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寻根--上古简史之斯文万世西周

斯文万世——西周




武丁中兴的殷商经过祖甲的夺位折腾,帝武乙无神论的国体破坏,到了纣王老爸帝乙时候,诸侯们早已坐大成势。盂方的诸侯“炎”可能最不象话,帝武乙征伐他多次,《甲骨文合集》考证甲骨文的记载,“九祀”之“十月”时候[余其从多田于多伯征盂方伯炎],“王十祀”之“九月[王来征盂方伯],也就是一年间敲打盂方两次,战争频率非常高。


帝乙发动的高频率战争并没有给他自己的政权带来多少好处。儿子帝辛即位,只能承认现实,封势力最强的三个诸侯国君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东、南、西三个方向都有了影响力强大的方国,政治形势一点也没有好转。


根据后来孔子的说法[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礼记-王制》也应该是继承了夏商的主要政治制度,那么,[王者之制禄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姬昌的地位除了“公”的挂职,实际上在“侯”之下。


西伯昌的祖先弃是帝喾元妃的儿子,在尧舜时代任农业部长,管理农业,号后稷,意思是种地的专家,封国在邰。按照严格的儿继父业宪法,经过后稷弃-不窋-鞠-公刘-庆节-皇仆-差弗-毁隃-公非-高圉-亚圉-公叔祖类,弃的十二世孙,公叔祖类的儿子,就是古公亶父,司马迁说的古公亶父非常仁义,薰育戎狄进攻公刘庆节父子以来建设的周国豳,古公亶父为了保护人民的生命——学习后来的宋朝、特别是今日博爱的自由主义者——反对一切战争,戎狄想要财物,马上就给了,后来提出领土要求,激起了周人的民族主义,准备决战,古公亶父说:“我当统治者与日本人当统治者——咳咳,与戎狄当统治者有什么关系,老百姓你们不是一样生活么?我不愿意看到你们当炮灰作无谓的牺牲。”于是带着自己家人从豳国出发,过草原漆、沮,爬梁山,经过长征跑到了岐山下,感动得一塌糊涂的豳人举国扶老携弱跟着跑到了古公亶父的新统治地。建设新国家,完善政权和法制,“作五官有司”。


然而,周人的后代鲁国歌颂先祖,说法跟司马迁完全相反,《诗经·鲁颂·閟宫》说:[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岐之阳,实始翦商。至于文武,缵大王之绪,致天之届,于牧之野。至于文武,缵大王之绪,致天之届,于牧之野。]——就是说,古公亶父已经是实际上的大王,开始挖殷商的墙角,文王武王不过是继承他的事业,在牧野最后灭了殷商。


古公亶父三个儿子,长子太伯,次子虞仲,少子季历。太伯和虞仲到还是蛮荒不开化的荆地,也就是后来的吴楚地区搞开发,让位给季历,据说是为了把位置传给季历的儿子姬昌,实际上是周人极少见的废长立庶,情形恐怕不会那么美妙。季历就任,就是公季,继续发扬古公亶父挖殷商的墙角的事业,帝乙敲打盂方伯炎的时候,周人摘了个小桃子,“诸侯顺之”,到帝乙儿子帝纣即位,公季的儿子姬昌也就成了三公之一。


在刚刚即位的帝纣看来,东夷的头子九侯、蚩尤后代三苗地区的头子鄂侯,威胁远比西伯昌治下的周人大得多。哥哥微子启不跟自己一条心,血统高贵的其他大臣随时准备借鉴伊尹的先例掌握宪法解释权,搞傀儡政治。培养自己的干部队伍就成了当务之急。跟大禹一起奋斗过的大费的子孙,“或在中国,或在夷狄”,帝纣看上的有三个,费中、蜚廉和恶来,蜚廉就是后来周穆王的马夫造父的祖上——这三人在当时都是“小人”,在“公、侯、伯、子、男”序列里面是很靠后的,加上纣王听老婆的话,清洗朝廷废掉商容,引起有皇族血统的“大人”们对帝纣的用人制度非常不满。


这个不满非常剧烈,以至周武王在《牧誓》中竟然能拿出来作为号召,主要有三条对被冷落的殷商贵族极有号召力:[牝鸡无晨……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意思是早上打鸣不关母鸡的事,商王却光听老婆的,我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昏弃厥肆祀弗答],意思是不搞祭祀,不孝先王,我很气愤;[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意思是任用别人,不把权力分给亲戚,我很反对。——实际上,这三条在今天看来,正是帝纣用人制度的在旧基础上的巨大进步,很有民主思想。但在道统、王统、血统三统下的殷商,过于进步的改革只能带来巨大的反对。


总之,帝纣现在面对的摊子非常棘手,内有里通外敌的亲戚大臣,外有强大诸侯的挑战。剩下的只有武力。


司马迁说,九侯把自己漂亮的女儿贡给纣王,她不喜欢荒淫,被纣所杀,因此再把九侯剁成肉浆;鄂

侯看不过去,为九侯争辩,言辞激烈。于是纣王顺便把鄂侯做成肉干。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纣王是很有才干的,后头那些坏话都是周朝人讲的,就是不要听。]——纣王找这么个天怒人怨的借口杀九侯鄂侯,那是最愚蠢的政治家也不会干的事情。实际上,是帝纣决定擒贼先擒王,先对最强大的九侯下手。杀了九侯之后,派遣蜚廉去镇压九侯的势力,叫做“为黎之搜”,就是到黎国去搜捕叛党。接着徐夷造反,纣王亲征,经过大大小小的战争,实际上彻底摆平了有蚩尤遗风的大国徐夷和其他跟着造反的东夷人。


