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飞鹰:中日浴血大空战 第一章 民间击落的第一架日本战机 民间击落的第一架日本战机 9

花菁菁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


“这事还是让少帅去想吧,我现在最关心的是酒和女人。”许争说着拉高志航向东走去,拐向幽暗的北街。

“是啊,对男人来说,有时酒比女人更好。”高志航更正许争的话。

“这也是法国人教你的?”许争问道。

“不,是我爹教我的。我爹说,酒没女人那么多事,只会跟男人说,喝我,喝我。”

两个人都会心地大笑起来。

在走到瑷珲界河河岸边上时,他们看到不远处的河岸上篝火熊熊,人声鼎沸。随着手风琴的乐曲,飘起甜美的俄国女人的歌声。

高志航钻到人群里,用俄语跟一个俄国老太太热情地打招呼,老太太从木桶里舀一碗啤酒递过来,高志航一口喝干了,而后他指着唱歌的姑娘问道:“她叫什么名字?”俄国老太太笑着说:“她叫嘉丽娅,中国名字叫葛莉儿。”高志航又问葛莉儿是做什么的,老太太说在一家店里卖皮货。许争听不懂俄文,瞪着一双大眼睛问:“你俩说什么呢?”高志航没理他,手指唱歌的俄国姑娘,故意用俄语大声说:“葛莉儿,卖皮货的。”葛莉儿听到后,回身瞟了高志航一眼。许争又好奇地问:“你跟人家说了什么?她看你呢。”

“我就想让她看我。”高志航狡黠地笑了。

一曲唱罢,葛莉儿想回到人群里,但几个姑娘欢呼着,手拉手阻止葛莉儿。穿着长裙的葛莉儿像蝴蝶一样飞东飞西,但笑闹的人们迅即拉成了人墙,将葛莉儿圈在中央。这时手风琴再度响起,亢奋中的葛莉儿跳起了独舞,嘴里用中国话欢呼着:“跳起来、跳起来!”

葛莉儿的情绪感染了人们,人们手拉手围着葛莉儿旋转起来,高志航和许争也夹在其中。许争使劲闭了一下眼睛,瞅了一眼界河对岸的城市,眼前的俄国男人、女人让他有点恍惚,他问高志航:“我怎么觉得……出国了吗?怎么都是俄国人?”

“那边是瑷珲,我们在布拉格维申斯克。”高志航哈哈大笑,朝对岸城市一歪下巴。

许争也会意大笑,眼睛盯着葛莉儿问:“她跳的是什么呀?”

“法国康康舞。起源于法国民间舞蹈,现在风行整个欧洲大陆。”高志航边给许争解释边做了两个舞蹈动作。

许争猛推高志航一下,高志航踉跄着差点摔倒,起身时,见葛莉儿边舞动边朝他招手,便索性跟着跳起来。他的出现让周遭响起一片喝彩声,人们狂欢的情绪到达顶点。

葛莉儿对高志航娴熟的康康舞姿感到惊奇,边跳边用法语问:“哎,你在法国待过吗?”高志航也用法语回答:“岂止是待过,我几乎熟悉巴黎的每一条大街。”葛莉儿眼睛一亮,身体往高志航这边旋转着,边转边说:“我在巴黎念的中学,你呢?”

0/远去的飞鹰

“我在法国读的大学,学的是飞行。”

“这么说你是飞行员了?很浪漫的职业。”

“战斗机飞行员,没你想得那么浪漫。”

“怎么,你是个军人?”葛莉儿有些惊讶地问。

“哎,没准我们在法国见过。”高志航把话题岔开,他不想公开显露身份。

“我还是觉得没那么巧吧?你哪一年去的法国?”葛莉儿问。

“1925年冬天。”

“哦,很遗憾,我那年秋天毕业,回到了彼得堡。”

“那就只好改到中国见面了,中国人把这个叫缘分。”高志航进一步套着近乎。

“你的法语甚至比我还纯正。”葛莉儿由衷地说。

“谢谢,我更关心你的汉语怎么样?”

“马马虎虎吧。”葛莉儿改用汉语说。

两个人越聊越投机,一会儿用法语,一会儿用汉语。他们再转到许争跟前,高志航就改用法语了,听得许争干着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