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


常荫槐看到张学良这个习惯性的手势后,吓得高喊起来:“汉卿,等等,我有话要说。邻葛心有反骨,罪该万死。可我常荫槐为的什么?”杨宇霆怒视常荫槐,他指向常荫槐的手也在剧烈抖动着。张学良回头瞪了常荫槐一眼,说:“我没工夫跟你费口舌。”

“不,你总得让我死个明白吧?”常荫槐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少帅。

张学良凛然而笑,他伸出右手,指点着常荫槐的鼻子说:“你口口声声说与邻葛是莫逆之交,死到临头,你还不忘出卖他,就凭这一条,你也当死!”他再次竖起食指。行刑手的枪声响了。杨宇霆和常荫槐血流如注,倒在了沙发上。

一直徘徊在走廊的高志航震惊,本能地跑向东大厅。副官迎头拦住高志航,问他要干什么,高志航没吱声,还是往前跑着。副官追上来,一把拽住他的胳膊说:“你疯了?这可是大帅府!”高志航虽然没再往前跑,但他固执地站在东大厅的门口。

当卫士将杨、常的尸体拖出去时,高志航神情中充满震惊和哀伤,他居然追上去,将杨宇霆的眼皮合上,而后朝尸体敬了个礼。

高志航的这个举动,引起张学良的注意,他沉声喝道:“你胆子也够大的了,不怕惹我不高兴?”高志航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尸首,竟心不在焉地回答:“长官,那是你们的事。但杨长官对我有知遇之恩,我送送他也是人之常情。”张学良听后点点头,口气变得柔和些,他问高志航:“怎么回事?”高志航这才转过身来,立正,朗声回答:“当初去法国学飞行,我因为个头小,初选时没有我,是他力排众议,向您举荐我,又鼓动我用法文给您写信。”

“好像有过这回事,但为什么非要用法文呢?”张学良凝视着高志航。

“我说了您别不高兴,杨长官说你识几个洋文,用法文写信,等于直接拍你的……”高志航迟疑着没再说下去。

“等于直接拍我的马屁?”张学良沉着脸,把高志航的话补充完整。

高志航做了个标准的立正说:“是的,是拍马屁!”

“我喜欢真话。你要这么说,我倒是很欣赏你。”张学良的脸上露出些许微笑。

屋里的气氛渐渐变得轻松起来。张学良随即吩咐副官:“关于杨、常之死,以本司令的名义拟三份文告,一份发南京和友军,一份发国内各大报馆,一份在东北全境张贴。”副官离开后,张学良直奔西大厅,高志航跟在后边。张学良坐到办公桌前,对高志航说:“杨、常之死,会成为震惊中外的大事件,在没有公开之前,你把嘴给我闭上。”高志航情绪还在震惊之中,他只是以一个军人特有的口气回答道:“是!闭嘴。长官。”

过了一会儿,高志航又换成一个普通人的口气说:“对不起,长官,我能吸支烟吗?”

“对不起不是说给长官的。”张学良冷冷地看着高志航,吓得高志航把掏出的烟又放回口袋里了。

“你明天跑一趟瑷珲,执行一个特殊任务。那儿有一个关东军没修完的机场,你看有没有恢复的价值。”少帅从桌上拿起一支笔来,在手里把玩着,他开始给高志航下达命令。

“是,长官。”

“东有小日本,北有老毛子,都不是省油的灯。我们早晚会接火的,我们也要早作打算。”

“是,长官。”

“还有,那儿有个土匪头子于青山,前几天打落一架日本新式飞机,他们派不上用场,想和我们做一笔生意。我答应了,两百条枪,十万发子弹,外加一万现大洋。这是他们开出的价码。”

“是,长官。”高志航每次说完这三个字,都重新做个立正的姿势。

“你除了说这三个字,不会说别的吗?”张学良盯着高志航问。

“长官,您太赏脸了吧?土匪也配和我们谈价码?”

“你别忘了,我家和土匪沾亲。我爸当初就是土匪。”张学良挑了一下眉毛,沉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