在纣王跟强大的徐夷干仗的时候,西伯昌继承并发扬光大他爷爷古公亶父和爸爸公季的挖墙角事业,羁守周国的崇 国国 君虎,级别是“侯”,忠于自己大殷子民的责任,把西伯昌在有异心的诸侯中搞串联的情报禀报纣王。纣王的威风也不光是纸老虎,像夏桀召汤同志一样,把西伯昌召来朝歌,关在羑里监狱。营救的闳夭等人进献美女奇物善马,答应割地,将洛西之地奉出,为避免两线作战,纣王放了西伯昌——这跟刘备放曹操的逻辑并没有什么根本不同,并答应除炮格之刑、赐弓矢斧钺,代为管理西方,以安抚西伯昌。——司马迁说纣王放西伯昌,是因为闳夭等人通过上古的项伯费仲进献美女奇物善马给纣王,纣王做了上古的项羽,大为高兴,说美女奇物善马只要有一样就足够价钱放西伯昌了,一次拿这么多,当然还要给别的好处,于是给西伯昌管理西方诸侯的权力,并像项羽卖掉曹无伤一样卖掉了崇侯虎,连话都跟项羽的话一样。纣王要是如此愚蠢,早就像项羽一样全面作战,跟各个有异心的诸侯全面宣战了,根本不需要西伯昌割出洛西之地。司马迁自己的论述也是自相矛盾的。


签订和平协议后的西伯昌继续发扬挖墙角事业,第二年,征伐犬戎。过了一年征伐密须——密国后来东迁,就是今日河南新密。又过了一年,趁耆国饥荒,发兵灭了耆国,就是《西伯戡黎》中的黎国(在今日山西长冶县附近)直接威胁到了纣王都城朝歌。大臣祖伊急忙把这个公开的新闻向纣王报告,不过除了一番道德劝说,应该祭祀,应该发发威之类谁都明白的道理,并说不出解决办法,还问纣王怎么办。正把主要精力放在镇压东夷,尽力避免两线作战的纣王发挥了他的辩论才能,反问说:“我不是天子么?不是有天命么?怕他作什?”祖伊回去只能抱怨自己的意见得不到重用,发发牢骚。


三年之间西伯昌荡平西方诸侯,解决了后顾之忧,接着灭邘国,过了一年灭崇国,杀崇侯虎。迁都丰。五年灭五国,如此的“阴修德行善”,是如何也说不通的。


镇压东夷的战争旷日持久,最后消灭了徐夷,但并没有实行种族灭绝,坑杀投降部队,巨大数量的俘虏,要安顿妥当是很成问题的。干将蜚廉带领部队监视东夷,镇压零星造反,牵制了纣王的大部分实力。


镇压造反的战争虽然艰难,但纣王干得很不错,百战百胜。实力强大的反动派微子启、比干、箕子,才是更重要的敌人。微子启进谏纣王多次,纣王不理茬,他跟大师、少师开阴谋会,准备叛逃,大师、少师跑到周武王那里搬兵。微子启自己找地方躲起来,在最重要关头做了上古的张国焘,严重削弱了纣王的实力。周武王向东进发,搬着文王的灵位木主——这个五年灭五国的文王,纣不镇压他,还委屈他了来着,真是没有了天理——讨伐纣王的盟国们。到了孟津,叛乱的诸侯八百个,鼓吹一鼓作气灭掉殷商。然而看看这些乌合之众,参考东夷先例,周武王还是回去先休整再说。


周武王东征的事实让纣王更加急迫地清理反对派,杀王子比干,把装疯的箕子关进监狱。然而对最坏的通敌者微子启却没有足够的防备,引狼入室的太师疵、少师强赶紧带着国宝祭乐器叛逃到了周。激烈的政治斗争完全分裂了纣王的朝廷。特别的,跟夏朝末年一样,纣同志的政权也遇到了罕见的大干旱,连黄河都断流了。周武王终于抓住了最好的机会。


周武王灭纣王,还是毛主席给纣王翻案翻得好,是这么说的:


[当时微子是里通外国。为什么纣王灭了呢?主要是比干反对他,还有箕子反对他,微子反对他。纣王去打徐夷(那是个大国、就是现在的徐州附近),打了好几年,把那个国家灭掉了。纣王是很有才干的,后头那些坏话都是周朝人讲的,就是不要听。他这个国家为什么分裂?就是因为这三个人都是反对派。而微子最坏,是个汉奸,他派两个人作代表到周朝请兵。武王头一次到孟津观兵回去了,然后又搞了两年,他说可以打了,因为有内应了。纣王把比干杀了,把箕子关起来了,但是对微子没有防备,只晓得他是个反对派,不晓得他通外国。给纣王翻案的就讲这个理。纣王那个时候很有名望,商朝的老百姓很拥护他。纣王自杀了,他不投降。微子是汉奸,周应该封他,但是不敢封,而封了纣王的儿子武庚。后来武庚造反了,才封微子,把微子封为宋,就是商丘。]


