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沸腾 第一卷:一腔热血 第四章:寻找猎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4.html


第四章:寻找猎物

自打上次战役失败后,这里已经彻底成为沦陷区了.也正是那场决定性的战役他们两个人来到了这个世界.自从这日军接收县城以后,就随即就开始宣扬他们那一套理论。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目的现在这县城还可以,虽不能说车水马龙,行人不断,但总体来说还凑合。更何况龙城县本来就是经济繁荣之地,过往的客商常年不断。

两人东张西望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穿越过来的他们,对城里的街道十分陌生,两人沿着破败的街路瞧着花里胡哨的招牌,大永期待着有什么发现,但找了大半天却一无所获.

走在大永后面的张鹏,不耐烦的说到:“咱们这是在找什么呀,你有什么计划就直接说出来,我都快被你给闷死了。”

大永停下来,对着张鹏说到:“昨天你是怎么跟我说的,怎么今天变变卦了。”

“昨天我说什么了呀,我怎么不记得。”这张鹏无赖地说到

“行,你小子又跟我来之招是吧。”大永气愤地说到,两眼却没有瞧他一眼,

张鹏急忙上前一步,转头侧着身子对着大永狡辩地说到:“什么叫又啊,你可不要血口奔人啊.”我说大永,你要是有什么计划,就跟我说,要不我这浑身走道都没力气啊。”说着张鹏还做了个无力的表情,如孩童般.

“你小子。跟我来。”大永瞧着身边匆匆的行人,指着一条胡同 说到,随即便迅速地向那里走去。

两人到了胡同里,大永四下瞧了下,确定了这附近没有人了,说到:“咱们这次来呢?是为枪而来,明白吗?你以为是来玩的啊,让你大热天的在这压马路.”

“我呸,这哪是马路啊,分明是坎坷不平的土道,走起来一会一米七,一会一米八.”

“你就会扯蛋,别忘记了咱们是来干什么的.”大永提醒地说到

“这个我当然明白。我说的是你有什么妙计, 这才是我关心的。”

“妙计就是跟着我在大街上乱逛。”

张鹏一听有点不屑的说到:“你说什么,在大街上乱逛,你是不是有病啊。”

大永笑着说到“你听我说完啊。我又不是让你在大街上没有目的的乱逛。咱们的目标是找到几个汉奸,然后就看你的了。”

张鹏一听便明白了,他笑着说到:“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们还是快走吧。”顿时好像吃了兴奋剂一般的兴奋,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两人东张西望地走在这县城的街道上。不一会的功夫,两个骑着自行车的汉奸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这两人均身穿黑色大褂,头上各戴一圆顶帽,腰间和斜跨一支驳壳枪。边骑边破口大骂挡在路上的行人,脾气有点暴燥的张鹏,顿时一股热浪涌了上来,他摩拳擦掌,左脚不禁向前迈了一步,在他一旁的大永早已瞧见了这一切,他急忙阻止了张鹏,轻声说到:“你急什么,晚上再行动。”

听到大永这么说,张鹏不情愿地把那口气给咽了回去。也就在这时那两个骑自行车的汉奸正好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大永小声地说到:“快点,跟上他们。”

这龙城县的人口本来不是太多,但因其经济繁荣,渐渐成了一人口大县,现在虽然沦陷,但还是可以称得上是一人口大县。这两辆自行车,行驶的并不是太快。两人在后面,紧追不舍,那两人的破骂声时不时地传入他们的耳中。

约摸半柱香的时间,这两个汉奸来到了日军的老巢。大永大老远的见那两人点头哈腰的如孙子般走进了那大院。与其说是大院,不如说那是一座坚固的城堡,高高的院墙,让人可望不可及,墙上还拉着高高的电网。从外面瞧去,这更像是一个大的城堡。

固若金汤,易守难攻!

