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9月20日 00:13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李小晓 侯隽


骆家辉率全家游览长城 排队一个小时坐缆车返回



对话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没有理由不让中国公司到美国投资”


相对于美国的在华投资额高达600多亿美元,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却只有40多亿美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小晓侯隽︱北京报道


一个在美国廉租房里长大的华裔男孩,祖父是有钱人家的杂役,父亲是中餐馆老板。如今这个华裔男孩长大成人,带着家小来到北京。


而此时的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游客或返乡者。他的身份是美国驻华大使。


“荣归故里”的老男孩


当记者在央视《对话》栏目的演播室见到骆家辉时,感到他看上去比照片上更具沧桑感。大部分头发显然是染黑过的,只留下了两鬓的斑白,每当微笑时,眼角就露出深深的鱼尾纹。


“作为华裔美国人,我很自豪能够成为驻华大使,回到祖先的家园。我最希望的是我的父亲还在世,他一定会感到很自豪。”忆起刚刚去世不到一年的父亲,骆家辉流露出一股难以掩饰的遗憾。


骆家辉曾经两次回到家乡广东台山祭祖。第一次是1997年,他刚刚当选华盛顿州州长,带着父母和妻子回到故乡,当时闻讯赶来的同乡有好几万人,人们从村口的公路一直排到了水步镇。第二次是2006年,据在场人回忆,骆家辉在祖屋里进厅入房、爬上爬下,用数码相机对祖屋里里外外拍个不停,并不时向在美国长大的夫人李蒙做手势进行耐心讲解。临行前,骆家辉专门前往祖父工作过的店铺参观,还掏钱购买了两个国产单车铃带回去留念。


“中国是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拥有这么多人口,但还有很多农村人生活条件很差——这一点我1997年返乡时已经有所了解,2006年的探访更让我感受深刻。所以很显然我作为驻华大使的任务之一,就是到各地去推动发展更密切的美中关系。因为包括抗击疾病、应对气候变化、能源等问题,都需要中美两国共同努力协作才能解决,这对两国人民都将带来益处。”骆家辉感慨道。


然而,除了对“祖先的家园”依稀尚存的眷恋以外,提起此次来到中国,骆家辉更多的是站在“一个100%的美国人”的立场上。


“我要向中国人民展示美国的价值观。”骆家辉直言不讳。


提起家人对来中国的态度,骆家辉的表述让人觉得,与其说回到父辈的家乡,更像是来到一个毫不相干的地方:“我的孩子们本来不愿意来中国,因为舍不得他们的同学和朋友。来到中国后,也在努力适应北京的交通状况和空气质量。但现在他们都在试着探索中国,学习中文。”


“他们可能更愿意去夏威夷。”记者在现场听到身边的一位观众小声嘟囔。


“自由贸易主义”还是“美国贸易主义”?


表面是一名“自由贸易主义”的坚决支持者,刚卸任美国商务部部长的骆家辉对中美贸易的态度却令人心头犯疑。


2009年到2011年骆家辉任美国商务部长期间,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大大增加。仅2009年一年,美国对华“双反”调查就多达10次。2009年美国对中国产品实行“碳关税”,今年4月,美国商务部又发起了对中国钢制轮毂产品的双反调查。


在回答《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提出的问题“上述行为是否有悖于自由贸易主义的原则”时,骆家辉回答说,在所有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中,只有3%受到了反倾销或者是关税的限制,因此“说明达97%的中国产品能够自由地进入美国”。


在微博直播中,这一论点迅速遭到网友反驳:骆家辉提到的3%恰恰是一些关键的品种,他们限制中国的出口商品其实非常严格。


中美轮胎特保案被视作奥巴马时代的中美贸易摩擦第一案,受到了中美两国的共同关注,其结果是以美国胜诉、中国败诉而告终。对于这个连《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都批评为“保护主义”的案件,骆家辉认为是缘于中国“突然大量地增加某些货物的出口量来充斥美国市场”,并且对美国产业产生了“干扰性的作用”。


对于许多中国商人而言,近些年除了感到向美国出口受到重重阻碍以外,还同时发现,去美国成立公司或者进行投资很难。相对于美国的在华投资额高达600多亿美元,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却只有40多亿美元。针对这一点,骆家辉则明确地表示,美国是世界上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并强调“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让更多中国的公司到美国投资,赚取利润,给中国人民带来好处。这也是在美国创造就业机会”。


“坦率地说,中国有很多领域任何外国国家都不能投资,不管是铁路还是能源领域,完全关起门。而美国对外国投资者几乎没有任何限制,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中国公司、日本公司、俄国公司、德国公司,在美国拥有工厂来制造产品,拥有房地产,甚至于在美国拥有自己的投资银行。”骆家辉表示。


奥巴马的推销员


美国在经济危机之后一直经济低迷不振,失业率居高不下,这让即将面对新一轮大选的奥巴马总统如坐针毡。而此时奥巴马将骆家辉派到中国,也是棋盘上重要的一步。


骆家辉坦言,目前奥巴马面临着巨大的经济挑战。他表示,“解决赤字问题是本届政府的首要课题,那就要创造就业机会,因为在美国有更多的人就业的话,他们就会交税,那就是政府的收入。而可以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之一就是要把注意力放在促进出口。”


“在离开华盛顿之前,我确实见了总统,他认为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之一,而且我们对彼此的成功都有重大意义,我们要寻求更密切的经济、政治、战略的对话和合作。”面对总统交付的重要使命,骆家辉表示不敢怠慢。


