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


葛莉儿听后没明白,她回头问高志航:“堡子是什么东西?”高志航告诉她就是一个村。大老刘又接着说:“我们不光是一个村,念小学时,我俩还是同桌呢。”高志航笑起来,在一边插话:“那会儿我个头还没他高,他总欺负我。”

“现在不敢了,现在他成了军爷喽。骑大马,挎洋刀,吭哧吭哧往前尥。”大老刘也笑着说。

葛莉儿虽然没听懂大老刘的这句话,但听着挺好玩的,笑得前仰后合。

高志航趁机贴在大老刘耳朵边问:“怎么样?”大老刘小声地说:“咋说呢?白也白,俊也俊,要腚有腚,要奶子有奶子,可我还是担心骑不住。”

“你也没骑过,你怎么知道?”高志航坏笑着问。

“你这人犟眼子。这么跟你说吧,我当过几天木匠,你这是中国榫,外国卯,咬不住的。”大老刘有些激动,说话时声音大起来。

葛莉儿听见了,回过头来问大老刘:“你们说什么呀?什么咬不住了?”

“我们说杀猪菜呢,筋头巴脑的,不好啃,咬不动。”大老刘赶紧把话岔过去。

那个士官走过来跟高志航商量:“高哥,刚才弟兄们说,酒喝多了,让长官知道了,要抓去打军棍的。能不能把饭馆的酒菜拿家来,大家想撒撒欢扯扯淡。”

“扯什么淡?我也是长官!”高志航绷起脸说。

士官嬉皮笑脸地说:“不一样,长官归长官,你不还是我们的大哥嘛。再说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弟兄们闹一闹,也是让你高兴。哎哎,嫂夫人,你给说个情。”葛莉儿便奔过来,拽着高志航的胳膊说:“亲爱的,我也喜欢闹一闹,你就答应他们吧。”高志航把车钥匙扔给士官说:“好吧。你跑一趟,顺便把许教官和刘副官接来。”

士官走后,葛莉儿改用法语对高志航说:“亲爱的,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为了表示对我的尊重,你应该把头发修理一下,至少把胡子刮掉吧。”大老刘小声问高志航:“她说什么?”高志航说:“她让我把胡子刮了。”大老刘不怀好意地坏笑着:“去吧去吧,不刮胡子怎么亲嘴!”

高志航从家里出来,开车去了中街的一家理发馆。前些时候,他听队里的几个人说这家理发馆的蔡师傅手艺不错,今天对于他来说,又是个极重要的日子,他特意赶来了。

高志航进门时,蔡师傅正在给一个日本浪人刮胡子。

“您是蔡师傅吧,我那些弟兄都说你刀功厉害,我今天特意来领教领教。”高志航进屋后,一边摘着手套,一边大大咧咧地问候着。

“不敢。长官您坐,稍等。”蔡师傅回头跟高志航说着话,并没停下手中的活计。他在磨刀布上利落地蹭了几刀,朝刀锋吹了口气,对座位上的日本浪人说:“脑袋不要动!看镜子。”他将银色的长柄刮胡刀抛去空中,刀子旋转下落,快到头顶时,他灵巧地抓住刀柄,就势在鬓角处刷地一刀,日本浪人痛苦地闭了下眼睛,但头没有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