格登上飞机,迅速消失在丛林上空。

人首蛇身的女娲,环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这是阿姆格从未见到过的臂章……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