骆家辉表示,例如美国向中国出口大豆的总量已经创下历史纪录,这样的出口案例既为中国企业带来了利益,又为美国提供了就业机会,而作为驻华大使,他所寻找的正是这种“双赢”的局面。


早在去年5月,骆家辉就曾带领20多家美国企业高管来到中国,包括美国通用电气、波音、杜邦和杜克能源等公司负责人。骆家辉在各场合均特别介绍了这些公司在清洁能源方面的尖端技术,并因此被中国媒体称为“新能源推销者”。


面对这一称谓,骆家辉表示欣然接受。而其亲自出马推销美国清洁能源技术的一个重要背景,就是奥巴马去年3月提出的“国家出口倡议”战略。按照这一战略,在未来5年内,美国出口额要翻一番,并为美国创造两百万个就业岗位。曾有媒体指出,在金融危机导致各国购买力下降的情况下,美国出口最大的指望无疑就是中国。


骆家辉认为,中国对美国的另一个巨大商机,则在于中国关于“推进内需”的倡导。


“随着中国人民越来越重视国内销费,美国制造的极佳产品和服务也会受到中国人民的喜爱,所以我很期待帮助美国公司进入中国的市场。”骆家辉表示,他下一步还计划“和中国领导人谈谈,怎样能够消除美国企业在中国目前所遇到的一些壁垒”。


为中国自豪的美国人


在节目播出以后,许多网友都表示,此行对于骆家辉来说,与其说是一个“荣归故里”的旅程,不如说是一个带着家人孩子一起重新了解祖先文明,学习中国文化的过程。


骆家辉表示,他刚到北京不久,还没有机会深入考察中国的企业和基层,不过他已经开始熟悉家附近的环境了。他表示,“我经常和夫人孩子一起去附近的超市,买一些食品、面包、牛奶、蔬菜给家庭用。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中国的食品,特别是水果的质量是很高的。”


“大约一个星期以前,我们全家还去了长城。我们很高兴地坐着缆车上去了,然后排了一个小时的队,才坐缆车返回。这也是令人很兴奋的记忆。”骆家辉回忆道。


骆家辉强调,他对中国几千年以来对世界的贡献感到非常自豪,当然他是美国人,在美国长大的,但从小也接受了传统的中国式教育。面对两个熟悉的文化和体制,他比任何人都渴望两国能够合作。


“确实我们存在一些分歧,不过我们面对这么多的共同挑战,这让我们真正有机会在能源、贸易、军事对话乃至亚洲的区域稳定方面携手合作。这不只是帮助中国人民、美国人民,而是帮助全世界各地的人民,我觉得全世界许多问题都要依靠中美合作才能解决。”在对话末尾,骆家辉如此展望道。


中美轮胎特保案2009年6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以中国轮胎扰乱美国市场为由,建议美国对中国输美的乘用车与轻型卡车轮胎连续三年分别加征55%、45%和35%的从价特别关税,随后被美国总统奥巴马批准。三天后,中国政府启动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程序。2011年9月5日,世界贸易组织(WTO)裁定中国败诉。


记者手记


骆家辉:“谦卑的软实力”


骆家辉的风头超过了历任美国驻华大使。


乘坐普通航班、没有大量随从警卫、自己背包、拒乘专车、优惠券买咖啡……这位华盛顿州前州长、联邦政府前商务部长,现任美国驻中国大使一连串的动作颠覆人们对于美国这个世界第一经济大国的“部级高官”的认识,有些人觉得亲切,有些人则觉得这是一个职业政客的典型“美国式作秀”。


2009年7月16日,骆家辉出任美国商务部部长后首次访华,记者第一次见到他,感觉与带队的强势的国务卿希拉里相比,骆家辉更像个“白面书生”。但是,当美国经济成为“困兽”时,商务部长的角色就显得无比重要了,需要就当时中美贸易谈判的焦点问题亮明态度,代表美国声音。


果然,骆家辉第一手牌就是“碳关税”,积极维护美国的利益。记者印象最深的细节就是他和另一位华裔部长朱棣文在发布会上的互动,朱棣文说:“我认为(华裔)这个身份没有优势,因为我们代表的是美国。”骆家辉马上补充说:“美国的政策不因谈判者身份而定。”随后,朱棣文打趣骆家辉长得帅有助于谈判,而后者也恭维跟一个诺贝尔奖得主打交道同样对磋商有用。


当时在座的记者们纷纷感受到美国官员的职业和精明,而且出生在美国的骆家辉英文比白人有过之而无不及,遣词造句极端讲究,回答问题滴水不漏,当时有记者开玩笑说:“不愧是给奥巴马打前站的,逻辑思维及价值观和奥巴马是同一体系。”


的确,就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我是百分百的美国人。”


接下来骆家辉的两次访华,尽管这位美国部长不断强调“中国根”、“台山情(骆家辉祖籍广东台山)”,并与中国高层互动密切,但随着美国商务部频频提起反倾销调查,一再要求人民币升值,第二次骆家辉人还没到,对中国钢产品实施惩罚性关税的消息却已炒得沸沸扬扬;第三次,他一边赞誉“没有比中国更好的市场了”,一边对中国石油管材发起了新一轮的围追堵截。正如他的老朋友兼谈判老对手周文重评价的那样:“骆家辉非常善于维护美国利益。”


骆家辉将其在华的大使之旅称为“我们家庭正在开始的一次冒险和挑战”。


正如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称,骆家辉在中国展示的是一种“谦卑的软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