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飞鹰:中日浴血大空战 第二章 中国飞鹰 中国飞鹰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


这时,刚才在高志航家帮他收拾屋子的那个士官开车疾驰而来,跳下车钻进人群里,一把抓住高志航说:“长官,别开枪,千万千万。今天日子特别,嫂子在家等你呢。”高志航瞪了士官一眼说:“别烦我,滚开!”说罢,高志航戏弄地朝善次郎脚下一个点射,子弹在善次郎脚下开花。善次郎在弹雨中左躲右闪,痉挛狂跳。

人们狂呼,给高志航鼓劲。

高志航举着手枪,朝善次郎步步逼近,善次郎被逼到理发店的墙下。高志航举着枪命令他:“把地上的大洋捡起来,给蔡师傅道歉。”善次郎顺从地捡起地上的两块大洋,交给蔡师傅,而后鞠躬说:“对不起!惹您生气了。”蔡师傅把大洋接在手里,冲着日本浪人愤然地说:“记住喽,这是奉天,不是东京。”

善次郎转身回来,朝高志航一个深度鞠躬,问道:“请问壮士大名,改日到府上拜访。”

“高志航,家住药王庙路5号,本人随时恭候。”

善次郎转身走了。当围观男女缓过神,热情地涌向高志航时,高志航迅捷地钻进汽车。

“长官,我要是来晚一步就坏了。”在车上,那个士官抹一把头上的汗说。

“坏不到哪儿去,就算出人命,少帅也不至于一枪崩了我。”高志航满不在乎地说着,竟然兴奋地哼起了法国小曲,其间夹杂着鼓点。

“你唱的什么呀?”士官问。

“一首法国军歌,在法国南部城市曼彻底学的。好听吗?”

士官摇摇头。

“其实我就喜欢一句:祖国啊,我们共同的遗憾,就是我们的生命只能向你奉献一次。”高志航说着又把这句唱了一遍,唱完后,他对土官说:“怪了,法国人说这首歌很雄壮,可我听上去很忧伤。人都齐了吗?”

“齐了,酒都倒满了,就等你了。”

轿车在小楼前停下,高志航跳下车,回头嘱咐士官:“打架的事,跟谁都别说,尤其不能学给你嫂子。”士官点头。他们进入厅堂,众人欢呼起来。桌子已经摆好了,上边放着一大盆杀猪菜,还有猪耳朵、酱猪蹄、干豆腐、酸菜馅饺子和一桶高粱醇。葛莉儿跑上来,挽着他的手臂问:“你没刮胡子?”高志航说:“人太多,改日吧。”他跟众人打了个招呼,从酒柜里拿出一瓶葡萄酒说:“波尔多,我从法国带回来的,1892年的葡萄酒,狼多肉少,只能一人分一点尝尝。”随即旋开木塞,士官接过去给大家倒酒。

大老刘急不可耐地尝了一口,咂巴着嘴道:“哎呀,什么味儿?马尿也比这个好喝!”刘副官喝了一口,也吧嗒着嘴说:“娘们酒,没意思!还是喝白的。”葛莉儿也跟着起哄,说:“我也喝白的。”众人都附和着说要喝白酒,高志航晃动着酒瓶子说:“你们这帮土老帽,要不是今天这种日子,我才舍不得拿出来给你们喝呢。好,好,听你们的。”葛莉儿重又拿了瓶白酒,给大家斟满。高志航举起酒碗说:“让弟兄们久等了,来,葛莉儿,我们共同敬大家一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