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飞鹰:中日浴血大空战 第一章 民间击落的第一架日本战机 民间击落的第一架日本战机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


“我现在担心的是……咱们俩会不会死在土匪手里?”许争把那枚感觉很不吉利的大洋丢向窗外。

“对于你,我不好说,但我肯定没事,算命的说了,我有三条命。不过我已经死过一次,剩两条了。”高志航笑了笑。

远方出现了瑷珲的城郭,像雪地上卧着的一只黑熊。高志航在岔路口停车,从行囊里翻出军用地图看了一眼,然后按了三声喇叭。后面的卡车跳出航务处刘副官,跑步来到轿车前。

“刘副官,你带车顺这条路一直往前,大约十公里处有一片原始森林,你把车开进林子,把枪栓卸了,埋到地里。晚上七点以后,你到瑷珲会馆找我们。”高志航手指前面岔道,宣布他上任以来的第一道命令。

“回来。在原始森林里埋东西,就好比把一根针扔进大海。到时候上哪儿找去?”刘副官转身刚要走,许争又把他叫住了。

“难得许教官想得这么周全,这个连傻子都能想到。”高志航的话中明显带有讥讽的味道。

“我会用指北针确定方位,然后用这个在树上留下记号的。”刘副官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匕首。向许争晃了晃,又插到腰带中。

高志航点点头,对许争说:“听到了吧,我挑的人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笨。”

满载枪支和弹药的两辆卡车停在林中的防火道上。刘副官带三个士兵和孙姓机械师已经在林地里掘开了植被,挖好了土坑,把两大箱子卸下的枪栓沉到坑里,之后用土掩埋,再用松枝和植被覆盖。他拿着指北针对着日落方向仔细辨了一下方向,用匕首在一株松树上刮树皮。

孙机械师凑过来,小声问刘副官:“我们在瑷珲能待几天?”刘副官摇摇头,说:“这要问姓高的那个臭小子。”说着,他便去刮另一棵树的皮,边剥边骂:“他妈的,一个临时的头儿,他还真当官儿当了。以前都是他先给我敬礼,现在我要给他敬礼。”孙机械师跟在他后边,自嘲着:“咱们是土包子,人家是留法的,会说好几国鸟语呢。”

“你听他说过吗?”

“听过,我做过他的机械师。”孙机械师点点头。

“这人好侍候吗?”刘副官回过头问。

“好的时候还成,上来那个酸劲儿,比我老婆还难侍候。”孙机械师点点头后又摇摇头。

刘副官他们藏好枪支后,高志航和许争一行人登车直奔瑷珲。

在车上,许争傲慢地拍拍高志航的肩膀说:“铭久,我少校的命令比你早下达半年还多,当然,这个不重要。”高志航不言,将许争放在肩膀上的手拨到一边。

“对不起,又叫错了。我的意思是……”

“你的意思我明白,你还是我的教官,是吗?”

“是的,你应该学会和我商量。”许争很郑重地说。

高志航狡黠地笑着说:“你太客气了,不是商量,是跟教官请教。”他故意把话顿住,许争果然很满意这个说法,连连点头。高志航随即把话一转,“不过这是回奉天以后的事。现在我是你的队长,少帅亲自封的,你要学会服从命令。”许争被噎住了,高志航似乎为了证明这一点,骤然停车,以命令的口吻说:“你过来,换下位置,本队长想打个盹儿。”许争在高志航的逼视下,不情愿地坐到驾驶的位置上。轿车继续颠簸行进着,许争侧过头来对高志航说:“听说来的人都是你点的?”高志航很长官地点着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