纣王自杀,后来的崇祯也是如此。妲己和纣王的另一个妻子也自杀,表现了可歌可泣的坚贞不屈。有伟大仁义名声的周武王亲自在纣王的尸体上补射三箭,用黄钺把纣的脑袋割下来挂在城头大白旗下,两个老婆的脑袋割下来挂在城头小白旗下。对此,东汉的王充就在他的《论衡》中质疑周武王的“仁”,认为这恰恰表现的是穷凶极恶的残暴。


战胜了纣王的周武王制定国号周,历法改为十一月过年。追谥西伯昌为文王,追尊最开始挖殷商墙角的古公古公亶父为太王,接着继续挖殷商墙角的公季为王季。


接着武王论功行赏,“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反证出纣王监禁箕子、杀掉比干,把商容废官的举措不是没有来由的。


两年后武王问箕子殷为什么回灭亡,[箕子不忍言殷恶]用讲五行仁义德政来代替说纣王坏话和对武王歌功颂德,表现了不卑不亢的情操;再后来箕子封到朝鲜,回来朝周,路过废弃的殷都城,宫室原地基上都长出绿油油的庄稼,箕子非常伤心,哭的话表现对新政府不忠,流泪呢又表现得像妇人,于是发表《麦秀之诗》,说[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狡僮兮,不与我好兮!],意思是绿绿的麦田麦浪滚滚,那个狡猾调皮的童子不听我的话——还在骂纣王不团结老同志导致灭国呢。殷商遗民听了后都为故国残破痛苦流涕。


这两个故事说明箕子确实也不够坏,纣王只把他关起来是相当正确的,反证了纣王赏罚适当的英明。


剩余的商民势力仍然强大,周武王只能封纣王的儿子武庚(也就是禄父)为诸侯,采用成汤监夏的故例,把自己的三个弟弟叔鲜、叔度、叔处封到管、蔡、霍,处于武庚封国周围,监视武庚,即“三监”。派遣南宫括把鹿台的财宝和钜桥粮仓的粟米分发给贫弱萌隶,南宫括和史佚把战利品九鼎保玉展览,说这些都是纣王穷奢极欲的表现,否则大殷怎么可能还有穷人?安置完殷商的遗民,周武王狩诸侯——就是做游戏,周武王扮演猎人,诸侯扮演猛兽——问有谁不满可以提提,哈哈,诸侯们都说暂时没有问题。


完成这些后,出版《武成》,说通过“血流漂杵”的解放战争,打倒了纣王,建立了大周。后来亚圣孟子对此很不满,认为仁义的周武王怎么可能杀人捏,一定是假的,提出“尽信书不如无书”的著名论断。王充对孟子这类人的说法更不屑,说秦末二世赵高那么坏,高祖灭秦,还是杀了不少人呢,商周交替跟秦汉交替,过程一定差不多。还是王充说得逻辑通顺,到今天还可以解释仁义的毛泽东讨伐残暴的蒋介石为什么还是要杀人无数的原因。


武王除了承认殷商遗民并安置好监视措施,还拉拢古老的中央贵族,神农之后封于焦,黄帝之后封于祝,帝尧之后封于蓟,帝舜之后封于陈,大禹之后封于杞。大功臣姜子牙为首功,封于营丘,成为齐国;弟弟周公旦于曲阜,成为鲁国。召公奭于燕。吴国、晋国也都是武王同姓。由此完善了分封制。制定大周国歌《文王》赞扬文王的文治武功,劝戒殷商遗民与时俱进,劝戒诸侯们借鉴殷商灭亡的教训,要以德治国。


周武王攻朝歌,杀掉了恶来。这个时候纣王的大将蜚廉还在东夷,闻讯杀回朝歌。然而大势已去,蜚廉能做的只是在旧都朝歌北边的霍太山给纣王办国葬,石头棺材上铭记“帝令处父不与殷乱,赐尔石棺以华氏”——意思是“帝辛要我不要跟着叛乱。上天怜悯帝辛,赐给石棺,以光华殷族。”祭祀完了继续在霍太山打游击。但失去后方和最高统帅的蜚廉商军部队,根本就打不起消耗战,最后在在霍太山兵尽粮绝,战死或自杀。赫赫商王朝完全终结。九百多年后,秦朝的南方军队尉佗却拒绝救援秦祸,自立为南越王,相比之下,拥有同样实力的“小人”蜚廉的伟大和忠诚可比日月——微子启、太师、少师这些贵族们却早早拿了周的绿卡,随时准备逃跑。


姬发成为天子,殷商余民很生气,后果可能很严重,于是降低身份不称“帝”号,称号为“王”,成为周武王。


周武王继续敲打完九州的诸侯,站在登豳地山头眺望纣的废都朝歌,深夜也没有睡觉。周公旦跑到周武王的驻地,问:“大王怎么不注意休息保重身体啊?”周武王说老天不保佑殷商,我们挖墙角挖了六十年,终于赢得了最后胜利。殷商有三百六十个忠诚于它的著名民主派,虽然没有得到纣王重用,但也没有被杀掉。我觉得上天还没有定下心来保佑我,焦虑得睡不着啊!”周公旦说:“要获得老天保佑,就要按老天的规矩来。先把纣王的恶行全部找出来大大宣传,否定他有什么德行;表扬先王和武王一贯正确,艰苦奋斗,建设了坚固的样板工程西周国,洛水和伊水两河流域是夏朝遗民的地盘,我们侵犯不多,其他诸侯我们也一定照办。”于是建设了形象工程洛邑,就回到了大本营。放马华山之阳,放牛桃林,裁军和销毁核武器,表示要和平不要战争。——通过适当摸黑纣王,褒扬周王几代,许诺经济改革和****等等一系列的宣传工作,至少得到了民心表面的稳定。


