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淞沪利剑 正文 第61章 生死战 出云号遭受重创

张海祥 收藏 0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size][/URL] 天空第三次响起了呼啸声,一颗大炮弹从天而降,击中了“出云”号! 炮弹击中了“出云”号的中部左舷,巨大的炮弹撕开了层层装甲,横穿到“出云”号的右舷爆炸,在右舷水线下方炸开一个直径一米的大窟窿。 “出云”号腾起了浓烟烈火,江水从炸开的窟窿汹涌而入,战舰开始倾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



天空第三次响起了呼啸声,一颗大炮弹从天而降,击中了“出云”号!

炮弹击中了“出云”号的中部左舷,巨大的炮弹撕开了层层装甲,横穿到“出云”号的右舷爆炸,在右舷水线下方炸开一个直径一米的大窟窿。

“出云”号腾起了浓烟烈火,江水从炸开的窟窿汹涌而入,战舰开始倾斜。

两边的高楼上欢声雷动。

指挥室里,镰口道章手忙脚乱发布命令,关闭右舷的水密门,向左舷的弹药库注水扶正舰体。

镰口道章最关心的是动力系统,他打电话给轮机长,询问动力系统的情况。

“锅炉被炸坏了一多半,不过传动部分没坏,‘出云’还可以跑到八节。”

“太好了,太好了。”镰口道章非常高兴。

镰口道章下令,“出云”号以八节的航速向吴淞口驶去。

“出云”号开动了,带着浓烟烈火离开了停留一个多月的泊位。

刚开出二十多米,天空第四次响起了呼啸声,一颗大炸弹从天而降,落在“出云”号原来的位置爆炸,腾起了高高的水柱。

围观的人们又一次发出了长长的叹息声。

“华老弟,你说‘出云’能跑掉吗?”看着渐渐远去的“出云”,徐昌生问道。

“‘出云’伤得很重,很可能跑着跑着就沉了。”华仁生看着“出云”说道。

“我也这样认为,我们下去雇条船吧,沿着黄浦江追赶‘出云’,说不定,我们能看到‘出云’沉没的那一刻。”

“好建议,好建议,现在我们下去吧,晚了,船就被人雇完了。”

四个人急匆匆下了楼。

楠木堡内,刘永义得到报告:“出云”号已经启动并驶离了苏州河口。

“驶离了?莫队长,行驶的战舰能不能打?”

“行驶的战舰没法打,要打,必须十几二十门大炮一齐放,形成一个覆盖面,仅仅一门炮,命中的概率几乎为零。”

“几乎为零?算了,不打‘出云’了,打司令部!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要把小日本的‘庙’打个粉粉碎。”

刘永义跑上二楼,他在那里看了一阵,然后下来给莫有胜下命令。

“你打司令部的时候,先打东南角那面膏药旗,把那面膏药旗打上天去。”

“好的,先打东南角的膏药旗。”

士兵们开始清除射击膏药旗的射界,刘永义则跑去打电话,他要求王起凤跟陈诚交涉,把88师的524团归属自己指挥。

“66团伤亡惨重,现在连同加强的65团一营在内,只剩下三百多人,已经失去进攻力量,请把524团调上来归我指挥,我用524团来进攻司令部大楼,我保证,炮击两小时后,一个冲锋,我们就能拿下小日本的司令部。”

“好的,我马上跟陈长官交涉,你先炮击司令部吧,两小时后,524团会来到楠木堡,归你指挥。”

放下电话,刘永义来找记者。

“记者女士们、记者先生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们马上要进攻司令部大楼了。”

“进攻司令部大楼?真的?”

“当然真的,拿下司令部大楼后我请你们吃饭,在大楼里边请,现在先请你们看一出戏:炮击小日本的膏药旗。”

刘永义带着记者来到三楼,他指着司令部大楼说道:“看见那面膏药旗了吗?我们马上要向那里开炮,把小日本的膏药旗轰上天去,你们赶紧选角度吧,把这个历史性的一刻拍下来。”

记者们开始找位置,刘永义则招呼着柳柔柔。

“柳小姐,过来这里,这里,这里的角度最好。”

“占什么位子?哼!”金文很不客气挤了过来,一下抢了刘永义的位置。

“刘县长,你下手晚了,已经有人帮柳小姐占了位子,比你的位子更好的位子。”金文一边调着焦距一边说道。

记者们嘻嘻笑了起来,刘永义被弄得很尴尬。

“刘县长,看,小日本在降旗。”

“降旗?”刘永义举起了望远镜,果然,旗杆下聚集了三四个人,他们正在把旗子降下来。

“呀,防着咱们呢,自己就把旗拿走了。”

刘永义急忙下到一楼,他问莫用胜,“准备好了没有?现在能不能开炮?”

“还没准备好,射界还没清除呢。”

等到把阻挡大炮的沙包移去,日本人的膏药旗无影无踪了。

刘永义垂头丧气上了三楼。

“刘县长,怎么办?”

