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汇报》日前综合外电报道,发表题为《韩宣称拥中国东北部分领土》的消息,摘编如下:

综合外电报道,韩国外交部提交国会资料显示,日本和清朝于1909年签署的《间岛协约》无效,包括中国延吉在内的地域主权应属于韩国。

该国外交部今日在提交国会外交通商统一委员会的国监资料中表示,日本强行剥夺韩国外交主权的1905年乙巳条约无效,而韩国可以主张日本单方面与清政府签订的间岛协约无效。

韩国外交部强调,清日之间签订的间岛协约是严重侵犯第三国权利的国际条约,签订条约本身构成侵犯主权的非法行为。不过,该国外交部亦补充,即使间岛协约无效,韩国对间岛的主权主张实际上也有困难,间岛的领有权并不能马上归属韩国政府,需要从历史、国际法以及政治外交角度慎重看待。

间岛是韩国人对中朝界河图们江以北、海兰江以南的中国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称呼。1909年9月4日清日双方代表在北京签订《中韩界务条款》,韩国称为《间岛协约》,确定间岛为清朝领土。所谓间岛主权属韩国的问题近年由韩国的民族主义者多次提出,认为韩国应向中国收回这块土地,该国也有民间团体要求告上国际法庭。

延吉小资料

延吉市位于吉林省东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部,长白山山脚下,全市土地面积1748.3平方公里。延吉市是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首府所在地,现下辖河南街道、建工街道、进学街道、北山街道、新兴街道、公园街道等6个街道61个社区和小营镇、依兰镇、三道湾镇、朝阳川镇等4镇54个行政村。 www.*** 爱国交流理性平台


延吉市土名烟集岗,又名南岗。“延吉市”地名的起源说法不一。明为瑚叶吉朗等卫地,“叶吉”音转为延吉;清代叫南岗(南荒二字的音转),又名延吉,“延吉”满语山羊之意;又说在开发初年,此地常常烟气冈冈,雾气笼罩,故称烟集岗,延吉即烟集的音转;延吉乃吉林的延长之意等。清后期又称局子街,即官衙所在地之意。在民国时期,通常叫局子街,也叫延吉。

1945年解放后,成立了延吉县政府,并将延吉市划归延吉县。吉林省政府也曾一度驻在延吉市。1952年9月3日正式成立延边朝鲜民族自治州区,后改为自治州。延吉县人民政府住址于1950年10月迁往龙井镇。1953年延吉市从延吉县划出属于自治州的县级市,自此成立县一级的人民政府至今。 www.*** 爱国交流理性平台


附:中韩领土纠纷的由来

韩国想要长白山天池 促美国修改领土标记

在美国国务院主导的美国地名委员会(BGN)重新将独岛(日本称竹岛)划为韩国后,韩国驻美大使馆想趁机修改多个领土标记,其中包括目前被标记为中国领土的长白山天池(韩国称白头山) 米尔军事论坛 bbs.***


韩联社2008年曾报道,韩国大使馆表示,除了独岛被BGN方面错误地标识为纷争地区(未指定主权地区)外,错误标记还包括长白山天池。韩国方面表示,长白山天池应该是韩国领土,目前却被标记为中国领土。在BGN的海外地名搜索框中输入“CHENJI”(天池)后,会出现“天池是38个标准地名之一”的介绍,BGN将其标记为中国(CHINA)领土。

BNG近日先将独岛改标为“未指定主权地区”,后又恢复原状,同时。BNG还将图们江(韩国称:豆满江)和鸭绿江一带的岛屿标为“未指定主权地区”,目前中国与朝鲜在图们江和鸭绿江江心岛的划分上存在不小的争议。

BNG承认的“未指定主权地区”编码分类方案显示,全世界“未指定主权地区”共有31处,其中,韩国认为属于韩国的领土中有独岛、图们江和鸭绿江一带岛屿等3处被列为纷争地区。获知美国地名委员会对朝鲜半岛的标记多处存在错误之后,韩国驻美大使馆决定通过外交努力,敦促美国BNG修改包括长白山天池在内的地名标记

独岛是韩国和日本存在主权纷争的地区,而鸭绿江和图们江的岛屿及沙滩是与朝鲜和中国存在主权纷争的地区。此外,BNG官网将鸭绿江和图们江下游分别标记为中国领土和俄罗斯领土。

