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沸腾 第一卷:一腔热血 第六章:老黑山

河北北方学院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4.html[/size][/URL] 第六章:老黑山 县城里,汉奸队里稀里糊涂得就丢了五支驳壳枪,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姚大伟不想把这事情给弄大,那样的话把自己的饭碗给砸了是小事,弄不好他的脑袋还得搬家.但他也不能假装什么也不发生,他必须得采取点行动,要不说不定某一天自己又会被什么人莫明其妙地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4.html


第六章:老黑山


县城里,汉奸队里稀里糊涂得就丢了五支驳壳枪,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姚大伟不想把这事情给弄大,那样的话把自己的饭碗给砸了是小事,弄不好他的脑袋还得搬家.但他也不能假装什么也不发生,他必须得采取点行动,要不说不定某一天自己又会被什么人莫明其妙地给拿枪指着头。想到这他不禁暗暗吃了一惊.他在屋子里来回地走着,脸上一脸沉重的表情.

人在乱世当中,生命才是最重要的。想到这,姚大伟的心怔了下,心道“安全,一定得把自己的这条小命给保住了,否则其它的都是扯蛋。”

他走了两步,对着窗外怔了会,自言到:“要加派些人手。对,多加几个放哨的。要不晚上睡觉都不安稳。妈的!”

窗外艳阳高照,微风拂动枝叶发出哗哗的声音,偶尔传来上几声鸟儿的鸣叫,若是没有战乱,这该是多么美好的诗情画意啊。

此时已经接近正午,外面的阳光像发了疯一样,让人难以忍受。

姚大伟还在回想着昨晚上的一切,心里还在不停地琢磨着,就在他拿摸不定的时候,忽然一人急冲冲地过来了.姚大伟那一脸横肉上下来回地跳动着.心想:”这事难道被太军知道了,不应该啊.我已经让兄弟们闭口不提了,到底是谁他妈的漏的秘呢?”

姚大伟见那人慌慌张张地进了屋,他假装镇静地说到:”什么事啊?”

那人回到:”山本太君让您过去.”

“什么事呢?”

“这个小的不太清楚,好像很急的样子.”

“知道了,下去吧.我这就去.”

姚大伟不知道此次前去是福是祸,他太了解山本了,一个反复无常的人.这让他不禁又想起了上次的教训:

那是去年的八月,山本让他去苏庄去征些粮食,这苏庄在老黑刀西南.因阳光充足,土地肥沃,中有小河穿过而著称.所以苏庄便成了日军征粮的第一首选地.他带着十几号人,顺利地来到了苏庄,在他的威逼利诱下,很快他征到了一车粮食.他兴致勃勃地准备回去领赏.但就当他路过老黑山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当几个人走到老黑山的山脚时,姚大伟下意识的瞧了下这老黑山.他也曾听人说这山上有一窝土匪,但如果绕道走的话,那得多费一天的行程.又想到他有皇军做后盾,心道:”料想他们不会这么的蠢,不会和大日本皇军做对.更何况那些土匪手里能有几把真枪,还不大部分是些大刀与长矛.”想到这他最终还是决定从这老黑山下过.

正当他心神不定的时候,忽然从山上冲下支人马,这些人多为一些当地的流民,或是出于对战乱的痛恨,或是一些绿林中人。因无法生存才不得不上山落了草。只见他们个个面色睁宁,眼露愤意,黄昏的余光打在他们的脸上,显得更加可怕,几十双眼睛都死死地盯着那车粮食,顿时两排黑洞洞的枪口对了起来.这些人当中有人拿枪,也有人手执大刀。

但更多的是双手执枪,腰背大刀的。

仔细瞧去这些人竟有近百号.只见一身穿短大褂约摸三十左右的人说到:“识相的话粮留下,我就饶你们几条狗命,否则的话老子可就不客气了。”

“这可是皇军的粮,你们长着十个脑袋吗,敢从老虎里拔牙。”姚大伟厉声贺到,心里却开始后悔了,早知道这样就应该绕路走了,虽然远些,但不至于落得今天这个地步啊。但事到如今说什么也晚了。

身穿短袖褂这人生得很是威猛,一张国字脸,满脸的络腮胡子,双眼中闪露着杀气,如利剑般让人胆寒。一看就让人不禁毛骨悚然.那些汉奸们瞧见了心里都不禁得打起了退堂鼓.