由于周武王终其一生也没有把天下打理太平,叫做“天下未集”,很有些殷商残余不买账。据司马迁说,周武王的弟弟叔鲜、叔度怀疑周公要做帝挚统治时候的尧,尧统治时候的舜,舜统治时候的禹,因此非常不满,挟持武庚乘机造反,忠于殷商的奄亳、蒲姑、熊盈、徐夷、潭、鬲、榖、州、绞、郦、萧、费、弦、黄、葛、秦、齐、郯等五十余国诸侯参加叛乱,导致纣王失败的淮夷和徐夷也乘机造反,声势非常浩大。周公学黄帝挟天子以令诸侯,以成王姬诵之命率兵镇压。周公的儿子伯禽率领鲁国军队坚守对付徐夷的东方战线,周公自己与武庚的联军作战,将造反的势力分割。战争进行了三年,叛乱才告平定。可见纣王并不是后人所说的那么众叛亲离,殷商遗民仍然是很认同他的。


叛乱平定后,武庚禄父、威胁最大周公旦的哥哥管叔姬鲜都被杀,威胁次之的蔡叔度流放至蔡国(今河南省上蔡县)、霍叔处为庶人,其余叛乱小诸侯全部灭国。将顽抗不服的殷商遗民分割统治,部分迁移至周本部;封康叔立卫国于殷都朝歌,赐殷民七族;封伯禽于鲁(今河南省鲁山县),后迁奄国旧地(今山东省曲阜)立鲁国,赐殷民六族;早早投降的微子启封于宋,统领其余殷民。有部分坚持旧统的殷民东渡海外,进入日本,据认为还通过白令海峡进入美洲,成为印第安人。


强大煊赫的商王朝,延续六百四十余年,至此全部覆灭。


经过如此叛乱,不管周公旦怎么想,他发现他想要废掉成王,自己即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周公旦能成为天子,那文王的儿子们个个都有资格,并且殷商遗民威胁仍然巨大,一旦动手再来几次叛乱不可避免。周公旦绝了成为天子的可能,于是派儿子伯禽代就封于鲁,鲁国“天子之命”——就是孙悟空搞的封号“齐天大圣”。“齐天大圣”再捞好处就名正言顺起来,晋唐叔得嘉穀——也许就是水稻,成为周人绿色革命的基础,大大增加了农产量——献周成王,周公旦据为己有,送到了自己的封国鲁,作《归禾》《嘉禾》表扬晋唐叔的无私奉献。在鲁国以“齐天大圣”的名义召见诸侯,回镐京作诗《鸱鸮》,当作给成王的工作汇报,说自己多么操劳天下,地位多么岌岌可危,实际上把成王比作可怜的小鸟,威胁成王不许乱说乱动。年幼的成王即便敢怒了,敢言是一句也没有,只能跑到太庙里对着列祖列宗哭述委屈,就是《诗经》里《闵予小子》,说“可怜我这个小子,家门遭不幸,无依无靠多么忧伤……”


成王听政,周公还政成王,再叙太甲伊尹两只老虎的和睦共处的故事。成王在丰城,委派召公奭扩建洛邑,完成武王遗愿。周公知道后对此举措进行复核,然后才开工,完工后把继承自殷商的国宝九鼎安置到洛邑,写《召诰》,说“这里是天下的中心,四方诸侯入贡都要在这里登记。”成王安慰殷赏遗民,周公以王命作《多士》《无佚》,教育殷商遗民。


接着,召公为后备军,周公为前锋,继续秋后算帐,结算跟着武庚造反、蚩尤遗风甚浓、桀骜不驯的淮夷,并且宰割奄国,流放奄 国国 君薄姑。成王从奄国回到大本营,作《多方》以纪念这次伐国数个的远征。大功告成后,制订了公务员法《周官》,提倡革命文艺,确立大周制度,大周天下于是确立。


南方强大的淮夷被驯服,北方女真的前身、满清的祖宗息慎,赶紧跑到宗周祝贺新王朝的伟大诞生,表示天下是一家,一切行动听指挥,进贡“楛矢石砮”给成王,表示听从宪法安排、继续忠于大禹定九州时候以来的各国诸侯“各职来贡”的成例,在北方忠于自己的职业,好好打猎。成王给荣伯动笔的荣誉,写出《拍马屁的息慎服从王命》记载这次事件,表扬息慎给“荒服”诸侯做出了杰出的榜样。


做了半辈子天子命令的审核人、也就是后世太上皇的周公去世,成王以天子礼把周公葬在文王墓边,叫做“以明予小子不敢臣周公也”,就是成王谦虚地说周公你伟大啊,我不敢把你当臣下对待。——据司马迁说周公死的时候庄稼还没有收割,暴风雷,把庄稼全部吹倒,大数连根拔起。成王找到了周公赤胆忠心的文书,非常感动,郊祭周公,于是下雨,吹起相反方向的风,把庄稼全部吹立起来,获得大丰收。接着分命 鲁 君郊祭文王,鲁国获得了天子礼乐,成为名副其实的“齐天大圣”。司马迁的说法东汉王充就质疑过,也就不再添足。这个记载反证周公一派势力之强,符合枪杆子里出政权,能够胜任“齐天大圣”的称号。


