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沸腾 第一卷:一腔热血 第七章:猪狗般的日子

河北北方学院 收藏 0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4.html[/size][/URL] 第七章:猪狗般的日子 一向不信世上有鬼神的姚大伟,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头发都好像要竖了起来。以前他也听说过鬼火,但谁曾想自己竟在今天遇到了。刹那间,那青面獠牙,戴白色高帽的鬼魂之说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这些东西不断在他的脑海里闪现,如幻灯片一般。尤其是民间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4.html


第七章:猪狗般的日子


一向不信世上有鬼神的姚大伟,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头发都好像要竖了起来。以前他也听说过鬼火,但谁曾想自己竟在今天遇到了。刹那间,那青面獠牙,戴白色高帽的鬼魂之说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这些东西不断在他的脑海里闪现,如幻灯片一般。尤其是民间关于吊死鬼的传说,更令他惊悚。

那拌倒他的不是其它之物,正是一座孤坟。

鬼火,坟冢这一切如同潮水般把他那已经心惊胆战的内心又加了一层阴影。

凭借老人的说法,他断定附近肯定是一个坟场,想到这他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脸上的汗珠也一滴一滴地打在地上的水洼里。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姚大伟本来就办过许多伤天害理之事,想到这他不禁握紧了手中的枪。忽然从他的背后传来一声怪叫,那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难听,紧接着姚大伟又仿佛听到了一阵扑扑棱棱的声音,如脚步一般。这姚大伟本来就心里发毛,又被似夜猫子一般的东西吓了一跳,他顿时脚下加快了迅速。但他总感觉后面有人在跟着他,他加速,那人也加速,他慢,那人也紧接着慢了下来。

这时又有两枚鬼火飘到半空中,闪闪烁烁。姚大伟一眼便瞧见了,顿时他的头发全立了起来,后背嗖嗖直冒凉气,两腿也有些发麻了,甚至全身每个毛孔都布满了恐怖。他一边加快脚步,一边瞧 着那悬 在凌空的鬼火。不知不觉得意到了一条大道旁。突然,那悬在凌空的鬼火变成了一个火球,寻火球亮的刺眼,嗖的一下子贴着地皮直冲姚大伟飞来,从他的前脚一滑而过,瞬间又熄灭了。姚大伟大叫一声,浑身一阵冷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昏厥了过去。

连滚带爬,他终于回到了县城。当他把这一切添工加料地告诉山本时,那山本如老虎般,给了他两个嘴巴子。他好说歹说,最终被抽了五十长鞭后,拣了条命回来。从那以后他办事再也不敢有半点的差错。要是他这件事被皇军知道了,那这脑袋不知道还能不能留在脖子上.姚大伟边走边想着对策.

一会的功夫他已经到了山本的门口,他正了下自己的衣衫,敲了下门,点头哈腰地说到:”太君,小的来了.”

早在屋里的山本面带微笑地说到:”姚桑,你的快快请坐.”这山本生得到也好模样,身材虽不算高,约摸一米七。一又犀利的双眼,鼻梁拱得很高,再加上那口流利的中国话,不禁给人一种亲切感。

姚大伟一时搞不懂这山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满脸笑意地说到:”太君,您先坐..”

见山本坐下了,姚大伟也胆战心惊地坐了下来,心里却扑通通地跳个不停,如同鼓上的跳蚤般。


山本端起了杯茶,满脸笑意地对着姚大伟说到:”你去附近村里找些壮丁.”

姚大伟一听,顿时明白了一切,他好奇地问到:”太君,那得多少呢?”

山本露出狡猾的目光对姚大伟说到“越多越好”

“抓他们来干什么啊?”姚大伟点头哈腰好奇地问到

山本眼神中露出不屑的眼光对着姚大伟说到“修铁路.大日本皇军要为支那人做些好事”

离开山本那后,姚大伟便开始办这件事,在皇协军的帮助下,很快他就抓到了五百多号壮丁,说是壮丁这里面其实都是他们在附近村里拿 着枪给捉过来的,有年轻人,也有老者.为了表决心,姚大伟这天正午来到小郭庄,准备再抓几十号人想以此来向皇军邀功.

烈日当空,如同要把人烤熟了般。阳光火辣辣地打在地面了,穿着千层底的村民走在路上,几步便感到了地面那炽热的温度。是了,这个点村民很少出来,都窝在家里,躲着着要命的太阳。

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打上地上,在地上露出许多的斑点,如花纹般。

盛夏中熟睡的鸟儿早就被这些人给惊醒了,以至于他们不停地用声音抗议着。

他们来的很快,如此毒辣的阳光迫使他们不得不加快速度。

直到他们来到村头,那众多的噪音才使大永警觉起来。他一瞧不禁吓了一跳,心想:“他妈的还挺快。”

他急忙招呼张鹏.说到:”快去通知村长,让乡亲们躲一下.”

话声刚落,张鹏的睡意便消失地无影无踪了。从大永的语气中张鹏已经意识到了危机,他猛得一抬腿就没了踪影.张鹏虽然跑得快,声音也如雷鸣般,但还是让姚大伟给抢先了一步.他带领着那些皇协军们,如黑云般把整个村子都遮住了.

几声枪响,全村的老少们都聚积到 了一块.张鹏和大永也没有幸免,两人站在人群的中间,小郭在他们二人的后面.

