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飞鹰:中日浴血大空战 第一章 民间击落的第一架日本战机 民间击落的第一架日本战机 1

花菁菁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size][/URL]   1929年初,在奉天东塔机场,一架苏式战机轰然落地,滑过跑道。待战机停稳后,飞行员高志航从机舱里跳出来。他习惯性地拍拍身上的尘土,俯身钻到机身底下四下看了几眼,使劲踹了一脚飞机轱辘,骂道:“老掉牙的玩意,咱们飞鹰队早该把它淘汰了。” 地勤人员迎上来,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


1929年初,在奉天东塔机场,一架苏式战机轰然落地,滑过跑道。待战机停稳后,飞行员高志航从机舱里跳出来。他习惯性地拍拍身上的尘土,俯身钻到机身底下四下看了几眼,使劲踹了一脚飞机轱辘,骂道:“老掉牙的玩意,咱们飞鹰队早该把它淘汰了。”

地勤人员迎上来,看着高志航不解地问:“老吗?这可是老毛子的主战机啊。”

高志航回头瞅地勤一眼,笑了笑说:“你知道个屁!这架是老毛子战机的鼻祖了。小日本新出的战机已经装备了20毫米火炮,可它还是两挺轻机枪。”

地勤的这个小伙子对战机也颇感兴趣,正拉开架势准备向这位从法国学成回国的飞行员讨教呢。就在这时,教官许争驾着轿车在不远处急停下来。他把头探出车窗,冲着这边喊道:“铭久——”

高志航回望了一眼,似乎没听见,依旧和地勤交谈着。

许争有些不高兴,跳出轿车,大声喊起来:“高铭久,你聋了?”

高志航依然装作听不见。地勤的那个小伙子捅了捅他,小声地说:“许教官喊你呢。”高志航这才转身迎过去,来到许争跟前,冷着脸对他说:“许教官,我已经告诉你两次了,本人现在叫高志航,去法国前就改了名字,不叫高铭久了。”

许争从车上跳下来,像是道歉,又像是自言自语,“对不起,花名册上还是高铭久,我已经叫习惯了。”

“许教官,事不过三,以后你再叫我高铭久,就当我哑巴了。”

“高志航,跟我走一趟,少帅有要事,马上要召见你。”许争不大情愿地说。

高志航一愣,立即问道:“少帅?我没听错吧?”

“少废话!去晚了,当心少帅发脾气。”许争跳上车,启动起来。

高志航没敢再多言,也跟着迅速跳到车上。

英式敞篷轿车驶出机场后,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在街市中穿行着。

大街上杂七杂八的叫卖声不绝于耳,行人熙来攘往,有军警、商人、贩夫、走卒,偶尔也有酒醉闹事的日本浪人。一些门面讲究的商行前,聚起成群的观望者。楼顶上,插着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旗。

轿车从一面早被抛弃了的破旧五色旗上碾压而过,高志航扭头回望。许争问他看什么,高志航说:“换了旗,有高兴的,有不高兴的啊!”

“老毛子是不会高兴了。”许争肯定地说。

“还有小日本。”高志航说着向车窗外看了一眼,又若有所思地说:“弟兄们也不是全高兴啊!”

许争眼睛盯着前方的人群,没好气地按着喇叭,小声地嘀咕:“关小日本屁事!”

“东北是块肥肉,不光俄国人惦记着,小日本也惦记着呢。东北对南京称臣后,土地连上了,俄国人和日本人都不好下口了。”高志航边说话边抬起右手,戳点着自己的膝盖。

“蒋介石就不惦记着了?”看到前边有个拉洋车的在转弯,许争突然点了脚刹车,他身体前后地晃了两下,高志航也跟着摇摆了两下,没吱声。

许争重新挂挡起步,走过这个十字路口后,转过头来冲着高志航说:“我把话搁在这儿,要是不对南京称臣,少帅早晚死在老蒋的手里。”

“此话怎讲?”高志航扭过头来,小声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