周公姬旦的政治生命历程,体现了周初内外皆有所制的完善的分封制宪法巨大的威力,避免了类似夏后启对有扈氏发动的甘之战,商太甲对伊尹的反攻战,最大限度维持了政治的稳定。


周公旦虽然先于成王去世,到了成王自己老的时候,回顾自己的一生,非常害怕太子钊跟他过一样的日子。于是委托燕国召公奭,毕国毕公高辅佐太子。好人召公、毕公不负所托,辅佐太子钊即位。实行以德治国,延续了成王的韬光养晦,国家安定,号称“成康之治”,就是成康盛世的意思。据司马迁说,“成康之治”时期,天下安宁,精神文明建设得非常之好,四十余年没有违法犯罪的,叫做“刑错四十馀年不用”——后来王充反驳说鸟翼和兽足是一样的,都是行动器官,与此相似,杀人用刑、伐国用兵,成王时期镇压淮夷等,怎么能叫做“天下安宁”?


不管王充,继续讲。


周康王去世,太子瑕即位,就是周昭王。周昭王是个有志气的君主,决定不学成康年年搞韬光养晦,决定拳头说话多过宪法说话。继位第十六年后,认为自己军备充分,进军南方亲征蚩尤遗民荆楚,军队通过今日湖北随州一直打到江汉地区,大获财宝,铸器铭功;继位第十九年,再次南攻楚国,全军覆没,昭王死于汉水之滨,打出了一个强大的楚国。司马迁评价说,这实在是不好,有损王道。


周昭王,就是“昭明武功不废的周王”去世后,他的儿子满即位,就是威名赫赫、洒脱绝古今的周穆王。后世把他的传记和上古百科全书《山海经》合编,讲述他令人向往的周流西方、拜会西王母的故事。蓬发戴胜、虎齿豹尾、穴居,管理全世界比鬼神可怕得多的“厉”,形象可怕的西王母,由于周穆王的拜会,终于谜底揭开,原来她是阔居西方、把她的国家治理得太平幸福、情意深重的大美女。


周穆王对文武先王的制度得不到彻底执行非常痛心,决定以自己为模范,严格履行《王制》宪法,将巡守制度完全落到实处。据《穆天子传》的记载,周穆王率领七萃之士,统领六师,伯夭作向导,纣王忠臣蜚廉的后代、秦国的先祖造父赶车,驾御《西游记》赫然记载的天马“八骏”西巡守。征伐违反“五服”制度中“荒服”规定的不老实的犬戎,接受西方诸侯的贡赋,教育西方诸侯不要让天子劳心再像教训犬戎一样再给他们上课,要好好治理一方让天子放心。穆王的西行路线,按今日地名大约是从洛邑出发,北行越太行山,过河套,然后向西穿越甘肃、青海、新疆,到达西王母之邦帕米尔地区。途中, 穆王 君、军、臣都入乡随俗,穆王随时批评和自我批评,吃当地食物,打猎补给,造玉器为赏赐和货币,是典型的王师风范。


最危险的一次是在沙漠中无水的沙衍地区缺水,周穆王非常干渴,七萃之士中一个叫高奔戎的人用刀将他的左骖——战争时候“士”都是坦克兵,是坐战车的——左边马脖子放血一大碗,给穆王解渴,穆王嘉奖他的聪明机智,赏赐佩玉一只,高奔戎稽首拜谢,大军继续南进。这个故事充分说明,周穆王是一个极能吃苦耐劳的天子,值得后世天子或国家领导人作为学习的榜样。


西巡守之后穆王千里长驱,镇压以“仁义”在诸侯中搞串联的徐偃王的造反,东巡守诸侯,东方诸侯们都表示一切行动听宪法,一定按《王制》规规矩矩。


按巡守制度西巡守摆平了犬戎和东夷,将犬戎的国家象征四白狼四白鹿作为战利品收归宗周,司马迁说从此以后“荒服”诸侯要敲打才听话。不管怎么样,周穆王安定完西方和东方的诸侯,针对诸侯之间不和睦的情形一代不如一代,根据甫侯的提案,颁布刑法补充条文《刑辟》,成单行本《甫刑》,这个法律采用无罪推定,疑罪赦免,公平公正的法律原则,制定[五刑之属三千],完善了亘古以来的各项刑法制度,是中华法律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在“法基于情”的“疑罪赦免”定罪原则上,其先进程度甚至超过今日刑法,这个原则完全跟“法不容情”相反,比如人民呼吁杨佳无罪,根据“疑有赦”的条文,按少数服从多数,是可以通过全国投票来决定杨佳的最后定案的。


周穆王即位的时候五十岁,治理国家五十五年,把他老爸周昭王想摆平的造反派全部镇压,国本完全巩固,文治武功全面发展,把大周的“文”制度全部落到实处——因此,姬满同志的谥号为“穆王”,意思是“奠定大周远近‘五服’的壮美山川、发展了郁郁文明的大王”。后来孔子所说的“斯文”,“斯”是“那”的意思,就是“那周穆王完全落实的文明”的意思,这个“文”的基本精神一直延续至今。


