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飞鹰:中日浴血大空战 第二章 中国飞鹰 中国飞鹰 28

花菁菁 收藏 0 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


“等我从法国回来时,庄园还在,但已经不属于我了。我外祖父一家被穷党赶出了彼得堡,去了乡下。还有比这更糟糕的消息,我那个当军需官的男爵爸爸死在战场上,妈妈嫁给了一个铁路职员,我这个继父对我最大的帮助是——他不知从哪儿搞到了两张去远东的火车票。我和我外祖父逃了出来,在布拉格维申斯克,我外祖父偷来一匹瞎了一只眼睛的老马,把我抱到马鞍上,他自己拽着马尾巴过河。游到河中间时,界河两边的哨兵都朝我们开枪,我那个可怜的外祖父因为惊吓,也因为肺里呛了很多水,没过几天就死了。我至今还记得他死前对我说的话,他说一个人的命运不是尽由自己决定,而是命运派定的。就像盲人骑在一匹瞎马上,谁知命运会把我们载到何方呢……”说到这儿,葛莉儿潸然泪下,高志航也一时无语。军官似乎觉察到什么,他说:“长官,我能解个手吗?”高志航说:“你早就应该解手了。”等军官出了房间,高志航快步走到葛莉儿身边,他替葛莉儿擦去眼泪,他想拥抱葛莉儿,却被她推开了。高志航又回到桌子后边,他说:“我不大赞同你外祖父的话。”葛莉儿说:“我也不完全赞同,所以我想离开你。”

宪兵队军官解手回来,见许争正躲在门外偷听着,向许争敬礼。许争见他还要回到屋里去,便扯住了他,说:“我跟你们队长说了,你最好回避一下。”宪兵队军官走后,许争推开一道门缝,冲着门里说:“审讯可以结束了。”高志航在屋里回答:“不急,还要几分钟。”许争把门关死了。

高志航又走到葛莉儿跟前,说:“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跑掉?”葛莉儿摊开两手说:“这很简单,我是在成全你,在中国,父母之言至高无上,你还是做你的大孝子吧!”高志航有点激动,他拉起葛莉儿的手说:“你别忘了,我还是法兰西航校的优等生,知道我的教官都有谁吗?其中一个不在册的教官是雨果。”葛莉儿大睁着一双明眸,她问高志航:“你想说什么?”高志航说:“不是我想说什么,我想告诉你,雨果对我说了什么。”他放开葛莉儿,用法语高声朗诵起来:

人出生两次吗?

——是的。

头一次是在人开始生活的那一天,

第二次则是在萌发爱情的那一天。

如果你是石头,便应当做磁石,

如果你是植物,便应当做含羞草;

如果你是人,便应当做意中人……

高志航再次拉起葛莉的手,动情地说:“葛莉儿,我第二次出生是在瑷珲,那张鹿皮褥子可以见证。”葛莉儿拼命地点着头,很忧伤地说:“可惜,那张鹿皮褥子被我丢掉了。”高志航说:“寻个东西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儿……”他指自己的心窝。葛莉儿也激动不已,她也用法语朗诵起来:

真爱究竟是什么?

是——

死心塌地地低首,

绝对的唯命是从,

不顾自己,

不顾一切,

无言不听,

无言不信,

把整个心、肝、灵,

都交给你去主宰!

你是我灵魂的最后之梦!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