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徐文被凶杀的一些事实真相

表示有保留的赞同,因为现在仍旧没有看到病历原件。只能从行凶者本人的博客看到一些东西。但是在从侧面看得出来行凶者有偏激意识。


——————————————————————————


徐文,一个文静的、柔弱的女医生,倒在了血泊中,惨不忍赌。


   伤,请看看她的伤,一个弱小的身躯,21处伤,头面部7处,双上肢10处,左下肢2处,左臀部及背部2处,刀刀见骨,遍体鳞伤(朋友们,我有照片,我不敢 往网上发,我怕徐文今后看到,心里的伤就再也长不上了),血就那么一直的流着,她休克了,血压70/40mmHg,失血性休克、疼痛性休克,失血量至少 1600ml,殷红的鲜血浸透了她洁白的工作服。


   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徐文是一个非常好的大夫,同事、领导、病人都夸她,在同仁医院是有口皆碑的,技术好,人又和气,同事信得过她,愿意把自己的亲戚朋友都托付给她,病人信得 过她,复诊总要找她加号,她出门诊,从上午看到下午两三点钟是正常,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就一直的看病人,因为她不好意思拒绝病人。技术好,那是不用说的, 网上随便搜索一下就知道她的学术造诣,病人的锦旗表扬信更是说明问题。


   抢救之余,我知道了杀人凶手叫王宝洺,我看了他的病历,也看了他的博客,一个喉癌病人,06年做的手术,07年复发,自己认定是手术没做好(按他的话讲叫 “伪手术”)导致他复发。实际上呢,当时诊断时他病变局限在右侧声带,术前病人又坚决要求保喉,保留发声功能(病情告知和谈话签字在病历中都可查阅,清楚 明确的交代了有可能切不尽复发的问题),徐文按照治疗原则和病人意愿选择了右侧声带激光扩大切除术,为了确定是否切除干净,术后病理特别关注了切口边缘是 否有癌细胞,得到送检标本的部分边缘可见癌细胞的病理回报后,徐文主任按照医学上对这种情况的处理惯例,要求患者放疗或喉部分切除,因为同仁医院没有放疗 设备,病人到别的医院进行放疗,等他再来同仁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是复发的事了。复发后病人就一直认定是手术没做好引起的,到医院投诉,投诉中反映出他的最大 疑点是:他复发后在别的医院做CT时,报告有右侧声带,“明明我在同仁医院已经做了右侧声带的切除,为什么CT还看到我有右侧声带呢,徐文欺骗了我,她给 我做了个‘伪手术’”。这是王宝洺的疑问,也是一个病人正常的想法。医院接到投诉后调集了他住院手术的病历,也调集了手术所送的病理标本,组织专家进行讨 论鉴定,结论是别的医院在CT上看到的这个“右侧声带”,是肿瘤的复发,还在那个部位,影像上是无法区分是声带还是肿瘤的,因此影像上报告“声带”是可以 理解的。后来他在外院做了全喉切除,术中所见和术后标本都证实了这一点。因此徐文给病人不可能做的是“伪手术”,她的处理是符合医学规范的,对病人也是认 真负责的,病人的复发是病情所致。医院和徐文本人反复给他讲这个道理,给他看病理标本,但是王宝洺不能理解,他认定就是徐文害了他,给他做的是“伪手 术”,这也是他在博客中反复提到的,因此医院就建议他通过鉴定通过法律来解决这个分歧。这个案例后来告到了东城法院,到凶杀案发时还在等待判决中。为什么 在法院还没有做出决定前他就要杀人了呢?是病情又恶化了,还是别的什么事情触动了他?这是为什么?答案可能要等公安局来告诉我们。


   不管你有多么想不通,你得了癌症,医生尽心尽力给你做了手术,你活了5年,你有了杀人的力气,你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挥刀屠杀,手段残酷、令人发指,天理何在?法律何在?必须严惩凶手,还徐文公道,还医务人员公道!


   我们一直在忍耐,我们一直在等待,青天、法律、国家,你们看看躺在病床上的徐文吧,固定的姿势,一动不能动,到处都是骨折,我们想给她按摩一下吧,无法下 手,全身都是伤啊,她经过9个多小时的手术,才挽留住了生命,但还要经受煎熬,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好的人要遭受如此的罪孽?她手术麻醉后意识慢 慢恢复过来,还没有完全清醒,眼睛半睁半合的,眼泪从她的眼角静静的流出,我不知道在这朦胧的意识中,她感觉到了什么,是冷吗?是疼吗?是心在流血吗?她 因为呼吸不好还不能脱离呼吸机,呼吸机的插管让她难受,她挣扎着想摆脱,治疗的医生跟她说,“徐文,你坚持一下,你的手术很成功,等你好了还能做手术”, 她不动了,在朦胧中她忍受着,她记起了那些她还没做的手术,那些等着她的病人,眼泪还顺着她的眼角在静静的流。


   我们不能再忍耐,我们不能再等待,天使的血不能白流!严惩凶手,从速办理!3天已经过去,徐文在煎熬,医务人员在呐喊,有良知的全国人民在声援!两周,这是我们的要求,这是我们的底线,两周之内,法办凶手,还天使公道,还人民青天,重树政府公信力!


 


——————————————————————————————————————————————————


今天同仁医院的耳鼻喉科的医生们自发的停诊一小时。这个是大家不想看到的局面,但是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毕竟政府有时候的不作为,不良媒体的恶意歪曲报道,一些不明真相群众的肆意攻击,当然,同样还有可恶的那少部分不良的医生。


今天这个状况,是大家共同造成的,但是这些的根本原因依旧没有人说出来,或者说没有人敢说出来。


有的时候也感觉温爷爷的力不从心。但是,总会有转机,因为社会就像一个人体,总会向着自净的道路曲折前行,这些只不过需要的是时间。


徐文医生不是第一个,恐怕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当南宁医闹出现的时候,北京的医生们应该不会想到这些事情会真实的发生在他们身边吧。是时候,也不得不,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了。当然,万不得已的时候,保命要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