“照打,你们准备拍照吧,拍炮击司令部大楼的照片,你们在照片上加上小日本的膏药旗。”

“喂,这可是作假。”

“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部分作假,部分作假,哈哈哈哈。”

过了一会,“轰!”一发大炮弹击中了司令部大楼,碎石片漫天飞舞,大楼上的旗杆被炸得无影无踪。

“哈哈哈哈,壮观!壮观!太壮观了!”刘永义很高兴地看着。

“轰!”第二枚炮弹击中了司令部大楼,炮弹没有爆炸,只是把大楼穿了一个大洞。

“炮弹放久了,有一些哑弹很正常。”刘永义急忙解释。

“轰!”第三发炮弹击中了大楼,炮弹在大楼内部爆炸,滚滚浓烟从大楼的窗户往外喷涌。

“这发带劲,这发带劲,哈哈哈哈。”

“不好!小日本的大炮在转动。”金文突然大叫道。

“什么?大炮在转动?”刘永义举起望远镜看着。

看了好一阵子,刘永义说道:“大炮确实在转动,看来,炮塔里边还有人,他们正在修理大炮。”

“怎么办?”

“先下来吧,下到一楼,我让莫队长再打几炮,让小日本的大炮彻底变成废铁。”

二楼三楼的人开始下撤。

刘永义最后一个下楼,他对莫有胜说道:“莫队长,小日本正在修理大炮,再开炮打它,把它彻彻底底打成废铁。”

“好的,再开炮打它。”莫有胜操纵大炮瞄准了“河内”号。

在高桥,欧阳格带领手下在草丛潜伏着。

天亮后,黄浦江上的船多了起来,一条又一条从水雷上方驶过,不少是日本人的船。

一条日本军舰“轰轰隆隆”从上游驶来,“若竹”号驱逐舰,排水量九百吨,装备了120毫米炮三门,舰员110人。

“欧教育长,我们炸这条驱逐舰吧,虽说没有‘出云’号厉害,炸沉它,也能立个大功。”一个水兵非常眼馋地建议道。

“炸这条?呸!不到一千吨的小驱逐舰,我看不上眼!”欧阳格很轻蔑地说道。

大家继续潜伏。

过了一会,一条日本大船“轰轰隆隆”从上游驶来,“朝日”号修理舰,英国1900年为日本建造的战列舰,排水量一万五千吨,最近改装为修理舰,舰员836人。

“欧教育长,朝日号!朝日号!一万五千吨,炸它,炸它,炸沉它,功劳比‘出云’号还要大。”

欧阳格一下动心了,这块肥肉实在太肥了,一万五千吨的大舰。

不过,考虑一阵之后,欧阳格还是放弃了。

“还是等‘出云’号吧,‘出云’号是战舰,‘朝日’号只是修理舰。”

大家只好流着口水看着“朝日”号从眼前“轰轰隆隆”驶过。

“欧教育长,我们应当一个月前就带水雷来这里的,早来的话,炸沉的日本舰船没有三十也有二十。”

“说的是,这是我们很大的失误,唉,老祖宗很早就教了我们‘守株待兔’,打起来咋忘了呢。”

转眼到了上午九点。

“看!看!‘出云’号!来了,来了。”正在用望远镜观察的刘金生大叫起来。

“真的?这么快?”欧阳格举起了望远镜。

望远镜中,欧阳格看见了蹒跚行驶的‘出云’号,中部被浓烟烈火笼罩着。

“伤得不轻呀,毕竟是二十八生大炮,威力确实大。”

欧阳格下令,立即做好战斗准备。

“出云”号蹒跚着开过来,越开越近了,开到了水雷线上方。

“预备,起爆!”欧阳格右手高举,用力往下一挥。

刘金生用力按下了起爆器。

“轰!”八个雷响成一个音,江面上升起了八根高高的水柱。

一颗五百磅水雷在“出云”号后部右舷大约十五米的地方爆炸,“出云”号水线下方被炸开一个大洞,一根大轴被炸断。

“出云”号的两个螺旋桨只剩一个还在转动,航速一下慢了很多,江水从炸开的大洞汹涌而入,“出云”号的尾部开始下沉,舰首则开始上翘。

“出云”号的官兵草木皆兵起来,他们扣动扳机向四周开火,大炮、机枪一齐放,见什么打什么,没碰到东岸欧阳格等人一根毛,却把西岸的日军陆军打死不少,

西岸的日本陆军愤怒万分,他们竖起一面大膏药旗,然后向“出云”号打旗语:海军是他妈的疯子!

指挥室里,镰口道章下令停止射击,打旗语向陆军道歉,随后,他指挥损管人员抢救战舰:关闭尾部的水密门,开动抽水机排水,向前部的舱室注水恢复平衡,等等。

虽然尽了很大努力,进水仍未能遏制,“出云”号的锅炉一个接一个熄火,舰身逐渐下沉。

镰口道章决定用搁浅的方法抢救“出云”,他向前看了一阵,选择了右岸一片较为平缓的沙洲。

“出云”号用仅有的动力向沙洲冲去,跟着搁浅在了沙洲上。

镰口道章松了一口气,他下令继续排水、修理锅炉,同时给长谷川清发电报,他在电报里报告了“出云”受伤情况,要求长谷川清派拖船把“出云”拖出黄浦江。

长谷川清回电:“出云”号附近的“若竹”号、“长月”号、“白雪”号驱逐舰立即前往救援“出云”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