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2.html


此时,德华特区控制的区域已经扩大到赣榆县,为此,李卫霖的威远分部免费向国民政府提供了大批的火炮与枪支弹药。随后,国民政府与德华特区正式签订了赣榆租赁协议,合同期限同样为十年。正因为获得了足够的海岸线,德华特区造船业、运输业才真正进入蓬勃发展的时期。

其实德华特区从成立之初就明确了中立区的法律地位,因此,无论是国民军还是日军,甚至其它国家的部队都不许进入德华特区境内。正因为如此,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二联队才会从灌河口登陆苏北,而不是直接从海州港上岸前往徐州前线。

为了保证德华特区的独立性,德华集团在特区外围修建了一绺的篱笆和地雷防线。另外,十辆武装到牙齿的德华装甲列车长期巡视自己的领地,为此,陇海线东段专门修筑了复线。

德华特区政府名义上的首脑是犹太人塔西曼尔,这家伙原本就在魏玛共和国总统府工作过,具有相当丰富的从政经验。因此,德华特区在他的领导之下,焕发出勃勃生机。

实际上很多犹太人虽然被驱逐出德国,不过,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对于德国依然怀有深厚的感情,仍然把自己看作德国的一员。正因为如此,现在德华特区的管理机构仍然是依靠德国政府的管理模式建立起来的,德意志的精神渗透到每一级的管理机构。所以,德华特区内的工作效率非常之高,绝没有拖沓的现象。

李卫霖在塔西曼尔等一干政府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一起参观了德华特区的工业建设与防务,并对存在的不足进行协商以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案。李卫霖在德华特区一直呆了三天,并最终决定把此地的工业向邳城和绥远转移。因为海州距离大海实在是太近了,在当前海军力量极为薄弱的情况下,万一海上来了强敌,此前的努力很可能毁于一旦。

当然,李卫霖并不是强求那些企业全部转向内地,如果对方不同意搬迁,那就需要去五原开办一个分厂。这些企业多是中德合资企业,或者干脆就是德国企业远东的分公司,很难说以后会不会招来美英的战机。所以,还是把将要面临的生存环境考虑地更严峻一些。

当日苏战争爆发之时,李卫霖已经返回了五原城。实际上自苏军六月底占领张鼓峰之后,临近这一地区就没有平静过。为了解决这次争端,日本政府加紧外交斡旋。与此同时,日本朝鲜军司令官命令驻罗南的十九师团长尾高龟藏准备出兵,控制国境线,并先期部署了步兵4个中队、山炮兵2个大队和野战重炮兵1个大队等担任防御任务。随后日方又向前线派遣了防空部队与装甲列车,以此弥补空军以及重型火力上的不足。

与此同时,苏军持续向张鼓峰一带增兵,加强备战。继七月初,苏联边防军在张鼓峰西坡构筑防地之后,苏军陆续又在沙草峰等地构筑了阵地。苏境沿线公路上军用汽车急增,来来往往忙个不停。此外,波谢特港口开进30多艘运输舰,随时可以封锁图们江入海口。

7月30日傍晚,日军偷渡图们江,集结于防川屯。第二天夜12时,日军在朝鲜的洪仪里向张鼓峰开炮,日军一个大队于凌晨4时许攻占了张鼓峰。另一个大队在炮火掩护下于晨6时攻占了沙草峰。随后,日军又向哈桑湖地区发起进攻。

“鬼子已经动手了,命令部队马上行动!”

早已奉命潜伏在绥芬河与兴凯湖一带山林和沼泽里的东北军团第五师、第六师随即开始行动,他们身着日军的装束,手持日军制式武器,操着日语,在先期潜入的犹太军的帮助下,趁着夜色扑向曼佐夫卡和双城子等地。

这只部队的任务就是搅乱苏军的后方,破坏当地的军民设施,,杀戮当地的民众,彻底激起老毛子的怒火。如此一来,日苏之间将结下不可解的深仇大愤,这样张鼓峰事件很可能成为日苏双方大战的导火索。

由于东北军团的这次行动具有极强的突然性,再加上苏军的注意力被南方的张鼓峰战场所吸引,所以,这次突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突击部队破坏了苏联方面近百公里的铁路设施,摧毁了苏军五个野战机场,炸毁了对方近两百架飞机。