诸侯们经过周穆王的修理,相当老实,穆王去世,儿子繄扈即位,给谥号共王,就是“我们都很喜欢的大王”的意思。周共王在位12年,很让诸侯安心,只灭了一个不老实的密国——就是以前西伯昌敲打的密须——原因是密康公陪同共王去泾河风景区游玩,有三个美女向密康公投怀送抱,密康公全部接纳。密康公的母亲严肃指出:“根据三兽为群、三人为众、三女为粲的传统分法,以及相关的传统文化,就是连天子打猎也不把一群兽全部猎获,决不把一众人等全部委派义务劳动,娶老婆决不把一家人的漂亮女儿全部取回家。像你小子这样的小丑,决不可以超过天子的权限,像猪八戒一样想把人家一家人的全部漂亮女儿娶了。否则,不被灭了都没有天理。”贪婪顽固的密康公根本不听他老妈的英明见解,坚持学猪八戒,一年后被共王灭国。此后密国东迁,就是今日河南新密。


虽然灭亡了密国,显示周共王的武力是完全够用的,但是周共王对自己为什么有足够武力完全认识不清,对分封制的根本大法精神理解不透彻,不知道分封是针对整个大周来说的,不是针对天子国来说的,竟然把不少天子国的国土分封给诸侯和大夫,以此维持赏罚制度,非常没见识。以至到了共王的儿子姬囏,也就是周懿王的时候,犬戎骚扰,诸侯不老实,王权被损害得诗人也看不下去了,写诗讽刺大周终于出了一个周懿王这样的笨蛋。


周懿王的笨蛋表现不光人民看不过去,懿王的叔叔、共王的弟弟姬辟对国家治理无方忍无可忍,冒着破坏嫡长继承制宪法威严的危险,夺得权柄,就是周孝王。周孝王即位后,一心振兴大周。首先,他找到了矛盾的主要方面,振兴军力,在汧渭之间的草原上开辟了一个大牧场,任用犬丘人推荐的、周穆王的马夫造父的后代非子为弼马瘟,培养军马。非子不负君命,“马大蕃息”,就是马匹繁育旺盛,膘肥体壮,周孝王非常满意,将小于五十里的秦地封给非子,位列“附庸”,赐姓嬴,非子终于有了“姓”品牌,就是秦嬴,成为秦国的开端,未来统一中国的秦朝的发源。在大力进行军备建设的同时,周孝王派申侯的女儿为“骆适者”,就是“去犬戎的和亲大使”,以和亲作幌子,跟犬戎讲和,以保障韬光养晦政策的实施,这也是后来刘邦同志学习的榜样。


天见可怜,志向远大、实践有法的周孝王还没有完成韬光养晦就去世了。大力巩固国本的周孝王去世,诸侯们根据宪法推翻周孝王继位的合理性,重新拥立周懿王太子姬燮即位,姬燮谥号夷王,就是“让大周制度很受伤的周王”的意思。


笨蛋周夷王竟然对诸侯私心多于公心的拥护大为感动,一改以前天子站在堂上受诸侯礼拜的惯例,变为朝见时步下堂来和诸侯相见,严重损害了天子威严,动摇了国本——“天子之礼”。周夷王脑袋也不怎么好用,纪侯在他面前说齐侯的坏话,他不按宪法搞“三公会审”的公判大会,就把齐侯放到鼎里煮了,齐国人民把他们可怜的君主谥号为“齐哀公”,就是“我们的多么无辜悲哀的 国 君”的意思——后来齐襄公灭亡纪国,理由就是周夷王不能主持正义,只好由他自己“九世复仇”。汉武帝再根据齐襄公“九世复仇”的理论根据,堵了反对用武匈奴的公羊家们的异议,征伐匈奴,战争持续几乎二百年,奠定“强汉”威名,这是后话,不提。


周夷王的笨蛋表现严重损害了他本来就少的英明神武的光环,号令得不到贯彻。于是,虽然继承了周孝王辛苦建设起来的庞大军备,对付周穆王早已摆平的犬戎的多次反叛,却一次也没有获得完全的成功。诸侯们自己各对自己看不惯的邻居敲敲打打,报告不报告周天子,完全靠自己的心情。


笨蛋周夷王去世,儿子姬胡即位,就是著名的周厉王,是继桀纣之后的第三个著名 暴 君。然而,他的坏处,又惊人地和桀纣一致,唯一不同在于他的力量大于桀纣,能够实行封杀舆论的政策,开创了干预媒体的先例,带了坏头。


从周共王接班到周夷王去世,诸侯们过了超过一个甲子的好日子。其中楚国在江汉间行“仁义”搞串联,日子过得最舒畅,忘了世界上还有王法一说。楚国当家人叫做熊渠,他生了三个儿子,说“我是蛮夷哦,不讲中国那一套等级和谥号。”于是把他三个儿子全部封王:长子康为句亶王,中子红为鄂王,少子执疵为越章王,三个封地都在江边——“王”是周天子的品牌,根本就还没有过专利期,熊渠这么干的意思是我是天子们的老爹。笨蛋周夷王连对付小小的犬戎都没有办法,对欺负他爹的熊渠,更鞭长莫及。


