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飞鹰:中日浴血大空战 第二章 中国飞鹰 中国飞鹰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


众人呜嗷一声,用大碗碰杯。大家刚要喝,许争站起来说:“停!不明不白的,我们这是喝的什么酒啊?”葛莉儿用东北腔汉语附和:“是啊,我也不明白喝的什么酒。”

士兵们哈哈笑,敲盆敲碗开始起哄。

“要说婚礼吧,肯定不是。婚礼要先拜列祖列宗、高堂父母,我爹妈都在通化,祖宗也埋在通化,所以不能叫婚礼。”高志航自己满饮了一杯酒,喷着酒气说:“这么说吧,过了今晚上,葛莉儿就被我盖上戳了,盖了戳就是我的人,我高志航这辈子无论走到哪儿,都把葛莉儿拴在裤腰带上。”

“盖戳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要把我拴在裤腰带上?难道我是东西吗?”葛莉儿纳闷地求教众人。

许争把脸侧过去,对刘副官小声地说:“看来,这小子子弹早上膛了,就等着扣扳机了。”

没人理会葛莉儿,大家狂笑着喝干了白酒。

许争也把一碗酒喝下去。他把碗放下后,朝大伙做了个手势,“兄弟们,静一静,子恒,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你是怎么把葛莉儿勾上手的?”高志航狡黠地笑笑,指着葛莉儿说:“让她说吧。”葛莉儿也指着高志航笑着说:“他很狡猾,不停地去我们店里买皮褥子,买头一个褥子,他是我的客人;买第二个褥子,他在我眼里是疯子;等他买第三张褥子,我感动了,虽然我还不能断定他肯定不是骗子。”

“看来我应该买第四张皮褥子。”高志航接过话茬说。

“幸亏你没买第四张,那样的话,我会认为你是皮货商。”

高志航默默走到一边,从墙上摘下萨克斯,他说:“葛莉儿,让我们一同回到法国吧。”说完,他吹奏一支法国的歌曲,葛莉儿随着歌曲翩然起舞。

士兵们尖叫,以筷击碟,呜嗷着喝酒。客厅里洋溢着一片欢乐的气息。所有人都进入微醺的亢奋状态,在许争和刘副官的带头下,士兵们纷纷加入跳舞的行列,酒桌上只剩下大老刘,他啃着猪蹄,醉眼蒙眬地独自哼起东北俚曲。

高志航走过去,将大老刘一把拽进狂欢的人群里。他说:“让我这个兄弟给你们跳一个。”大老刘木讷地站起来,连连摆手道:“我一个瘸子,哪会这个。”高志航没再说什么,只是萨克斯开始改奏东北小调《情人迷》了。大老刘忽然来了精神,他来到人群中间,迈着醉步,边舞边唱:


一更里呀 跃过花墙啊

叫声郎君你莫要发慌啊

站在那廊檐下呀 二目细打量啊

借壁邻居来又走 那么咳呀 咳呀?

臊的为奴小脸焦黄啊

二更里呀 敲打窗棂

叫声郎君你莫要高声啊

下地开开了门儿啊 笑脸儿就把你迎

一把拉住郎君的手 那么咳呀 咳呀 郎君郎君叫了好几声啊……


大老刘忽然不唱了,侧着耳朵听着。大伙见他停下来,也都跟着停下来了,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大老刘要去开门,刘副官冲着他摆手,“不管他!可能是要饭的。”大老刘跑去门口,从门缝里看一眼,大叫起来:“不好,小日本!”高志航意识到什么,停止了吹奏,他问:“几个人?”大老刘又回头看了一眼,惊慌地叫道:“一帮呢,都带着刀。”高志航确定是善次郎领着人来闹事了,他抬脚将一个崭新的八仙桌一脚踹翻,三两下便卸下四条腿来,对兄弟们说:“你们谁手痒痒?小日本送上门来了。”几个士兵纷纷操起桌子腿,刘副官掏出手枪,骂道:“他姥姥的,敢上这儿来闹事!”

“不准动枪!动枪不算本事,也犯说道。”高志航过来拽住刘副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