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没有给中国面子,并不像英国广公司(BBC)认为的那样。他们认为美国人“已给了中国面子”的原因是,美国2001年,出售给台湾虽然有“爱国者”导弹、“黑鹰”直升机和F-16战机的设备,但不包括潜水艇和新型号战机。之后虽然美国每年都会售台武器,并向台军士兵提供军事训练,但大多数都是一些零配件,没有先进武器。到底是啥样,事实上中国人清楚的很。


环球网报引述美国《华盛顿时报》15日的消息称,美国不具名国会和政府官员称,奥巴马已决定向台湾出售价值约42亿美元的武器装备,包括可升级F-16A/B战机的零部件等,国会将在16日获得有关简报。有媒体认为美国的这一举动势必会让“中美关系将再次恶化。“两大超级力量的休战期结束,重回2010年”,路透社16日在评述奥巴马批准对台军售的后果,表示了这样的担心。“2010年,因为美国64亿美元的对台军售及奥巴马会见达赖等问题,中美关系陷入低谷,军事交流等高层互访中断,2011年才开始缓和。”


像“猫戏老鼠”,或者其它不雅的中国词汇一样,美国人在中国的四周不断地强化着自己的有生力量,是不是想最终来一个“瓮中捉鳖”,实在令人捉摸不透。就像台湾地区领导人、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日前评价蔡英文的台湾共识“像卖预售屋”一样,美国人一直用所谓“美台关系法”这根鱼刺,扎着大陆的喉咙。


毋庸置疑,这是美国人在维系本国利益使出的“杀手锏”,大陆除了外交部重复强调的“反对向台湾出售武器”,似乎并拿不出什么实质性的对策。因为军售一直都在继续,不仅此,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领导人,还时不时地去见一下像达赖这样的“叛逃者”,来进一步刺激中国人的神经。


这个时候,中国人事实上是清醒的,但是由于国力等原因,常常会发出国骂,或哀叹调侃自己的“技不如人”。打架自然不是上策,面对越南、菲律宾等小国,甚至“金砖四国”中的印度等不断挑衅,也只好用忍让方式,来延续本国的发展。


举上述例子,是因为中国正在面临着一个左右为的问题。因为就在意大利示出要中国买他们的国债的时候,早已经引发了不少外界质疑和讽刺调侃。中国要不要出手帮助欧洲解困,让欧洲人的日子好过一些,而在他们自己国家还有许多家庭的一日三餐仍然没有保障;贫困山村的孩子们每天还要奔波几个小时,才能到破旧不堪的教室中去上课。其实,这样的声音在民间私下里早已经议论纷纷,只不过,官方对此并没有过多说明。就是国务务院副总理王岐山访问英国说“勿被英国人甜言蜜语迷惑”时,也是调侃性的。


与上述不同,在本次达沃斯世界经济大会一个小组讨论会中,香港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的声音却让人感觉特别受用。他说:“当其他国家向我们求助的时候,中国人应该保持清醒,不要受宠若惊。当老二好,因为天塌下来还有老大顶着。”据称讨论小组其他四位与会者中,有三位持类似的观点,即中国应该首先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软件公司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说,中国还不具备拯救世界的能力。他指出,中国对世界做出的最大贡献就是保持一个开放的市场,培养消费能力更强的中产阶级。


对此,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成思危对刘长乐的表态也表示赞同,他说对外部的事做到力所能及就行了。当然也有人在与刘长乐唱对台戏,来自自谷歌中国和微软中国的前负责人李开复认为,从现实着眼,当西方国家向中国寻求帮助时,中国应该多走一步。他建议,中国每年将人民币升值5%,这也意味着每年增长了5%的领导力。他还说除了投资美国国债,中国可以将资金投资在西方国家的基础设施和非军工企业上,以获得更好的收益。


石川并不想骂李开复是“汉奸”,既然是讨论会,就应该讲究民主,有不同的声音也是很正常的。或正是由于此,在这个讨论组中,其他与会者也认为在当前危机中存在可以被利用的机会。刘长乐就认为,发达国家遇到危机正是中国放缓的时机。中国应该趁机进行十分必要的结构性调整,不要去拼速度,要缩小贫富差距,减少对出口的依赖。此间,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天合光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长高纪凡同意这种看法,即这是中国企业到国外投资的好机会。但他问道,问题是我们有没有能力在全球投资并且盈利呢?


高纪凡问题很给力,他在给中国的“送财童子”敲警钟。就像美国不断地出售武器给台湾或会见达赖来刺激中国人神经一样,他们在提醒中国,他们出售武器给台湾是在制衡中国,因为他们这样做即可以让中国丢面子,他们还能从中赚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