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之侠客末路 正文 酒不醉人人自醉

木庸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83.html[/size][/URL] 四位寨主听了山丘之语,都觉有理。姬风问道:“少侠,那便如何做?”山丘说道:“姬大寨主,你等且回大厅与任天行继续喝酒。想法把杨翦给我叫出来。”四人起身欲走,山丘说到:“回去后就与任天行说,我已大醉,正在沉睡。”四人回到大厅,任天行与几位寨主喝得正欢。姬风林云等四人走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83.html


四位寨主听了山丘之语,都觉有理。姬风问道:“少侠,那便如何做?”山丘说道:“姬大寨主,你等且回大厅与任天行继续喝酒。想法把杨翦给我叫出来。”四人起身欲走,山丘说到:“回去后就与任天行说,我已大醉,正在沉睡。”四人回到大厅,任天行与几位寨主喝得正欢。姬风林云等四人走进大厅说道:“任掌门,少侠已酩酊大醉,现已睡下。我等出来时话语不清,隐约听得少侠说对不起任掌门,让我等四人替他赔罪。”任天行端起酒碗说道:“少侠待人至诚,山寨弟兄们都是豪爽之人,我将这碗酒干了。弟兄们情义容我日后再报。”说完将酒干了。杜阴山走在最后,从大厅门后抓了把土,走到杨翦面前说道:“杨翦,你那日戏耍与我,我便今日让你喝不成酒。”杨翦听了甚是不解,心道,杜阴山定是醉了,我且看他如何?放下酒碗,站起身来。杜阴山单手一扬,将手中土散在杨翦碗内。杨翦心中气极,正待一拳打出,却见碗内之土甚是规则,分明是个山字。杨翦已明其意,那伸出一拳依旧打出。杜阴山一闪,让开杨翦打来一拳,双手快如闪电,猛地推向杨翦,那杨翦身子直飞出去,跌落在大厅门口。杨翦气极败坏,手指杜阴山骂道:“姓杜的,你欺人太甚,他日遇在杨爷手里,定不轻饶。”站起身来,急忙跑出。

众人都不解其意,怔怔地看着杜阴山。杜阴山说道:“姓杨的太不是东西,那天我正在山寨闲逛,却是杨翦猛地伸出腿来,将我绊了一交。待我抓他时,早跑得远远地。今日也让我细弄他一番。”众人听了,都觉杜阴山太过小气。睚眦必报,非英雄所为。前些日听得杜阴山名声很好,今日竟为一点小事,斤斤计较。况且就算杨翦有错,也不该当面羞辱,不禁对杜阴山另眼相看。杨翦却是出了大门,飞奔至山丘屋中。

进入山丘屋中,见山丘正坐在靠近窗户的椅上休息。杨翦问道:“少侠找我何事?”山丘说道:“我看任天行甚是可疑,故派你悄悄跟踪。切记小心在意,不可泄漏行藏。”杨翦说道:“少侠放心。”说完走出房间。

山丘坐在窗前,陷入沉思。那任天行慈眉善目,举止得体。今晚举动尽显英雄气概。我在此怀疑于他是否有小人行径。若是任天行真是劲敌,他来此处目的何在?虽说此人疑点甚多,却是破绽不大。他来此处寻找门徒,清理门户。你不能说他怀有异心。不收镇派宝刀,乃是真正侠客所为。试想若是我会不会有此念头。最为可疑之处就是今天在酒桌之上表演了一套精彩绝伦的武功。他那武功确是上乘,就连赵老伯与我单独与此人过招也未必尽占上风,可是今天中午被梁欣惠扣住脉门,竟是丝毫动弹不得?若是寻常习武之人被人扣住脉门动弹不得,还说得过去。若是像他这样一流高手,脉门被扣竟无一丝还手之力,却是不能不令人怀疑。山丘反复掂量,却是心中毫无定论。

向窗外望去,大厅内依然灯火通明,不知何时能散。

山丘思前想后,总也理不出个头绪。索性不去想他,展开棉被钻了进去。

姑娘失踪,赵老伯离去,郑义却又不见。在这短短几天内竟发生如此多的变故。今天又是任天行到来,却又是云里雾里,让人看不真切。山丘越是不去想这些事,这些时在脑中越是清晰。忽听窗外人声嘈杂,像是从这屋走来。山丘忙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任天行在窗外大叫:“少侠大醉,你等让我看一眼才是。”听得楚成鼎在窗外劝道:“少侠已醉,正在休息,任掌门还是不打搅为好。”任天行说道:“少侠与我一见如故,意气相投。今日我来看他,你等却横加阻拦,是何道理?”声音洪亮,显是甚为气愤。众人越是阻拦,任天行越是要进屋。就听窗外拉扯之声不绝,吵嚷不休。忽地吵嚷之声低了下去,脚步声甚急,直朝这屋走来。就听“咚”的一声,屋门被推开。任天行走到山丘床前,“咦”了一声,说道:“少侠今日饮酒不多,如何就醉了?”听得山丘鼾声如雷,方才悄悄走出屋子。

任天行走出屋子,将门关好。山丘见任天行向屋里走来,故意鼾声如雷。听得任天行走远,山丘心中已有了分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