现在周厉王同志即位了,时代不一样了,诸侯们都感到好日子过去,熊渠怕周厉王把有空了南巡,听他汇报工作不好讲话,赶紧把王号去掉。西戎攻入犬丘,杀周昭王的弼马瘟非子的后代,秦仲的族人。周厉王非常生气,讨伐西戎,没有取得决定性胜利,但也没有被击溃,但从此西方门户洞开,厉王部分实力被牵制。


以为厉王已经是纸老虎的噩国决定反叛,噩侯在淮夷和东夷中的串联搞得很成功,造反的联军从南方和东方进攻周厉王,打到东都成周(今洛阳市东白马寺附近),是大周建立以来诸侯首次对王法的严重藐视。 周厉王从宗周调来了西六师、北部调来殷八师两支大军,从西、北两个方向向河洛地区聚集,号令诸侯出兵,经过激战,打败噩侯,显示了周厉王还是真老虎的本领。


蚩尤遗风浓烈的淮夷继续反叛,奉王命镇压的虢仲率兵镇压失败,淮夷势力再次深入天子国,打到伊洛两河流域之间。厉王亲临成周指挥反击战,命周将率精兵反击,顺洛水而下连续进攻,打败淮夷的叛军。


周厉王严厉的战争反应,需要高强度的后援和一切命令听指挥的舆论氛围。六十余年的太平日子,大臣和国人们爱上了自由主义和普世价值,反对战争,认为讲和是可以获得和平的,正确的建议和诽谤都满天飞。缺乏民主思想的厉王非常生气,命令卫国巫师设立特务部队,监视民间舆论,有乱说乱动的一律杀掉,实行白色恐怖主义。于是流言止息,诸侯也不来朝廷——反正也不说话么。实行白色恐怖四年,人民一切出版渠道全部被堵死,走到路上都只能用干瞪眼来打招呼。政治觉悟很差的周厉王很高兴,对先前主张言论自由的召穆公说:“我能办到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嘛,没有人敢胡说八道。”召穆公正确地提出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结论,建议“公务员议政自由,知识分子出版自由,文艺界创作自由,工人阶级自治,普通百姓言论自由”等等自由,作为文化建设的基本路线,周厉王拒绝了这个正确的路线。三年后首都的城市居民发动政变,攻打王宫,把周厉王赶到了“彘”这个地方,就是“关着一头笨猪的地方”的意思。


周厉王的太子姬静,躲藏在召穆公的家里,召穆公以自己的儿子代替姬静,让自私的造反派杀掉,姬静逃过一劫。召穆公和周公两位宰相摄政,号“共和”。十四年后,一直在彘地卧薪尝胆的厉王老死,召穆公、周公根据宪法拥立姬静即位,就是大名赫赫的周宣王。


周宣王即位后,好人召穆公、周公继续辅佐。周宣王继承他爹的武功,改进他爹极端落后的舆论政策,文治武功再次兴盛。


周宣王建设完成武备工作,完成****后,拆掉大周西方门户的犬戎首先得到教训,周宣王任命秦仲为大夫,讨伐犬戎,秦仲战败被犬戎杀掉。大怒的周宣王命令秦仲的五个儿子继续讨伐,大儿子庄公为总司令,并且支援中央正规军七千人,再次讨伐犬戎,这次取得对西戎的战略性胜利,收复大骆地犬丘,庄公即位为西垂大夫。


西方的犬戎被打败后,周宣王接着讨伐周穆王内迁的犬戎一支,进军太原,赶跑太原犬戎。


西方和北方都取得安定后,进攻到东都洛邑的噩侯已经被周厉王灭掉,有同样犯罪行为的淮夷却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周宣王命令召虎为将,唱着革命歌曲《江汉》——[江汉浮浮,武夫滔滔。],意思是“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长江汉江”;[无曰予小子,召公是似。],意思是“同志呐,我无话可说,齐心团结紧,召穆公同志是榜样”;“于疆于理,至于南海。”,意思“捍卫国家统一,南海才是边疆”——在威武雄壮的军歌声中,强大的淮夷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接着轮到了徐夷,召穆公同志作《常武》记述了这次事件,把导致纣王灭国的徐夷治理得服服帖帖,亲征的周宣王才宣布班师而回。周宣王的部队是有文化的部队,其中文采**的士兵还出版了《渐渐之石》来记述他们行军打仗的艰苦,说[渐渐之石,维其高矣。山川悠远,维其劳矣。……武人东征,不皇他矣。]意思是“高山连绵,山川悠远…我们军人去镇压造反,来不及欣赏大好河山。”体现了军人的艰苦付出,也体现了大无畏的奉献精神。


这样的军队是非常有战斗力的。自称蛮夷的楚国,没有丢掉造反的念头,周宣王命方叔率师敲打。


周宣王被取得的一系列重大胜利冲昏了头脑,即位第十二年,“齐天大圣”的诸侯鲁国的接班人鲁武公来朝,周宣王命令鲁国废长立幼,以自己喜欢的少子戏为太子,成为鲁懿公。九年后原太子括的儿子伯御杀掉懿公自立为君,伯御即位十一年,周宣王伐鲁,杀掉伯御——周宣王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破坏了宪法,诸侯终于找到了最有力的反叛把柄。