炽热的大地顿时把所有人的困意都晒没了,浑身上下汗水顿时把衣衫给浸湿了。

有些乡亲们受不了这酷暑,不禁把那上衣给脱了下来。那黝黑的皮肤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如玉石一般的明亮。

忽然这姚大伟坦胸露乳,豆大的汗珠在他的脸上滚了下来,打在那如炽热的土地上顿时变得无影无踪。他拿了把破竹扇来回地在耳边拂动着,脸上却带微笑地说到:”乡亲们,我来是给大家报喜呢?”然后又接着说到:”皇军要给咱们修铁路,每户人家至少得出一男丁,你们放心,到 了那里,好吃好住,皇军知道大家辛苦,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姚大伟说完这些话后,见人群里的所有人没有一点反应,只是来回地擦汗,双眼中闪烁着丝丝的愤意。

忽然从人群中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想必是这婴儿受不了阳光的毒辣,不禁以啼声抗议着。

刚才还静得让人害怕的气氛顿时变得热闹起来,婴儿的啼哭声,母亲的哄孩儿声,老者的咳嗽声,再加上巷子里的狗吠声。这所有的一切加到一起,便如那煮沸的粥,咆哮着,喧嚣着。

大永和张鹏两人你瞧瞧我,我看看你,最终把目光一致地投向了姚大伟。

这一切姚大伟都瞧在眼里,脸上那汗流得更快了,如瀑布般的不可收拾。他用那把扇子遮在自己的头上,心中的怒火油然而生,大骂到:”你们可别不识抬举,要不是我在皇军面前给你们说好话,你们能活到今天吗?怎么了,今天让你们干点活,都他妈哑巴了,跟你们明说了吧,今天你们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姚大伟说完这句话,把所有村民分成了两堆,老人,妇女和孩子们一堆,剩下的是一堆.张鹏,大永在后一堆里,这些人全都是爷们,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恐惧之意,都是敢恨不敢言.张鹏早就忍不住了,要不是大永阻拦着,恐怕他早就……

大永小声地对他说到:”你不要命了.”这一声如磐石一般,把张鹏的冲动一下子给压住了.他的眼睛里顿时露出了团团的恨火.

这时那姚大伟说到:”这拨人跟我走,其它人都回家吧.”顿时,那些老人,妇女,婴儿,孩子们的哭声响成了一片.有喊儿的,有叫爹的,更有放声大哭 的,如一幅生死离别的场景般,这声音如鬼号般,中间又夹杂着狗吠声。这一切不禁让人想到了死。

或许今日一别成了今生的离别。

姚大伟听了,似乎又想起了那一晚的场景,他不禁打了个冷颤,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只见他拿出了身上的枪,连打了四五枪,这所有的声音顿时便消失了,除了几声远处传来的狗吠声,剩下的只是愤怒与仇恨.他大声地骂到:”都他娘的叫什么,又不是让你们去送死,只不过让他们去干两天活,没他妈的分开过吗?”

在他的威逼下,一行人渐渐地远离了小郭庄,这么多的人谁也不想走快点,都知道鬼子是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的,什么他妈的修铁路,什么好吃好喝,全是扯蛋。所以他们的速度很慢,本来是两个多小时的行程,现在却直到黄昏才到达县城旁边的一个工地上.

这么多人像牲口般被带到了如猪圈般的工棚里,四周全是哨兵看守,如监狱一般.不,甚至比监狱还要可怕.

大永对着张鹏说到:”明天不管干什么你都得听我的,千万不能意气用事.”

张鹏点头答允,瞧了眼天上的星星,又回过头来望了眼那些人愤愤地说到:”那咱们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的屈服吗?”

“那你想怎么样?”大永突然声调提高了许多,言下之意是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张鹏又继续地发牢骚“要我说就应该逃走。给鬼子干活,打死我也不干。”

“走,就算你能走的了,那他们呢?这些乡亲们呢?他们能走得了吗?”大永用种奇怪的眼光瞧着张鹏说到

张鹏听罢后,良久没有说话,心里却在不停地咒骂着

“行了,想开点!走一步,看一步吧.记住千万不能胡来”大永又提醒到

“我知道了,我不会胡来的,你放心吧.”听到张鹏这么说,大永才把一颗悬着的心放在了肚子里

“鹏哥,我可找到你们了?”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他们二人的耳朵里

张鹏一扭头,便瞧见了小郭那张熟悉的脸.说到:”你还好吧?”

“俺 还行,就是有点饿了.”小郭摸着肚子说到

听他这么一说,张鹏也感觉有点饿意.其实谁又不是呢?房间里的人谁又吃过一粒饭,喝过一滴水呢?

第二天天刚刚亮,张鹏和大永还有小郭就被外面的吵闹声给惊醒了.一会的功夫,那姚大伟人模人样地过来了,他左手执一条长鞭,大声地说到:”上工了.”

这些人便如畜牲般被他呼来呼去,过度的劳累,超常的工作量,把所有的睁睁汉子都给累趴下了.几百铁重的石头全靠人工来搬运,从早到晚不能有一个喘息的时间,谁又能受得了呢?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了,人们的怨恨如潮水般,一浪高过一浪.他们愤怒着,如一群野狼般.

沉默,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一场惊天地,动鬼神的暴动正在无声无息地酝酿着。

山雨欲来风满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