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外:本篇内容,除小时候我听爷爷和爸爸讲的自己整理的外,一部分摘选自爷爷73岁时写的回忆自传。(详见爷爷戎马一生----抗日战争1)



大青山战役爷爷挂彩了,受了重伤,昏睡了四五天,醒来的时候躺在老乡的炕上。右小腿和右腹部中了两枪(谁说狗日的小鬼子拼刺刀时,退子弹不开枪的,奶奶个熊,拼不过照样开枪的---这是爷爷的原话摘抄),爷爷一生感谢把他从战场上抢下来的那几位战友,王光彩(1943年牺牲)、赵二蛋(后来调走,后来失去联系)、赵怀理(和爷爷一直联系,1979年去世时爷爷专程赶到济南参加葬礼)爷爷个子又高又重,他们一个人走山路上是背不动他的,战友们冒着生命危险,不离不弃,趁着天黑,硬是把爷爷给拖下战场。不是他们,就没有爷爷后来的故事了。


发生在大青山的战斗,不仅是一场壮烈的突围战,更是一曲深情的军民同心曲。爷爷受了重伤躺在军属王大爷的家里,王大爷的两个儿子都参加了八路军,大儿子在115师苏鲁豫支队四大队梁兴初(38军军长)部队当兵,小儿子也在这场战役中牺牲了。王塘村地处山区,加上小鬼子接连扫荡,缺医少药,粮食紧缺。王大爷一家每日自己不舍得吃,想办法弄一把小麸麸(就是小高粱米),用纱布扎好放在自己吃的煮糠和山芋的大锅里一起煮,煮熟后捞出倒在碗里给我爷爷吃,他们一家继续吃糠。每顿一小把麸麸头也是村民各家各户凑的。把家里的鸡蛋留给他吃,煮鸡蛋时候王大爷都把孙子们赶得远远地,怕他们看见,最后实在没什么吃了,把正下蛋的母鸡杀了做成鸡汤炖给我爷爷吃。我爷爷看着王大爷的孙子们眼馋而王大爷又不让吃的样子,想偷偷给孩子吃,每次都被王大爷逼着吃下去,爷爷每次都是流着眼泪吃下了鸡蛋。王塘村称得上是个红色堡垒村。当时几乎家家户户都住着八路军的伤员。


在整理这一段落的时候 ,我是喉咙哽咽的,心中是激动地。深深地军民鱼水情打动我这个和平时期的军人。有像王大爷一家这样的老百姓支持,共产党胜利那是必然的。牢记历史,发扬艰苦奋斗、不怕苦不怕死的奉献精神和牺牲精神,发扬一切依靠群众、一切为了人民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我们要用抗战的精神,做好今天的工作,就是对抗日战争胜利,对祖辈们打下的天下最好的纪念!


坐在电脑桌前,闭上双眼,脑中勾画出却日的战场,你会在一幕幕感人的场景中,处处感到思想上灵魂上得到了净化,那就是沂蒙精神的伟大感召力,想一想过去那段历史,我们就会更加珍惜今天的生活,就会进一步地感慨我们沂蒙人民有多么地了不起。并且为自己是 一个沂蒙山的儿女而骄傲和自豪。


后来听说那场战役,爷爷的大队,活下来的包括打散找回部队的、受伤的也就几十个人,包括爷爷的队长、指导员一百多名烈士永远的留在了大青山。伤愈后,爷爷拜谢了王大爷一家重新踏上了驱赶倭寇的道路。


血肉之躯报效国家,

舍身家性命以拒日寇,

誓与日寇血战到底!

但闻黄河水长啸,

不求马革裹尸还。


在当时发生战斗的大青山地区,除了一些纪念碑亭在告诉人们这里曾经发生的战斗外,已经看不出战争的痕迹。在幸福中生活着的人们不会忘记赶走侵略者的幸福的缔造者们。1992年,费县县委、县政府在马头崖乡的李行沟建立了“大青山战斗突围旧址”纪念碑,并建立了多处永久性纪念设施。让后人永远记住先烈们。

费县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有1.2万人参军,1730名优秀儿女为国捐躯。沂蒙山根据地是一块永不褪色的革命历史石碑,是我们心中永远的革命圣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注:相片摘自网络。


呵呵,本人文化底蕴不好,只能真实的记述流水账。请拍砖时不要砸我的头,见笑了,真实、开心就好。





待续


16年老兵整理

本文内容于 2011/9/20 14:13:32 被16年老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