鲁国事件后,周宣王的威信受到很大打击。即位第三十一年,讨伐太原戎;三十六年,讨伐条戎、奔戎,失去诸侯鼎立支持的周宣王都归于失败。三十九年讨伐跟犬戎穿一条裤子的申戎取得成功,接着在千亩之战中,王师败于姜氏之戎,南国之师全军覆没,周宣王自己靠着秦奄父的拼死护救,才得以逃脱。


开始的时候,周宣王对千亩地区不实行户口制度,虢文公提议案说这样不好,不能确定千亩地区姜戎的实力,周宣王没有采纳议案。到了千亩之战结束,丧失南国之师的周宣王决定采纳虢文公的旧提案,用到太原地区,到太原统计人口,进行经济普查以征兵征税。仲山甫认为对于统治刚刚稳定的地区应该继承先王传统,反对摊派,周宣王还是不接受建议。


虽然没有作到周穆王那样的每战必胜,但周宣王的武功还是一洗周共王以来诸侯乱政的局面,文治武功都是相当强盛的。


《大雅·荡之什·云汉》,还体现出周宣王的鬼神观相当先进,是今日各大宗教所不能及的:就是,祭祀是签订保佑合同,人尽了应尽的义务,而神灵如果违反合同不保佑人的福利,就应该受到谴责。周宣王祭的祭词是这么说的[…王曰:於乎!何辜今之人?天降丧乱,饥馑荐臻。靡神不举,靡爱斯牲。圭壁既卒,宁莫我听?…旱既太甚,则不可沮…群公先正,则不我助。父母先祖,胡宁忍予?…昊天上帝,宁俾我遁?]——翻译过来就是:〖周宣王感叹:呜呼哀哉,今天的人有什么罪过啊?上天降下大旱的灾祸,饥荒已快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神灵们你们个个我都祭祀到了,你们喜欢的好牲口也都祭给你们了,上好的圭璧也全都供奉出来了,你们怎么还是不管我的祈求,对灾害不闻不问?旱灾太厉害啦,完全没有抗旱的办法…天上的诸侯公卿众位神灵,不肯显灵前来帮帮我们,父母先祖在天,为何忍心看我受苦!…上天啊,难道你真的忍心逼迫我逃难?〗


周宣王治理国家四十六年,去世后儿子宫湦即位,就是周幽王。


周幽王的执政智商非常有问题,中国人民非常熟悉的“烽火戏诸侯”典故,特别表现了周幽王在政治上的白痴程度。1980年代小学课文《狼来了》,立意大抵上取自这个典故,以从小就教育人们,国家的治理基础是“威信”,做人的基础也是“信”,这个是万世不变的原则。


周幽王执政第二年,伊河、洛河、黄河断流,岐山被地震震塌。伯阳甫根据《周易》理论认为这个是大周灭亡的标志。周幽王执政第三年,爱上了据说是夏朝古龙的精气变化而来的妖怪、美女襃姒。——司马迁说,[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对于司马迁在他的作品里讲的灵验几年几十年甚至十几代的占卜和妖怪,我看也是跟《山海经》中的怪物差不多,读读可以,没有信的义务。


总之,爱上襃姒的周幽王干了“烽火戏诸侯”的愚事,还怕自己不能灭亡,接着破坏大周宪法,废掉王后申后,以及申后的儿子太子宜臼。立襃姒为王后,她的儿子伯服为太子。这个政治举措严重激怒了大周的西方门户、申后的娘家、幽王的祖宗古公亶父开始就是周室世代姻亲的申国。


被愤怒冲昏了脑袋的申侯做了最愚蠢的事情,勾结缯国和犬戎,突袭周幽王。喊了好几次狼来了的放羊娃周幽王同志,终于尝到了“人无信不立”的恶果,被内外叛军于骊山下杀掉,他漂亮的老婆襃姒连同王宫里的财富,全被申戎联军掠夺到了西方国家。


申侯、鲁侯、许文公等诸侯拥立原太子宜臼,就是周平王;虢公翰等拥立王子余臣,为周携王。平王执政第十一年,晋文侯对天子国管理不好自己的事情看不过去,根据宪法杀了周携王。诸侯们于是都同意拥护周平王,希望他好好把天子国的祭祀和传统维护下去。


大周制度至此完全残破。


周平王眼见自己外有强敌,内有权臣,完全成了破落户。于是本本主义,决定学殷商先例,实行跑跑主义,迁都洛邑。周平王把收复失地的任务给了秦襄公,条件是收多少失地就都是秦襄公的,跟一个败家子收不回祖宗的贷款,请亲戚兄弟去收,自己分文不要,只为出口气一样没骨气。秦国由此奠定了强大的根基。


郁郁文治、赫赫武功的西周,在其最强之处,也正是它的弱点所在,就是司马迁说的[文之敝,小人以僿,故救僿莫若以忠]——“僿”是没有诚意的意思——阳奉阴违的诸侯们也是要造反的,虽然不是夏商末期的被鲸吞,然而蚕食也是要亡国的。周平王为逃避犬戎,东迁洛邑,废掉了“天子国方千里”的根本战略大势,自己的实力降格为一个普通诸侯,强大的周天子国一夜间完全虚弱下来,周王再没有实力巡守天下四方,奖励遵守宪法的诸侯,惩罚违法的诸侯。诸侯们表面遵守大周宪法,实际实行的政策是枪指挥党,东齐、南楚、西秦、北晋,把周王在四方的权力攫取得干干净净。


诸侯们终于开创了东周联合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