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日之间的战争文化与城堡结构

空陈 收藏 8 5093
导读:一个国家的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这个国家的建筑形式,同样,它的战争形态也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城堡文化。 弥生—平安时代是战乱开始的时代,此时日式城堡受制于这个国家多山多树的特点,只是用木栅在山上围成简单的要塞,充分利用山势为城堡提供天然的屏障,这种建筑模式一直延续到战国时代。镰仓—室町时代的大名之间的征伐参战人数较少,且缺乏投石机等重型攻城武器,更不用提大炮等火器了。因此,木栅围城 的要塞足以抵抗弓箭的射击。而且,在保卫自己领地时,这类“山城”要塞的建造足够方便快捷,被广泛使用。 随着大名间争夺

一个国家的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这个国家的建筑形式,同样,它的战争形态也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城堡文化。

弥生—平安时代是战乱开始的时代,此时日式城堡受制于这个国家多山多树的特点,只是用木栅在山上围成简单的要塞,充分利用山势为城堡提供天然的屏障,这种建筑模式一直延续到战国时代。镰仓—室町时代的大名之间的征伐参战人数较少,且缺乏投石机等重型攻城武器,更不用提大炮等火器了。因此,木栅围城 的要塞足以抵抗弓箭的射击。而且,在保卫自己领地时,这类“山城”要塞的建造足够方便快捷,被广泛使用。

随着大名间争夺日趋激烈,战国时已出现几万人的攻伐,以及由于火器的引进导致的战争形态的发展,木栅作为围墙的城堡用来抵御凶猛的进攻就显得捉襟见肘了。而且木栅围起来的区域不够宽敞用以容纳成千上万人的部队。在这一背景下,新式城堡应运而生。日军在城堡所在的山体上做文章,位高权重的大名动员庞大的人力按照山势的自然走向,因势利导,在山体上拓出宽大的平面,在平面的基础上修建城楼、塔楼以及各种设施,简陋的木围栏被代之以防火的抹灰篱笆墙。此外,日军在被切割的山城侧面贴上紧密衔接的石壁,使得山城根基更牢固,这样完全可以在山城高处建起更高更大更重的防御建筑。如今这种古老的城堡已经成为残存的日本军事建筑中最具文化吸引力的样式了。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美浓稻叶山城、出云月山富田城。

在战国时代,各大名部队普遍装备大量的火绳枪,但是大炮技术却很落后。山城在抵抗这类军队时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毕竟想凭少量大炮就摧毁石质城墙还是很困难的,此间最典型的代表便是广岛城堡,在二战原子弹巨大的冲击波中虽然其高层建筑全毁,但是巨大的石壁几乎毫发未损。

织田信长不仅仅是一位杰出的军事家,还是一个天才建筑师。当战国时代各大名火力渐长的时候,长筱之战后仅一年,他就向世人展示了一种与土台堡垒风格迥异的堡垒——塔楼城堡,一种由巨石包裹起来的大型要塞,一种结合了永久军事基地和宫殿两种功能的新型城堡,姬路、安土城堡见证着日本战国军事建筑的辉煌。

塔楼城堡选址于小山上,整个山体用精心打削的石料围砌起来,在山基的外围铺有坡度适宜的精美石壁,同时石跺下面是一块巨大的岩床,地基十分稳固,使得石跺上面可以建起高大的主城。塔楼内墙上拥有无数枪架,以便枪兵向外射击。当城墙太长时,挥别建成手风琴式的折叠状,称为“屏风式”。此类城墙的优点是每扇墙都可以容纳大批枪兵对攻击该方向的敌军扫射,无盲点。同时内外交错的屏风式城墙有效地分割了攻击每面墙的敌军数量,削弱对方攻击强度。如今的日本天皇皇宫便是在典型的塔楼城堡——江户城堡的基础上扩建的。


在织田信长的言传身教之下,其部将丰臣秀吉、德川家康等,甚至部将的部将如加藤清正等人都掌握了城堡建造以及攻防知识,在尾张之役、侵朝战争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

随着时间的推移,丰臣秀吉发动的文禄•庆长之役(侵朝战争),使得日本城堡建筑形式有了新的变化。这归功于另一个天才建筑师加藤清正。加藤十分想把日式城堡原封不动地搬到朝鲜战场不过战争形态决定了堡垒样式。作为侵略者的日军期望速战速决,没有精力和金钱建造石堡,于是就征用大量的占领地人民建造大量土垒,期望用数量弥补质量的不足。结果这一行为却收获了意想不到的结果,土垒不但有完工迅速、造价低廉的好处,而且对付明军的攻城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不堪一击,土堡对大炮的攻击有极佳的吸收性能,而入朝明军主要重火力便是大炮。朝鲜的城池建造师承大明,城墙高而薄,观赏作用大于实用价值,或许是因为大明很少遭到敌方的攻城吧,此类城堡是为了阻止敌方的云梯以及攻城车,却抵挡不了大炮的威力。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小西行长依托平壤的城墙防御却惨败于炮火威力强大的明军之手,而明军却被临清江以东的土堡束住手脚的原因吧。早期入朝的祖承训所部也是被平壤城内的土堡所击败的。加藤清正的大量土垒成功的牵制住了入朝明军,使得双方陷入相持阶段,明军没能利用强大的骑兵优势击溃日军,使得文禄之役中日军可以全身而退。这些土垒工事只是日军为了对付明军采取的权宜之策,但其建筑方式却被长期沿用,后期的日式城堡大多在厚重的城墙内填土以防御大炮。与之同一时代的欧洲也出现了同样建筑思想的堡垒,最著名的便是意大利式梭堡。

日军在朝鲜战场惨败而归,但其建筑形式却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它的失败并挽回少许颜面,他们将这种经验应用于国内战争的实践中,在侵朝战争后不到两年的时间,各大名就分成两大阵营互相攻伐,大兴土木、营建城堡风气盛行。加藤清正在蔚山攻防战中战功卓著,借蔚山之战的教训,将筑城新的都糅合在苦心营建的熊本城上,在随后的战争中他的这些天才想法经受住了战争的考验,成为日本三大名城之一。

随着战国中后期城郭的平地化,建有四通八达的街道,交通方便、经济发达的平城成为了城的主流。但是对于仍处在战乱中的大名们来说,对于这种平地式的城 塞还是不能完全放心。所以后来又出现了大批辅助防御的卫星支城。即大名坐镇中心的平城,周围边境上筑起山城,委派家臣守备。尤其是当兵农分离实现后,这种 防御体系更加体现出了优势。到了江户初期,因为局势的平静,平城才真正成为了主流。同时大部分的支城也都在一国一城令下被毁。

战争的形态左右着日本军事建筑的结构,铸就了如今绚丽的日式城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