“我们怎么办。”张鹏急切地说到,心里却在不停地打量着这个如城堡般的大院:“真他妈的绝,这简直都成铜墙铁壁了。”

在一旁的大永,淡定地说到:“着什么急啊,什么时候能把你那火急火瞭的毛病改了呀,要不冲你这脾气 ,早晚得吃亏。”

张鹏听到,心想:“他说的有点道理,想想自己多少次都是因为沉不住而输给了他。要是当时…..”想到这张鹏没有再言语。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那如堡垒般的大院。

不知不觉,太阳越升越高,渐渐地开始变得毒辣起来 ,照在他们两人身上如火烤一般.两人如雕像一般在那里死死地盯着.时间一分分地流逝,张鹏真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但他还是坚持下去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永忽然说到:”出来了.”

这一声把张鹏从痴呆的情绪里一下子拉了回来,他瞪大了圆豆般的双眼,仔细地盯着那两个汉奸.只见那两个身穿黑色大褂的汉奸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笑呵呵地从那个堡垒般的大院走了出来.他两人有说有笑地骑上了自行车,左面的那个人估计是吃的太多了,连上了两次才瞪着车子慢悠悠地离开了.

大永边走边招呼张鹏说到:”快跟上,别让鱼儿跑了.”

张鹏一听,顿时来了精神,紧紧的追随在他们二人的后面.心想:”今天我非得让他们尝尝老子的厉害,要把他们打成熊猫眼,猪鼻子.”想到这张鹏似乎有了动力,他精神一振,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一会的功夫,那两个汉奸来到了一家大院.径直进了去.大永一瞧这四周,便明白了这是他们的老巢.他笑着说到”这就是咱们今晚上的目标.”

张鹏笑而不语,他明白大永的意思,那就是晚上悄悄地进来把他们一一给收拾了,然后把他们的武器都给拿走.

夜色渐渐地黑了下来,张鹏和大永还在那大院的外面守候着。大永瞧了下天上的那月牙,估计了下时间。对张鹏说到:“走,该咱们上场了,别忘了把脸给蒙上,别让他们以后把咱们给认出来了。”

张鹏小声地恩了声,便熟悉地把提前准备好的布系在了脸上.两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 发出了轻轻地笑声.


月光下只见两个黑黝黝的身影,分不清是男是女,如猿猴般的敏捷,三下五除二地便跃过了那墙头。大永打了个手势,言下之意是:“你走左面,我走右面。咱们来个大包圆。”张鹏点头示意,两人都悄无声息地向那屋门的方向挪动着。快到屋门之时,那屋里传来了阵阵打鼾声,当他们靠在屋门口的时候,那鼾声变得沉闷起来,如牛引颈,如瓮如钟。两人都凝声细听,听得里面鼾声一高一低些起彼伏,配合得相当默契。那鼾声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明亮,时而呜咽。吼声四起时如秋风扫落叶,余音未了尽,一如孝子哭坟时断时续。

忽然屋子里亮起了灯,两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一丝丝的恐惧,但随即便消失地没有踪迹了。屋子里传来了急速的脚步声,张鹏 和大永早已悄悄地躲在了安全处。在灯光的照耀下,那人一步三晃地走出了屋门,口中还唱着小曲。他走到院子的东北角,停了下来。寂静的夜里传来了水冲刷到墙上的声音。这声音虽然很小,但还是真真切切地传入了张鹏与大永两人的耳中。

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大永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说:“让张鹏守着屋门。他去把那人搞定。“只见大永如蜻蜓点水般的,静悄悄地朝那汉奸的方向走去。

忽然大永用右手指着那人的后背,小声说到:“不许动,否则要你狗命。”

那人声音颤抖地说到:“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大永声音中来带着杀气说到:“你们一共有几个人。”

那人双手打颤,吞吞吐吐地说到:“五个人。”

大永一听,五个人,心想:“不算太多,两个人平均一个人不到三个,简直是小菜一叠。“他想到这没有再言语,右手用力向那人的后脖打去,那人顿时像棉花一样,软了下来。大永悄悄地来到了屋门口,和张鹏打了个手势,他伸出了两人手指,来回地指了一下,言下之意是”咱们每人解决两个。“

张鹏点头示意,两人一前一后悄悄地进了屋里。在灯光的眼耀下,四个大汉,半身赤裸着映入他们的眼前,更让他们惊喜的是那四方桌上放着,五把驳壳枪。大永眼快手急脚下轻,脚下一加速,便把那五把驳壳枪拿到了手中,他随手给了张鹏两把,又别在了腰间两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