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飞鹰:中日浴血大空战 第一章 民间击落的第一架日本战机 民间击落的第一架日本战机 3

花菁菁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size][/URL] 张学良朝两位举起杯来,杨宇霆和常荫槐忙站起身,张学良尊敬有加地说:“本人受事以来,对于家父旧友僚佐无不推心置腹,虚衷延纳。尤其是你们两位,余不但崇敬有加,也是共事最久的,私交之笃无异弟昆。这杯酒,我代家父敬给两位,东北之事,今后全仰仗两位了。”杨宇霆把手里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


张学良朝两位举起杯来,杨宇霆和常荫槐忙站起身,张学良尊敬有加地说:“本人受事以来,对于家父旧友僚佐无不推心置腹,虚衷延纳。尤其是你们两位,余不但崇敬有加,也是共事最久的,私交之笃无异弟昆。这杯酒,我代家父敬给两位,东北之事,今后全仰仗两位了。”杨宇霆把手里的杯子往前送了一下,以长者的口气说道:“学良我侄太客气了。张大帅生前一再跟我提起白帝城托孤的故事,用心良苦啊。我还是那句话,宇霆忠不出位,不作他想,一心只辅佐少帅。”常荫槐指着身边的杨宇霆对张学良说:“邻葛所言,句句肝胆,这也是我要说的。从今天起,我和邻葛就是你的左膀右臂了。”张学良笑吟吟地道谢,便与两位碰杯,三个人一饮而尽。

第二杯酒刚斟上,副官小心翼翼地来到张学良跟前,小声地通报了高志航奉命报到的情况。张学良一愣,用眼睛的余光瞪了副官一眼问道:“谁让他来的?也不挑个时候。”副官便压低声音回答:“是您昨天交代的。”张学良哦了一声,朝副官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副官赶紧做了个立正的姿势,悄悄退出去了。他来到高志航跟前,拉了高志航一下,两人一起往西大厅去了。

就在这时,只听东大厅传出玻璃杯摔在地上的一声脆响,六个全副武装的卫士突然从西大厅蹿出,直扑东大厅。高志航惊愕中返身,听东大厅有枪栓拉动的声音。侍卫长高声宣布:“不许动!奉长官之命,杨宇霆、常荫槐反对易帜,阻挠国家统一,立予处死!”两个行刑手跑过来,用长枪抵住杨宇霆、常荫槐的胸膛。分别被按在沙发椅上的杨宇霆和常荫槐面如土灰。留声机放完这个曲子后,也自动停了下来,屋里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那可怕的肃静让人感觉脊背上在冒着冷气。

杨宇霆勉强镇定一下情绪,指着张学良说:“大侄子,前一分钟我们还在叙旧啊!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你不是在拿我们两个长辈在开玩笑吧?”张学良用淡淡的口吻回答道:“所以说,人生如戏啊。”

“好你个小六子,我跟大帅几十年,依大帅的意思,东北我是可以当一半家的,你不能这么对待我。”杨宇霆发出一阵冷笑。

张学良也冷笑道:“邻葛,你我相交甚厚,情同手足,但为国家计,你必须死。你放心,家中后事,老嫂子包括你在国外读书的孩子,我会尽一分私情,让你全无牵挂。”杨宇霆挣扎一下,企图从沙发上站起来,行刑手往前送了一下枪,他只好又原地坐下,扬起头问张学良:“我做错什么了?”

“你错了,错就错在把我当成了扶不起的阿斗。”张学良俯下身子,对杨宇霆小声说道。

“就算我背后出言不逊,也罪不该死呀。”杨宇霆辩解着。

张学良突然直起腰,猛地转过身,指着墙上的集体合影照说:“那我再说一句,东北易帜合影那天,你拒绝合影,当着众人的面拂袖而去,还故意放了个响屁。这还不该死吗?”

“放响屁是我的资格。在你老子面前,我也照样放响屁。”杨宇霆意识到了在劫难逃,他的声音也响亮起来。

“所以,我要是再容你,就真成阿斗了。”张学良在原地转了个身,向身后扔出一句话。

“我算是明白了,你想拿我立军威?”杨宇霆叹了口气。

“知道就好,我要不做了你,就无法统领三军了。”张学良微笑着,向行刑手竖起食指,做了个执行枪决的手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