“我他妈的管你什么黄军,白军呢?只要在我这老黑山,那就我说了算。”那人怒骂到

“你就不怕皇军把你们给剿了吗?”姚大伟还是不肯放弃地说到

“怕,我当然怕了。但我更怕兄弟们饿死。就算我答应了,你问问我手下的兄弟们答应吗?”那人长笑三声说到。他的话音过没有落地,只听见那些人齐声说到:“不答应。“

这声音如山崩地裂般的响亮,吓得那十几号人不禁都有些逃意。但这姚大伟没有发话,他们谁也不敢动。

姚大伟把这一举一动都瞧在眼里,心道:“都他妈的是费物,平时吹得跟个神似得,一他妈的遇上真刀真枪了,就全他妈的成软蛋了。“想到这他化了种语气说到“我说各位好汉,要是真动起手来,你们也未必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再说我们兄弟几个也不是吃素的,更何况你们那些枪是真是假还不一定呢?“

他本以为自己的这一些话会起点作用,但谁曾想到,那人大笑三声,说到:“兄弟们他说咱们的枪是个摆设,你们说应该怎么办?”

其实这汉奸姚大伟说的不假,他们真枪的确没有几条,有的还是一些最原始的土枪,要是真打起来,未必能得胜。但是这为首的男子却要搏上一把,他知道那些汉奸大多都是一些胆小鬼,而相反自己这些兄弟都是一些被逼着走投无路的贱民。他经过反复地揣摩最终还是决定干他妈的。

正所谓人至贱(指命贱),则无敌!

他的话音还没落地,那些人齐声说到:“打他娘的。”

那十几个汉奸,听到他们这样的说,有几个都想三十六计走为上了。但这姚大伟不下令,他们谁都不敢动。姚大伟见这形势有点不对,心想:“看来今天非得来个你死我活了。要不回去怎么跟皇军交待,丢了军粮那可是要被枪毙的。”想到这他不禁暗下决心,决定搏上一把。他大贺了一声,双方顿时传来了曝豆般的枪声。

这枪声刚响,只见就有几个汉奸灰溜溜地像丧家犬般逃跑了,这一跑不要紧,其它人一瞧顿时都生了撤退之心。姚大伟顿时火冒三丈怒到:“他妈的,全是一群胆小鬼。”但无论他说什么也晚了,大难来时,各自飞。想到这他好生了逃跑之心。他低着头生怕被打中了,对剩下的那几个人说到:“兄弟们顶住,我去搬救兵。“

那些人一听都心知肚明,什么搬救兵,从这到县城他妈的还有半天的路,分明是想一个人逃跑。那群匪首本以为他们还会抵抗一阵,但谁曾想这枪声刚想,他们便如缩减乌龟一般不见了踪影。

说来也怪,这姚大伟别的本事没有,这逃跑的功底倒是让我佩服。八月的季节,正是高粱晒米的季节,在温和的秋风中,汉奸姚大伟狼狈地穿梭在高粱地里,他不敢走大路,生怕他们追上来,一枪结果了自己。高粱地里的蚊虫,在他的脸上,裸露的胸膛上飞来飞去。有的干脆叮在他身上的某处,他只顾一门心思逃命,这一切都浑然不知。

这漫无边际的田野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刮起了风,强劲的风,狂飙般地扫荡起来。高低不平的庄稼在风的摇动下,起伏不定。风掠过田野,呼呼地响。常言道:风是雨头。紧接着果然大雨倾盆而至。这姚大伟顿时成了落汤鸡。雨来的很猛,他来不及躲藏。如受了惊吓的刺猬一般蜷成一团,一动不动。,风渐渐地小了,但雨还在继续着,沙沙不停的雨,给行路带来了许多的不便。在这样的雨夜,一切都是寂静的,除了蛙声和雨声,其它活体的动物都停止了活动,但姚大伟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回县城。

要说这姚大伟也算有点本事,他如同跳马猴一般,时而走路,时而蹿入野地,雨已经停下了,夜空下他一个人独来独往,如入无人之境。直到他确定不会再有人追来了,他才停下了脚步。

但就在这时,一枚鬼火在田野中出现了,紧接着又一枚鬼火出现了,几枚鬼火悬在空中飘忽不定。他往前走,它也往前走,他停下脚步,它就浮在原地不动,始终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鬼火的形状如同一束火苗,颜色通红,火苗摇动,如同有一支看不见的手在举着,游荡在这没有边际的田野里。忽然他被什么东西给拌倒了,他仔细一瞧,心脏的速度顿时提到了三百八,他大口地喘着气,后背顿时凉意从下而上,毛骨悚然。

“啊”他不禁大叫了一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