在这次战斗中,东北军团装备的火箭筒发挥了重要作用,在这东东面前,苏联的坦克就象豆腐渣制作的一样,完全成了铁棺材。一路下来,突击队至少击毁了对方近百辆坦克和无数的堡垒,及时地为部队扫清了障碍。

随后,突击队扩大了袭击的范围,甚至一度威胁到海参崴这个港口城市。那里要不是驻扎了苏联海军太平洋舰队,说不定这个城市就被东北军团拿下来。

北线突击队的这次军事行动一直持续到八月六日,屠杀的苏联军民超过十五万之众。突击队所过之处全部成了一片白地,苏联军民无不沦为枪下的冤魂。为了激化日苏之间的矛盾,这种灭绝人性的行动不得不为之,并且场面看上去怎么惨怎么来。

与此同时,东北军第四师亦对伯力城发起了攻击,并且向这个城市发射了数百发缴获的日军毒气弹。随后,这支部队就在黑龙江以北地区展开杀戮,然后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外兴安岭茫茫的原始森林中。这一带即使是五十年后仍然是原始森林,想要捕捉他们可不容易。

第四师并不用担心饮食问题,在此之前东北特战队就在国境线外的外兴安岭、兴安山脉等地屯积了大量的生活物资。为了隐藏部队的身份,所有的物资都是采购自日本本土,并用日式包装封存。至于军火物资,更是如此处置。就是部队的战士,他们大多都能够说些日语。

突击队在绥芬河以北地区收缴了大批苏联物资,然后趁着夜色利用飞艇转移到位于完达山、小兴安岭、长白山脉等地东北军团的物资储备中心。随后,部分物资就被运用到清津、罗津、惠山、延吉等战场,众多犹太大鼻子就是手持莫辛纳干步枪或者PPD冲锋枪冒充老毛子战斗在日本人的辖区。东北军团借助这股风扫荡根据地周边的日军,接连拔掉众多比较有威胁的日军堡垒。

北路突击队只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主要是因为原本驻扎在这一地区的苏军纷纷开往张鼓峰前线。驻扎在海参崴一带的苏军却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失去远东这个港口。

再者,从八月二日到八月六日是张鼓峰前线激战正酣的时刻,远东军司令布留赫尔亲自前往谢特湾指挥苏军第四十师、第三十二师和机械化第二旅对张鼓峰等日军阵地展开全面反击。双方你来我往在此展开拉锯战,哪里还顾得上各自的后方,结果就让胡琏他们钻了一个空子,把各自的后方搅地天翻地覆,几乎成了无人区。

与苏联相比,小日本的实力就象他们的铁皮王八一样,根本经承不住老毛子的怒火。所以,在过去这些日子的战斗中,日军受到苏军飞机、坦克和步兵的沉重打击,伤亡很大。加上连日暴雨、洪水通涨,大桥被冲毁,清津至罗津的铁路、公路由于被轰炸而运输中断,临近地区几乎被东北军团的将士们搞成白地,根本无法提供助力。

此时,苏军已经占领了水流蜂,通往朝鲜的大桥亦被苏军控制,而苏军太平洋舰队在日本海严密封锁着图们江口,小鬼子是进不来也出不去。结果,日军第十九师团鹰森支队被包围在张鼓峰上,兵力、物资得不到补给,陷入了绝境。于是,日本政府不得不向苏联提出停战请求,试图挽救包围圈里的日军。

此时,日军(其实是君山集团东北军团)在双城子、伯力一带的暴行已经传递到张鼓峰前线和莫斯科,暴怒的斯大林怎么可能忍受这个屈辱。“一定要给日本人一个教训,为死难的同胞报仇!”

于是,原本只是一个小小冲突的张鼓峰事件,在胡琏他们的挑唆下就演变成一次激烈的地区冲突。当苏联最高统帅部的命令于十日传达到远东之后,戴罪立功的布留赫尔随即命令第四十师、第三十二师再次掀起进攻的高潮,一举扑灭战场上的日军第十九师团。

苏军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军事行动,第四十师在飞机、军舰的掩护下,连下罗津、清津,兵锋直接吉州。第三十二师同样没有停下脚步,大军随之西进,这样,战斗由张鼓峰转移到36号国境界标附近。随后,九沙坪再次爆发激战,伪满军、日本在乡军以及从后来赶到的日本关东军纷纷加入战场,和苏军展开生死拚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