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77.飞蛾扑火

周于仲谋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哥,鸡汤好喝吗?”女人在床边像喂婴儿一样,一勺一勺将黄橙橙的母鸡汤送入男人嘴中,不时用手帕揩去嘴角边溢出的汤汁。

“好喝,但······”趴着喝汤实在难受,下咽困难,小伙不忘调戏小女人,“那的汤才最好喝,咳······咳!”指指小梅的胸部。

“哥······,你能不能正经点?一天到晚开玩笑,我要生气了?”装出嗔怒的模样,人杏眼圆睁,“不喂你喝,讨厌!”

“你敢虐待亲夫?苍天呀,你睁睁眼吧?”小伙也装出生气的样子,把脸侧过去,不理旁边的小女人。

“哥——哥——”夸张的动作吓坏小梅,放下碗勺,蹲在床边,抱住男人脑袋,强行扭过来,“我太高兴,跟你开玩笑呢,哥,你不要吓我?”

“嘻嘻,我也在开玩笑,梅,你看我像一个小气男人吗?”嘴噘得老高,“我还要喝汤,老婆,行吗?”巴巴的眼神瞥着又差点掉泪的小女人。

“你呀,怎么像个小孩?真拿你没办法。”端起碗勺,又开始喂汤,女人一脸幸福。

“提个小要求,梅,喂我一口,你必须自己喝一口,不然我不喝?”女人肯定也还没有吃饭,小伙心疼。

床边,两人你一口,我一口,一瓦罐鸡汤很快见底,“还要喝吗?哥,我再下楼去买?”替男人擦去嘴角的汁水,人起身准备出门。

“已经吃饱喝足,梅,你先填饱肚皮,不用管我,伯父的手术还顺利吧?”惬意的打个饱嗝,小伙舔舔嘴唇。

“顺利,但医生提示,必须尽快换肾。”就着残汤剩饭,人细嚼慢咽,“配型的结果很快就会出来,我担心?”

摩挲着床边女人的大腿,小声安慰,“梅,不会有事的,有我呢,尽管放心!”

电话铃音不合时宜的鸣响,“你好,请问哪位?”

“我王龙啸,仲谋,你同学那边有消息吗?”大哥大刻意压低的嗓音听起来极不自然。

“大哥,我被你手下打伤,现在还躺在医院中,哪里有时间跟他联系?”反正龙少也不知道实情,索性一股脑全推到他头上,看大哥大如何应对?

“哦,哪家医院?”大哥大有些吃惊,难怪几天都不见动静,敢情人呆在医院。妈的,先去敷衍一番,度过这道难关再作理论,小子,我不会放过你的,“等会我去看看你,人没大碍吧?”

“圣元医院,托您的福,还能喘气。”按下挂机键,“小梅,王龙啸一会要来,你先通知秋蝉姐,让她赶快过来一趟。”把电话递给女人。

嘴张成O形,人瞠目结舌,“哥······你······你不怕王龙啸?他······他可是深圳的H社会老大?”龙少的名声太大,小梅只觉得心脏剧烈跳动,人喘不过气来。

“目前,龙少还得听你男人的调遣,呵呵,不用怕,快通知秋蝉姐。”看着女人被吓破胆的模样,仲谋得意满脸。堂堂的深圳大哥大,也有向自己低头的时候,此时的心情只能用一个字形容,爽!

大队长办公室内,“啪”,一大摞不堪入眼的照片扔在赵海涛面前,“你怎么解释?”大队长黑着脸,惋惜的眼神看着部下,头微微摇摆,小赵办事干练,为人谨慎,嗐!

“王队,王龙啸设局诬陷我,这是故意陷害······”刑侦员脸上的汗珠大颗大颗往外冒出,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在酒店我被人迷昏,后面发生的事一概不知情。”

那天等自己醒过来,房间内早已空无一人,除了感觉到人很疲惫外,检查周身,没有缺少任何物品。回到家,休息片刻,心里始终忐忑不安,不知道该不该向上司汇报?

最后侥幸战胜理智,决定隐瞒这段糗事,没想到王龙啸这般狠毒,简直欲置自己于死地。

“怎么说你为好?别人现在手中有人证、物证,两个女人告你强奸,交上来的内裤上有你留下的体液,你的体貌特征还有隐私处别人都说得清清楚楚,而且,还有录音,甚至······,女人有性病,你一定也会被传染上。”大队长长叹一声,“我如何保你?”

“如果我强奸,绝对不会留下照片和录音,这也太不合情理,王队,你也是干刑侦出身,这点小伎俩能看不出来吗?”海涛据理力争,人脸色晦暗。王龙啸,好阴狠的毒计,即便被迫脱去这身警服,我也要和你斗到底。

“强奸肯定不成立,但你会因为作风问题而被免职,唉!”大队长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张军,带赵海涛出去!”

和上卷宗,王队只觉得一阵悲凉涌上心头,王龙啸醉翁之意不在酒,借诬陷小赵来警告自己,暗示不要跟他作对。

怔怔的看着手中钢笔,心里五味杂陈,明知道最器重的手下被人设局陷害,却保不住,做官不为民做主,还不如回家卖红薯?

封闭的三楼卫生间中,惊惶的小妹妹泪水四溢,绝望的眼神看着窗外美丽的秋色。客厅内,2个神色狰狞的男人还等着自己的答复,怎么办?

从到达深圳,人就被关入这个牢笼般的套房,身上所有东西被全部收走。

跟自己同一房间居住的小姐姐,被人反复殴打、最后还当着所有被关在这里的姐妹面而惨遭蹂躏,受辱小姐姐嘴中发出的惨叫让人怵目惊心。

眷恋的眼神看了自己清白的身躯最后一眼,小妹妹把心一横,爸爸,妈妈,你们的恩情女儿来生再报,请恕小莉不孝,爬上窗户,闭上眼睛,人纵身一跃,似飞蛾扑火一般,一束还没怒放的花蕾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

“嘭”,窄狭的巷弄内,多出个一动不动的身影。

大力撞开卫生间,探头向窗外张望,2个男人惊慌失措,“快,你报告黄哥,我下楼去看看,世上咋还有这样的人?真他妈不可思议?”

“黄······黄哥,有······有个小女孩跳楼,怎么办?”电话中,打手哆哆嗦嗦的嗓音听起来很是瘆人。

“什么?跳楼?妈的,还真有不怕死的人,快,先去检查,看到底有没有死?死了你们自行处理,没死送医院,妈妈的,啥稀奇事都能碰到,晦气!”别墅内,黄老大放下嘴中的雪茄,阴沉的脸庞不显一丝惊慌,只有嘴边那颗长着5根毛的痣在轻轻颤抖,暗示着主人的色厉内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