长白山天池和中国延边地区自古以来始终就是中国固有的领土。但是在1992年中韩建交之时,韩方就提出长白山天池和中国延边地区的归属问题。

史料记载,明朝和李朝建立之初,中朝两国边界即明确以鸭绿江、图们江为界河。清代,中朝两国疆界依然以鸭绿江、图们江为界,两国从无异议。朝界河鸭绿江、图们江(韩国称豆满江)皆发源于长白山(朝鲜称“白头山”),长白山天池为松花江、鸭绿江和图们江的三江源头。鸭绿江、图们江中游以下河宽水深,两国边界分明,但两江,尤其是图们江上游至江源地带,河多水浅,边界不明,源头不清,因此,屡有边民非法越境,造成边界纠纷。为解决边界纠纷,1712年,穆克登奉康熙帝之命,与朝方接伴史朴权和咸镜监司李善溥赴长白山查边。5月15日,穆克登在长白山顶分水岭鸭绿江、图们江两江源头立审视碑。碑文如下:

大清

乌喇总官穆克登

奉旨查边至此审视西为鸭绿东为土门故於分水岭上勒石为记

康熙五十一年五月十五日

笔帖式苏尔通官二哥

朝鲜军官李义复赵台相

差使官许梁朴道常

通官金应宪金庆门 1984年9月16日,韩国金永光等54名国会议员联名向韩国国会提出《关于确认白头山所有权之议案》。清政府在穆克登碑树立时已经做出来重大让步,但金永光不顾这个史实,称公元1712年清朝政府竖立在长白山的定界碑,是“单方面强加于人的”。

从长白山之争到中韩领土纠纷的由来


中国目前的版图基本确定于清朝末年。清朝末年时期,中国清朝政府内外交困,国际地位急剧衰退。各藩属国或依恃外强,或与清庭决裂,原先的封贡体制分崩离析,原来在朝贡体制下被掩盖的与各藩属国之间的矛盾也纷纷浮出水面。清朝后期,日俄势力进入朝鲜,宫廷内部的亲俄势力和亲日势力明争暗斗。同时中朝两国之间的朝贡藩属关系此时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边界的争端即源于此时。

总体来看,中朝两国边界争议主要集中在边界的划定和所谓“间岛”地区的归属上。而所谓的“间岛”问题正是源于边界的划定和日本的介入。现在我们就来谈一谈中朝边界争端的由来和“间岛”争议问题。

一、中朝边界争议由来

(一)清时期中朝第一次勘界

明朝和李朝建立之初,中朝两国边界即明确以鸭绿江、图们江为界河。清代,中朝两国疆界依然以鸭绿江、图们江为界,两国从无异议。朝界河鸭绿江、图们江皆发源于长白山(朝鲜称“白头山”),长白山天池为松花江、鸭绿江和图们江的三江源头。鸭绿江、图们江中游以下河宽水深,两国边界分明,但两江,尤其是图们江上游至江源地带,河多水浅,边界不明,源头不清,因此,屡有边民非法越境,造成边界纠纷。为解决边界纠纷,1712年,穆克登奉康熙帝之命,与朝方接伴史朴权和咸镜监司李善溥赴长白山查边。5月15日,穆克登在长白山顶分水岭鸭绿江、图们江两江源头立审视碑。碑文如下:

大清

乌喇总官穆克登

奉旨查边至此审视西为鸭绿东为土门故於分水岭上勒石为记 转自米尔军情网

康熙五十一年五月十五日

笔帖式苏尔通官二哥

朝鲜军官李义复赵台相

差使官许梁朴道常 通官金应宪金庆门

此次勘界过程中,各种纰漏层出不穷,给后来的中朝边界争执埋下了祸根。首先,朝鲜接伴史朴权和李善溥因年老体衰,无法全程陪同,只好令手下官员和译员同去[3],这为后来所立碑文的权威性带来了挑战。其次,穆克登系军人出身的一介武夫,对国境勘查技术和相关知识所知甚少,不仅没能找到图们、鸭绿两江的正源,更在将其后的边界立标过程完全委托于朝鲜官员,使所划边界对中国极为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